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八章 萧海中邪

正面对上第一个的时候,我没有半点儿退缩或者躲避的心情,而是扬起了手中的刀。
我这一拍,直指对方的额头。
我这一掌,混合了大摔碑手的技法,十分沉重。
前有死而复生的石勒羯,后有白头山的追兵高手,我们还能活下来么?
我们三人在这里殊死搏斗,而萧海中了邪,来的人,只有是白头山的追兵。
我的心中一定,立刻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盘龙柱,瞧见它竖直朝天,而在顶端之上,则有一个洞口,有风从上面徐徐吹了下来。
亮剑!
是什么东西?
萧海中邪了!
我说完话,一个箭步冲,就朝着那石坛跑去,然而前方正好有三两个石勒羯,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就朝着我拦了过来。
又交手了二十几招,我终于瞅准了一个机会,陡然出手,先是避开了对方的奋力一撕,然后滑步而上,一个分筋错骨手,将他的两条臂膀都给卸了下来。
就在我准备动手一尽全功的时候,周围突然冲来了源源不断的石勒羯,将萧海给护住。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收起了短刀,然后开始与中邪了的萧海作近身搏击。
宋加欢忙不迭地点头,说对,我们不骗你。
郝晨对我的吩咐没有半点儿打折,长枪一摆,一大排的石勒羯倒了下去,而我们则杀出重围,相继来到了盘龙柱前。
他也来了?
师父传授我的二十五种技法之中,就这三种是最让我受益的,而经过那么长时间的http://m•hetushu•com修行和生死搏斗,使得我对它们的理解,也到了一个顶峰之处,再配合着轩辕内经的运转,和双核心的爆发,让我没有任何畏惧。
一声呼啸声,我的短刀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朝着对方的右臂斩落而去,那腐尸几乎没有任何躲避,就给我一刀卸了下来,连同着右手之上的狼牙棒,重重跌落地上。
这珠子并非光溜溜的,那凸出来的蟠龙石雕,足以借力,三人都不是菜鸟,手脚并用,却是快速往上攀爬而去,不过那帮石勒羯并非坐视不管,有的在下面跟着攀爬而来,有的则将手中的武器朝着我们投掷而去。
是谁呢?
这时萧海低下了头来,开始认真地打量着那一块巴掌大的鳞甲,仿佛女人看钻石珠宝一般,眼中满是迷醉之色。
它们才是这个地下宫殿的主人,而我们是闯入者。
然而眼看着这符文即将笼罩住萧海的时候,他仿佛背后有眼睛一般,扭身避开了去,紧接着猛然扭转了身体,朝着宋加欢望了过来,用一种格外阴森恐怖的话语说道:“早就知道你要抢我宝贝,我要杀了你。”
不过石坛之上,却传来了歌声。
萧海是天池寨之中的外姓高手,带艺入山,能够混到现如今的地位,自然有着值得人称赞的手段,再加上他身体里那股邪恶力量,两两累积,有一种凶恶难服的恐怖。
果然……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加欢出手http://m.hetushu.com了。
我的目光一扫,突然间就是一阵心脏剧烈跳动,只见这周遭哪里是什么灰白色骸骨,分明就是一个个刚刚死去不久的腐尸,它们破衣烂衫,有的脸上还有无数腐肉和活蛆,正从地上缓慢地爬了起来。
瞧见这场景,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到了他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拍。
瞧见他这一副狰狞恐怖的面容,无论是我,还是郝晨和宋加欢,在第一时间都明白了过来,不过我们都没有立刻爆发,而是顺着他说道:“不、我们不抢,你自己拿着便是了。”
然而那家伙却是格外机警,在感觉到我来的一瞬间,双手一交错,却是将我的手掌给架住了去。
就在这个危险的时刻,一根烂银枪刺破了人墙,却是郝晨杀到,而宋加欢也持着一把阔剑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为首的,却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白头山少主。
得走!
我拔出短刀,与他们形成了铁三角,然后与这些蜂拥而至的石勒羯拼斗。
我快速攀爬,来到盘龙柱上半部分的时候,瞧见那边的出口处,居然涌出了一堆人来。
正在与一大帮腐烂石勒羯拼斗的我听到这一道奇怪的声音,心中却是一阵狂跳。
不过这一番周折,那被我卸掉了胳膊的萧海居然倒退离开,跳下了石坛,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机关运转的声音。
他的脸上一片僵硬扭曲,就好像是恶魔附身hetushu.com一般。
宋加欢身手其实不错,不过之前被人绑着鞭挞,受了许多外伤,行动难免会有一些迟滞,结果被萧海一脚给踹下了三米高台,跌落到了下面去。
这个却正是我所擅长的地方。
郝晨虽说得我龙脉之气滋润,但病根深入,身体到底还是有一些虚弱,并没有能够与他硬拼,而是对拼了几下,然后翻身,跳下了高台。
几句咒诀之后,我能够感觉到这个巨大的空间里,似乎有某种东西活了过来。
不过中邪之人,力量上面或许多了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就技法和反应力而言,却又有了几分疏漏。
似乎是这话儿给了他一点儿安慰,萧海直愣愣地笑了笑,说是么,你们不要骗我哦,要不然我打死你们。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家伙手臂的断口处居然有一股黑烟升腾而起,朝着四周扩散。
郝晨一开口,那萧海立刻怒气冲冲地转身,抬枪就刺,怒声骂道:“你也想抢我宝贝?”
然而这个时候,那萧海却仿佛没有骨头一般,身子一扭一扭,居然就脱离了我的掌控,而当我想要再次将他弄到的时候,这家伙猛然蹬来一脚,我并未有在意,随手一捞,结果感觉到一股巨力奔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腾空而起。
砰!
随着那咒文的持续,这大殿之中,居然有四五十个浑身腐烂的家伙站了起来。
我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身,落在了地面上,瞧见不远处的宋加欢和郝晨都爬了起来,http://m.hetushu.com而那萧海则并没有跟着跳下来。
他朝着郝晨一连刺了七八枪,枪枪都要命。
一边说话,我们三人一边散开了来,将萧海给围在了中间。
瞧见这些腐烂的石勒羯越来越多,我没有再做等待,紧紧抓着邱三刀给我的那一把短刀,大声喊道:“不能让他再念咒了,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能够感觉得到那黑烟之中蕴含的剧烈毒性,没有敢尝试,身子一转,绕开了这里,然后凭着南海龟蛇技的诡异步伐,三两下就从那几头石勒羯的围攻中冲了出来,然后踏步走上了石坛之上。
他咬破了右手中指,然后朝着半空中化了一道扭曲的符文,然后猛然一拍,化作金光一道,朝着萧海的头上罩了过去。
他手中的烂银枪陡然刺来,宋加欢扭身避过,用铁剑挡住,没想到萧海的右脚却是悄无声息地踹了过来。
瞧见萧海毫不犹豫地踹飞宋加欢,旁边的郝晨也没有再顾忌什么,对我大声喊道:“王明兄弟,帮我一起,制服海叔。”
一说到近身搏击,就绕不过我南海三大基本功法——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和玄武金刚劫。
我并不是想要杀了萧海,而是觉得他中了邪,身体里面有恶魔,这一掌用的是巧劲,应该能够将他身体里面的恶魔给拍出身体里去。
我瞧见萧海正在中间疯狂舞蹈着,那根烂银枪被他像破烂一样,扔在了一旁,而他则是手舞足蹈,眼眶变得一片漆黑,有泪水滑落,带出长长的黑www.hetushu.com色泪痕来。
而就在郝晨给我吸引注意力的几秒钟,我却宛如一头猛虎似的,一下子就扑倒在了萧海的身上来,将他扑倒在了地上去。
我太熟悉这个声音了,它的出现,代表前来这儿的地道口被人开启了。
不可再缠斗了。
我一路跋山涉水,腰间缠得有绳子,没有任何犹豫,解开绳索,就准备将这家伙给捆了起来。
我没有再做犹豫,大声喊道:“郝晨,长枪开路,我们撤往盘龙柱,爬上去。”
然而他却轻松招架了去,我感觉到封挡住我力量的,除了萧海本身的修为之外,还有一股阴沉恐怖的气息在里面不断萦绕。
我们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白头山的人时时刻刻都会冲到这里来,虽说我凭着偷袭可以干掉几个,但若是正面对阵,我未必能够占到太多的便宜。
我定睛一看,瞧见这些直立而起的家伙,个个都有比姚明还要高一个脑袋的身高,头顶双角,脸上的五官倒是和人相似,手中有的握着石棒子,有的是狼牙棒,有的则是破烂长刀。
台阶没几节,我很快冲到了那石坛之上。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就交手了十来个回合。
其实不用他说,我都已经纵身向前扑了过去。
我心中诧异,竖耳倾听,很快察觉出来,这并不是什么歌声,而是一种类似于吟唱的诀咒。
我冲击不成,反而身陷重围。
如果宋加欢跟我说的那些是真的,那么这些应该就是曾经离奇失踪的石勒羯,也就是一群长着角、身材高大的异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