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九章 龙冢

他想要杀我,而这个角度,难道是……爆菊?
呃,咳咳,捡起节操来。
不过刚才在攀爬上来的时候,我隐隐感觉这盘龙柱其实有些摇晃,显然是天长日久,终究有些损耗,只要根基不深,凭着我的手段,应该有一定的办法。
得亏邱三刀的刀削铁如泥,要不然还真的有些难弄。
趁你病,要你命。
别的不说,他身边的那些亲卫,还有围绕在他身边的白头山高手,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唰!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往往就能够收获奇效。
他们两人一起,跃上了盘龙柱,然后快速攀爬。
与此同时,我额头上突然裂开了一条缝来。
他对我救他一事,本就心存好感和感恩,倒也不觉得有多不能接受,开口说道:“此物失落多年,我还以为是传说,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逸仙刀都在你的手上,难怪加欢说你厉害,不过你爷爷是我师父的胞弟,你也是黄金王家的人,能够得到逸仙刀的认可,并不奇怪……”
逸仙刀。
我们站在高约十米的洞口处,往下一望,居然瞧见了一大堆巨大的骨头。
我若是拼死抵挡,或者转身逃走,他或许还会头疼,但现在,他定然能够收获一份胜利。
郝晨师从王大蛮子,对于这刀,就算是没有见过,应该也有所耳闻,认出来并不奇怪。
然而就在这时,仿佛没有注意过他的我终于低下了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并没和图书有第一时间上去,而是招呼其余两人先进,而自己则低头往下望去,却见白头山的高手足足来了六十多人,从上往下看去,密密麻麻的人头。
攀上盘龙柱的那家伙似乎想到了什么,速度更快了。
这三人的加入,使得它们有了新的目标,转身开始对付起这三人来。
不能停留!
在离我只有七八米的时候,他陡然拔剑,从腰间拔出一把凛冽的青锋,朝着我这儿陡然刺来。
对方来势汹汹,不过我却没有理会他,而是一直执着地晃动着石柱,感觉到它已经开始有了很大的动静了。
宋加欢和郝晨一头雾水,都不由得朝我望来,而我左右一看,想着这儿既然跟真龙有关,那么我的龙脉社稷图,是否能够派上用场呢?
我在半空中收了逸仙刀,翻身上了那洞口,刚刚趴稳,旁边的郝晨惊声说道:“逸仙刀?这莫非就是黄金王家的族长信物逸仙刀?”
我趴在洞口往下望,随口说道:“郝晨,这里面有一些不方便对外人所说的缘由,我跟王寨主也有过约定,希望你能够帮忙隐瞒——当然,跟王寨主求证的事情,我也不会拦你。”
在这样的地方,不断后路,即便是逃到了上面,也不能幸免于难。
再给我一分钟,一定可以。
他们来人颇多,那些恐怖的石勒羯被吸引了去,纷纷转身,与这帮新加入者拼斗在了一起。
这般想定,我朝着地www•hetushu•com下的宋加欢和郝晨喊道:“赶紧走,别回头。”
这突然的变故让他们惊慌失措,骤然失衡,然而雪上加霜的是,逸仙刀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盘龙柱上,有蟠龙石雕,他很容易就借助着这些凸起,朝着我这儿快速赶了过来。
宋加欢和郝晨一见,顿时就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龙冢!”
唰!
因为我之前表现出来的坚强果断,宋加欢和郝晨两人并没有太多的抗拒,坚决执行了我的吩咐,两人一前一后,攀着那绳索,到了上面一层去。
如何使用逸仙刀,这事儿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而在实战中,我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逸仙刀再一次出手,不过不再是偷袭,也没有直来直去,反而是用上了刀法。
然而这石柱坚硬,根基颇深,让我没有太多办法。
我没有犹豫,带着两人朝着左边一处通道走去,然后一路左转右拐,又走了十几分钟,爬上爬下,终于来到了一个黑黝黝的巨大空间里。
这两人上去了,拽住绳索,喊我赶紧上来。
轻而易举。
我甚至能够隐约听到脚下石柱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来。
这一边兵强马壮,一边诡异莫名,陡然撞到一起,那叫一个龙争虎斗,好不热闹,而白头山那边也瞧见了盘龙柱上的我们,在那位白头山少主的指挥下,有高手越过了人群,朝着我们这般飞跃而来。
白头山少主在此之前和图书,曾经过去处理雪窟之外的闹事者,而我也是趁机从那上面下来的,虽然我在地下耽搁许久,但是他居然能够摆平外面的事情,带着人赶到这里,当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这大殿之上,又是一个溶洞,不过是一个复杂的大洞子,借助着郝晨腰间摸出的一根强光电筒,能够看到中间到处都是粗大的石笋,将空间切割成了无数,然后四面八方都有洞子,一眼望去,十几条,何去何从,一时之间还摸不清头脑。
半空之中,两人已经都成了死尸,再无声息。
事实上,我是有心将这盘龙柱给弄垮了去,免得那些家伙很快追上来。
别看我在哪儿一动不动,其实我一直在前后不断摇晃。
高频率的摇晃,已经开始渐渐地动摇起了这玩意的根基,只要给我一定的时间,我定然可以完成。
名曰斩人诀。
这般一想,我闭目一感应,顿时就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气息,在不远处出现。
在上面洞口处守候着我的宋加欢和郝晨瞧见,吓得连声大喊:“王明,快上来,快点……”
三人迅速向上攀爬,而郝晨则有些担心萧海的安全,大声说道:“海叔怎么办?”
然而这时候,已经有三名高手越过了人群,来到了石坛之上。
在即将接近的时候,一左一右,朝着我再一次攻击而来,不过这一次他们的防备,却比之前那人要强上许多。
虽然许多石勒羯被新来的白头山众人http://www.hetushu.com吸引,但还有一部分留在了石坛这儿,朝着我们发出无声的嘶吼,张牙舞爪,十分凶悍。
不过他的出现,也是让我一阵心惊。
然而我却还是没有动。
我一边听着郝晨表达友善之意,一边低头望去,瞧见盘龙柱的倒塌,不知道压死压伤多少人,原本还乱战一团的人纷纷向后撤去,反而是那些不畏生死的石勒羯奋力向前。
以下犯上,这并不是一个好位置,然而这一切缺憾,都在他来势汹汹的剑法面前,变得不再是那么无足轻重。
即便如此,对方也没有能够占得什么好处。
郝晨听我说得坦陈,疑心也迅速褪去。
我的脚下,力度却越发大了,感觉到那偌大的石柱也终于被这种抖动给感应到了,开始共振起来。
这过程快得只有当事人才能够知晓,至于别人,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只瞧见这倒霉的高手好不容易冲到了巅峰,然后一失足,跌落下去。
轰!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听到了一声古怪的声音。
那逸仙刀宛如宛如蜜蜂一般,在两人之间不断转悠,不时射出一刀,让人不得不全力以赴地防备,再也生不出对我的任何想法来。
那就是偷袭。
果然,这么近的距离,这样刁钻的角度,这样的情况之下,那名白头山高手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喷薄而出的逸仙刀给刺入了额头上去,将他的脑子搅成一锅浆糊之后,从他的后脑勺中射了出来,然后游绕到了另外一m.hetushu.com个角度,完成了隐蔽的过程。
我双腿一蹬,然后猛然跳了起来,抓住那根绳索,而早已等待多时的宋加欢和郝晨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使劲儿把我拉了上去,至于那两个攀附在盘龙柱上的白头山高手,则随着那石柱朝下陡然栽落而去。
我手脚不停,一直来到了盘龙柱的顶端处,将腰间的绳索扯出,然后系在了邱三刀的那把短刀之上,叹了一口气,说:“生死由命,成败在天!我们先逃,不能一窝都给人堵住……”
我还在摇,而另外两个高手瞧见同伴死去之后,怒气陡然生了出来。
说完话,我将那短刀朝着洞口猛然一掷,一抹寒光闪过,却是钉在了上方。
不过那家伙并不准备让我得逞,那剑芒离我已经只有一米不到,瞧见我什么都没有反应,根本就不抵抗,脸上一下子就流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来。
倏然而落,然后“砰”的一声砸在地上,又被旁边的石勒羯给践踏一番,连尸体都找不完全。
我却没有动,而是站立在了那盘龙柱上,紧紧地站立着,感受着一览众山小的那份奇异感觉。
有两个人被缠住,但是有一人的轻身手段格外厉害,足尖轻点,人便越过了好多个石勒羯,然后三两下,就攀爬上了盘龙柱上。
那根基断了。
瞧见这个,我知道对方一时半会儿找不过来,霍然站起,说我们走。
我在人群之中,瞧见被许多人护卫在里的白头山少主,他应该是气急了,又骂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