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四十五章 徐淡定的继任者

阿罕麦德抽了一口,然后对我说道:“是圣约翰医院骑士团的人。”
宁檬拦着我,非要跟我共进晚餐。
至于他到底知道多少,就不是我所能够了解的了。
事实上,真正出名的人,是威尔冈格罗,和另外两个神秘东方来客,而我和老鬼,都只是打酱油的一部分,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所以对于他的提问,我给予了承认,但也同时提出,我只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
随着威尔在欧洲扬名立万,立起了旗杆,势力开始成倍地膨胀,手下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不过不管如何,阿罕麦德算起来,都应该算是威尔最厉害的手下,我一个电话,居然派了他过来,当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我的回答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乱了,整个过程我都闭着眼睛的,而且听到雷声的时候,我当时是吓尿了。
这位赵先生还真的是个自来熟的家伙,微笑着对我们说道:“不介意的话,可以坐下来一起聊一聊么?”
他走到了我跟前来,坐在了我的对面,伸出手,立刻有人给他递来了一根烟,并且给他点燃。
这就是接替徐淡定职位的那个人?
我坐回了沙发里,将这根带着薄荷香的香烟抽完,门就被推开了。
赵信先生不是徐淡定,他与我既没有恩情,也没有交情,这样的泛泛之交,还不能够让我掏心掏肺地将所有事情都交代了去。
帅哥伸出手,淡定自若地说道:“赵信。www.hetushu.com
宁檬在一个硕大的办公间里接见了我,瞧见这个意气风发的姑娘,我忍不住笑了,说你还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呢。
我瞧见他迫不及待地想从我这里得到杂毛小道的底细,心中便已经生出了几分抗拒来。
不过我曾经受到过徐淡定的帮助,也知道在他领导下的情报网络,到底有多么可怕。
阿罕麦德走了过来,有人递了一条白毛巾给他,而他随意地擦了擦手,递回去的时候,白毛巾上面全部都是血色。
我们慌忙摆手,说哪里,您肯过来,那就是很赏脸了。
因为不需要再躲避,所以我直接来到了一处拥有着百年历史的建筑前,这儿距离繁华的商业区很近,瞧见那厚实的石雕和建筑,就能够瞧出这儿的奢华来。
赵信对我显然也没有太多的期望,反而将注意力重点放在了杂毛小道身上。
我说这帮人是怎么知道我有魔偶的?
屠龙者阿罕麦德。
呃……
我点头,这位屠龙者便跟我普及起了欧洲的历史来:“圣约翰医院骑士团又叫做马耳他骑士团,曾经与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并称为圣战三大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因为惹祸太多,被教会抛弃毁灭了,条顿骑士团形成了现如今的德意志,而马耳他骑士团因为战争而失去了所有领土,现在总部驻扎在了罗马的马耳他宫离。”
赵信跟我们随意闲聊了几句,m.hetushu.com问起了宁檬现在的生意情况,又谈及了大使馆帮扶和统战的政策,以及他个人的一些理解。
赵信并没有待多久,他与我们打过照面之后,又聊了两句,瞧见我们都有些拘束,便告辞离开了。
我被人一路领到了建筑物的最高层。
阿罕麦德又问我,说可以借用一下我的卧室么?
虽然伯明翰郊区的血族大战已经传遍了整个地下世界,不过并不代表我很出名。
好吧,来头果然不小。
我很敏感地抓到了一个字眼:“兄弟会?”
我听着那叫声怪瘆人的,有些紧张,把烟接了过来。
两人在附近一家高档法国餐厅吃了一顿,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位先生过来打扰。
我愣了一下,说啊?
屠龙者留在客厅里唯一的一名手下,一个打扮得像杀手一般的家伙递了一根烟来,对我笑了笑,说:“抽烟。”
我告诉他,说我只是想过来瞧一眼她,如果过得不错,那我就会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没有当场尝试,而是来到了专门安置老鬼的地下室里,幽幽的烛光之中,我将魔偶给召唤了出来。
当人们将目光投向了威尔冈格罗和屠龙者阿罕麦德的身上时,他们敏感地意识到除了陆左和萧克明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中国人的身影。
呃……
这位血族之中的传奇人物趁着夜色而来,与他一起的,还有几个我并不认识的家伙。
阿罕麦德领着手下,拖着和图书这三人进了卧室里,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那隔音效果是相当好的,而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听到声声惨叫。
我似乎听过这一段故事,然后问道:“好吧,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他告诉我这是他以前的几个属下,现在一起加入了新冈格罗族。
赵信先生微微笑,说一份清水即可。
屠龙者解释道:“兄弟会里面也分了很多团体的,确切的说,应该是里面的垄断财阀,以及三十三国王团的人。”
坐定之后,赵信先生微笑着说道:“来法国之后,一直都在忙着交接,手上也没有空下时间来。徐武官临走的时候,曾经跟我谈过你们的事情,我很感兴趣,不过一直没有时间来见面,也是偶然,瞧见两位在这儿,冒昧过来打扰。”
在法餐厅这样高档场所,谈及这么丢脸的事情,着实不是很好,不过赵信却并没有因此而轻视我,而是举起了清水杯,告诉我能够在那样一场战斗中活下来,就已经是十分厉害的事情了。
他问起了我杂毛小道当天用的,真的是茅山宗的神剑引雷术么?当时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形,为什么一个神剑引雷术,居然能够将数百号的血族都给劈死,连蒙多卡帕多西亚和阿罕麦德这样的顶尖高手都无法幸免?
因为之前受过大使馆的恩惠,所以我和宁檬都不会怠慢,站起来,与他握手,然后自我介绍。
我并没有跟阿罕麦德一同走,他要和图书带着这三个俘虏去继续审问,并且帮我处理后续的事情,而我则是与宁檬约好,过去她那里拜访。
宁檬笑了,想要带着我参观她们宁家的产业,被我给拒绝了。
一根烟抽完,阿罕麦德准备离开,我也不敢再在这儿待着了,便一起退房离开。
啊?
他点头,说那好,我帮你审一下吧,需要参观么?
我不想让自己的好心情变得糟糕,于是便拒绝了他的邀请。
宁檬叫了服务员过来,加位加餐具,还问赵信先生需要点些什么。
屠龙者摇头,说谁知道,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马耳他骑士团即便是没有了以前的威风,却也是联合国的观察员,准国家,水面下的势力也十分庞大,甚至有消息称他们跟兄弟会的关系密切……
作为付钱埋单的人,宁檬十分客气地说道:“当然,像您这样身份的人,想请都请不来呢。”
很快,一辆低调奢华的汽车过来,把我接到了十三区唐人街附近。
魔偶。
他也是一位中国人,长得十分有英气,很像偶像剧里面的主角。
杀手哥掏出一金属打火机来,啪的一下,给我点上,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稍微等等,应该很快的。”
我与阿罕麦德握手,然后说明了情况。
我知道被他弄完之后,这卧室肯定是不能睡人了,不过经过这么一出,我也不指望再在这儿睡着,于是点头答应。
我将礼物打开,是一个全新的木雕,经过了特殊工艺的处http://www•hetushu.com理,符文也变得更加繁复起来。
杂毛小道是与我经历过生死的战友,我如何能够随手将他给卖了?
我没有否认,不过也没有炫耀的意思。
我摇头,说敲晕了,还没有来得及问。
我与宁檬用过晚餐之后,第二天便返回了英格兰,在那个郊区私立医院里又待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有人送来了一件东西给我,说是来自于一个老朋友的。
说到最后,他话锋一转,看向了我来,微笑着说道:“小王,我刚来巴黎不久,就听过了关于你的消息,听说英国伯明翰郊区的血族大战,你也有身处其间?”
我有点儿不太喜欢他打听杂毛小道的事情,说帅有什么用?
瞧见此人帅气的背影,宁檬忍不住花痴地说道:“好帅。”
宁檬皱了皱鼻头,说人家不光帅好吧,而且也是龙虎山年轻一代最厉害的弟子之一,另外他哥哥赵承风,可是你们国内有关部门的大佬之一呢!
说话的时候,他的眉头下意识地扬了一下,表情有些狰狞,我知道血族有许多秘法,而这一位血族大拿的手段,想必不少,那场面也绝对血腥。
阿罕麦德说道:“可能是阿道夫那个叛徒透露的,也有可能是其他人,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太多。”
阿罕麦德瞧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说你不知道?
屠龙者的表情有些严肃,他盯了地上这三个人好一会儿,方才问我道:“没有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