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九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我停住脚步,那原本还在屋子里的小柒姐,居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小柒姐冷哼一声,说我家这远方堂叔,应该是你弄倒的吧?
那小柒姐洒然一笑,说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小女人罢了,何必为难她?走便走了,无妨——不过,阁下,我对你倒是挺有兴趣的,还未曾请教阁下的高姓大名?
我瞧见这女人性子豪爽洒脱,联系前后,心中也生出几分敬意来,说不敢,我只不过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角色而已。
想必此女就是那些人口中所说的小柒姐了。
我平静地与小柒姐对视。
我对这个女人并无好恶,不过她头也不回地就逃走,倒是让我心里面有点儿不舒服,说你难道觉得我会死在里面不成?
我知道她到底还是想试一下我的底子,也没有再一味藏拙,而是洒然一笑,说好,还请赐教。
听到门外有人,我朝着姚小宝挥了挥手。
我一路走出了屋子,然后走了二十多米,方才回过头去,发现并没有人跟过来。
呃?
我抬头一看,却见姚小宝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这附近藏着,瞧见我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便赶紧过来招呼。
她的脾气,发在了留在这儿的我身上来。
没想到我刚刚跑到了窗子边,就听到姚小宝一声尖叫,回头一看,却见这妹子穿得裤子有些不合适,走得又慌张,结果踩到了裤脚,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我说在下内急,和-图-书得赶紧找地方解决,来日再聚?
我准备离开,结果姚小宝一下子伸手拦住了我,说等等,我们认识的,对吧?
说罢,我往前走,而旁边的人下意识地想要围上来,结果给朱小柒给拦住了。
这库房的窗子开在了墙壁之上,离地足有两米高,又不算大,一人爬进爬出还算合适,两个人就有些困难了。
内急?
我眯起了眼睛来,知道这女人到底还是有些难缠。
她显得十分恭敬,却又保持着必要的矜持。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说说而已。
有跟着进来的汉子瞧见,下意识地就朝着外面跑去,大声喊道:“别走!”
我下意识地又将那名片掏了出来,正准备仔细查看,结果这个时候旁边的黑暗中突然有一个人低声喊道:“喂,你没事吧?”
瞧见她的动作,我也是一阵无语,这妹子爱惜名声,可比性命要多许多,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居然不会是逃走,而是将两条白晃晃的大腿给遮起来,着实让人有些失望。
她手忙脚乱,结果额头触地,还撞了一个青肿的大包来,忍不住喊了一声:“啊……”
十三层大散手是各路散手中的巅峰者,这一招彩云追月,深得小擒拿手的精髓,那两人却是眼前一花,人便不见了。
姚小宝从地上爬起来,眼珠子一扫,居然没有半点儿犹豫,一个箭步便攀爬上了窗户,紧接着身子一钻,人m.hetushu.com就到了房间外面去。
我咽了一下口水,转身准备离开,然而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朱跃进、朱跃进,你开门,是不是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儿本事,就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了?给我滚出来……”
她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将被我砸昏了的朱跃进裤子皮带解开,匆匆忙忙地将那裤子给脱下,又给自己穿起来。
我点了点头,说没错,是我。不过令堂叔的行为着实有些不端,眼看着他就要糟蹋人家姑娘清白,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不过你放心,我出手很轻的,一下下,他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不会有事的。
她冲进了库房里,瞧见里面站着的我和地上趴着的姚小宝,先是一惊,紧接着眉头一皱,盯着我说道:“你是谁?”
我愣了一下,说啊,怎么了?
两人互看了好一会儿,她突然笑了笑,说得,看起来真的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我那堂叔估计是踢到铁板了;不过我看阁下虽然一身本事,却不愿纠缠,必有原因,估计遇到了一些麻烦。在下是舟山土著,朱家尖人士,浪里白条朱贵是我爷。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阁下在舟山若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联系我,必定帮忙。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出现在了附近的一家医院,然后站在了一间病房的门口来。
那门敲得邦邦直响,我脸色一变,转身就朝着那边http://m.hetushu•com的窗户跑去,而姚小宝也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那些人对朱跃进保持着极大的怀疑,但是对这位女子却十分敬畏,仅仅只是手一扬,便全部都停住了,没有再有动作。
啊,我失望个什么劲儿?
砰!
这是个英气剑眉的女子,看模样儿二十五六岁,又或者三十来岁,有一种俏丽与成熟杂糅的奇怪感觉。
我瞧见她姿态如此低,又特地在这儿等着我,心中一软,摆了摆手说道:“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明白你的痛苦,也希望你能够振作一点儿,我记得你还有一个侄女还是妹妹对吧,给她做点儿好的榜样,不要再做这一行了……”
姚小宝说如果没事儿,跟我去看看我的侄女,可以么?
跟在小柒姐身后的人,自然十分警觉,瞧见我冲来,出手阻拦,却被我随手一记十三层大散手的“彩云追月”,轻轻拨开了去。
小柒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没想到我居然说出这般疲赖的话语来,着实有些气闷。
咱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走窗户,而是向前走去。
姚小宝张了张嘴,有些苦涩地说道:“你可能以为我是一个贪财薄情的女人,只是……”
过了一会儿,她问我道:“你现在有空么?”
我不动声色地收起了那名片来,拱手说道:“朱经理,多谢理解,我们有缘再见。”
不是三只手理事会的主席么?
那个英姿勃www.hetushu.com勃的女人却一扬手,喝道:“别追,随她去。”
听到我的话语,姚小宝的一对眼睛里流出了晶莹的泪水来,声音也变得哽咽。
面对着一大帮人的包围,我泰然自若地站立着。
我走到小柒姐的面前时,她果然不出意料地伸手,将我给拦住了。
听到她的吩咐,几个往外面跑的汉子虽然停住了脚步,却有些不理解地问道:“可是,小柒姐,她……”
姚小宝的脸色十分窘迫,低头说道:“对、对不起……”
我低头看了她一眼,而她则微微一笑,说既然来了,那就坐一下,喝杯茶,免得别人说我朱家人不懂待客之道,你说呢?
我琢磨着让这个女贼先走,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那木门给人一脚飞踹了开来。
我一个滑步向前,那小柒姐一个揽雀尾,朝着我面门陡然砸来,被我用那南海龟蛇技摇晃而过,然后步罡斗转,一下子就错到了她的身后去,紧接着往门口冲。
她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名片,递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冲到屋厅处,瞧见周遭有人扑了过来,几个扭身,就想突围而去,却见面前一道绿光浮现。
姚小宝听到我的语气有些冷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当时我母亲死了,我的心情有些难过……”
听到我没有半点儿感情地讲起了往事来,姚小宝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说对,是你,就是你,我猜得没错。
她对姚小宝的离开熟视无睹,甚至连手下人去m.hetushu.com追都给予了阻拦,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小柒姐哈哈一笑,说他有没有事,我不管,不过我这堂叔为人虽然龌龊不堪,但一身的本事还是有的。别的不讲,单论他这戳脚翻子门的十二路拦面叟和七连戳,就不是一般人能敌的,能够在不闹出半点儿动静的情况下,就将他给撂翻的强人,必然是江湖上有名有号的角色。朱小柒不才,还是想结识一下的。
这女人拿得起放得下,倒是个人物。
我眯着眼睛,说对,湘湖郴州,你的老家,还有肉灵芝……
我说哦,然后呢?
木门被踹成了好几块的破木板,有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大声吼道:“朱跃进,你若是这样,以后休想得到我朱家……啊?你们是谁?”
“小角色?”
她瞪了我一眼,说想走可以,拿出点真本事来吧。
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笑了,说我真不是啥厉害角色,过来呢,也只是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实在有些不妥而已,现在看来,姑娘你深明大义,倒是我多管闲事了,在下告辞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向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发出邀请,不过想着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而这个姚小宝如果在舟山一带混着,说不定对我有一些帮助,于是点头答应了:“好!”
呃……
对方这般作态,我也没有再绷着了,伸手接过了那名片来,低头看了一眼,却见上面写着的名字叫做朱小柒,然后还有一个职位——盛天渔业集团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