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二章 仿佛结束

邋遢杰克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是谁,是传奇黑男爵么?”
他甚至都没有给对方辩解的权力。
死里逃生的那帮人,心中必然怀揣着极大的怒火,然后四处出动,就想着将我们给拿住,然后挫骨扬灰。
他并没有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只是淡淡地说道:“像她这样的年纪,不应该陷入这样的仇恨之中来的,或许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然而历史又如同之前茨密希古堡一役似的重演,危机再一次袭来,而起更加恐怖。
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周折,很顺利地到达了,然后我们被安排到了一处很偏僻的房子里休息。
夜里是血族肆虐的黄金时间,这样堵在路口还不算什么,倘若是化作什么鸟禽或者动物啥的,简直防不胜防。
在此之前,我们打败了强大的K先生,这位即将在下一次暗黑议会被选举成副议长的强权人物,在那一刻,我们以为我们胜利了。
希太一族阿罕麦德的出现,让我们感觉到严重的危机,待人离开之后,我们也没有再停留,继续赶路,又走了一段时间,前面探路的人又发现有血族在要道驻守。
教会的宗教裁判所当真是过境蝗虫,真的有一些寸草不生的意思。
陆左慈祥地看着朵朵,然后说道:“不管对错,我只是想给朵朵一个榜样而已。”
所有的一切,听得都是那般的美好,然而,真的能够如我们所愿么?
那个时候的我,又http://m.hetushu.com将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瞧这阵势,不用人提醒,我们都知道地穴那边的报复终于来临了。
在一个当地的血族带领下,我们翻过了农场后面的一座山,刚刚越过一片针叶林,突然间前方的人就折了回来,告诉我们,在不远处发现了几个同类。
弄完没多久,前方就出现了几个敏捷而快速的身影,朝着农场的方向走去。
冈格罗大公将会亲自前来英国,与这帮怒火冲天的血族同类进行和谈,如果成功的话,我们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而那个时候,欧洲将会向我们展示出它真正的魅力——没有战争,没有怒火,没有鲜血和刀光,只有惬意的暖风,欧洲浓郁的文化气息和自然风情将会向我们展露无遗。
听到这样的消息,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无比沉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血族的出现让我们变得格外谨慎起来,好在这个时候萧克明站了出来,他领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山坳子的后面,然后布置了一个敛藏气息的临时法阵,让我们全部都在里面待着,避开那些夜间赶路的家伙。
至于为什么不是伦敦,那人告诉我们,说那边的道路都被设了卡。
唐尼伯爵总结,然后告诫大家:“阿罕麦德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不会比侯爵杀手蒙多卡帕多西亚差多少,所以各位若是遇上了,自求多福。”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顿和-图-书时就有些郁闷起来。
唐尼伯爵说道:“当然,每一个族群的血族都有着自己的特点,只要是熟知血族内部体系,就很容易将其分辨出来——不过我之所以如此肯定,却是因为领头的那个家伙,是我认识的。”
外国太危险了,我有点儿想家了。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钟头,他们返回了来,告诉我们,说已经联络到了接应的人,再等些时间就行。
陆左正是有着这样的自信,方才会明知道有不当之处,也还是有着这样的坚持。
我没有去深入思索,也不想自动代入,而是扭过了头,瞧见东方来的这些人,都没有再去看,而唐尼伯爵与他的同伴,却还是满怀仇恨地望着,仿佛那火焰每跳动一下,就能够减缓他们心中的怒火一般。
他阐述了对方的罪恶,然后宣布了对方有罪。
陆左一伙,说就这么匆匆一眼,你能够瞧得出来?
就在我和陆左说话的时候,唐尼伯爵也开始了对罪人的审判。
唐尼伯爵完成了复仇,也没有久留。
一直到十字架上面的人惨叫不再,身体也失去了动弹,唐尼伯爵方才说道:“走吧。”
更加让人郁闷的是,他们极有可能,还跟教会有勾结。
即便是我们击败了茨密希大公,然而血族还有十二氏族,即便是我们杀了K先生,暗黑议会的议员也不止一人。
唐尼伯爵说道:“除了我们族长,还有谁会有这样的魅力?”
和图书回过了头来,开始注视着绑在十字架上面的人,而陆左则对旁边的小妖姑娘说道:“去把她打昏,然后放到床上去——我想她应该需要休息。”
大约早上十点多,接应我们的人过来了,是一辆堆满草垛的大货车,我们所有人藏在了草垛子的最下面,然后被运往伯明翰郊区。
这些手段,血族并不匮乏,对于这个提议,大家一致通过。
小妖和朵朵两人朝着那个踉踉跄跄跑开的小女孩儿走去,而我则有些犹豫地说道:“我们会不会做错了?”
杰克有些无奈地说道:“希太一族的人,总是不走常态,低调沉寂了几百年,每一个著名的角色,仿佛都不是什么大人物出身。”
众人心情低落地随着草垛,一起被运送到了伯明翰教区的某一个养牛场。
杰克回答我,说在撒哈拉沙漠的深处,据说藏着一条恐怖的黄土龙,据说是最后的一条存在的Dragon,然后被他给杀了。在此之前,阿罕麦德只是一名子爵,然而杀龙之后,他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龙身之中,任由献血浸染,五年之后,整个希太一族之中,除了希太大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杰克说他不是在中东的叙利亚渗透塔利班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四处都有人堵着,我们没有再行路了,那个本地人告诉我们,在附近有一个废弃的地窖,想着离天亮也就一个多小时,不如我们先去那里躲避一番吧和-图-书
“新人辈出!”
而这所有的一切开销,都会有威尔来给我们报销。
稍微歇了一会儿气,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从伦敦传了过来,那就是威尔的女友,安吉列娜茨密希,她终于醒了过来。
它们不会因为某一个突然崛起的人物而妥协。
走,的确是走,因为农场的车子,已经都被破坏掉了。
这简直是一件让人激动得落泪的事情,而威尔还告诉我们另外一个消息。
如此说来,这家伙可比一名侯爵还要厉害。
宣布完了一切,杰克等人点燃了竖起来的十字架,火焰在一瞬间将这些人给烧着了。
唐尼伯爵说对,就是他。
呃……
唐尼伯爵听到,不由得冷笑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要放走的无辜者,农夫与蛇的故事里,她是蛇,我们是农夫。”
血族?
另外,还有大洋马……
烈焰之中,有着凄厉的惨叫声,男男女女,让人不忍直视。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这个屠龙者阿罕麦德,又有什么厉害的战绩呢?”
这些家伙,用铁一样的事实告诉我们,传统势力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强者无需担心仇恨。
邋遢杰克说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人,单枪匹马,潜入海地伏都教的内部,最终篡权夺位,成为了伏都教的大主子,最终奠定了希太在南美的根基;这样的传奇人物,我就算是没入行,也是听过的。”
一般的小孩子,在遇见这样的事情时,一www.hetushu•com般都会选择逃避,或者嚎啕大哭,或者快速逃离,没想这小女孩儿在我们放过她之后,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唐尼伯爵耸了耸肩膀,说道:“希望如此。不过我更愿意相信那个小贱人,跟她恶毒的母亲是一个样子的。”
听到他的话,我没有再说话。
众人屏气凝神,一直到他们离开之后,唐尼伯爵方才开口说道:“是希太族的人。”
小女孩的话把我给震住了。
杰克深吸了一口气,说怎么还是他,是屠龙者阿罕麦德么?
我瞧见那被烈焰吞噬的一张张脸孔,突然间想到,是否有一天,我和老鬼,也会被钉在十字架上,被这烈焰灼烧?
又一个冲着“该隐的祝福”过来的家伙。
唐尼伯爵摇头,说不是他,是阿罕麦德。
唐尼伯爵嘿然而笑,说你还知道传奇黑男爵?
陆左瞧见对方那怨毒的眼神,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呃……
毕竟教会的人刚刚走了不远,如果杀一个回马枪,只怕被架在火刑架上面的人,就是我们了。
我说如果那个小女孩儿带着仇恨长大,最后来报仇,那又该怎么办?
我们在那满是灰尘的地窖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天色稍微亮了一些,由萧克明陪着杰克和那个本地人出去联络人员,而我们则在这里等待。
陆左哈哈一笑,对我说道:“王明,你与我,都不是这儿的人,这事儿与我们何干?再说了,十年之后,你或者我,会怕一个少女的复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