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七章 舟山岛

不过,有空了,我真想回麻栗山去见见她。
我在大连待了半天,然后乘坐飞机前往余杭,再一路周折,最后赶到了舟山群岛的主岛舟山。
王员外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好好聊一聊人生和理想。
慈航别院在民国时期也十分活跃,有着别院传承的三位姐妹甚至还活跃于当时的历史舞台,只是后来国府离开大陆之后,便关闭山门了去。
原来当年那一战,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弥勒,就是死于此役。
我一愣,说魅族一门?你说的是黄章的那个魅族?魅族科技?
王员外瞧见我这般好奇,不由得笑了,说王明,瞧你这模样,难道跟慈航别院有些牵扯?
因为旅游黄金时间刚过去不久,岛上并不拥挤,所以住宿方面,倒也还算便宜。
我问既然慈航别院这般牛波伊,又是怎么破落的呢?
黄胖子告诉我,说他也不知道,老头子好像消失了一般。
只可惜没有跟他交过手,不知道此人的修为到底如何。
不过后来许多修行者渐渐地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慈航别院的一些理念显得有些过于乖张,性子偏激,并不适合谈论政治,很容易走极端,引起腥风血雨,道魔两争。
没别的事儿,看一眼,心里面便很欢喜了。
听到这等秘事,我忍不住深入问起了一下,又听到了不少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
而除了修行,据说慈航别院在政治上还挺有企图的,不但在东晋南www.hetushu•com北朝的时候,就连隋唐和宋朝,以及元末明初,都一直活跃在中国古代的政治版图里面,秉承着“为民请命”的法家观念,奔走天下,找寻明君。
没想到我这一问,那家伙居然知道很多慈航别院的情况。
我说那倒也是。
当时的我倘若是接受了,只怕就得如同一字剑那般,为了上面的某一个命令而东奔西走,走的时候,甚至还得送掉自己的性命。
我跟王员外一路行车,双方聊得挺愉快的,如此一阵天南海北地胡扯,边喝酒边聊天打屁,等到了大连的时候,彼此都有些不舍。
我这般漫无目的的逛着,随着游人在古街那边晃荡,心里想着小米儿,有些心神不定,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间在人群之中,发现了一位故人。
分别之后,梦里面便不断地想起了那个小东西,这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变得淡忘,反而变得更加刻骨铭心起来。
王员外说当然不愿,所以慈航别院的人出来行走江湖,只要听说是魅族一门的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称之为魔道,直欲杀之而后快,只可惜越是这样,越有欲盖弥彰之嫌疑,哈哈!
王员外摊开双手,说我只是兴趣所致,也犯不着弄个清楚明白,跟我倒也没有啥事儿。
不过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弥勒虽死,但邪灵教并没有遭受太多打击,后来冒出了一www.hetushu.com个叫做小佛爷的家伙,掌教之后,邪灵教的势力反而变得更加庞大了。
黄胖子告诉我,说慈航别院虽然破落,但却也认清楚了自己与外界的差距,开始积极面对起来,跟慈元阁这边也有一些生意往来,他让我先等两天,他找慈元阁那边查探一下。
慈航别院在修行界的历史上还是挺有名的,曾经出过许多非常有名的著名人物,而慈航别院中的“静斋明通阵”,更曾经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剑阵。
而且就算是她在,这个地方那么大,我想要找,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半点头绪。
我这才听得明白,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啊,原来这风月门道里面,还有修行的高手啊?”
我自然不会推辞,两人挥手告别。
一路过来,我感觉到这位王员外看着年纪虽然不大,而且荤素不忌,看似轻佻虚浮,然而骨子里却是十分沉稳的。
能够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可想而知当初到底有多牛。
我洒然一笑,说没有,我也是好奇,听你说这门派之中全部都是女人,心中不由得好奇,想着她们聚在一块儿,都学些啥?男人嘛,难免会想得多一些,你懂的。
舟山群岛位于浙东省东北方海域,是我们国家的第一大群岛,相当于我国海岛总数的五分之一,差不多有一千四百多个岛屿,在那一片海洋区域里星罗密布,大的岛屿如舟山,面积有五百多平方公里,而小的hetushu.com则仅仅可以立足,只能算是一块礁屿。
王员外哈哈一笑,说不是,是魅惑的魅——你难道不知道么,这魅族一门可是下九门之中的佼佼者,一帮风尘女子集合在一块儿的宗门,后来到了民国的时候,被邪灵教的创教元帅沈老总收入门下,每一届魅族一门的头儿,都能够在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中,得一席位呢。
我说怎么了?
他与他老爹的风格并不相同,与年轻人沟通更加融洽一些。
她们曾经号召到当时的很多有识之士汇聚旗下,成为了别院护法,一时之间,也曾有执过江湖牛耳。
王员外顿时就得意了,说这事儿你若是问别人,未必能够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但我却是晓得的。
那个时候,不光崂山、青城比不了,就连茅山宗和龙虎山天师道这样的顶级道门,在世人的心中,也未必能及。
王员外谈兴很高,说当然了,这些吸精化气的双修功法,也只有魅族一门琢磨得最是深刻;当然慈航别院也不差,培养出来的妹子个个国色天香,另有一番风味呢……
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也按捺下焦急的心思来,在舟山岛附近暂居。
王员外嘿嘿笑,说懂,我当然懂,不过你说得也没有错,修道界中,的确有人把她们跟魅族一门凑一起,并称为修行双姝。
虽说当时宗教局的黑手双城也在,并且将当时邪灵教的大头目给斩杀了去,但是慈航别院算是和图书毁掉了,在衢山岛附近落了脚,不过到底还是没落了下去。
有人说弥勒就是小佛爷,也有人说弥勒只是小佛爷的一个手下,真正的掌教元帅一直都在邪灵总坛之中,但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的仇人无数,随便什么问题,都够我喝一壶。
不过老子是头猛虎,这做儿子的,为人处世如此老练,未必会差什么。
王员外低声说道:“江湖传闻,慈航别院似乎对这位陈局长有很重的怨气,心里面一直不满,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缘故。”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也是很闻名的旅游城市。
不过我这边是基本上已经打听清楚了,着急去舟山,到底还是没有空,便与他告别,临走前的时候我们互换了联系方式,王员外告诉我,说回头他真的要找威尔,还请我帮他引荐。
王员外一拍大腿,说开玩笑,我跟你说,当年邪灵教势大,那慈航别院本来就给斩尽杀绝了的,还好这个时候黑手双城站了出来,要不然慈航别院这名字都估计不存于世间了。只不过……
至于慈航别院的破落,应该也有七八年的光景了。
走着走着,我便想起了小米儿来。
傍晚时分,我吃过饭之后,在旅社里待着心烦,于是便在附近的街上随意逛着。
毕竟我过来,只是凭着黄汉手下的随口一掰扯而已,要万一黄养鬼并不在这里,我可就算是扑了一个空。
没有人弄得清楚这里面的事情,因为邪灵教实在http://m•hetushu•com是太过于神秘。
不过我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我带着小米儿,并不方便。
于是慈航别院几起几落,说起来也算是修行界的一段活历史。
黄胖子跟我说,当年普陀山一战,不但有黑手双城,他老爹一字剑也在,另外慈元阁也参与了其中。
我想起黄胖子说他老爹最近这一段时间都在为找寻邪灵总坛的事情在奔走,已经很久没有在他面前露过面了,便问起此事。
我说那就别卖关子了。
我到达之后,先是跟黄胖子那边联络,让他帮我查一下。
我说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呢?
我听他说完,不由得惊叹道:“这事儿还跟黑手双城有关系?”
谈起这个,我不由得想起了黑手双城的招揽。
我听说王员外说起慈航别院的那帮女人破落之后,在衢山岛附近落了脚,不过并没有一来就直接过那儿去,而是在先舟山岛这儿找了一家旅社住下。
王员外说这慈航别院位于佛教四大道场之中的普陀山,本身却是有那洞天福地的,关闭山门之后,罕有在世间走动,所以常人不识,也是正常;没想到它偏偏作死,开放山门不说,据说还捉拿了一只成年的蛟龙,准备震慑一下江湖同道,结果被邪灵教给算计,不但死伤无数,而且连洞天福地都给炸毁了去。
想一想就觉得不爽,接受招安之后带来的诸多便利也变得不再那么吸引人了。
我说跟魅族一门并列,慈航别院可修的是佛法,怎么肯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