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九章 雪窟在望

对方使弄棒子,那是妥妥的一把好手,就仿佛融入了灵魂之中的技能一般。
他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拖住这个疯狂的刀客,给自己的同伴争取时间。
邱三刀皱眉说道:“那黑手双城,行事也未免太过霸道了一点。”
我们在山洞里进行了短暂时间的休息,然后再次出发。
或许是那刀太凶,也渴望杀人,方才不走寻常路,诡异莫名。
大家围着篝火而坐,端着破搪瓷缸喝热水,邱三刀告诉了我那几个人的身份,就是白头山的探子。
邱三刀一声厉喝,人似利箭一般射了出去,我转头一看,瞧见不远处的雪丘之后,有几个黑点。
作为天池寨中的一员,宋家姐妹并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千金小姐,相反,因为世家的修养和眼光,对于很多事情,看得会更加透彻一些,那雪见姑娘一脸敬佩地望着邱三刀,说丘师哥,他们都说你的刀法,在天池寨年轻一辈里面,算是一绝,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那场面,十分血腥。
这时的水也是刚刚烧开。
三人争论一番,我在旁边听得莫名其妙,问了一下,方才知道那黑手双城曾经在东北任过职,很是整治了一番绿林风气。
长刀被劈中之后,陡然转变了方向,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冲到了另外一边,却听到一声惨叫,竟然有人被那锋芒穿透身体,直接钉在了雪地之上。
邱三刀却是一声狂笑,大叫和图书到:“来得正好!”
雪见姑娘说丘师哥你的这资质,当时咱东北这疙瘩的头一份了。
随后我们将尸体掩埋在了积雪之中,然后返回了山洞里来。
这就已经足够。
一瞬间,邱三刀化解掉了这四人突然的攻击,然后右手的长刀猛然往下一劈。
我刚才表现出了我应该有的实力,也是时候给邱三刀表现的机会了。
雪君姑娘插嘴说道:“也不是这么说,罗满屯据说是邪灵余孽,实在不值得同情。”
走了半个小时时间,路上遇到几个明哨,都由邱三刀应付了过去,眼看着离雪窟越来越近,我们心中欢喜,而就在此时,却听到前方一阵嘈杂的拼斗声。
至此,在电光火石之间,邱三刀用自己诡异而变幻莫测的刀法,向我和宋家姐妹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很强大,而不是被我一招制服的弱鸡。
邱三刀是个实际而狠辣的角色,丝毫没有半点儿妇人之仁,即便其中有一人因为恐惧而十分配合,甚至跪倒在地,不断地磕头请求,但是在问完所有的话语之后,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扬起了手中的刀。
邱三刀刚刚杀完人,身上杀气腾腾,还有汗水流出,热气从额头上面蒸腾而出,不过他却并没有为自己的激进而反省,而是不屑地说道:“这帮家伙,觉得整个长白山都应该是他们的,行事向来蛮横暴烈,横行无忌,刚才倘若不是我强硬一http://www.hetushu.com些,只怕躺倒在雪地里的,就是我了。”
他是艺高人胆大,一身虎胆,正因为先前被我一招制服而憋足了火气,此刻也是有意显露自己的手段,面对着那四人骤然的杀招,他猛然喝了一声:“呔!”
那雪窟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以至于他们会集齐了数千人的规模,如此警戒?
说是附近,其实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不过我们没有再往前进了。
有人在偷窥我们。
他捅进去之后,那人扔掉手中的铁棒,双手抓住了这把夺去自己生命的长刀,死死锁着。
邱三刀是个手法老道的角色,杀死两人,重伤两人之后,没有半点儿得意之色,而是俯下身来,将那两人的双手手筋挑断,这才开始盘问起对方的来历。
显然,白头山的警戒,已经到了最高的级别。
邱三刀摇头,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刚才王兄弟可不就一刀将我制服?而论起咱东北这一块儿,近年来也有一人,名叫做陆一,外号小药匣子,我小时候曾经与他见过,那聪颖资质,方才真的叫人敬佩呢……
我有些奇怪,说这儿还没到白头山的势力范围,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没有停留在原地,也跟着奔了过去。
好在邱三刀是这一带的老司机,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开他的眼睛,使得我们在当天的傍晚时分,赶到了雪窟附近。
入夜过后,我们开始和_图_书行动了,目标瞄准的是一个五人的巡逻队。
出手很顺利,我们几乎在呼吸之间,就将人给解决了,就连宋家姐妹,也各自出手料理了一人,不过她们到底心善,只是制服,而没有伤人性命。
两刀齐出,另外两人也跌倒在了雪地里。
邱三刀背后那一直蒙着黑布、显得有几分神秘的包裹里陡然迸射出一道寒光来。
我在意的,一样也不是输赢,而是身边的战友,是否值得信赖。
四个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刹那间拔出来,从不同的角度出手,有的砸,有的戳,有的捅,还有人横棍就是一扫,那气势叫做一个惨烈,让人无端就心生畏惧。
这一路走,明哨、暗哨、流动哨无处不在,除了人,还有猛犬、飞禽,有的人力所不能及的地方,甚至还有法阵结界在。
刀出!
报仇,要死一起死。
唰!
雪君姑娘也点头附和,说对,寨子里可没有人与你一般,你这手法,应该是自创吧?
如此又走了小半天时间,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们知道白头山最近这段时间变得格外谨慎,到处都是耳目,所以显得格外小心,尽量避免交通要道,而是绕路走,尽量避开人烟之地,甚至有的时候还需要攀登高峰,垂落峡谷。
这是邱三刀的刀,我敢确定那绝对不是什么飞剑,也不是任何法器,而是一把沾染了无数鲜血的锋刃,不知道他用了什么秘法,竟然能够做到这和-图-书一点。
邱三刀十分坦然地说道:“对,我这刀法,是观察那山中狐狸而来,讲究的就是一个狡诈,诡道诡道,虽说不好听,但是到了极致,也是一种道。”
不过我不懂,宋家姐妹却听得真切,在旁边耐心听着,不时出言询问。
邱三刀点头,说道:“对,就是他。只可惜英年早逝,要不然绝对是咱东北道上的一个狠人……”
如果用上了真刀,双方的胜负还在五五之数。
我一边跑,一边注意着那些人的举动,却见双方也不知道是怎么谈的,一语不合,便有人拔出了背后的钢棍,朝着邱三刀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我们匆匆赶来,瞧见有十几人在林中,被那白头山的人给围着,然后左冲右突。
从刚才他的表现来看,我觉得至少不会托我后腿。
一人的惨败,仿佛宣示了其余人的末路穷途,在我的眼中,邱三刀以一种格外诡异的身法,在人群的围攻之中扭了几下,又将左手的长刀捅进了另外一人的肚子里去。
雪见姑娘撇嘴说道:“他是自己作死,没事去惹什么黑手双城,还弄得那罗满屯被抄,延祸整族,有什么可惜的?”
对于白头山的作风,我当初在温泉峰也是深有体会,知道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说杀你就杀你,最主要的原因,不过是看他心情而已。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森严的气氛来。
雪见姑娘惊道:“可是那曾引来日本剑宗大和图书师来华挑战的小药匣子?”
邱三刀的速度很快,比刚才与我拼斗的时候,无端又快上了几分,很快就接近了那几人,与对方盘道,先是汉语,然后就是鲜语。
我隔得远,只瞧见了一个大概,心脏猛跳,大声喊道:“小心!”
寒光朝着最前面的那人面门射去,凛然辛辣,那人不敢不挡,横棍一封,刀芒便折回了来,而此刻的邱三刀已经将另外两把长刀握在了手中,左挡右突,在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中,所有的攻击都在冰消瓦解。
我其实在战斗的后半段,可以介入其中的,然而瞧见场中的形势之后,却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不过她们的苦心终究还是变成麻烦,我和邱三刀帮忙,将那两人给料理了去。
我们没有贸然往前闯,而是躲在一处角落,暗暗地观察着前方,努力从对方的交接和轮防之中,找出一些规律来,好让我们有机会能够混入其中。
然而邱三刀却没有如他的意,甚至都不愿与一位将死之人争夺什么,他松开了握刀的手,避开另外两人的抢攻,然后如闲庭漫步一般的架势,从那个地上哀嚎者的胸口拔出了第一把长刀来。
处理完尸体之后,我们换上巡逻队的衣服,然后朝着雪窟方向的山林走去。
他们说的是鲜族语,所以我听得不是很懂。
他劈的,不是人,而是那把弹射回来的长刀。
从发现对方,到雪地里出现了四具尸体,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