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九章 大战尾曲

呃?
这双手臂,原来有千钧之力,然而此刻,却跟一个柔弱的老者一般。
阿罕麦德小心翼翼地将这滴血接住,然后交给了威尔,而威尔接过来之后,放入了嘴中。
陆左站了出来,冷然说道:“你们集结数百人的力量,围攻于我们,那才叫做欺负人,话儿说反了吧?”
我说这真的是大场面,不过下次提前说一下最好,我差点儿吓尿了。
你老人家可是屠龙者啊,怎么跟受气小媳妇儿一样?
这个时候,那侯爵猎杀者也已经变成了一个佝偻的白发老头来,他仰天长笑,泪水却流了出来。
我瞧见威尔也走到了那位屠龙者阿罕麦德的身前。
老鬼考虑了好一会儿,还是将指头伸向了侯爵猎杀者。
那老头儿张开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结果老鬼却已经猛然出手,一把戳进了他的胸口,将心脏拽了出来。
侯爵猎杀者怒吼道:“陷阱,你们这是赤裸裸的陷阱!”
尽管屠龙者阿罕麦德和侯爵猎杀者坚强地活了下来,不过在我们的面前,却已经变成了盘中餐,随人挑选。
囊中之物。
我苦笑,说要不是强打着精神硬撑着,现在都已经昏倒在地上了。
无论是被灭了的茨密希,还是此刻我们周围那些火焰之中的焦尸,都是无声的证言。
他的话语,让与他一起的侯爵猎杀者大为惊恐,高声喊道:“你、你怎么可以臣服于这个毛都没有长的小鬼之下?”
威尔和*图*书凝视了对方许久,却是扭头看向了我和老鬼来,沉声说道:“我邀请两位前来欧洲,屡屡受挫,生死伴随于身边,心中十分愧疚,不如你先选吧。”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的眼中,这两位应该是此战的敌手里面,最厉害的人。
陆左将威尔给扶了起来,而我也将老鬼扶了起来。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陆左扭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来,说怎么样,王明,看你挺辛苦的?
我看了一下,没有再研究,而是扭头瞧向了旁边的杂毛小道和陆左。
老鬼此刻极为虚弱,哪里会跟他客气,示意我,在我的搀扶之下,来到了侯爵猎杀者的跟前来。
所以还想要继续跳,就得做好赴死的准备。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诧异,然而感觉到老鬼的呼吸在一瞬间变得沉重起来的时候,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瞧见这位一招击杀数百血族的家伙,眼中充满了崇拜,说萧哥,你这一手,简直是太牛掰了,刚才差点儿将我给吓死了,还好有你,要不然我们估计都得变成别人口中的食物了。
不过我们这种感觉是真实的,对面那两位却不是,因为他们虽然在雷场之中活了下来,却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必须献出自己最好无保留的底子,让威尔随时都能够制得住他。
是陷阱么?
我觉得他们应该不是在看雨,而是之前的那一http://m.hetushu.com抹青光。
阿罕麦德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骂道:“你特么的太欺负人了!”
他们两个尚且如此,至于其他威尔之下的血族更是不堪,虽然没有被雷击中,却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去。
他走到了屠龙者的跟前,咬破了右手中指,然后在屠龙者阿罕麦德的额头上面涂了一个古怪的符文,口中喃喃念咒。
这吃相实在是有些难看,我瞧见老鬼挺有劲儿的,便没有再仔细照顾他,而是艰难地站了起来。
这样都不死,那还能够怎么杀得死呢?
我忍不住擦了一下眼睛,再仔细一看,发现果真是他。
这样的效忠臣服,方才是最有效的。
而那位屠龙者也十分配合地扬起了头,用锋利的指甲在自己的额头上面划出了一道血痕来。
哈、哈、哈……
这绝对不是陷阱,没有人能够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笑毕,他摇头说道:“老子猖狂了一辈子,不想低这一回头。”
不过经过雷击之后,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受损,没有跑出十米,人便直接跌到在了烂泥之中,而威尔则看了老鬼一眼,说请。
然后他看到了我。
大雨磅礴之下,所有人都有一种死后余生的感觉。
他吼着,开始朝着我们这边冲锋。
陆左对着威尔说道:“这两人,你如何处置?”
这人,居然投降了?
面对着这位蒙多阁下惊诧又慌张的目光,我反而显得很淡定和*图*书,然后冲他笑了笑,开口说道:“蒙多阁下,你之前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梦想不可以杀人,却能够让人变得强大,永远都不会失去信心。”
就在这个时候,让所有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个传奇的屠龙者阿罕麦德,他居然直接跪倒在了地下。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别这么说,要不是你们拼尽全力的拖延,帮我争取时间,我哪里能够完成这手段?
不过除了屠龙者阿罕麦德,我还瞧见了另外一个人。
杂毛小道苦笑,说若是跟以前一般那般草率,这茫茫多的家伙,要劈到什么时候?
杂毛小道也点头,说同感。
选?
这样的家伙,杂毛小道绝对会重点照顾,然而让人诧异的事情是,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也没有被立刻劈死。
他选择接受这投诚。
相比较于老鬼的血腥,这边就显得温情脉脉许多,毕竟这位屠龙者是选择了臣服,而对于威尔来说,此时此刻,最需要的不是扩展自己的力量,而是他所拥有的势力。
威尔丝是个豪杰人物,毫不感到可惜,而是点头说道:“如此也好,吸收了蒙多的力量,你应该也跨入一流高手的行列;至于这位屠龙者,对我而言……”
一整套仪式,看得人云里雾里,不过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这事儿,是用来保证阿罕麦德不是诈降。
势力也是实力的一种,而且更加宽泛和强大。
呜呜呜、呜呜呜……
和_图_书事情当真是有些让人惊恐。
这时威尔已经降服了屠龙者阿罕麦德,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一脸激动地搂住了杂毛小道和陆左,泪水都冒了出来,语无伦次地说道:“兄弟,谢谢了,谢谢了……”
就在我满心担忧的时候,刚刚以一己之力,将数百血族劈成渣渣的杂毛小道站了出来,走到我们的前面,拱手说道:“两位,可还满意在下的手段?”
我左右一看,发现即便是最生猛的威尔,在这雷电之威下,也显得格外的委靡,而老鬼更是缩成了一团,不但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而且软得跟一条蛆虫似的。
千言万语,尽在这泪水之中。
侯爵猎杀者,蒙多卡帕多西亚。
经此一役,整个欧洲再也没有针对威尔的顽固势力,那些还想要兴风作浪的家伙,倘若是再跳出来的话,就得好好想一想前辈的下场了。
大雨磅礴,浇在了他滴落的头上。
此刻的形势,随着杂毛小道一招惊艳绝伦的雷法,陡然逆转了。
他对威尔说道:“我之前,曾经吞噬过艾伦的心脏,身上拥有了一部分卡帕多西亚的变化之力;如果能够继续累积的话,应该是极好的。”
跪倒在地的阿罕麦德头低得更下了,不过语气却十分沉重,低声说道:“蒙多,你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威尔冈格罗阁下的时代,如果不选择臣服,就只有被时代的滚滚车轮碾压而过,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你……也跪下吧?”
和-图-书完这话儿,他猛然抬起了头来,怒声喊道:“骄傲的卡帕多西亚,永不为奴!”
这个男人毅然决然地高声喊道:“我阿罕麦德希太,愿意臣服于您威尔冈格罗的麾下,成为你的随从,永远追随着您!”
侯爵猎杀者抬起头,想来到底是谁出手阻拦了他。
他们两人正在跟朵朵怀里的虎皮猫大人说着话,时不时抬头看一下云层之上的天空。
血痕之中,有一滴鲜血流到了他的鼻翼处。
老鬼蹲下身子,结果因为用力过猛,直接就跌落在了泥水之中。
这哭声凄惨,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儿,哪里能够对得起这位的卓著凶名?
不但如此,他还一口咬在了侯爵猎杀者的脖子上。
没有人想到在这片狭小的区域,居然汇集了那么多的血族和邪恶力量,更加没有人想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起初甚至都没有多少人对付的道士,居然还有这一招。
三人抱成一团,威尔几乎哽咽,而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警铃声,一直没有说话的虎皮猫大人终于开口了:“妈的,条子终于来了,风紧扯呼吧……”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我也是,好想大睡一觉。
陆左哈哈大笑,说我也差点儿吓尿了,老萧,你这个神剑引雷术,怎么跟往日不一样了啊?
噗……
他跌落的一瞬间,侯爵猎杀者想做最后挣扎,猛然一伸手,朝着老鬼的脸上抓去,然而这个时候,我却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死死按在了泥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