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章 三国演义

雪君姑娘却瞧出了其中的危机来,担忧地说道:“雪窟之中的黑龙气息,诱惑甚大,那荆门黄家曾经就是龙脉守护家族,而且实力又这么强,若是引发什么变故,就有些不妙了。”
有鲜血飙射,也有惨叫声传了出来。
我们在高山神鹰朴槿辉的带领之下,一众人等朝着那边的猎鹰杀将而去,与身边这些同仇敌忾、杀气腾腾的家伙不同,我们四人心中有鬼,纯粹就是滥竽充数的结果,不知不觉就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我不确定她是否会出现在这里,毕竟她与我们之间的交情,并不仅仅只是记名师姐弟的关系,还有许多生死与共的经历,让我们的联系,比别人更加紧密。
这人就是高山神鹰朴槿辉啊?难怪我一瞧见此人,心脏就忍不住一阵急剧跳动,原来是白头山的大人物。
不过很快,他又是一跃,离开了人群来。
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就在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悬崖之下的时候,邱三刀找到了我们,低声说道:“走,赶紧走。”
一出手,就见了血。
居然跑了?
邱三刀点头,说现在的防守布置已经被打乱了,正是我们施展的时机,那帮人的目标大,帮我们吸引了火力,而咱们就趁机赶到雪窟那边去,免得那些人反应过来,又重新布置,那可就麻烦了。
渐渐的,我瞧见所有人都开始朝着不远处的悬崖间移动了过去,而处于最前面的,则是www•hetushu.com猎鹰一群人。
瞧见这十几人结阵而待,有人持长兵器,有人持短兵器,有人持盾牌,宛如绞肉杀阵一般,将那些源源不断用来的白头山人员变成血肉横飞的尸体时,我就知道自己这只蝴蝶在几天前扇下的翅膀,已经化成了一场风暴来。
我之所以没走,一是担心被抓到典型,再有一个原因,却是心系猎鹰这帮人的安危。
雪窟在那边的山崖之下,有一条又斜又陡的之字形道路,不过那儿已经给白头山的人给占得满满,哪里能够容我们同行?
猛虎战群狼!
我们在角落处打量着,暗自心惊,雪君姑娘望着我,狐疑地说道:“猎鹰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是死了,还是活着,又或者被俘虏了?
高山神鹰朴槿辉一马当先,带头朝着那方阵之中冲击。
瞧这规模,那边可得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规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难道白头山真的不怕这一切,不过是一个乌龙么?
雪见姑娘笑得最是欢畅,说王大哥你使的好计谋,让这帮人狗咬狗,一嘴毛,反倒是将这片的防御给弄得一片混乱了去。
我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不过很快便将它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平静地说道:“其实这件事儿再简单不过了——咱们去抓一个舌头过来审问一番,一切都会知晓的。”
只不过,这些带着京剧脸谱面具的猎鹰里面http://www•hetushu•com到底有没有我所期望的那一个人,这个我也不得而知了。
啊……
在夜里,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不过却是我们能够走的唯一一条路。
总得有一个说法吧?
这就是“猎鹰”名称的由来啊?
最后,他们被逼到了悬崖边缘来,而下方,则是万丈深渊。
周遭一阵乱糟糟的,我听得并不明白,跑了十几步,听到雪君姑娘给我低声说道:“王大哥,刚才那人,就是白头山三大战将之一的朴槿辉,丘师哥不敢跟他硬拼,随口糊弄了过去。”
那天被我羞辱之后,荆门黄家痛定思痛,终于派出了最强的力量来。
朴槿辉?
并不是,这些人腾身于半空之中后,衣服一下子伸展开来,却是化作了一整套的滑翔翼,顺着山风,朝着黑乎乎的山崖之下滑翔而去。
我微微一笑,对她说道:“我之前不是跟猎鹰的人打过一次照面么?双方当时准备约架的,不过后来我要救我老弟,没有时间,就把他们给约到了这里来……”
但现在的问题是,从黄胖子那儿得到的情报来看,黄养鬼似乎变得有一些不一样了,更加狂暴、更加诡异、更加邪恶。
不过他并没有一下子将猎鹰方阵击溃,而是被四五人给缠住,双拳难敌四手,一时之间陷入了窘境。
雪见姑娘哈哈一笑,说王大哥,好一招借刀杀人,厉害!
似乎感觉到了胜利在望,高山雄鹰开始劝http://www.hetushu•com降了起来,而就在他说话的下一秒,那十几个家伙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地纵身,朝着悬崖的下方飞跃而下。
谷底积雪颇深,几乎能够漫过人的膝盖处,十分难行。
我心中惊讶,而白头山的人则是怒气冲冲,有人似乎在喊放箭,结果带箭的人并不多,反而是有人带着手枪,零零星星地枪声响起,刺破夜空。
瞧见这长阵走移,朝着旁边的山林冲出,所向披靡,竟然没有一人能挡,便知道这猎鹰当真是名不虚传。
我平静地对三人说道:“我不知道诸位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是因为那黑龙气息,实在不易,因为这儿是人白头山的地盘,不管怎么弄,就算是搭上了天池寨,也未必占得什么好处;而我的目的呢,只是救出我老弟,就这个而言,这边越乱,对我们的好处就越多。”
猎鹰。
我听不懂,而邱三刀则十分狗腿地点头,大声呐喊着,带我们附尾而行。
不过连朴槿辉都来了,这雪窟真的就有那么重要么?
我很想知道,所以就没有立刻离开。
倘若不是怕被人发现,说不定我们半路就已经开溜了。
我想关注一下,这一帮十七人的猎鹰里面,到底有没有黄养鬼。
黄养鬼若是记挂着我与她之间的情分,就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来。
他们是荆门黄家的骄傲,最大的秘密武器。
我们不敢停留,朝着旁边的林子里匆匆而行,一口气,足足hetushu.com走了十几里路,离开了刚才那一片危险区域,方才停歇下来,左右一看,不由得捧腹大笑了起来。
我能够感受得到那边传过来的气息。
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随着白头山精锐力量的介入,宛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横扫一切的猎鹰方阵开始变得没有那般犀利,甚至开始止步不前起来。
他落入了似乎坚不可摧的人阵之中,掀起无数风浪。
听到她的话,邱三刀和雪见姑娘都沉默了下来,担心不已,反而是我这个始作俑者毫不在意。
三人听到,皆点头,说的确如此。
这是一个有着恐怖力量的男子,当他的身子腾现于半空之中的时候,整个人就好像俯仰天地的雄鹰,俯视着一切猎物。
说起来,猎鹰这些人与我,是绝对的死敌和仇人,他们死的越多,我笑得越坏快,不过只有一人除外,那就是黄养鬼。
沉默维持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最后三人都朝着我望了过来。
被围着的那一帮人,每个人都戴着一张京剧化脸谱的面具,穿着紧身的劲装。
硬着头皮,也得走。
好在邱三刀挺有办法,在另外一面山崖前找到了一条垂直往下的道路,这是以前采参人走出来的,好几段路程甚至是竖直向下的悬崖,必须通过绳索的捆绑和固定方才得以滑落而下。
不过那些猎鹰早已不见人影,哪里还能打得到?
我心中暗自得意,然而这个时候,旁边突然冲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个眉毛连成一字的中http://m•hetushu•com年汉子,一脸威严地冲着我们喊了一句话。
黑暗中一片宁静,而宁静中又有一种古怪的波动,仔细感受一下,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许多法阵的气息。
听到我的话语,邱三刀主动请缨,说我去吧,摸舌头什么的,我最擅长了。
瞧见这场面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第一个就浮现出这样的画面来,不过遗憾的事情是,白头山这群野狼所面对的,并未一只身单影只的猛虎,而是一群呼啸山林的森林之王。
不过相对于这个,我们更加着急确定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天池寨之前派遣而来的那一帮人,包括我老弟在内,他们想到到底什么情况?
我们在厚厚的雪地里又折腾了一段时间,方才来到了一处小土丘的林子附近,往下打量过去,瞧见几百米外的一片黑暗之中,有无数人影在晃动,还有临时搭起来的建筑物,那是一种盖着厚厚黑色毡布的简易棚子,而下面,还有许多人在活动着。
包括那个死去的家伙。
集体自杀么?
说着话,他甚至都不等我点头同意,人便消失在了雪地里。
为什么呢?
他们已经有了伤亡,有一人死了,还有数人受伤,不过这帮家伙显得相当团结,一边打一边退,却并没有扔下任何一个同伴。
我们几人仔细打量着,心中却凉了半截。
四人摸黑爬山,然后从上面垂直而立,其间诸多危险便不一一例举,总之我们从夜里十一点,一直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多,方才到达了谷底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