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九章 不惹事不怕事

众人商议完毕,这时那边也终于有人感觉不对,找寻了过来。
好一会儿,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朝着我们藏身的这边山壁望了过来。
老爷子勃然大怒,说如何不行?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老爹都未必有生出来。
我淡然一笑,说活儿不错,可惜运气差了点。
反而是七爷出手比较温和一些,大部分人都被他牵制,然后给我击杀。
他与我们这些人互相看了一会儿。
七爷说得很对,如果被人堵在了这石缝之中,随便扔几个手雷进来,我们必然全部报销,还不如主动出击,于是我朝众人使了眼色,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瞧见周遭已经有十余人朝我们扑了过来,我这边一退,宋怒老爷子立刻遭到了极大的压力,而雪见姑娘虽然修为不错,但是实战的手段,到底还是差了一些,知道如果不赶紧将此人灭杀,只怕事情会变得很糟糕。
这时宋家姐妹不乐意了,说那我们呢?
开了封的血刀有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三颗大好头颅立刻就离开了它们的主人,滚落在地,而自然有人过来,将这些脑袋给接住,不至于发出太多的声音来。
我们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动声色地抽出了手中的武器来。
我点头,诚恳地伸出了手来,说道:“此战不知生死,不过能够与诸位并肩而战,是我王明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正要回绝,雪君姑娘开口说道:“危急关头,又如http://www.hetushu•com何分男女?雪见自小天赋聪颖,一身离火越甲功也有小成,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也有自保能力。至于王钊,我帮你守着便是了。”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打的就是一个字,快。
我在几个回合的示弱之后,终于出手。
他虽然被俘,但因为宋雪主的关系,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少虐待,只不过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绝食而已,经过这两天的修养,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的精气神,只不过因为对我内疚,不太爱说话而已。
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杀伤敌方的有生力量。
为了给那四人争取时间,也为了吸引那帮家伙的注意力,我开始表现得凶猛起来,长刀纵横,左挡右突,遇到强手的时候便虚晃一枪,而遇到并不算厉害之人,却是展现出了十二分的劲道来,争取拿人性命。
他们之所以没有与我们并肩而战,是因为知道对我们最大的威胁,并不是那个什么玄家主,也不是什么朴勇,而是那一个排的武装人员。
我也将手搭在了血刀的刀鞘之上。
如果对方没有发现我们,一切皆好;但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也没有什么。
这两个老骨头别看有些蔫巴,然而一动起手来,就显示出了他们的老辣来,宋怒与我搭伴,挡住了面前这几人,而七爷也宛如鬼魅一般地扑向了篝火那边去。
我又回头,看向了七爷、宋http://m.hetushu.com怒和邱三刀,说道:“两位老爷子,三刀,事到临头,逃也没有用,我去吸引人过来,三位与我一起,守住这个地方。”
瞧见我这般的凶悍,跟我冲出来的雪见姑娘忍不住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呼,然后被一个满脸刀疤的男子给缠住。
听到我说得真诚,两位老头子免得不生出几分热血来,粗糙的手搭在了我的手上,重重压了一下。
啊……
逸仙刀。
我大声喝道,一边招呼着两人往后撤离,一边软绵绵地抵挡着朴勇状若疯虎的刀势。
杀!
朴勇怒吼道:“你杀了他?”
说罢,郝晨遁入了地下,而宋加欢则显出了满是鳞甲的翅膀来,腾空而起。
啊……
那朴勇越战越勇,将我们逼退回了那石缝口子里去,正是得意,突然间瞧见一道金光闪动,疾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地伸刀一挡,却觉得右臂一阵酸麻。
我看着脸色依旧有些虚弱的宋怒,说宋五爷,你行么?
除了依旧处于昏迷的王钊,所有人都将背靠在了山壁之上,等待着命运的来临。
邱三刀在这些老一辈面前闭口不言,却如同影子一般跟随而去。
这边天然的石屏风阻挡了外面的视线,不过一队人马进来查探,却了无生息,这事儿不管怎么瞒,都是瞒不过去的。
七爷摇头,说对方有火器,一个手雷过来,里面的人全部报销,我们要打,就冲出去,与他们贴身缠斗。www.hetushu.com
哒、哒、哒……
而这个时候,我也猛然挥出了血刀。
噗通……
想到这里,我反而释然了,没有收刀,而是回过头来,看着众人,平静说道:“得动手了,郝晨,加欢,你们两个人负责那边带火器的一大帮子人,没问题吧?”
他动过手之后,很平静地将人往旁边一扯,露出了一个空隙来,全身绷得像弹簧一般的郝晨将那把从萧海手中传承而来的烂银枪,往前捅了出去。
我们从几千人的白头山精锐重围之中,从那恐怖的真龙洞窟之中杀了出来,面对这几十人,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我们刚才有交过一次手,不过匆匆而别,这是第二次。
我指着角落里昏迷的王钊,说你们帮忙照顾好我老弟就是了,别让他被人趁机杀了。
一声惊叫喊出,却是来人发现了这满地的尸体和血污,大叫了起来,我也没有任何犹豫,提刀而出,朝着前方陡然杀了出去。
铛!
朴勇是个十分厉害的高手,即便是面对突袭,也能够将其格挡开去,不过我并没有寄希望于这一次偷袭,所以在逸仙刀被挡的那一瞬间,我心念一转,那刀又神出鬼没,出现在了他的脑后。
而就在这一刻,他的额头处也裂开了一个口子来。
朴勇再一次挡住了我的血刀,浑身却是一震,脸色苍白,显然是被我磅礴的力量压制得不轻。
雪见姑娘撅嘴说道:“我不,我要跟你们一起杀出去。”
有人过来了。
http://m.hetushu.com听到我的话,那人的脸色骤然一变,刀疤一阵扭曲,用生硬的汉语问道:“怎么地?”
铛!
第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表情僵硬的男子,他眯着眼睛,似乎想要打量着面前的一切。
这人是朴勇。
雪见姑娘天真烂漫、活泼好动,而雪君姑娘却是素来稳重,她这般说,我也只有认可,点头说好。
郝晨和宋加欢对于时机的把握也很好,就在这叫声一出的瞬间,也动了手。
没一会儿,我的面前就躺到了六七具尸体,还有一人重伤,眼看着就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枪声响起的瞬间,有惨叫声传来,而我如同猛虎出闸,挥着血刀冲出,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连砍倒了两人,在第三个人那儿碰到了硬茬子。
他仿佛也瞧出了雪见姑娘是我们这边最薄弱的地方,所以没有太多想法,准备先杀一人再说。
那人用刀,用双刀。
这个凶猛如虎的家伙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下,口中居然还在高呼道:“小心,飞刀!”
从光亮处来到黑暗中,会有一点儿不适应,所以他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然而仅仅只是这一下,却让他的性命丢掉了。
说话间,他的双刀不要命地朝着我冲了过来,显然是怒急攻了心,那两把刀居然与邱三刀的手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在狠辣果决之处,还多了几分气运。
至于怜香惜玉,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概念。
好几个人都看向了我,似乎等待着我的指令,然和_图_书而瞧见我这么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姿态,都变得淡然起来。
很快,有四人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这家伙就是最开始阻拦了我的那人,被我放了过去,却是缠上了雪见姑娘。
他们来到了这山壁的石缝口,然后走过了前面的口子,又绕过了那个天然的石弯,朝着我们这里面走了进来。
邱三刀默不作声地伸出了手来。
第一个出手的,却是邱三刀。
不过我这边一停滞,王七爷和宋怒老爷子却从我的身边陡然扑了出来。
一把暗黑色的长刀从他的后背穿了过去,而他所有的怒吼却被一只手掌给紧紧捂住了去。
疼痛让这些负责四处检查的斥候表情瞬间丰富了起来,而没有等他们张口喊叫,我的血刀也终于挥出了去。
我没有再冲,而是往后退了两步,让宋怒老爷子挡住面前的这帮凶人,然后伸出刀去,拦住了那人的凌厉双刀。
没有人想在与人厮杀的时候,被人一个暗枪撂倒。
退!
然而那喷血的嗤嗤声,却止也止不住。
他的角度十分刁钻,将三个人弄成了一串,然后钉在了对面的山壁上。
我平静地直视前方,让自己的心情变得一片宁静起来,然后静静等待着。
面对就好。
强横的力量从对方的手中传递了过来,我紧紧抓住了血刀,然后盯着他,开口说道:“朴槿辉是你堂兄?”
两人听到我的吩咐,点头说道:“行。”
虽说此刃被破坏了,但作为一把强兵,还是有着难以阻止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