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章 神秘龙珠

这颅骨差不多有一辆重型卡车那般巨大,似乎更大一些,处于那一条长长骸骨的头颅,我仔细打量,也终于确认了这玩意,跟传说中的真龙,有着极度的相似。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自然都是石勒羯之中的佼佼者。
宋加欢和郝晨心中忐忑不已,跪倒在地,我却因为并不是出生于龙脉守护世家,对于这种东西也没有发自肺腑的敬畏之心,所以反倒是能够心情轻松地打量着。
我的心中一阵狂喜,然而还没有等我仔细打量这玩意,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有人的大叫声传了过来。
何谓龙冢?
一盏、两盏、三盏……
这应该就是那黑龙之气的根源吧?
这两个黑影停了下来,然而几秒钟之后,它们突然转过了头,朝着我们来的洞口望了过去。
他一边说,一边叫了郝晨从包袱里拿出了三件很薄的雨衣状丝绸来,披在彼此身上。
不是实体?
宋加欢一把拉着我,说道:“王明,这龙冢之中,有龙灵存在,倘若是不留敬意,只怕会被盯上,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比姚明还高出一个脑袋的身高,头生双角,一个家伙拿着一根狼牙棒,另外一个则拿着把巨斧,一左一右,朝着两个在外面等待的家伙冲来。
我的心中惊骇,却见那持狼牙棒的家伙俯身一瞧,扬起手中的狼牙棒,就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这骨头晶莹如玉,闪烁着灰白色的光泽,简直和图书就是一件艺术品,然而当我这么轻轻一搭,便感觉到那头颅之中传来一阵滴溜溜的声音,不由得心思一动,扶着那头颅,往里面探头望去。
几乎在一刹那之间,整个空间突然间出现了几百上千盏的鬼火,将这埋骨地照得一片透亮。
这两个黑影子没有实体,宛如一道流动不定的雾团,不过却凝结成了人形来。
我苦笑着说道:“那你们拜了,又有什么用呢?”
就在宋、郝两人攀爬上来的时候,那两个石勒羯灵也纵身一跃,跳到了上面来。
如此又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几乎用挪一般的姿势,来到了那残留着鳞甲的龙骸尸骨跟前。
而且不止一条,从我此刻瞧见的情形,就能够判断得出,至少有五条以上,有一条短的,甚至还有大量的鳞甲残留,显然死去的年代离我们现在,并不久远。
倘若说之前的那个殿宇里,还能够形容有一个足球场一般大的话,我们此刻身处的空间,简直就是一个巨型的洞穴,根本就望不到边去。
我指着身后,说道:“白头山的追兵,随时都会赶到,与其被他们窝窝囊囊地弄死,我宁愿死在这龙冢之中。”
这东西,对于龙脉守护家族出身的宋加欢和郝晨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攻势顿止。
宋加欢和郝晨没有想太多,纷纷攀爬上了那真龙颅骨之上,而那两个黑影子则抬起了头,朝着我望了过来。
http://www•hetushu•com我咬着牙,强忍着跪倒在地的冲动,伸出手,扶在了那真龙头骨之上。
即便是有了白莲辟火衣,我们行路的时候,也显得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什么动静,让这些鬼火朝我们的这边聚集而来。
我瞧了仔细,知道这并不是龙灵,而是修建这龙神殿的石勒羯一族魂魄。
两人站在了龙骸头骨之前,热泪盈眶,激动得不能自抑,然而我却开始运用着龙脉社稷图,开始谋算起了这龙冢之中的力量源泉,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点儿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宛如天堑,即便是有全套登山用具,也必然畏畏缩缩,但在我们眼中,倒也不算什么,三人都毫无意外地滑落了下来,朝着前方走去。
宋加欢开口说道:“王明,小心了,这叫做龙骸炎火,是从龙骨之中分解而出的磷质燃烧而成,因为沾染了真龙灵性,所以会对外界入侵者自动攻击,一旦沾染上,必将浑身着火,燃烧殆尽。”
很快,我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欠缺了成千上万、几十万甚至百万年的凝结和萃取,使得这龙冢之中,并无太多可以让人直接吸收的龙脉之气。
就在宋加欢和郝晨跪倒在地的时候,我顺着那道长长的手电筒望过去的时候,竟然有金色和蓝色两种幽冥的火光浮现而起。
我先给他们争取时间,抬腿就是一脚,想要拦住其中一人。
龙脉之气,也就是那些真龙和*图*书死后,存留于这世间的灵魄之力。
结果我这一觉竟然踹了一个空。
我仔细一看,那圆珠子里面,居然有一条小黑龙,在其中不断游动着,无论是头部还是身子,都与那传说的真龙一般模样,只不过精细了不知道多少倍。
越往里走,那龙骸炎火就越发密集,想要从中间走过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不得已,我们不得不绕路离开。
我吓得高高举起了那刚刚捡到的龙珠。
我抓起来,举在眼中一打量,这才瞧见是个满是迷蒙青光的圆珠子。
这就是龙威么?
它们的双眸,左边的是金色,右边的则是蓝色,凑在一起,有着一种格外恐怖的感觉。
我一马当先,走在了最前面,结果走了十米不到,就有那金蓝相间的冥火朝着我们这边飘来。
这是什么?
仿佛我们三人,与存在于这儿不知道多少年的物件一般。
最先印入我眼帘之中的,是一个硕大的颅骨。
这是……龙珠?
跌落其中的时候,我吓得半死,随后发现没有再多动静,这才回过神来,手往旁边一撑,没想到摸到了一个鸡卵一般大小的东西来。
我的心中狂跳,这儿,真的就是龙冢。
不过当手电筒的光亮扫过去的时候,的确能够瞧见这看似宽阔无垠的空间之中,真的有那么四五条长得几乎望不到边际的灰色白骨。
那儿突然之间,涌出了一群人来。
我感觉浑身一阵失衡,人就落入其中。
我这一动和图书,那龙骨仿佛活过来一般,居然往上一扬,竟然将我给吞入了头颅之中去。
宋加欢怎么了?
我站在那龙头骸骨跟前,凝望着这如玉石一般质地的骨头,感受着它活着之时有可能的威风和霸气,心中不由得一阵悠然神往。
我的话让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郝晨第一个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也对,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现如今咱都走到这儿来了,如果不带走点儿什么,到时候只怕会便宜了白头山那帮人。”
我说要想不怕死,你们留在天池寨就好了,何必又跑到这儿来呢?
听到我和郝晨洒脱的话语,宋加欢终于无奈了,说好吧,我也就舍命陪君子了。
它十分内敛,并没有散发出来。
郝晨说至少不会死啊!
在这里,我发现了头颅之上,居然还残存着一些有些蜡意的肉。
我没有再停留,若是根据龙脉社稷图的指引,前往那头残存着鳞甲的龙骸之处去。
宋加欢到底是最正宗的守护家族出身,到底还是有一些犹豫,说据说这龙冢之中,都有龙灵守护,倘若我们冒冒失失,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我朝着那两人大喊一声:“上来!”
而站在跟前,我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气息冲击而来,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不过却有一种忍不住跪倒在地的威压。
这造型上面来看,的确有点儿像是那传说中的真龙,只不过……
我深吸一口气,俯身将跪倒在地的两人hetushu.com给拉了起来,沉声说道:“你们拜什么?”
龙乃真龙,冢则是埋骨之地,龙冢简而言之,就是真龙的埋骨之地,而传说中的龙脉,则是这龙冢经过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年的山川走移,岁月荏苒之后的变化结果。
这头真龙,并没有死多久。
这到底是长蛇蛟蟒,还是真龙,一时半会儿,倒也说不清楚。
我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后,静室能生光,而且这头颅并非封闭,还有幽幽冥火的光芒透进来,倒也能够看清楚周遭,发现里面除了这一颗龙珠,再无它物。
果然,当我们将这三具薄纱穿上之后,那些气势汹汹而来的冥火又都恢复了正常的规矩。
我从那玩意的眼眶之中爬了出来,这才瞧见宋加欢之所以发出惨叫声,是因为在这地方,突然出现了两个黑影子来。
宋加欢介绍道:“这白莲辟火衣,是采用天池之中最清冷的白莲,与天蚕丝炼制而成,对于火焰来说,有着很强的防范和排斥,穿上之后,就不用担心这些龙骸炎火了。”
郝晨嘿嘿笑,说对,别人说死了之后,都要找一个风水绝佳的地方埋葬,这个地方是真龙埋骨之地,肯定是最好的阴宅之处。死在这里,也是无憾了。
三人商量完毕,开始爬下这洞口的十米断崖。
我踢他是虚无的,然而这狼牙棒挥下来的时候,却有着阵阵疾风。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第一具的尸骸跟前。
尽管只是一大坨的颅骨,但是却能够桥出个大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