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二章 感情问题

荆门黄家想要杀我立威,那有本事过来就是了,我正等着拿这帮人过来练练刀法。
对于儿女之情,这事儿我实在是不怎么好评论,只是挠头说道:“这个啊,雪见还小嘛,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她跟王钊接触一下,胡觉得两个人其实挺搭的呢?”
王大蛮子皱眉,说若他们派了荆门黄家的厉害人物来呢,你还有这等豪气?
对于我表现出来的雷厉风行,王大蛮子反而多了几分喜欢,说随你小子吧,到时候你要走,找宋加欢或者邱三刀那俩小子,让他们送你走,别让人看见,给老子找麻烦就是了。行了,你还有啥事儿需要帮忙不?一块儿说来。
宋老瞧见我在心中沉吟,以为我持有那颗珠子,对我说道:“不管是那种办法,都需要找人谋算那天时地利与人和,此事乃文夫子的领域范畴,而这天底下最擅长此术的人,便是麻衣神相一门,我与麻衣神相之中的一人有些交情,你若是有需要,我可以书信一封,让你前去找他帮忙推算找寻。”
重塑法身?
“第三种是重塑法身。你看过封神演义,应该知道哪吒的重生经历,便差不多能够明白其中奥义。不过说句实话,此法只有那具有大智慧的大能者,方才能够通宵一二,就俗人而言,就不要去奢望太多了……”
我点头,说对。
我嘿嘿一笑,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讲究的不过就是一个快意恩仇,荆http://m.hetushu.com门黄家若是想要欺负我,让黄门双杰随便一个过来弄我,我也就认命了,死则死矣,想吓得我缩卵子,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说他为什么这么恼怒,原来他自己根本就没有。
“其一是转世重生。这所谓转世重生呢,就是找寻有大机缘、刚刚出生的婴儿,在出生的时候附体而入,然后重新过一遍人生。这种办法呢,有利有弊,利在于完整,没有排异,只要是日后教养得对,便会重获新生;而缺点呢也很多,一来对魂魄的强度和契合度要求很高,再则重生之法,有违天道,在融合之时,定然会记忆泯灭,需要多年之后,方才能够重新醒悟……”
如果不是遵循内心意愿结合的感情,能够维持得久么?
我想得入神,突然间旁边有人轻声叹道:“王明大哥,爷爷真的决定让雪见跟王钊谈朋友了么?”
雪君姑娘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可是雪见根本不喜欢王钊,这不是在害她么?
而既然如此,那么摆在我老弟和雪见姑娘之间的鸿沟,便已经荡然无存了。
虽然不确定那些龙脉之气到底有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事情是,只要我老弟王钊能够将它给充分的吸收殆尽,化作自己的修为时,那么他也绝对能够晋升为一流的高手。
我问第三种呢?
王大蛮子本来是顶不喜欢我的,然而听到我这句话,却突然哈哈大笑www.hetushu.com了起来。
王大蛮子问道:“难道是南海剑妖?”
宋老之所以答应这件事情,不为别的,而是因为我老弟的体内,有白头山发现的龙脉之气。
我被骂得狗血喷头,挠着脑袋笑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不是说让我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么?”
宋老挥手,说无妨,举手之劳而已。
我对宋老表示没问题。
王大蛮子问啥呢,赶紧说吧,别遮遮掩掩的。
不过……
而之所以如此,皆因为我本身的表现,让他刮目相看,方才如此毫无保留的支持。
我说第二种呢?
我再次躬身,然后说启程之前,我想见我老弟一面。
雪君姑娘幽幽地说道:“可是雪见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我心中一动,便问道:“是这样的,我的授业恩师,因为某种变故,残魂藏于一颗珠子之中;我的想法,是看看有没有可能,让他重新存活于世……”
呃?
我嘻嘻笑道:“那啥啊,既然逸仙刀现在在我的手上,你又担心我给人宰了,不如将逸仙刀的三套刀诀,悉数传给我吧?”
我连忙跟王大蛮子赔笑,把这老爷子的心情弄好了,这才哄得二位离开了去。
我听到,心中感激,躬身说道:“多谢宋老。”
他说你么勒个巴子的,讲句实话,就算是我那幼弟暗中培养的你,我现在也不介意了,你小子的这性格,跟我大兄年轻的时候真几把像,一样的倔强一样的http://m.hetushu.com狂……
喜的是我老弟这家伙终于得偿所愿,抱的美人归,忧的是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雪见姑娘似乎对我老弟并不是很感冒,像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形式,她未必能够接受。
我晓得此法,当初我师父就是通过这等手段逃生的,只可惜最终害怕天谴,只有躲在牢狱之中恐惧度日。
之前宋雪主投了白头山,与白头山少主成了一对儿,因为这事儿,我曾经跟宋老开过玩笑,说我老弟王钊曾对他孙女雪见姑娘有些意思,两家既然只是想要结盟,好上加好的话,不如让我老弟与雪见姑娘缔结婚约。
我先是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我摇头,说算了,我还得去办事儿,分秒必争,实在没想法在这里熬着。
什么情况?
王大蛮子从一开始对我横眉冷对,到如今的嬉笑怒骂,这样巨大的转变还真的是不容易,看得出来,他已经把我当做了王家的嫡系后辈,而且还准备好好培养,也不吝啬王家的法门传于我手。
打铁还得自身硬,便是如此。
王大蛮子说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最近白头山的密探在这附近的耳目众多,最好不要现在离开,等风声过了再说。
“其二是夺舍。所谓夺舍,就是寄身于现存于世的人生之上,此法简单,然而如果不能够计算到最契合的灵魂,既然会被本体灵魂排斥,难以融合,最终在不断交缠之中,化作飞灰,甚至连最m•hetushu.com基本的轮回转世,都没有办法得存……”
谈论完了我老弟的事情,王大蛮子又开始询问起了我接下来的打算,说既然现在荆门黄家在大张旗鼓地找你,不如就留在天池寨中,不管咋样,终究还是能够护得你一个周全的。
天池寨汇聚了两大龙脉守护家族,对于龙脉之气的了解,非寻常江湖宗族和门派所能够比拟。
我王明不是温室里面的花朵,半点儿风雨都承受不住。
啊?
我摇头拒绝了。
宋老问我,说那你接下来,准备干嘛去?
我点头,说对。
这并不是我操心的事情,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慢慢地沟通吧,反正我是将机会创造出来了。
他没有问我藏在什么珠子里,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类似于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三种办法。”
只可惜她已然形成了自我的意识,就算是我找Kim帮忙抹去,也未必能够可行。
王大蛮子说你特么的也要看什么事儿啊?实话告诉你,老子就会斩人诀,至于斩魔诀,在我大兄那里,你小子若是有机缘能够见到我大兄,自己找他要去。至于斩神诀,当初因为害怕被天谴,先祖已经将它给藏起来了,在哪儿,谁也不知道,你想也别想……
再说了,宋老既然肯把孙女嫁给我老弟,那么就说明他们会重点培养他,而不会出现我所担心的那种事情,这一点,其实也是他们给我的一个保证。
当年王大蛮子的大http://m.hetushu.com兄就是因为吞噬大清龙脉,而成为了当今之世的顶级强者,我老弟为什么不能呢?
送走了两人,我站在院子里面思考。
这事儿当时宋老并没有认真考虑,只是随口应付一番,然而没想到我去了白头山一趟,事情居然就定下来了。
“啊?”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是谁啊?”
我心中一动,那血族十三圣器之中的魔偶,可不就是重塑法身的一种?
想清楚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的心中有喜有忧。
我说还真的有。
所以人若是想要别人看得起,就得自己做出点事儿来。
王大蛮子在旁边说道:“对,若是找寻生辰八字、天时地利相对的人转世或者夺舍,自然是他们这些专业的文夫子最是擅长,麻衣神相在这样方面的经验丰富,如果他们都没有办法,那么只有去西藏,让那伙找活佛的一帮人来帮忙了。”
我谈过不多几次恋爱,自然之道,两个人没有什么感情的话,即便是一方努力的付出,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王大蛮子瞪了我一眼,说你想要斩魔诀和斩神诀?
我回过神来,瞧见雪君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脸忧郁地站在我的旁边,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呃,对啊,他是这么说的,我觉得既然两个人挺合适的,谈一谈也是一件好事儿,你说对不?”
我说我绝对的南海一脉传承,这件事情,我们无需讨论了。
王大蛮子朝我呸了一口,说你小子还真的是给个杆儿就往上爬呢,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