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八章 算无遗策

我心中无奈,然而这个时候,却听到石缝外面传来一声叫喊。
得,这回给人堵在家门口了。
还有斥候往前探查而去,不过因为我们这边的石缝有些隐蔽,不走到跟前来,一时半会儿也觉察不多,倒也没有发现我们这儿。
“报,怎么不报?我堂兄朴槿辉一身修为就葬送在那鬼洞子里面了,还不都是那帮人害的?”
一百多年前的义和团,就已经证明过了这一点。
为了隐蔽的需要,雪君姑娘紧紧挨着我的身边,然后在我的耳边吐气:“就是,现如今少主生死不明,小姐掌权,那崔隆海就觉得自己是那托孤大臣了,非要拿了天池寨的那帮人性命来立威,结果让我们跑断了脚,想想真的是生气。”
雪君姑娘似乎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郝晨难得得意了一下,说就许你弄一鸡翅膀在天上飞啊飞,就不许我学点儿土行孙的本事?
他们一路行来,也是疲倦欲死,倘若不是强撑着,也是恨不得倒头便睡。
对方的修行者众多,双拳难敌四手;这且不算,还有一帮带着火器,全副武装的家伙,这实在是让人有些心寒。
我们身处的地方,是峡谷的一条石缝之中,外宽内窄,进来的时候来有一个弯绕子,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石屏风,将视线给阻隔,而为了不引人注意,我们特地没有生篝火,尽量用身体来熬这儿的严寒,睡觉的时候为hetushu.com了防冻,大家都挨在了一块儿。
当队伍走近的时候,借着漫天星子,我勉强能够瞧见了前面几人的装扮,一眼就瞧出对方是白头山的人。
我退回来,瞧见除了我老弟还在昏迷之外,其余人都被郝晨给叫醒了过来,围到了这边来。
我赶忙点头,说你快讲,别耽搁。
宋加欢惊喜地说道:“郝晨,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我瞧见那个被叫做玄家主的人环顾四望,赶忙将头给缩了回来。
高手之间的感应是很奇妙的,即便我们这儿一片黑暗,但只要是四目相对,就有可能被对方捕捉到,从而暴露自己。
“朴勇,不管怎样,铁算军师都有自己的安排,我们照着执行就是了,找不到是正常,而若是碰上了,你难道不想报你堂兄的血仇么?”
这话儿并不能够说服大家,但多少也得到了一些安慰,小心翼翼地往石缝里退去。
旁边的雪见姑娘忍不住笑了,说你这家伙可比土行孙高多了。
不过好在都是修行者,所以倒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一两次倒也还可以咬牙忍着,长此以往,必受风寒之苦。
郝晨稍微展示了一下手段,然后便全部消失在了岩石之中去,我感觉有一条细流在地下汇入,然后朝着前方缓慢移动了过去。
几秒钟之后,整个身子都沉入了我们脚底的岩石之下去,只剩下一个脑袋留在这上面,冲hetushu.com我眨了眨眼睛。
不过郝晨听到的内容,跟雪君姑娘通过唇语解读的差不多,显然那位铁算军师真的是个难缠的人物,事无巨细,就连绕路这事儿,他都能够想得到。
只是,白头山少主之所以身受重伤,还有那帮人葬身洞底,都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贪婪导致的,跟我们又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又回到了观察位来,瞧见那帮人将篝火生出来之后,十来人围着一团篝火,有的负责做饭,有的负责扫热水,有的则是困倦欲死,直接扯了一张毛毯,或者就直接爱着别人睡着了去。
这是一个很有争论性的话题,这世间的确存在有无惧枪火的高手,但我们这些人对于那背后的冷枪,到底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畏惧。
感觉到有人来,我一挥手,郝晨去陆续通知大家,而我则蹑手蹑脚地来到了石缝口子处查看。
“哼哼,就算那帮人回去了,我们也能够通过外交手段,让他们天池寨交人……”
我一脸疑惑,而雪君姑娘俏脸却是一红,赶紧解释道:“我懂一些唇语,你要不要听?”
他们是队伍的领头,也是修为最高深的几个家伙,尽管没有交手,但是稍微打量了一眼,我便能够感觉得出,他们跟之前与我交过手的那几个白头山高手崔、玄、朴等人的修为差不多,或许会差上一线,但估计差得也不远。
我探头望去,发现那帮人全部都跳了起来和-图-书,然后朝着地下打量,有人掏出长刀,就往着泥地里捅去。
然而那帮人好像要跟我这话语作对一般,走近这边儿的一处小溪旁,后面有几人跌倒了,人群一阵闹腾,然后前面赶路的几个领头人彼此商量了一番,居然就在离石缝这儿的不远处安营扎寨了起来。
我低声说出了我的观察结果,听到我的话语,众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郝晨没有生气,反而是冲我展颜一笑,说猫有猫路、狗有狗路,就算是老鼠,也会打个地洞,您就瞧好吧。
郝晨第一个站了出来,对我说道:“让我来吧。”
最主要的,是他们身边有这么多的帮手,只要是稳住了阵脚,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
事情既然已经如此,我反倒是放下了无畏的担忧来,回到石屏风这边来,找到大家,说谁耳力不错,帮着听一下,这帮人到底是为什么过来的。
“玄家主,您是大人肚量,可是瞧一瞧,咱们这个方向,怎么可能找得到人?那帮人趁乱救走了宋夫人的爷爷离开,自然是用最快的速度过境而去,哪里还会绕这么几百公里呢?”
我来到了石缝口儿这里,然后朝着峡谷左右望去,瞧见不远处有一只队伍,正在悄然而行。
我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了最中间的那几个人身上。
我与雪君姑娘一起回到了屏风后,我感觉到耳朵一阵红,下意识地揉了揉,然后忍不住瞧了一眼她那娇嫩欲滴的樱桃和_图_书红唇,心中顿时就是一荡。
我的眼前浮现:玄家主,这里有个石缝……
就在我心中生疑的时候,耳边突然听人轻声说道:“崔隆海那家伙当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找不到人,也不知道多翻翻犄角旮旯,非要把我们派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是不是有意整我们?”
雪君姑娘一直在低声给我翻译着,然而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停顿住了。我正是诧异,却听到她有些慌张地说道:“不好,他们可能是发现地下的郝师哥了……”
这才是让人担心的事情。
我感觉耳朵热热痒痒的,转头一看,却是雪君姑娘在我的耳边低语。
而在正面战场上,更是没有太多的胜算。
队伍分作两个部分,前面一截,差不多有二十多人,这帮人全部劲装打扮,无论是脚步,还是精神状态,都显得十分昂扬;而后面三十多人,则都是褐色制服打扮,肩上背着半自动步枪,有的还带着上个世纪的老款机枪。
“他也是好意,若是我们能够拿住那帮人,日后白头山论功行赏,自然少不得你我的好处。”
他不但在那边的关口布下了兵力,还派了这么多人过来进行增援。
那三十多人,差不多是由四个步兵班组成的,一看都是精锐的士兵,不过因为长途跋涉,使得人困马乏,有些步履蹒跚。
他们在说什么呢?
不过这帮人的挺有戒心的,扎营之后,几个方向都有人警戒,而且还架起了机枪阵m.hetushu.com来,随时朝各个有可能来袭的方向喷射金属火舌。
说着话,却见他浑身一震,那鳞甲居然又遍布了全身,宛如一头大穿山甲似的,而更加让人奇异的,是他的身子居然开始下沉。
看来他是真的准备将我们给擒住,然后给那位少主报仇雪恨了。
“玄家主,可是你看,他们那几队才是最可能的地方,怎么偏偏我们要跑断这腿儿呢?”
她说话便说话,但是这语气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她的脸颊一片绯红。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篝火点燃,将这片峡谷的黑暗驱散,我们的心情不由得都跌落到了谷底去。
人能快过子弹么?
我盯了他一眼,说你行了?
那帮人行走很小心,不过到底还是良莠不齐,总有人不小心踩到碎石,然后发出了响声,这才使得我们最终能够提前预知。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郝晨终于返回了这儿来,抖落身上的泥土,身上鳞甲消退,他跟我讲述起了刚才的事情,我方才知道那留着两撇胡子的老家伙,居然是四大姓之中的玄家家长,就是他感应到了郝晨在偷听,方才中止了谈话。
“朴勇,铁算军师之名,不是白来的,边界防卫森严,他们未必敢闯,而从那边内线得到的消息,他们也没有人回去,怎么不可能绕路呢?”
瞧见这情况,我下意识地缩回了头。
众人的心情都有一些低沉,而我则勉强笑了笑,说无妨,他们应该也只是过路而已,并不一定是盯上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