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章 赶尽杀绝

一枪刺破,万里江山。
我愣了一下,然后才回答道:“认识啊,算是我师伯吧,怎么了?”
这场面,太特么血腥了。
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这话儿说得不假。
淡蓝色的烟雾中,我们彼此看着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我老弟吐完了,找了过来,说哥,里面那些人,都是你们杀的?
七爷说道:“当年大兄吞噬了长白山的大清龙脉,几近天下无敌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
玄家主长枪一出,我就感觉周遭的炁场剧烈收缩,万物都化作了一个点,不由自主地汇聚在了那枪尖。
玄家主眉头一跳,说果然是王家的余孽,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
长刀纵横,一心两用。
宋加欢和郝晨去痛打落水狗,而七爷也加入了我们这边的战团。
七爷冲到跟前来,却见有一道金光从玄家主的额头处飞出,然后飞向了远处。
在玄家主挑开邱三刀的刀时,逸仙刀也刺破了他的额头。
我却显得十分淡然,平静地说道:“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情,我不是黄金王家的人,也不是天池寨的人,我有师父,叫做南海剑妖,而我也是南海一脉的人。”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被紧紧压制着,每一秒钟都仿佛变得那般漫长,好像随时都会被捅死一般。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浑身一震,突然就是一阵僵直。
七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徐徐说道:“天下和-图-书英雄,唯南海剑魔与我尔。”
我反倒是显得不慌不忙,拼死招架着,而邱三刀的加入使得我变得游刃有余起来,逸仙刀也不断在三人之间游绕,时不时就爆发出一道精光,陡然扎落。
砰!
朴勇被阴了。
这个满头白发的半老头子也是拿着两把短钢枪,不断前戳,宛如暴风骤雨,宋怒老爷子有些支撑不住,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伤口,朝外面冒血出来。
挥刀出去的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南海岛屿的海天一色,那是我获得南海传承的时候,曾经出现在我脑中的一幅图画,在极致的宁静之中,有一种暗流潜涌的美丽。
他们的加入,使得随时处于崩溃边缘的我们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虽然还是以少敌多,但白头山在人数上面,却没有了绝对的优势。
我说隔壁老王,王明,正是某人。
这手段可要比同样用枪的萧海要强上无数倍,我甚至能够从这一枪之中,瞧见万般枪道来。
搏杀到了极致,也就是道。
输得是如此彻底,居然被人数少自己几倍的敌人干垮,这事儿怎么说都有些丢脸。
怎么会如此容易?
一道金属之声骤然而起,我感觉巨力狂涌,止不住地向后狂退了七八步,而那玄家主也是止不住地往后退了两步,紧接着长枪如龙,再一次地朝前挑来。
不过我却如同风中摇曳的小树儿,不管狂风暴雨如何拍打,和图书都没有最终倒下,因为我有逸仙刀。
论武器,唯有枪是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体悟的,因为每时每刻都会有新的东西出来,每一处的角度、力道和作势,都有着绝妙的讲究。
弄完这些,我们靠在石缝口子的山壁前歇息,邱三刀给我递了一支烟过来,又给宋加欢、郝晨发了一圈。
那人横刀来挡,结果手中的刀在相撞的一瞬间断裂了来,他吓得连忙滚地夺闪。
他没有再走了,一动也不动。
玄家主仿佛身后有眼睛一般,头也不会,长枪后挑,将那把短刀给挑飞。
没有一点点击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逸仙刀就这样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带给他惊喜,情不自己。
然而我却显得无动于衷,跟其余几个人年轻人一起,挨个儿给每具尸体补刀,然后打扫战场,最后将尸体都给抬进了那石缝里面去堆着。
邱三刀的第三把刀终于出现了,宛如疾风一般,陡然射向了玄家主的后心,而七爷则携着狂风而去,紧紧追随。
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却是邱三刀。
他们输了。
我身有逸仙刀,豪情大发,向前猛抢几步,拦在了宋怒老爷子和雪见姑娘的跟前来,嘿然笑道:“王寨主好好活着,老当益壮,不过他修行温和,不想多造杀孽,便由我来掌管这凶兵,谁若敢再上前一步,送你上西天。”
他朝我伸出了大拇指来。
他的攻势越来越疾,有点儿在拼m•hetushu•com命了。
鲜血迸射。
玄家主用双枪摆了一个守势,然后冷冷说:“不知道哪儿跳出来的毛孩子,报上名来。”
我没有理会愣在一旁的七爷,而是朝着前方快速冲了过去。
他将双枪一扭,就化作了一把长枪,紧接着退后三步,踩中每一个点步,然后将长枪往后一收,仿佛消失不见了去,紧接着长枪如龙,陡然朝我点了过来。
玄家主满脸恼怒,长枪就要捅上来,却给邱三刀诡异的身法给避开,双刀架住了对方的攻击,而我这时才发现郝晨、宋加欢和七爷已然解决了那帮武装人员,然后加入了这边的战场。
我问什么话?
发出一声迸发如雷的惊声之后,他倒在了地下,而逸仙刀却没有任何停留,穿过他的额头,朝着我身后的一人射了过去。
双方在刹那间交手,顿时就混作了一团,你来我往,叮叮当当打成一团,没有人胆敢加入战团,唯恐殃及池鱼;三十招之后,玄家主又放大招,那长枪之上,却有符文游动,挥舞之间,似有风雷之声,紧接着猛然一刺,却是化作了一头凶猛的白虎,朝着我迎面扑来。
人不是神,所以最好不要陷入这种围攻之中,因为终究会有你顾及不到的杀招在暗处等着你。
如此十几招,我余光处已然瞧见白头山的队伍已然溃散,剩余七八人已经外面跑开了去。
我用嘴接的,擦了擦满手的血污,然后跟邱三刀借了个火m.hetushu.com,深深吸了一口,让烟雾在肺部里绕了一圈之后,从鼻子里面喷了出来。
他一退,旁边的人立刻帮他接过来。
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
想跑?
这是我能够跟一线高手较量的唯一依仗,也是我之所以敢站在这里的底气所在。
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刀。
旁边的七爷走了过来,口中喃喃念叨了一下,脸色大变,说道:“南海一脉?你可认识南海剑魔?”
双拳难敌四手,威风一世的玄家主终于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将手中的长枪猛然一挥,将我们荡开之后,居然身形如龙,朝着回路退去。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战友倒下,玄家主终于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摆了摆手,说只有几个是我干掉的,至于其他人,得问旁边这几位。
那人用的是棒子,精钢铁棍,而且有经过祭炼,逸仙刀并不能够将其斩断,绽放出了一缕火光之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撞开,然后插入了那人的胸口处。
此刻朴勇被我偷袭死去,而玄家主与我打得如火如荼,可以独当一面的人就没有了,而这样的队伍在天池寨七爷率领的高手面前,又实在显得有些不够看。
铛!
宋加欢赶忙摇头,说哪里,最厉害的那几个,都是被你干掉的,我们杀的,不过都是一些杂鱼而已——王明,说句实话,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这尼玛谁啊,牛逼哄哄的,回头找个机会弄这小子一下。不过现和图书在这心思没了,黄金王家的后辈里面,你是这个!
这手段出人意料,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把刀横插而来,将这白虎给阻拦。
越是如此想,他越是愤怒,觉得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家伙。
一声炸响,那玄家主却是砸落在了那峡谷的山壁之上,浑身鲜血飙射在了墙壁之上,滑落下来的时候,却再无声息。
五分钟之后,我和宋加欢结束了这头的追杀,将五个试图逃离的家伙尸首拖了回来。
所有的过程,都只在一瞬之间,然而瞧见我这陡然而起的惊艳亮相,不远处有人在惊声喊道:“逸仙刀?你是黄金王家的家主?不可能,不可能,王大蛮子什么时候死的,你为什么会有逸仙刀?”
“南海一脉,南海一脉……”
这个家伙的枪法,要比我的刀法强上十倍,即便我这刀法曾经被陆左指点过。
重新回到了战场,雪见姑娘和扶着我老弟出来的雪君姑娘瞧见那遍地的尸体,都忍不住吐了一个稀里哗啦,满地酸水。
白头山的顶尖高手不多,除了玄家主和朴勇之外,其余人都只能算是悍将。
七爷瞧见有机可乘,也不管是何缘由,陡然飞出一掌,正中了对方的后背处。
长枪陡然而出的一瞬间,我没有任何犹豫,朝着前方猛然劈出了一刀。
对方这一通中国话说得倒也利落,我扭转过头去,却见竟然是死死压制住宋怒老爷子的玄家主。
这一刀,正好也劈在了那枪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