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四章 我是大哥,我来背锅

我老弟是我们彭城老王家,唯一的希望。
大概也是瞧见了宋加欢和郝晨此刻的异状,以及龙脉之气的来源。
我握紧了刀。
说罢,他转过身来,走到尽头,对那两具尸体躬身作揖,口中喃喃自语,紧接着将这两人的尸体都给推入了那敞开的锁龙井中。
七爷瞧见我的态度,点头说道:“寨主说过,王家年轻一辈之中,你王明算是翘楚。既然如此,那便照你安排,只是——你是如何进来的?”
紧接着,前方又有几道光芒陡然射出,我将刚刚摸到的龙珠拿在手中,往前一举。
七爷也是不再犹豫,器宇轩昂地走出,却是头也不回。
不知不觉,几人都开始以我为主,无条件地听从我的命令。
瞧见七爷的话语,众人皆是脸色一变,唯有我指着我老弟说道:“七爷,王钊怎么回事?”
我父亲听老师曾经跟他说过,说我老弟希望考取清华北大。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白头山借助人数的优势,不断对猎鹰进行压制,不但如此,还派了一队人马,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我对宋加欢有救命之恩,而且这一路过来,我给了他太多的信任。
我之所以如此不圆滑,并不是因为我生了这老头儿的气,一来他是我长辈,我实在没必要给他甩脸子,二来生气因为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七爷听我说得豪气,忍不住伸出了大拇哥儿,说好汉子,老夫陪和*图*书你周一遭。
我并不是那种护犊子的性情,既然是我老弟犯了错,而且又昏迷了去,没有办法承担,那么这个责任我就得扛起来。
我没有再回答,眯着眼睛说道:“七爷,我老弟到底怎么样了?”
宋加欢犹豫,是因为不想抛下我们自己逃离,但我的话既然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知道再犹豫,只不过是妇人之仁,于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面对着这位传奇的金家大将,我一步也没有退。
白头山四大家族,除了金氏一族之外,还有三姓最是厉害。
我只是扫量了一眼,就知道应该是我老弟闯了祸,将这禁制给打开了,结果他命大没事儿,反倒是害了另外两人。
说话间,高山雄鹰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他应该也是对龙脉之气有一定的感知,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径直就朝背着我老弟的宋加欢冲了过去。
一声清越的金属之声响起,我用短刀,挡住了高山雄鹰的钢爪,火光在昏暗的角落里迸射而出。
难怪那七爷的话语里有几分怨恨,原因竟然如此。
弄完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阿宝,东子,我老七对不住两位,也没有办法把你们带回祖坟安葬,不过这是龙冢之地,风水最佳,你们葬身于此,必能保佑家人和后辈。”
七爷走出禁制范围,往那边抬头一望,脸色顿时就是一变,惊声喊道:“双枪太岁玄哲元,高山和_图_书雄鹰朴槿辉?”
我着急,是因为那边的战斗一触即发,我实在没有必要照顾一位老人的面子,而耽误时间。
我这个当老哥的,读书其实一直不上不下,勉强读了一个三流大学,也混不出什么头。
得到了宋加欢的认可,我放下了所有的心防来。
逸仙刀!
那两名带队之人,居然是玄、朴两姓之中最厉害的人物,看得出来,白头山对我们的重视,并不亚于荆门黄家那一伙人。
就在我与七爷谈话的一小段时间,他们已经冲到了这边来。
这些灼热又带着湮灭气息的光芒全部都融入了龙珠之中。
我直视着七爷,话语真诚,也不作伪。
我眯着眼睛,说老宋,我只有这么一个老弟,如果需要有一人死在这里的话,我希望是我,让我老弟活下来。我爷爷这一脉,终究要有一个人传下去的,可以么?
我在往前走的时候,其实心中有了一定的准备,刚刚踏入两步,立刻感觉到身边周遭的炁场陡然变化,一道疾风朝着我的心口刺来,我微微偏过头,却瞧见一道光芒,朝着我的头顶激射而来。
七爷听到我问起我老弟的事情,脸上忍不住就浮现出了怒容来,说要不是这小子胡乱动弹,其他人又如何会死?
“他?”
我瞟了宋加欢身后的翅膀,也不推辞,解开绳索,连着我老弟一起递给了他,低声说道:“必要时候,不要管我们,带着他走和*图*书。”
当老哥的,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这时我方才发现两人的身后,居然有一个锁龙井,那石井有八根铁索封住,上面应该还有一个石盖子,不过此刻却碎裂成了七八瓣,然后在不远处,还有两具尸体,看样子应该是死了好几天了。
我俯身,查探了一下我老弟的脉相,发现虽然一阵急躁,汹涌磅礴,但并没有性命之危,心中稍安,将他抱起,背在身后,然后用那绳子将其绑在身后,这才回答道:“杀出去。”
七爷又问,说外面那么多长白山的人,你是如何进到这儿来的?
我瞧见我老弟双眼紧闭,呼吸和心跳都十分急促,脸颊通红,就像在炙热的篝火中一般,没有在意他的话语,继续问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既然力量上双方都形不成压倒性的优势,那么就得靠技巧。
以强制强,以刚对刚。
不能躲,不能守,只能攻。
我背着老弟往前走,来到了那封禁之处,将龙脉社稷图祭在脑海,对七爷拱手说道:“我站定,且先行。”
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也是祭出了龙脉社稷图,抬头一望,双目处一阵凝聚,却是将那光芒给抵消了去。
我点头,说好。
这两人的配合简直就是天衣无缝,让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七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问我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相对于七爷的hetushu.com惊异,我却显得没有太多的畏惧。
这个时候的宋加欢,还在拿绳子绑住我昏迷过去的老弟。
这句话他一直跟我唠叨了许久。
那速度太快了,根本无法躲避。
朴槿辉腾空而起,而这个时候,我的正面却陡然刺出了两把铜枪来,那枪尖锐利,宛如点点星芒,直取我的要害之处。
我将邱三刀送给我的那把短刀给拔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宋加欢却开口说话了:“王明,你把你老弟交给我吧——放心,我拼死也会保住他的性命。”
力量在那一瞬间攀升到了高峰,然而僵持没有形成多久,因为两人在用了七分力之后就迅速变了招。
事实上,我跟宋加欢说的话,没有半点儿保留,从小以来,我老弟就比我乖,成绩也比我好,从小学到初中,基本上都是全年级第一,而读高中的时候也是老师重点关注的对象。
这位爷之前我在天池寨的时候,他并没有露面,所以我们并没有打过交道,不过我和我老弟两兄弟长得本来就很像,再加上我一脸的关切之意,他并不难猜出,而我也毫不隐瞒,点头说道:“对,就是我。”
至死地于后生,无外如是。
听到了我话语里面的不耐烦,他也是有些吹胡子瞪眼,说想知道,自己进来不就晓得了?
宋加欢打量了我们一眼,有些犹豫,说可是……
那七爷也是一脸惊讶之色,嘴巴都张了开来。
耽误时间,就是拿所有和-图-书人的生命在开玩笑。
朝着我们这边扑来的人并不算多,差不多也就是十四五个,但是领头的人却相当厉害。
想到这儿,我诚挚地对七爷躬身说道:“七爷,事情我大概明白了,对于这两位的故去,我表示很抱歉,至于如此处罚王钊,这是后面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是白头山来了一大堆人,荆门黄家也来了许多高手,我们若是不赶紧逃离,只怕会遭受无妄之灾,大家都逃脱不得,在此陪葬。事急从权,可否容我带着大家离开,秋后再算账?”
他也没有退。
说罢,我便朝前走了进来。
他念叨完了之后,对我说道:“开路。”
面对这样程度的高手,我也同样没有办法。
我说我听到老弟遇难的消息,就赶到了长白山,天池寨那便有朝廷天使施压,不敢出兵,我就带着邱三刀赶了过来。
我往前一闯,宋加欢和郝晨立刻出声喊道:“王明,不可乱来,小心。”
两人离开这封阵,我观察了一下场中战局,发现白头山已经站稳了脚跟,结阵以待,开始对猎鹰四处合围,而猎鹰则依托着那真龙的尸骸骨架,利用自己的阵法优势,与这帮人不断周旋。
我伸手,说这东西是那龙骸之中的珠子,对这里的诸般布置,应该都有克制,倒不是我唐突。
七爷问道:“走,又该如何走?”
分别是崔、玄、朴。
七爷盯着我,说你就是王明?
然后我再往前,走到了两人的跟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