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章 全套斩人诀

两人沉默了,良久之后,宋老盯着我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王大蛮子深吸一口气,说那人叫什么名字?
宋老一来心疼那价值亿万的翡翠定星盘碎裂成块,毁之一旦,二来还得安抚我的情绪,苦着脸说道:“那个啥啊,王明,火焰狻猊既然身受重伤,就暂且在你的身体里温养;后面的事情,咱们再行商量吧……”
我低头一看,发现这些玉石碎裂之后,仿佛失去了灵气一般,晓得这里面的精华,说不定给那头败家狮子给吞了去。
宋老这人老谋深算,然而此刻却被我差点儿给挤兑哭了,勉强笑道:“不急,不急……”
听到我的话语,无论是王大蛮子,还是宋老,都愣在了当场。
说句实话,我都有些感动了。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王大蛮子瞧见我说话古怪,眉头便皱了起来,说别跟我说你在欧洲,是跟血族在交手?
我眯着眼睛,说如此说来,就只有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王大蛮子讶然说道:“竟然是他,不是说他与荆门黄家的本家闹翻吗,销声匿迹了么,为何又会与你见面?”
王大蛮子眉头一耸,大为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王大蛮子暴怒道:“没有我心疼的人?那十一人中,便有我的亲生儿子,还有我七弟,老宋的老弟宋怒也在其中;而其余人,几乎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真以为我不心疼?”
他摇头,说没有,不过据说http://www•hetushu•com血族侯爵,能挡十个伯爵。
啊?
我被王大蛮子一通吼,却并不畏惧,平静地说道:“好吧,你王大蛮子要为天池寨负责,我王明却得为我老爹负责,我不能让他知道,我连一老弟都照顾不好——把那雪窟的方位给我,我今天出发,过去救人。”
王大蛮子说道:“你可知道,那雪窟附近,已经被白头山的高手给层层围住,水泼不进,而且那儿还有许多军队,稍有差池,就会魂飞魄散?”
火焰狻猊归还失败,宋老心中难过,便由王大蛮子作答:“事情发生了,我们也很遗憾,不只是王钊,我天池寨中,有十一人皆身陷险地,本来我和老宋都准备亲自前往的,只是上面来了照会,却不得不按兵不动,发作不得……”
我盯着他,平静地说道:“王寨主,你可知道血族?”
我淡淡地装了一个波伊:“在欧洲,斯洛伐克的古堡里,我与朋友一起,杀了一名血族大公,三名侯爵,十几名伯爵,余者无数;而在英格兰岛,我曾经面对着四百多名血族,侯爵六七个,伯爵几十个,余者不计,最终战而胜之——我见过的死亡和鲜血,并不比两位少多少……”
那人朝我拱手说道:“你好,在下邱泗灏,外号邱三刀。”
宋老也插言说道:“你不是逃避荆门黄家的追杀远走的么?”
我冷笑,说我能有什http://m.hetushu.com么意思?敢情十一人之中,并没有你心疼的人,所以才会如此心宽,对吧?
他一吼,整个房间都是一阵嗡嗡作响,炁场震动。
我说两位面前,晚辈如何敢说谎话?
王大蛮子冷言说道:“荆门黄家对我王家,多有敌视,知道半套刀诀,也属正常;不过你可不知道,这斩人诀有千般变化,可不是学了一两手就能够晓得通透的,我这里有一套刀诀,你且记得——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气常存……”
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王大蛮子眉头一耸。瞪着我说道:“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吹牛比,到底谁教你的?”
他背诵了数百字,然后开始传我整套刀诀,以及相关用法。
但即便如此,我也是经历过生死的,这么说并没有错啊?
我来这儿的目的,宋兮早就汇报过了,王大蛮子和宋老自然早有准备。
他说这句话出来的时候,几乎是用吼的方式,显然这事儿憋在他的心中也很久,一直淤积,此刻也是爆发了出来。
王大蛮子不知道我为何会提起此事,点头说道:“自然知道,西方那边神力神怪的玩意儿,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跟一个来东北寻宝的血族伯爵交过手,着实厉害,还能变成蝙蝠。”
王大蛮子说道:“民顾委的特使就在天池寨www.hetushu.com中,我寨子里的一举一动,皆在他的眼中;我大兄现如今在龙脉之中闭关,朝廷上只有几个小辈在,若是被人盯上,只怕有损我大兄的清誉,实在没有办法。”
我说伯爵如此,你见过侯爵么?
所以我显得十分淡定。
回头免它两个月房租先。
王大蛮子听出了我笑声之中的讥讽之意,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说小子,你什么意思?
两人一阵虚伪应付,宋老捡起了地上的玉石碎片,整个人顿时都老了好几岁。
宋老捡完了玉石碎片,我们回到了座位前来坐下,我说道:“两位长辈,我这次过来呢,一是宋老相邀,过来归还火焰狻猊,二来则是为了我老弟——听说他身陷高丽白头山已经有大半个月了,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能否给我介绍一下?”
我哼然而笑,说呵呵。
我说道:“你也知道,我曾经跟荆门黄家交过手,这事儿,是从他们的人口中审问出来的,另外那人还传了我半套斩人诀……”
我说王寨主,你觉得我是特地跑过来跟你开玩笑的,对吧?
王大蛮子说道:“天池寨中,以我为首,我并不能只为几个人负责,我需要为天池寨这上上下下几百口子的人负责。我若是动了,到时候引起了国际冲突,算谁的?板子还不是要落到我天池寨上来,到时候若天池寨被破,多少人人离家散,这些我要不要负责?”
我瞧见他这般说,心中暗自得意,口中却说道:http://m.hetushu•com“您是我的长辈,只要不是天大的事情,肯定是召之即来的。”
我本来还想挤兑一下他,说那来的机票是不是能给报销一下,结果瞧见宋老的脸色不对,也没有再为难他,说您给个说法,我照着做便是了。
我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来了,咱也别白跑一趟,就把它交给你吧,免得咱再来回折腾不是?”
他又摇头,说你别以为我是土鳖,那血族大公乃一系之主,只在自己的地盘活动,不过实力贪天之功,让人畏惧。
火焰狻猊再次入体,我心中欢喜,脸上却着实有几分尴尬,说宋老,这怎么回事啊,我这到底该怎么弄呢?
王大蛮子的脸色数变,仿佛在下什么决定一般,许久之后,整个人颓然下来,说道:“好吧!”
我说别介啊,要弄就赶紧弄走,宋老你可能不知道,我前一段时间在欧洲英格兰,手上也有一堆事情,也是听说您找我,才千里迢迢跑过来的。
说罢,他对我说道:“地方我可以跟你说,另外我还会给你配一个向导,他是天池寨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常年行走于边界,对两边的地形和民俗风情都熟悉,希望能够帮到你;另外,你既然已经获得了逸仙刀的认可,那么我就传你一套刀法。说起这逸仙刀,当初仙人赐刀的时候,除了刀,还有三分刀诀,名曰……”
我淡然说道:“是真是假,何必急着否定,回头去欧洲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再说了,我说和图书这个,不是为了炫耀,只是想跟两位说一句,我也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请不要把我当做孩子。”
完毕之后,他拍拍手,叫进一人来。
王大蛮子是跟血族有过接触的,自然知道那帮家伙的底细,而倘若我说的是真,那么……
我接口说道:“名曰斩神诀、斩魔诀、斩人诀!”
这个时候,宋老看向了王大蛮子,轻声说道:“老王,我之前跟你提的建议,你看……”
宋老说道:“这定星盘的手艺,乃十几代之前流传,我这般贸然上马,的确是唐突了一点——错,肯定是我的错;王明,你也别多心,我主要是怕那火焰狻猊在你那儿,给你惹麻烦,才想着赶紧解决这事儿的,想着既然弄成这样,那咱过几年再说——你放心,到时候你无论是在哪儿,有空了,再过来。”
我冷笑,说那么寨主,我又问你,你可知道我在欧洲,是干嘛去了?
我说那你见过血族大公么?
宋老慌忙说道:“老王,天使虽说不在这儿,但照你这能把狼都给招来的架势,人指不定就寻过来了,小声,小声……”
我说道:“黄君!”
我的确是不会说谎,而是这春秋笔法,却也弄了一下,毕竟那几场战斗的主力是左道和威尔,而我不过是打酱油的一份子而已。
我笑了笑,说世事就是这般奇怪,你说呢?
这家伙弄这么一出,难道是舍不得我这个房东么?
王大蛮子瞪着我,说你真要去?
我说既然心疼,为何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