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一章 千丝万缕

黄胖子哈哈一笑,说说不定哦。
呃……
无外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过男儿生存于世,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又如何能够成事?
不管这件事儿,我问起了黄胖子关于黄养鬼的事情,他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黄胖子摇头,说没有,不过听说过;据说是黄门郎亲自挑选出来的精干队伍,有一半以上的黄家子弟,另外一部分,则是荆门黄家养的死士,都是江湖上穷凶极恶、隐姓埋名之辈,十分神秘。荆门黄家之所以有现在的威风,一半是托了黄门双杰的名声,还有一半,则是这猎鹰实打实鼓捣出来的。
黄胖子气得哇啦啦叫,不过却也无可奈何,他不管嘴上说得多么跳脱,到底还是惧怕自家老子。
我没有管黄胖子的兴趣,而是问道:“说到你爹,他人呢?”
黄胖子苦笑一声,说他虽处江湖,不过行事总得估计朝中颜面,毕竟他这天下十大,是上面给捧出来的,他这人最是好名,这种事情,岂肯落在人后?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即便是慈元阁,做得也并不上心。
难道,是准备让我回去,与那位雪主姑娘成亲?
我瞧见这院子里人不多,除了管家的一老头子略为神秘之外,其余人都是些寻常人,不由得一愣,说你这儿倒是宽松,就不怕荆门黄家找你麻烦?
这样的行事风格,当真是让人为之诧异,而至今都没有被捅出来,想必荆门黄家在朝野上面和-图-书的力量,还是盘根错节、如日中天的。
黄家离镇子不远,我在镇子上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将行李放好,然后在浴室里面洗了一个热水澡,将一路的疲劳给洗去,正琢磨着要不要打破心中的疙瘩,在浴缸里泡一个澡,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这种眼神,就好像是瞧见带坏儿子的差生同学。
我认真看了一下,觉得挺有意境的,但具体哪里好,又说不出来,自嘲地笑道:“我欣赏水平有限,实在是弄不懂这些。不过我听说三国时的猛将张飞善画仕女图,与你一对比,倒是相得益彰。”
黄胖子贼眉鼠眼地笑道:“咋样,还入得了你的眼不?”
不过关于黄养鬼的事情,黄胖子知道得并不算多,他这几天也在通过慈元阁的途径费力打听,只不过毕竟是荆门黄家,并不是说想打听就能够知道的,而且还得防着,要是对方万一追究起来,还吃不了兜着走。
黄胖子又说道:“再说了,黄养鬼应该也不在荆门的黄家大院,不光是他,就连黄门郎也不在。”
我问有没有姓王的,黄胖子说也有,不过后面两次就不见了,只留下几个姓宋的在这里耗着。
黄胖子苦笑,说他啊,被黑手双城找了去,回来的时候,说要去办一件震惊江湖的大事,不过这回特别危险,所以临走之前,还跟我交待了好一会儿,搞得像是立遗嘱一般。
士为知己者死和图书
我苦笑,说我们当初是逃难过去的,你在这儿好好的休养,何必跟我们亡命天涯?再说了,欧洲之行,九死一生,我差点儿就交待在那个鬼地方,埋骨他乡了,而老鬼至今都没有能够醒过来,你觉得是好玩儿?
黄胖子刚刚从跑步机上下来,一脸肥油,一边抹汗,一边说我跟荆门黄家的事情,早就通过中间人撮合了,所以他们只会来找你麻烦——不过……
我忍不住开门笑道:“雪见姑娘,好久不见。”
我听到,忍不住猛地一拍大腿,说荆门黄家也有今天啊?
我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哪儿都不对劲,千丝万缕,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弄起。
黄胖子说你倒是轻松,震得就不怕荆门黄家的猎鹰?
黄胖子示意我坐下,然后指着外面说道:“你和老鬼突然间消失无踪,荆门黄家满世界地找你们不到,肯定会放有眼线在我这附近,你这么明目张胆地过来,说不定就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了。”
黄胖子撇嘴,说你还别不信,我老子之前虽说有些小名气,不过扬名立万,还是在茅山宗开山之时,孤身挑战茅山掌教陶晋鸿一事,天下皆知。后来也正是陶晋鸿力荐,方才得入其列,要不然天下英豪何其多也,有他一杀猪匠什么事儿?再有一点,他跟那黑手双城是忘年交,老情分,人家开口,就他那性子,还不是赴汤蹈火?
黄胖子听得入神,说我擦你个和_图_书隔壁老王,这么给力的事情,居然没有带我玩儿,你特么的还是不是兄弟啊?
我一脸郁闷,说你不早说?
黄胖子低声说道:“猎鹰下手,十分狠毒,几乎从来没有活口,为了这事儿,宗教界那边跟黄家打了好几次嘴仗,最终不了了之。”
我们在梁溪附近的某一处别院之中见面,两人紧紧相拥。
我之前在欧洲,与威尔、左道等人叱咤风云,本来养出了满满的自信,现如今听到这些,又生出几分顾忌来。
离开了黄家之后,我也没有地方可去,准备在附近镇子上面的宾馆住上一夜,另外也沉静下来,思索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一愣,说为什么?
我说不会吧,你老子那手段,还需要人捧?
我说有屁快放。
我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句话来,回想起与黑手双城接触的种种事件,也觉得那男人的确有那种让人愿意为之赴死的独特人格魅力。
呃……
我不与他玩笑,问起了之前讲的事情来,才知道来到这儿的并非最让我头疼的宋雪主,而是雪见和雪君姐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宋兮的男子。
我与黄胖子是生死兄弟,也不想隐瞒什么,简略地将欧洲之行大概讲了一遍。
原来如此,之所以如此神秘,是因为手段血腥,几乎没有人能够从中活下来。
黄养鬼待我们都算不错,算得上是大姐一般的人物,她的事情,自然重要。
我无所谓的态度,让黄www.hetushu.com胖子刮目相看,连忙问起了我与老鬼前往欧洲的经历来。
我皱眉,穿好衣服出来,来到门口,问谁啊?
黄胖子低声说道:“我也只是听说,上面有人对荆门黄家有些反感了,准备查,从黄家的产业开始查起,由下而上,黄门郎正带着收下巡视各地,准备统一意识,给手下人站台呢……”
我想着如果王大蛮子或者其余王家的人一同前来,自然是为了逸仙刀和火眼狻猊,但如果只有宋家人,可能就未必是整个问题了。
好吧,说起来荆门黄家还真的敢。
这气氛给打断,黄胖子留我吃晚饭,我都没有停留,而是离开了黄家。
我说也没有个对照,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呢。
黄胖子说你别高兴得太早,荆门黄家的根基很深,不但在地方上面盘根错节,而且最主要的是最上面的黄天望,只要他在民顾委屹立不倒,荆门黄家就没有败落的一天。
这国画写的是山水,浓妆淡抹之间,颇有几分神韵,不过画到一半的时候,似乎失去了灵感,便停笔一旁,用镇纸搁着。
我头疼得很,眼看着日头西斜,黄胖子准备张罗着带我去外面,给我接风洗尘,接过那老管家拦住了他,说老爷说了,这半年之内都得禁足,不能出外。
我不敢相信,说得了吧,邪灵教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组织森严得很,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如何下手?对了,你老爹又不是国家公务员,凭什和图书么帮着那有关部门办事儿?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头大,打定主意不见面,免得到时候被当做一种马,拉回去配对生崽儿。
黄胖子说我哪里知道你一点儿意识都没有,还以为你会晚上偷偷摸摸地过来呢。
黄胖子说你也知道,我老爹是杀猪的出身,没有啥文化,所以特别想从我身上找补回来,不过说句实话,我对绘画这些东西,倒是挺有兴趣的。
再一次瞧见黄胖子,他显得更加胖了。
我说那怎么办,我师父可还在她手上。
黄胖子哇啦啦叫,说我不管,就算是死,也比我在这里养猪好许多。
我有些诧异,说黄晨曲君可是天下十大之一,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这般谨慎?难不成是去灭了邪灵教?
我总感觉那老管家瞧我的眼神不善。
门外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先生,需要服务么?”
我心中一动,说你见过猎鹰么?
我哈哈一笑,说还是我们这些闲人好,无灾无难,也不会有人想到我们头上来。
来的是宋家?
他引我进书房里,我瞧见案席上面有未完成的国画。
我瞧见,指着说你画的?
听到我的气话,黄胖子慌忙摆手,说那荆门之地,就他们一家独大,还不是想咋弄就咋弄?你忘记我们上次是怎么被撞的了?
黄胖子有些头疼,吭吭哧哧,半天没说话,而我也着急了,说实在不行,我到时候直接闯到荆门黄家的大院门口去,有本事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就把我给弄死算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