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八章 哭泣的屠龙者

大概是瞧见了这天地之威的气势,无论是蒙多卡帕多西亚,还是屠龙者阿罕麦德,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不过就在我脑子迟滞的那一瞬间,那光芒骤然一收,化作了十几道又粗又长的电芒,每落下一段距离,就自动分叉成四份,当落到我们的头顶上时,就变成了密密麻麻数百道、上千道粗粗细不一的雷电来。
不对,现在的天空如此压抑低沉,如何会有皎月?
我们还能够持刀拿剑的拼杀,但是那帮人却已经是奄奄一息了,除了邋遢杰克还能够站立之外,其余的人,都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面前的血族茫茫多,那攻势让人觉得稍微放松一秒钟,就有可能被撕成碎片,之前的时候,与一名子爵或者伯爵厮杀,并且将其打败,我都有一种极高的成就感。
此刻的他,全身上下,至少有三位数以上的伤口,这使得他就像一个血漏子似的,鲜血飙射,整个人血肉模糊,使得化身野兽的他就像是菜市场里面刚刚被宰杀剥皮了的野狗。
杂毛小道平日里说话,多么利落的一个人,恨不得一句话一秒钟说完,然而此刻,却显得如此的凝重。
还有一部分死侍。
被雷劈死,这实在不是一件好归宿。
轰隆隆……
不过或许是巴顿勒森魃的惨状,使得那些头脑一热的家伙产生了恐惧,所以所有奋勇向前的血族,都下意识地往后一压。
他的每一颗字,和*图*书都带着回响,嗡嗡不休。
血族的江湖。
相比之前念咒的缓慢,到了这里,就变得无比流畅起来。
怎么会?
大雨淋头,我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觉身体又恢复了一些生机,面前爬起来,这才发现几米之外,那些原本凶神恶煞、前赴后继的血族、食尸鬼和死侍,居然化作了一堆又一堆的焦炭。
说出去都不好听。
要知道,平静了这么多年的欧洲大地,在这暗流潜泳之下,哪里能够汇聚这差不多四五百多号的血族来?
“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
他在哭泣。
我觉得死亡离我就只有一步。
说到干燥,下一秒,豆大的雨滴从天垂落了下来,砸落在了我的身上。
而我们头顶上面的乌云,变得越发沉重,不断如此,那黑沉沉的云层之中,有一道青光不断游弋,紧接着有惊雷与闪电在里面浮现而出。
我瞧见这个家伙浑身仿佛燃烧了一般的血雾气息在一瞬间坍塌。
怀揣着这样想法的人数不胜数,也不是因为他们狂,而是现在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好了,不得不浪。
不但是他们两个,在大战之时消失不见了的唐尼伯爵和邋遢杰克,以及威尔其余的几个手下,有一个算一个,都在这里。
因为不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谁特么的会没事被雷劈?
我听到了咒诀和-图-书声,风声雷动,有人在踏着罡步而行。
他们有的是一方霸主,有的是氏族骨干,有的是新近崛起的新秀,有的是成名已久的老炮儿,有的即便是没有多少名气,那也是各大氏族的后裔和嫡系。
前面的队伍开始冲锋了,数不清的男爵、子爵、伯爵,乃至侯爵,都开始朝着这边蜂拥而至,这样的强度让人有一些惊恐,我有一种预感,那就是杂毛小道的法术能够改变战局,却不知道他到底要多久能够念完。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
如果他需要念个一晚上,那么我们的坟头估计都已经长了草。
那个足以横扫一切的侯爵大人并没有能够阻挡住陆左的金蚕蛊,两秒钟之后,他浑身一震。
最后一个字,甚至充满了决绝之意。
因为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空虚无比,里面已经没有一丝力量了。
突破,杀!
而且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危险简直是少之又少。
对方手掌的指甲锋利如刀,朝着我的脖子处猛然划了过来,下一秒,就要切开了我的喉咙。
仰头的那一瞬间,我瞧见了人生之中,最为璀璨和美好的场面。
我奋力拼杀着,身上的鲜血无数,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而这个时候,天空变得低沉下来。
他没有再在一线拼杀,而是退到了我们身后的圈子里来,不过因为威尔和龙魔儿的加入,使得hetushu.com这战团倒也还算稳固,没有一触而溃。
我余光处,瞧见好多人都已经倒下了,包括小妖姑娘和龙魔儿。
杂毛小道的咒文极为缓慢,仿佛每吐出一颗字,就有如使劲了所有的气力一般,不但如此,我还看见杂毛小道萧克明的大袖之中,有一道青光直冲云霄之上。
这天地之威,也太特么恐怖了吧?
然后他的头颅仿佛被灌进来无数烈性炸药一般,陡然炸开,漫天的浆液飞溅而出,而在这样的血光之中,那金蚕蛊在我们周遭一圈飞跃而过。
不过出来浪,肯定是要还的。
有且只有的,是整个空间的炁场都变得无比紊乱,而我周身的毫毛都变得竖直朝上,干燥无比。
这些血族凝聚而成的气息,直冲云霄,仿佛能够将那云层捅破。
是屠龙者阿罕麦德。
依旧是老鬼。
这些高手汇聚于此,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杀人立威了,还有扬名立万的意思。
我感觉这咒文的每一个字,都好像融入到了空气之中。
就在我心中狂叹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站起了一个人来,他是我瞧见唯一的一个血族。
而即便是再多几分钟,只怕我们都不能够囫囵个儿。
这个时候,十字军血刀也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上面再也不会有一分力量涌出,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虚弱,听到杂毛小道的咒诀宛如迷梦一般传入耳中来。
他们开始驱策着这密密麻麻、心思各异的血族,朝着我们和图书这边蜂拥而来。
砰、砰、砰、砰……
此刻倘若是能够立上一二战功,日后被人谈论起来的时候,那都是扬名立万、光耀门楣的事情,怎么可能放松?
那是一大蓬的电光,那从云层之中落下,听从着某个男人的召唤而来:“急急如律令,赦!”
一声炸雷之声,整个天地都为之轰动,我下意识地抱紧了身子,潜意识地抵受着这狂雷的轰击。
我瞧见那落雷的一瞬间,觉得自己要死了。
井水干涸,里面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冲到我们圈子外围过来的,都是那些对生死毫无恐惧的食尸鬼。
死的人,不过是没本事而已。
我这个时候,却只能眼睁睁地瞧见这悲剧发生。
而此刻,我觉得就算是一大公站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皮都不跳了。
而当他拍向胸口的时候,一道疾电射出,朝着前方迸射而去,那个叫做巴顿勒森魃的魔党侯爵离得最近,不退反进,朝前凶猛一拍,一股山呼海啸一般的气浪轰然而来。
炸雷不绝,每一声,都让我感觉到灵魂在颤抖。
金光迸射,直入那人的手掌之中,然而他身体里发出来的巨大风压并不能阻止这金光的半点儿速度,一瞬之间,居然就顺着手掌,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去。
我被老鬼的身体一推,整个人也朝着后面仰去。
拼死又如何?
无数阴云密布。
陆左喊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有一股颇为惨烈的意思。
又或者说是沙漠里面和*图*书快要渴死的人,看见了水。
不过相比较我们而言,这些人基本上都用不了了。
不是不惊恐,不是不畏惧,而是麻木了。
这个时候,有一只手伸了过来,越过我的刀锋,抓住了我的手,我奋力一扯,感觉到对方的力气似乎比我还要大许多,心中一跳,抬头望去,却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她的眼睛是那般的妩媚,就好像天上的皎月。
能够来到这里的,除了那些食尸鬼和死侍,所有的血族,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有根有据,有名有姓的。
而即便如此,他的眼神之中,也带着许多凶狠。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带着血光的手掌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稳稳地抓住了对方的手。
然而十来道连绵不绝的雷鸣之下,我却没感到一丝疼意。
都,被雷轰死了?
这些人,便是一个缩小的江湖。
是杂毛小道。
我一跃而起,环视一圈,发现除了我们的这个小圈子,整个空间之中,到处都是被雷电轰击的焦炭,那数百的血族大军,此刻居然呈现出一片死寂来。
他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嘶哑的厉吼,然后想要朝对方扑去,不过那女人却是十分惜命,朝着后面撤了过去。
我感觉白色耀光充斥了整个世界,仿佛整个天空都要落下来一般,而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甚至还听到了九霄云上,传来龙吟之声。
那道青光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初恋情人一般,让人心动。
他们再无生机,死状千奇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