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五章 真龙面前,皆是蝼蚁

我心中的警兆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冲着众人大喊道:“快,快,快!”
不过跑得最快的一个,被从天而降的宋加欢扑倒在地,然后一记铁剑划过了去。
天池寨和白头山,本就是一对宿敌,双方的矛盾因为在同一个山头而闹得格外大,彼此的实力也是知根知底。
紧接着一副让我永世难忘的画面出现了。
那些都是木头机器人,而这些则拥有着极强的战斗意识。
然后在一瞬间,深渊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个时候白头山上百人的追兵,离我们差不多有两百米的距离。
那些身处其间的人,就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落下,唯有一部分极为高明之人,能够在陡然爆发的那一瞬间把握机会,有的踩着半空中的碎片,朝着山壁那儿跑去,有的速度如电,朝着四处扩散开来。
面前的敌人这般多,一个一个都雄壮威武,仿佛随时都能够把我们这些小杂鱼给掐灭了去一般,而我们若是被缠在此处,然后给白头山的人结阵围着,那绝对是必死之路。
我回过头去,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在颤抖,而脚下更是摇晃不定,就仿佛地震了一般。
跟着白头山双雄杀将而来的那一队人,应该也是白头山的精锐部队,至少在我看来,比之前瞧见过的少主卫队,还要强上几分。
逸仙刀,斩人诀。
然而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却越发地沉重了起来。
为什么?
我出发之前,对白头山的著名高手有过一些了解,反hetushu•com而是对天池寨,除了王大蛮子和宋老,其余人倒还并不知晓,但看得出来,这位七爷既然被赋予重任,带队而来,并且在白头山的层层围剿下存活下来,自然是有着大本事的。
我甚至可以一把推倒其中一人,然后在一秒钟之内,在他的心窝子里捅上十来刀,刀刀致命,心脏都戳成了肉沫子,加点儿油泼辣子,都能够做一顿肉哨子了。
我毫不犹豫地挥手说道:“七爷,您带路;加欢,你跟着,我和郝晨断后。”
我看着眼前浮现的字幕,又看着全身重甲的郝晨和翱翔于天的宋加欢,有一种欲哭无泪的郁闷。
对于一个曾经统治过这个世间的高贵生灵来说,这事儿能忍?
七爷开口喊道:“左边,那儿有一个快速通道,我们就是从那儿过来的。”
轰!
然而高手是分境界的。
学成了全套斩人诀的我,对如何杀人,有一种手握屠龙刀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一心二用,这事儿对于同时修行南海降魔录和轩辕内经的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值得称道的手法,当下我也是陡然一挥刀,与这双枪太岁拼作一团,而那腾空而起的高山雄鹰却自有七爷料理了去。
不能忍怎么办?
当觉察出神出鬼没的逸仙刀时,这一队人马已经只剩下一小半人了,而这个时候也是比拼硬实力的紧要关头。
白头山高层都是精通中文的,一听这话,立刻反应了过来,双枪太http://m•hetushu.com岁和高山雄鹰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拼死而来,想要将我们给拦住。
三个字,杀、杀、杀!
成千上万的人,在自己的坟墓里来来往往,践踏着自己的尸骨。
在郝晨宛如一辆坦克冲击人群的那一瞬间,我也跟随着他一起进入,我的对手并不仅仅只是纠结于双枪太岁,修习南海一脉手段的我有着打群架的丰富手段,再加上在欧洲时有过的群架经验,我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他们以为是我们撑不下了去了。
穹顶塌了。
嗷呜……
好吧,也算是一种技能,至少以后看片儿的时候,不用带翻译了。
我抛开了双枪太岁,直接闯入了人群之中,手起刀落,鲜血飞溅。
这些人或许能够处理面前的危机,却看不到长远之处去,所以当他们都将精力集中在了宛如怪兽一般横冲直撞的郝晨,想着将诸般刀兵加诸于他身上时,却忽略了旁边还有一把夺人性命的刀。
听到我的吩咐,七爷甩开了高山雄鹰,朝着左侧快速冲了过去,大家都开始整体向左侧移动着。
于是他吹响了口哨,急促而嘹亮。
这儿可是龙冢,是十足的禁地,就连那曾经横行天下的石勒羯,最终也只敢在外面修筑龙神殿,借以获得认可,而这龙冢之中,到了最后,也只有两个看样子是石勒羯一族祭司的鬼灵。
所以几乎在眨眼之间,又有三四人栽倒在地,而这个时候,双枪太岁玄哲http://www.hetushu.com元终于明白了诡异之处,大声喊道:“飞剑,小心,中国人有飞剑。”
中国话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语境,和不同人的理解之中,有着不同的意思。
另外两个,被两人控制的火龙吞噬了去,然后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隐约听到一声龙吟,穿刺空间。
逸仙刀出击便沾血,即便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逸仙刀被挡住了,巨大的力量在撞击之中湮灭,紧接着被挑飞了去,顺带着将一人的喉咙割破。
而就在这个时候,更大的一声轰鸣发出,我下意识地抬头,瞧见龙冢之上,无数落石砸落而下。
不对劲,很不对劲。
这双枪放弃了对我要害的攻击,而是顺势进行了封挡。
我打了一个饱嗝,喷出几许烟尘来,望着拼命上来组织我的双枪太岁。
一个字,杀。
我的眼中浮现出了这四个字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谁在说话,然而到了最后,我突然醒悟了过来,回过头来,对着同伴大声喊道:“走,快走,这儿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而现在呢,白头山少主把这儿当成了战场,相信在不久之后会把这龙冢弄成一个大工地。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保留着足够的理智,知道想要压制我们这一帮人,必须要更多的炮灰来堆。
此刻的他有些悲愤。
在这样的全力以赴之下,我们很快就冲到了目的地,那儿的确是有一个可容一人行走的狭窄通道,我们一行人http://www.hetushu.com快速进了里面去,而刚刚踏足进去,我突然间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震响。
死了。
在逸仙刀的纠缠之下,这两人根本就追不上来,使得我们能够快速冲到了左边的尽头。
逸仙刀一出,我整个人的气势就立刻攀升到了巅峰状态,然而那位双枪太岁之所以能够爬到这个位置,到底跟旁人并不一样,至少那意识就高明了好几层。
一见面,二话不说就用上了逸仙刀,是因为我准备在这乱局之中,打出一股气势来。
同归于尽。
黄金王家的族长至宝,让我从三流角色一跃成为了可堪一流高手匹敌的人物,而全套斩人诀使得我对于飞刀的使用更是得心应手。
这是哪儿?
呃,我说的是美国大片。
两个字,杀、杀。
这儿是白头山的主场,人对于他们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困难事儿。
那宽阔龙冢的中间部位,就是集中了许多真龙尸骸的地方,突然之间,仿佛有某种支撑的柱子倒塌,那地面化作了单薄的冰层,一下子就碎裂开,露出了下面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无尽深渊来。
没办法,此刻的我还摆不出风云云淡的造型,只有杀出不要命的疯子气势。
这刀斩神、斩魔都可以,何况斩人?
我一边拼死防住了双枪太岁宛如出水蛟龙一般的铜枪,一边用逸仙刀收割性命。
果然,两人交手下来,七爷不但能够与其平分秋色,甚至还把那家伙压着打。
我最重要的道具,就是逸仙刀。
这样的疯狂,显然将一www.hetushu•com部分人给吓到了,于是剩下的三个寻常精锐开始扭过头就跑开了去。
还有许多人朝着我们这边跑。
那个气势汹汹、哇啦啦冲上来的家伙作了一回池鱼,城门失火,他躺着都受了伤,直接栽倒在地,双手捂住了脖子,就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鱼,不断挣扎,却徒劳无功。
听到我的催促,几乎所有人都将精力集中在了脚下,而我也将逸仙刀给收回了来。
战,就要战个痛快,让对方知道,他们自觉是杀鸡用的牛刀,却撞到了猛虎身上来。
热乎乎的鲜血淋湿了我的脸庞,刚刚长出了的短发上面尽是血浆,我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疯狂来,甚至残忍,让敌人看到了,都是莫名心慌。
然而众人都明白了我要表达的东西。
我心稍安,开始了隔壁老王的华丽表演。
他们不敢惊扰亡魂。
我用龙脉社稷图将其镇压,收入体内。
铛!
凭着自己的修为,明明可以将我给死死压制,结果最终却被我当着他的面,将身边的部下一个一个宰了,这样的事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种屈辱。
至少我是不能忍。
然而他们离开了那一帮精锐的帮衬,单独两人,对我们的威胁反而没有那般大了,很快,这两人就被一把飞刀给缠住了去。
这个时候,又有一大对人马从远处加入了战场,放眼望去,远处的十米高台之上,有源源不断的兵力注入其中来。
这高山雄鹰与七爷两人对了一招,感知到七爷那滂湃如海的轩辕气劲,我便知道这不是一位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