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七章 穷途末路

倏然之间,漫天的蝙蝠又全部堆积到了我的跟前,化作了一句身材魁梧、满是肌肉的壮汉来。
三套集合,所向披靡,而我乃半路出家,仅仅学过半套斩人诀。
从始至终。
它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挣脱了侯爵猎杀者的黄沙蟒蛇之后,随时都有可能取人性命的能力。
这雷意不但轰击了佝偻老头的全身经脉,还将他的灵魂给轰杀了去。
侯爵猎杀者收回了拳头,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眉头一样,冷然说道:“这就是鬼灯?”
这个家伙甚至在某一刻,从地底下伸出了尖刺来,简直就让人崩溃。
阿萨迈出手的一瞬间,我也出手了。
我杀了这个来自中东的侯爵,然而他并不是第一个死的,因为在他之前,与杂毛小道拼斗的那位佝偻老头亚特伍德·诺菲勒也被一剑刺破了喉咙。
但问题是看谁割的。
气急败坏的蒙多怒吼道:“你就那么想死?若不是有人说你身上有可以改变整个血族命运的东西,你觉得我会对你手下留情?”
他说罢,手一挥,无数身穿黑袍的家伙蜂拥而至,朝着威尔扑来,而他则又朝着老鬼那边杀了过去。
侯爵猎杀者哈哈大笑,说我这里足足有三百多个血族,再加上一百多鬼侍,一百多食尸鬼,就算是堆,都能够堆得死你了!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
陆左挥着手中的鬼剑,力战两名侯爵,还有一众血族。
不过他再一次被和*图*书威尔给缠住了。
斩人诀。
他终究对老鬼心怀仇怨,恨不得立刻就宰杀了我的那位兄弟。
这个家伙的加入,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后我们这边的人就处于全线溃败之中,我开始频频受伤了,不但是刀伤、抓伤还是拳脚,在短暂的时间里,被打得都有一些想要放弃了。
即便到了此刻,他的话语还充满了居高临下、趾高气扬的气势。
这是我自从滇南大地之后,第一次施展出它来。
屠龙者阿罕麦德。
我没有理会旁边拼死厮杀过来的血族,一刀挥来了那些扑面而来的蝙蝠,然后冲到了被逸仙刀钉在地上的那只蝙蝠跟前。
不过对方的强大,并不代表我就是一溃千里。
威尔的脸色转冷,然后说道:“被骗了。我现在才知道,这个世界交椅就那么多,有人想坐下,就得有人起来,每一次排座位,都是尸山血海,总有人得死,有的人想我死,而我却不愿意,既然如此,那就看谁倒下,谁最后站着吧。”
杂毛小道将那把在天空之上游弋的雷罚抓在了手中,然后猛然一剑,将这个已经处于极大劣势的阴沟臭老鼠给划断脖子,与此同时,将雷罚之上蕴含的恐怖雷意直接灌入其中去。
谁也扭转不了。
听到这话,我冲着他真诚地笑了笑。
我的身边,不但有伯爵子爵一帮高手,而且还有一个达姆·侯赛因·阿萨迈在时时刻刻地盯着我。
和*图*书刚刚吐了一口血的陆左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来,一拍胸口,大声喊道:“有请肥虫子大人现身!”
事实上,当逸仙刀插入对方脑袋里面,然后他化作漫天蝙蝠的那一刻,我心中早就了然,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象罢了,真正的阿萨迈杀手,从未有离开。
我若不是经过了那么多的历练,以及修为远超从前,只怕早就死在了他的暗杀之下。
陆左游刃有余,这边也发声说道:“你那边什么个情况啊?”
因为即便是刚入学的小孩子,都能够明白六七个人,对上几百号人的结局,这已经变成了一道简单的计算题。
就在我身陷重围的那一刻,擅长刺杀的阿萨迈终于再一次出动了,这一次他凭空浮现在了我的身后,而此时我仿佛已经被前面四五个凶猛的家伙给吸引了全部精力。
他倒下了,没有一缕气息,甚至连化作蝙蝠的想法都没有,死得干净利落。
不过随着蒙多的一声令下,越来越多的家伙从阴影深处蹿了出来,有的是勒森魃和希太、或者其他氏族的血族,有的则是迷失心智的食尸鬼,还有一帮冷面鬼侍。
然后,龙脉之气陡然而出,斩人诀再次施展。
侯爵猎杀者宛如狼吻一般的嘴巴咧开,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尖牙来,冷笑道:“你早这般想,就不会是现在这个下场了。”
我跌入场中,发现大家都开始汇聚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圈m•hetushu•com子。
当我按住逸仙刀的那一刻,周遭的血族都停住了身子,不敢靠前来。
这个恐怖的侯爵猎杀者被后来赶到的威尔给接下了,不过我们的情况并没有太多改观。
轰!
这毕竟是他在这世界上瞧见的最后一张脸,我努力让他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不留太多遗憾。
我轰然跪倒在地,然后伸出了左手,把手心按在了逸仙刀之上。
战斗似乎进入了白热化,眼看着我们即将全军覆没,陆左突然说道:“老萧,我帮你拖延时间,剩下的,就看你了。”
威尔淡然说道:“胜负不是还没有定么?”
不过一两个侯爵的倒下,并没有影响战局。
又一声恐怖的爆声侵袭而来,威尔的声音幽幽传来:“原本还是差一点儿的,但如果是杀了你,或许就够了!”
为了避免这飞刀跌落在某个角落找不到,我已经将它收入了身体里,然后胸口被人重重踢了一脚。
至少我是如此。
到底是有着真正实力的血族,这个家伙即便是脑子被钉住了,居然也没有当场死亡,而是在一瞬间溃散,化作了无数的蝙蝠,腾空而起,然后朝着我笼罩了过来。
啊!
其实按照血族的生命力来说,割喉并不是一件致命的伤害。
而地上的阿萨迈黑哥们则张口说道:“放了我,我保证你的性命……”
杂毛小道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好。
逸仙刀,依旧插着他的脑袋。
逸仙刀出手,并非直来直往,完全和-图-书凭借着龙脉之气在牵引,这把传于唐代李淳风的飞刀曾经有三套刀诀,名曰斩神、斩魔、斩人。
所以我这边还能够僵持着。
而更加让人绝望的是,有一个血族高手加入了战场。
侯爵猎杀者又笑,说试一试?
威尔冷冷一笑,开口说道:“何必留情?我听说你是侯爵猎杀者,不过对于亲王和大公,是否还行?”
因为在所有与场的血族心中,他们都是必胜的局面。
威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冲着老鬼说道:“辛苦了。”
恰恰相反,我们已经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事实上,拥有着解封萨拉丁之刃和逸仙刀的我,还是有着十足威胁力的,萨拉丁之刃凶猛无比,挥砍之间,即便是勒森魃的伯爵,也不能够硬撼这样的力量,而逸仙刀的高速支援,也使得我身陷重围,也能够自由自在,不受太多威胁。
达姆·侯赛因·阿萨迈,卒。
这个满脸络腮胡的黑哥们儿,进入战斗之后,他的上身就变得赤裸,身体直接融入了夜色之中,然后总是会在最适合的时间里,给出一击,一根尖刺就插到我的要害之处来。
作为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血族,即便是种族天赋,他的生命能量也是偏于阴性的,在这样爆烈的雷霆之力轰击下,再也没有能够支撑下来。
我用劲,往下一按。
就在我们拼命搏杀的时候,这个男人终于及时赶到了,他平伸一掌,封住了侯爵猎杀者的惊天一拳,在那紫色宫hetushu•com灯的照耀下,丝毫无损,唯有波纹一般的气流不断回荡在两人之间。
威尔说对于高手来说,堆是能堆得死的么?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尽头,逸仙刀也有些难以施展了,因为身体里的龙脉之气耗尽,而龙脉社稷图有太过于缓慢。
威尔到。
这话儿颇有几分讥讽的意思,而威尔则苦笑着说道:“兄弟们在这里赴死,我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随着这些角色的加入,我感觉到了一阵又一阵强大的压力。
老鬼有点儿不知道怎么面对威尔,只是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而这个时候被人给就缠住了的萧克明却大声喊道:“威尔,你丫的不是在伦敦享受温柔乡么,咋跑这地方来了?”
斯斯文文、还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他此刻宛如蛮张飞一般,将一把长剑抡成了板斧,在人群之中杀了七进七出,伏尸十几具,就连那两位侯爵都拦他不住,反而屡屡发生危险。
龙脉社稷图里源源不断遗漏出来的气息,是此术施展的保证,而这把飞刀,也终于要有见血的一天了。
一道炸响骤然而起,就在那黑哥们再一次动手的同时响起,飞刀穿过了他的脑袋,将他整个人重重地钉在了地上去。
两人拼斗,以快打快,以力降力,那场面叫一个震撼,从东头打到西头,从西头一直打到了南头,一路横行,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让人避之不及。
蒙多嗤之以鼻,说你一个毛都没有长气的小孩儿,胆敢自称亲王、大公?
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