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四章 梁上君子

来人正是最受黄门郎信任的家族子弟黄汉,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两人,平静地问道:“开玩笑?”
刀疤脸慷慨地说道:“当着他面又怎么样?这些年来他一直当他的大秘,可真有管过猎鹰?还不是我们这些人当牛做马地在扛脏活?结果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家当,都快给那家伙给败光了,就算是他站在我面前,我黄天麟也敢说!”
黄汉挥了挥手,那人慌忙爬进了房间里去,而这个时候,这个家伙也将心脏给啃完了,抬头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淡然说道:“梁上君子,还想看戏到何时?”
刀疤脸双目圆睁,过了许久,他方才开口说道:“你、你怎么敢……”
刀疤脸说要是大小姐能够出马,又何至于被人玩弄于手掌心上?说到底,都是黄汉那家伙的错。
刀疤脸说到这里,不无郁闷地说道:“如果养鬼小姐过来,事情或许就不会这么糟糕。”
那人使劲儿点头,说好,我一定,一定。
地方是一栋四层小楼,我从西面爬上了楼顶,然后从上而下,攀沿到了三楼附近。
不过失望归失望,这小子年满十八岁了,人都已经成年,我若是啰嗦太多,他也未必喜欢。
这两人讨论的人,居然是带队的黄汉。
邱三刀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说我知道你对猎鹰那帮人不爽,于是交代了一个朋友帮忙留意,也是凑巧。不过猎鹰凶悍狡猾,你若是真的想要惹,m.hetushu.com还是得小心一点儿才对……
一直在劝解的那人瞧见这黑影突然出现在门口,吓得直哆嗦,还得冷静地打圆场道:“汉队,我和天麟只是在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啊,哈哈……”
唾沫喷头,黄汉却无动于衷,平静地说道:“你觉得我错了?”
那两个男人讨论的,是关于白头山之行的事情。
什么?
黄汉亲切地诱导道:“说法太简单,你有时间再润一下笔,可以么?”
这话音刚落,一道阴柔的声音就从房间里响了起来,两人吓得一阵大跳,猛然回过头去,却见门口处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来。
没有人想到他会这么做,刀疤脸能够一路逃到这儿来,自然是有着一身的本事,然而却没有料到黄汉居然一语不合,直接就对他动了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得承他的情。
雪君姑娘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祝你一路顺风吧。
三两下,他将那颗活蹦乱跳的心脏给啃去大半,满脸血污,宛如恶魔一般。
我告诉她,说我还有事情要办,在这儿等不得。
黄汉看着刀疤脸黄天麟,一字一句地说道:“黄天麟,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么?”
另一人说那是自然,养鬼小姐自从得到了大小姐的点拨,做事越来越老辣了,有超越他黄汉的趋势,那家伙也是急了,非要顶替养鬼小姐过来,结果闹成这样,真不知道如何hetushu.com回去交代呢?
这两人倘若是扔到人群之中,绝对很难再找到他们,因为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唯有一人的左脸上,有一道蜈蚣一般的疤痕,从耳朵一直蔓延到下颚处,将他浑身的凶气给逼发了出来。
他的脸色数变,想要找一句狡辩的话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汉突然一动。
黄汉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认真地问了一句话:“当初逃跑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说带一具兄弟的尸体回来呢?”
当瞧见自己那颗活蹦乱跳的心脏在对方的手中之时,他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说道:“你对猎鹰挺感兴趣的吧?”
邱三刀的示好让我有些惊讶,这些天他跟我一样,都被雪藏,也不知道他是哪儿得来的消息。
邱三刀洒脱离去,而我借着微光看了一眼那纸条,是在附近某个度假村的宾馆地址,也不知道这纸条的时效性有多少。
黄汉又问了一句,说黄天麟,告诉我。
我看邱三刀、郝晨这些人的人品和手段都还算是不错,希望我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能够有一个大变样。
“是么?”
邱三刀塞了一张纸条给我,说道:“从边境那儿逃了三个人过来,应该是荆门黄家的猎鹰,地址在这里,具体怎么做,看你自己。”
刀疤脸说上一次黄坚就是差点儿全军覆没,被无数人嘲笑,这一次连咱猎鹰都栽了,真的是丢大脸了。
http://www.hetushu.com这是宋老答应帮我介绍的麻衣神相世家之人。
我离目标房间还有一段巨力,正想着是否摸过去,探头看一下里面有没有人呢,突然间听见阳台上传来了两人的谈话声。
人走了,我也没有再多问,按图索骥,走了小半夜,终于来到了那个滑雪场度假村。
话儿还没有说完,他直接就跪倒在地,紧接着趴了下去。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跪倒在地的属下,淡然自若地说道:“见到家主,你知道该说些什么,对吧?”
旁边那人拉着刀疤脸的胳膊劝道:“天麟,汉队这人最是宽宏大量了,咱跟他认个错儿……”
黄汉掏出了那人的心脏,慢条斯理地放在了嘴边,一口一口地啃着。
跟王钊的交流并没有让我多满意,这孩子心性不定,我觉得他到底还是欠一些历练,未必能够成为如我期望的模样。
黑沉沉的夜里,天地一片昏暗,这两人在阳台上吸着烟,烟头一会儿明一会儿暗,使得我能够瞧见两张平凡无奇的脸。
死了,再无声息。
刀疤脸显然有些下不来台,梗着脖子,半天没说话。
两人对黄汉这一次的表现显得十分不满,认为这个家伙一开始就不应该什么调查都不做,就直接前往白头山的雪窟之处,结果不但中了别人的驱虎吞狼之术,而且还死不悔改,非要火中取栗,想要在那龙冢之中取一杯羹,最终导致无数战友最终躺倒在了那一和-图-书片陌生的雪山之下,连尸骨都没有留存下来。
最终还是让王大蛮子好好教导吧。
他们似乎在质疑一个人,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听出太多有用的东西,但是到了后来,我却感觉出来了。
那人哆哆嗦嗦地点头,说知道,我知道。
另一人瞧见他这怨气横生的话语,小心劝说道:“天麟,这事儿你搁心里就行了,当着他的面,可别说出来,免得伤了和气……”
因为跟天池寨两位当家都有告过别了,我便不再多礼,特殊时期,还是得低调行事,与邱三刀汇合之后,我们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天池寨,他一路送我到了半山腰,我劝他回返,我自行离开,邱三刀却没有答应。
我离开了这个密室,刚被悄悄带回了院子,雪君姑娘就送了一封信过来给我,说是她爷爷让送过来的,是上次答应给我写的书信。
她去找人送我,结果宋加欢并不在,最后找到了邱三刀。
我拱手,说好。
他伸出了手,插入了刀疤脸的胸口处。
刀疤脸怒声说道:“难道不是么?”
信是封好了的,我打量了一下开头,收信人叫做陈志海,地址是豫中洛邑。
瞧见黄汉的残忍,另外一个人吓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下,浑身直哆嗦,结结巴巴地说到:“汉、汉队,我刚才可什么都没有说,都是黄天麟一个人在这里抱怨,我、我……”
黄汉挑眉,说你该怎么说呢?
接过纸条,我看了他一眼,诚恳地和图书说道:“谢谢。”
那人点头哈腰,说对,开玩笑,哈哈,开玩笑……
我将书信收好,然后对雪君姑娘说起了准备离开的事情,她满脸惊讶,说外面风声鹤唳,为什么不多住一段时间再走?
我打量了一眼他,说对,你知道的。
那人也是急智,慌忙说道:“敌人太狡猾,把白头山的人引过来对我们围攻,我们寡不敌众,死战不退,最终还是没有办法……”
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儿听不定对方的方言,过了一会儿,方才勉强听懂一点儿。
他话说到一半,刀疤脸却突然爆发了,猛地甩开了那人的手,指着黄汉的鼻子骂道:“你装个毛线的比啊?别以为整天跟着家主,自己就是荆门黄家的头儿了,要不是你,仨儿、老五、老十他们怎么会死到那个卵地方?你特么还有种跟我横,你要是有本事,别说去杀了白头山的那帮家伙,就算是将我的那些弟兄尸首带回来,我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度假村的管理很严,不过对于如何秘密潜入这事儿,我倒是驾轻就熟,很快就摸到了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电子监控,最后如同壁虎一般,一点一点儿地朝着目标点挪动过去。
另一人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深深地碾了一下,这才叹气道:“其实也不是黄汉自告奋勇,听说养鬼小姐最近在浙东舟山那边收服一伙彪悍老女人,脱不开身。”
刀疤脸一时语塞,张口说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