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四十三章 再见米娅

Kim摇头,说不一定,不过这个需要机缘,如果有足够的鲜血浸染,说不定又能够恢复当初的气势来——但是,在你手上,看起来是实现不了了。
大家都笑了,我问Kim,说有什么打算?
分别的时候,我朝着他俩使劲儿的挥了挥手。
我苦笑,说怎么可能,他可是中国人。
宁檬两眼放光,说是么,他有大啊,长得帅不帅?
当我走进密室里面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给我鼓掌。
他一开口,在场的两个女生都朝着他大骂流氓,而考玉彪则无所谓地笑,说男人本色嘛……
此次一别,又不知何时能够再见面。
考玉彪拍了拍手,说不错,算是秘书——我说Kim你可别不服气,汪精卫、斯大林这些狠人,可都是从秘书的职位,一步一步爬上来的,要是没有国父和列宁同志的威望,他们后来能够坐到那个位置上去?所以说,要想万万人之上,就得受点儿委屈。
旁边的樱桃小姐忍不住笑了,说你别想着一蹴而就,想着海因里希议长任命你为议会特别调查员,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Kim摇头,说小意思,你要相信我在这方面的权威才是。
酒是好酒,我虽然没问价格,不过也知道十分的贵,不过这帮人都不是什么没钱人,也喝不穷他们。
对于这个消息,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来。
我说既然如此,不如我给Kim和威尔搭一个桥,日后相互透露消息,也m.hetushu.com好有一个照应?
Kim用手抚摸了一阵,对我说道:“任何厉害的兵器,都需要主人温养。这血刀是凶兵,需要不断用人命来填,才会越来越犀利,而如果里面的力量被消耗一空了,则会失去神韵,沦为凡物。”
宁檬说威尔没告诉你啊,这家伙现在如日中天,而他跟我父亲有很深的交情,有他给我撑腰,那帮白眼狼那个还敢作死?
我举起酒杯,开口说道:“借花献佛,今天借这杯酒,敬诸位,谢谢大家这么久,一直以来的帮助和支持。”
再一次见到米娅,我感觉到了她与之前相比,气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Kim无所谓地撇了一下嘴角,说大概齐就是专门帮暗黑议会铲事儿的狗腿子。
喝了酒,气氛就变得轻松了一下,大家各自坐在沙发前,Kim问起了我的打算,我说老鬼现在还在沉眠,也不知道多久才会醒,在这之前,我得去一趟法国巴黎,见一个人,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考玉彪十分好奇,说特别调查员是什么东西?
这点儿钱,算是我和老鬼的一点心意吧。
考玉彪顿时就来了兴趣,开口说道:“能弄成明星不?玛丽莲梦露,或者奥黛丽赫本啥的?等弄好了,王哥你留给我玩两天成不?”
现阶段的兄弟会,还处于布局阶段,势力藏得很深,海因里希先生甚至怀疑暗黑议会里,也有不少人加入了其中,特别http://m.hetushu.com是这两年来兄弟会三十三国王团提出来的人类清除计划,很对一部分人的胃口,而Kim下阶段的很大一部分工作,都是针对于追查这个组织。
次日,我与宁檬、考玉彪一同回到了法国巴黎,分别之后,我联络到了米娅,两人在一个英式咖啡馆里见了面。
我听到,拿出了十字军血刀来,摆在了Kim的面前,说这刀我后来尝试解封,结果发现已经没有之前的效果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事儿那边下了封口令,不过我可以跟你透露一点,你不是天师道北宗的人么,他是茅山宗的道士。
连Kim都不例外。
我苦笑着摆手,说道:“你们别这样,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宁檬一双眼睛里面冒出小星星来,说天啊,居然是茅山道士?
我说到时候再看吧。
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兄弟会。
我笑了,说那玩意不是你给我留的,何必这么问?
与四人的会晤一直持续到了晚上,Kim不便久留,与樱桃小姐携手离去。
听完之后,Kim问我,说你确定了?
我又问宁檬,她告诉我,说本来她在巴黎的地位挺尴尬的,好多老人都不服他,甚至还有一些叔叔伯伯准备取代她,不过现在问题不大了。
我点头,说K先生临死之前弄坏的。
里面有七位数的金额,这是考玉彪给我分赃的一部分,我特别要的,委托米娅帮我转交给云陌阡的父母。
Khttp://www•hetushu•comim知道我的想法,对我笑了笑,说别多想,我做的事情,其实跟宗教裁判所基本差不多,都是针对暗黑议会的内部成员,不会涉及普通人的。
Kim说听说坏了?
宁檬递过来一杯红酒,塞在了我的手中,说对啊,到底怎么回事,我可听说威尔请的那个控雷者,是雷声索尔转世。
我说有难度么?
我听到,不由得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说这般说来,这刀是废了?
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儿,以后又不知道何时相聚,所以聊得倒也热烈,红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没一会儿两瓶都快见底了。
我问为什么?
Kim摇头,说威尔冈格罗这人,其实挺不错的,不过他现在身上有太多的目光在注意,我与他贸然接触,只会暴露自己,还不如各行其是,实在有必要,再让你中转便是了。
一群人笑笑闹闹,我倒是心中一动,在Kim耳边附耳低语几句。
不过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太过于依赖刀兵的威力,那么只会止步不前,所以我在稍微的失落之后,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过来。
我走到跟前来,跟每个人都握了一下手,结果给考玉彪按倒在了沙发上,火急火燎地说道:“你快点给我说说,当天大战的情况。”
我瞧见宁檬一脸喜色,心中也十分欣慰。
如果那位阿道夫是受到兄弟会所庇护的话,基本上是找不到人了。
Kim叫我拿出来,我没有犹豫,将那破木头娃http://m.hetushu.com娃丢到了桌面上来,Kim拿过来瞧了一眼,凝视了好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给我十天,回头给你一个新的。”
比起这个,我更加担心Kim的双手沾满血腥,出言说道:“Kim,你做的事情……”
萨拉丁之刃,从此跌落了神坛,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件坏消息。
考玉彪嘿嘿一笑,说若是如此,不如我带你在欧洲好好玩一圈儿?
聊到这个,Kim又问起了我身上,是否有传说中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魔偶?
我对这玩意并不上心,说你要喜欢就拿去吧,我留着也没有啥用。
宁檬、眼镜男考玉彪、Kim和他的青梅竹马樱桃小姐Cherry,四人在密室之中等着我。
我们都瞪大了眼睛,而樱桃小姐则笑着推了Kim一下,说哪有,其实就是议长的特别助理,专门负责整顿纪律和调查相关事务,哪有他说得那么不堪?
我将整体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应付完宁檬和考玉彪轰炸一般的拷完,这才看向了Kim,说之前在地洞的事情,多谢你了。
Kim微笑着说道:“其实就算没有你们,我也准备对K先生下手了——这个家伙在暗黑议会里面,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缘,讨厌他的人比喜欢他的多得多,他的死,虽说算不得皆大欢喜,却还是有人在欢呼雀跃。只可惜我到底还是资历浅薄了一点儿,要不然倒是可以顺势上位……”
考玉彪说你这委婉拒绝,还真的是让人很伤心啊。
K和-图-书im笑了笑,说这东西用处不多,名声却大,我留着实在碍眼,你若是回到国内去,拿来用也没有多少人怀疑——对了,这东西有个本像,塑形的时候可以决定的,你在国内,弄一金发碧眼的洋妞儿,实在有些不妥当,有没有比较想要的?
听到Kim的话,我不由得苦笑,弄得自己好像老妈子一样。
樱桃小姐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她告诉我们,说兄弟会虽然起源于欧洲,不过现在的大本营却在美国,比起暮气沉沉的暗黑议会,兄弟会显得更加全面和低调,不过也更加强硬和恐怖。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来。
众人举起了酒杯,与我轻轻一碰,将那宛如鲜血一般的酒液喝入喉中。
不过在我面前,倒是没有那般冰山美人的态度,而是十分热情,而我则告诉了她一件事情,那就是张海洋的死讯。
她变得更加美艳,也更加冰冷。
考玉彪一声怪叫,说王哥,别啊,哥几个儿刚才还在说呢,您老人家当真是深藏不漏啊,愣没想到短短的这个把月的时间里,你居然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我刚才听到樱桃说起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整个人都直颤抖,恨不得跪着听完……
按照她的说法,这个杂种迟早有一天会死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Kim眯着眼睛,说在梵蒂冈,我有一个仇人,不过目前的情况,我是打不过他的,所以接下来,我希望能够从暗黑议会里面学到一些东西,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