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四章 敌营凶险

我捡起了地上的短刀,勉强爬起来,伸出手,说道:“我弟弟在哪里?”
宋加欢伸手与我相握,然后在我的帮助下勉强站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不知道,我们走散了,他跟着王七爷走的,我因为身后有人,便跟另外两人退到了别处去……”
而其余人,也在一瞬间散了开来。
我说你倒是看得透彻。
我瞧见众人在我出现的那一秒各自的反应,知道了对方的实力,然而心中却没有太多的畏惧,反而莫名兴奋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说对,他来了,不过没有下来。
噗通!
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拿宋加欢过来威胁我,这或许就是他唯一的一条生路。
五个人,四个棘手,而一个简直就是难缠,我的心中盘算着,而在宋加欢再一声的惨叫之中,我终于还是选择了出手。
但是没有听说有藏在额头处的。
逸仙刀的去势不止,在前面绕了一个弯儿,然后将宋加欢身上的所有绳索都给割断了去。
我想着难怪王大蛮子那家伙会回心转意,传授我斩人诀呢,原来还有此节。
特别是角落里低头抽着旱烟的干瘦老头儿,更是散发出一种让人窒息的危险。
今非昔比,你们真的当我隔壁老王是吃素的么?
噗通一声,宋加欢从那石笋之上摔落下来,好在跟前有个家伙垫着,倒也没有被摔伤,而这个时候我收回了逸仙刀,也感觉到全身一阵乏力,两眼发晕。
那一只www.hetushu.com小队需要挑选精干人员,所以他也被选入其中。
所以在一刹那之间,逸仙刀刺破了他的额头,力量在他的后脑勺处炸裂而开,漫天脑浆洒落的时候,他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瞧见那短寸头发的凶悍小子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怎么死的却是自己呢?
宋加欢是长白山天池寨里的宋家子弟,而且其中的杰出之人,故而得任稽查官一职,负责协助上司,管理全寨的纪律问题。
如果我占主导,那么被拉拽的人,就是对方。
一声响动,那家伙最终跪倒在了宋加欢的跟前,难以置信地摸着胸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自己的心脏给刺破了去。
可以说,这老爷子是为了大家而牺牲了自己,当然,他孙女是宋雪主,就这一点儿关系而言,想死也是很难的。
我因为要跟面前这人拼命,为了尽快扩大战果,所以并没有试图躲避,当那人的头颅飞起来的时候,我的腰间也是倏然一紧,感觉有一股大力将我朝着对面拉扯过去。
十几秒钟过后,宋加欢爬到了我的跟前来,一脸诧异地说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
我趴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好像离开了水的鱼。
压箱底的逸仙刀,也被我毫不犹豫地使将出来。
南海龟蛇技。
不过我不但不胆小,而且还有着杀手锏。
我想到这里,没有再继续思和图书索下去,而是帮宋加欢在附近找到了他的衣服,还有一把锋利的铁剑。
精锐,绝对是精锐,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般的反应力?
我意志坚定,在决定的那一刹那,人便从角落的阴影处缓步踱出。
逸仙刀,斩人诀。
牛顿第三定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砰!
若是如此,他定然知道我老弟的消息。
宋加欢苦笑,说哪里是我透彻,这件事情,在我们出来的时候,家主就曾苦劝王寨主,提过此事,只可惜最终还是坚持,连我也给派了过来。
从额头那儿,拔出来一把刀子,那场面给人的第一感觉,定然是“这小子不会是变魔术的吧”?
我们之前抓舌头的时候,听到的消息,是三死一俘虏,被俘的那人不是别个,正是宋雪主的亲爷爷宋怒,不过并非他懦弱胆小,恰恰相反,要是没有这位老爷子拼死抵挡断后,就没有其他人的逃脱。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怀里的这个人朝着那干瘦老头推了过去。
尽管再一次将在场众人给屠戮殆尽,但是我也是拼尽了全力。
瞧见我脸色阴晴不定,宋加欢低头,指着我右手的刀说道:“这是邱三刀的刀吧?”
邱三刀给我的这把刀,别看不是什么名家,但是刀身的材质却是十分的好,毫无阻碍地刺破了对方的棉衣,然后从后背,径直捅入心脏之中,劲力陡射,那人便是一命呜呼了。
这玩意是我的压箱绝技,平日里不http://m•hetushu.com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施展出来的,然而因为欧洲一趟回来,龙脉社稷图吸收了许多龙脉之气的缘故,用来操纵它的气息倒也充足,所以并不用担心乏力。
噗……
有人藏利器在腰间,有人藏于袖间、身后、肋下、怀里,甚至有人藏在裤裆里。
宋加欢的体质还算不错,这些皮外伤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这底下还有白头山的许多高手,不过大部分应该都在里面探寻,我们得赶紧走,他们如果回来,我们可能就逃不掉了。”
行刑人跪倒在地,再无声息,而当我把目光瞧向最后一人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勇气朝着我冲来,反而是扭身朝宋加欢跑了过去。
我的对手并非一个,所以在射出了逸仙刀的那一瞬间,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借助着漫天的鲜血和火焰,扑到了另外的一个人面前。
他并不是看好我,而是想为自己曾经做出的错误决定赎罪。
对于南海一脉的诸般手段,我已然能够做到融会贯通、拈手及来的境界,以快打快,最后一记孤鹜齐飞,让他的脑袋和鲜血一起飞扬而起。
而此刻我又瞧见了宋加欢,那就不必想,他肯定是在这里被人给抓住的。
那家伙也是个狠心肠的人,眼看着同伴被推过来,甚至都还有一丝生机,他却毫不受其影响,烟锅子倏然变红,将那人陡然一砸,竟然化成一个陡然燃烧而起的火人,然后和*图*书在那烟锅子的力量作用下,化作了四五块肉块,四散而去,而他则余势不止,冲着我继续砸来。
借着宋加欢的那一声惨叫,我悄无声息地将短刀递进了一人的身体里去。
杀鸡用牛刀,杀牛自然也得用牛刀。
宋加欢一脸惊喜地说道:“寨子派人过来接我们了?总共来了多少人?”
也就是说,此刻身陷此处者,都是因为他的一意孤行,方才落入这般田地,倘若是他聪明一点儿,就不会有人牺牲了。
当下我也是沉身凝气,将玄武金刚劫布满全身,然后鼓荡着龙脉之气,往回猛然一拉,那个光着膀子的持鞭者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朝着我这儿踉跄撞了过来,我一个错身上去,对准他的脑袋,一个大摔碑手。
而且他本来是准备力战而亡的,却没想到被人用绳索给捆住,无法动弹,方才被擒下。
漫天的血肉和火焰之中,一根火红滚烫的烟锅子朝着我的头上砸来,而我额头的伤疤处,则有一道精光陡然射出去。
宋加欢无比聪明,一听,立刻说道:“是不是白头山这边跟朝廷施压了,使得寨子里瞻前顾后,最终不敢明着过来?”
凶悍,对方这是真凶悍,倘若是我一个胆小,被这血腥场面给吓到,只怕下一秒,我要么就是阶下之囚,被人绑着拿皮鞭抽,要么就是死人一个。
我在他的额头上拍了一掌,他前额的骨头塌陷了下去,而双眼却凸了出来。
那一道精光,是甚么?
www.hetushu.com难想到,所以那拿烟锅子的干瘦老头也没有想到。
我够不到,不代表逸仙刀够不到。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是一阵灼热,打量着石窟里面的人,瞧见除了被绑在石笋之上,被人肆意鞭挞的宋加欢之外,还有一个持鞭人。那人是个浑身都是肌肉的壮汉,而旁边还有四个家伙,都是厉害之人。
不过偷袭至此也结束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那个给我无限危险感觉的干瘦老头。
我这是在和时间赛跑,因为一旦让众人反应过来,我必将陷入重重伏击之中,不得解脱。
听到宋加欢的话,我既喜且忧,喜的是他活了下来,而且还和王大蛮子的七弟走在了一起,好歹也有高手傍身;忧的是他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可该怎么找他呢?
他第一时间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拿那滚烫的烟锅子朝着我的额头砸来。
那么杀人,就得用逸仙刀。
他不应该把自己满是破绽的身后交给我,尽管我们隔得有些远。
然而他可能忘记了一点,越是胆小懦弱之人,在战场上,死的就越快。
这个时候,一道长鞭宛如灵蛇一般地卷向了我的腰间。
他至死也搞不明白,而我也没有闲心跟他讲解这里面的缘故,因为旁边还有三人。
我瞧见他满心的欢喜,虽然不忍打击他,不过也不能让他生出太多的希望来,于是实话实说:“没多少,邱三刀是作为我的向导,陪我过来的;另外还有雪君、雪见两姐妹,是偷偷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