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一章 又一个便宜师姐

朱小柒说你师父是?
沉默了几秒钟,我坦然说道:“在下王明,见过玉儿小姐。”
那茶是好茶,就算是我这种平日里嚼茶如渣的人也觉得清甜甘冽,不过心中却是一阵乱麻。
我之前已经从姚小宝那儿了解到了朱小柒,以及她背后的朱家尖朱家有多厉害,本以为她会拿捏一下架子,没想到人家的心态端得很正,反倒是我有一些拿捏了。
朱小柒听闻,眉头一皱,说王先生可是对那黄小姐有什么想法?
两人一阵相互恭维,朱小柒方才打破僵局,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王先生前来舟山,定是有事。
我原本就知道自己有些名声,但都是恶名,旁人知道我这相貌和名字,除了一部分接触过的人外,基本上都是从荆门黄家的悬赏花红上来的。
我点头,说对。
晚上六点四十分,我提前到达了与朱小柒约定的酒店,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来到了一处古香古色的包厢之中,才发现她居然已经到了。
王明?
喝完之后,她习以为常地说道:“王先生,没事的,小玉儿就这样的,你也被介意,她吃她的,我们聊我们的……”
我说我想找一个人,但是舟山偌大的一片地方,一时半会儿无处入手,而你又是此地的地主,这才没办法,求到了你的这儿来。
我瞧见两人都挺有趣,也放下了心防来,说昨夜没有坦露身份,实在是事出有因,还请小柒姑娘恕罪。
我是来谈事儿的,m•hetushu.com勉强吃了两筷子,便放下了,而朱小柒则端起酒杯,又与我喝了一杯。
朱小柒脸上露出了微笑来,招呼那女孩儿过来,然后给我介绍道:“这是我一闺蜜,叫玉儿,今天出海的时候遇到的,约好一起吃晚饭,不巧撞了车;我想先生应该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就冒昧安排在了一起,不介意吧?”
我感觉屋子里的两个女人都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我,下意识地揉了一下脸,说那就好,那就好。
原来她居然是知道我身份的。
朱小柒的手又小又软,跟没有骨头似的,而且还冰冰凉凉的,我稍微握了一下,便放开了,说道:“听朋友说过,朱小姐是舟山一带的大人物,跑码头唱大戏的规矩,就是得拜一下码头,所以我便过来了,叨扰、叨扰……”
我一阵汗颜,尴尬地笑道:“此地朱小姐是主人,客随主便,我自然是听安排的;再说了,我看玉儿小姐人比花娇,气质高雅,定是一方人物,能够结识,心里倒是有些窃喜的。”
桌是八仙桌,花雕木椅,我与朱小柒对面而坐,玉儿姑娘坐在客位上。
小玉儿霍然站起了身子来,一脸惊讶地指着我说道:“南海剑妖?那南海剑魔跟南海剑妖,又是什么关系?”
她端起桌上的茶杯来,向我致意,然后仰头喝去。
啪!
我说我师父叫做南海剑妖。
她说得果然没错,此番过来和图书,当真就是过来吃饭的,没等我聊两句,这姑娘便开始了横扫千军之势,筷子四处出击,有一种鬼子进村、扫荡中原的气势,而且人还特热情,一边吃,一边招呼我道:“吃、吃、吃,别客气啊,甭当自己是外人,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这玉儿姑娘吃得满口饭菜,还没有忘记使劲儿挥了挥手,说嗯嗯,你们聊哈。
我摇头,说不是,黄养鬼是我师父的记名弟子,所以才有的交情。
她走进来之后,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好……”
这女子手一扬,平静地说道:“客气了,先入座?”
小玉儿哆嗦着嘴巴,激动地说道:“我、我师父,就是南海剑魔!”
玉儿姑娘噗嗤一笑,说瞧你这样儿,有什么底气号作“隔壁老王”?
我与朱小柒两人认识,她坦诚说明过自己的身份,然而我却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本以为她一会儿才会说起,没想到在这儿却发了难。
她嘴里满满都是食物,讲话也不清不楚,于是赶忙喝了一口茶,又说了一遍,我方才听明白。
稍微的寒暄之间,有服务员过来上菜,精致的苏杭菜,然后朱小柒还要了一小坛的绍兴花雕来。
朱小柒拱手,说请讲。
我拱手,正色说道:“我师父名叫南海剑妖,却是南海一脉的人……”
朱小柒洒然一笑,说先生果然洒脱之人,对了,玉儿,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不过我想对方应和_图_书该不会。
她话儿说到一半,却截止了,然后朝着我望了过来。
没原因,仅仅是直觉。
朱小柒也笑,说对啊,你家隔壁,到底住着哪家姑娘啊?
这话儿一开始听并不觉得怎样,然而在心底里一咂摸,顿时就品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但我知道像朱小柒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易与的角色,我若是撒了谎,她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必然是心里不痛快的。
这菜一上,旁边的玉儿姑娘顿时就双目发亮起来。
朱小柒点头,说舟山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王先生对这儿并不熟悉,情有可原——不知道你找的人,是谁?
我瞧见她这模样,连忙摆手说道:“朱小姐误会了,我虽然与荆门黄家有些嫌隙,但这黄养鬼却与我是师姐弟的情分,也有过命的交情,我对她并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是一个年轻女子,模样俏丽,清新脱俗,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我点头,两人朝着桌上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花雕木门又给人推了开来,我别的没瞧见,最先入眼帘的却是一抹软玉似的莹白。
我不知道这是哪门子规矩,也端茶喝了去。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声,我脑袋上还挂着一千多万的悬赏花红呢,如果说出来,实在是会给我增添许多麻烦。
朱小柒哈哈一笑,说我朱家虽然算不得富贵,但也不至于贪图那一千多万的小钱,今日过来与先生一见,只是想交个朋友。
我苦笑和_图_书,指着旁边的屏风说道:“这里应该不会埋伏得有刀斧手吧?”
我的心也在那一瞬间沉了下来,知道倘若朱小柒贪图那花红,只需在旁边备下一排刀斧手,只怕我就逃不脱。
我愣了一下,正要说话,那女孩儿连忙挥手解释道:“我就是过来蹭饭的,你们聊,你们聊哈,别管我!”
我一杯饮完,杯子刚刚放下,旁边的玉儿姑娘便端起了茶壶来,给我添上,而朱小柒则冲我笑道:“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王先生当名仕也!”
玉儿琢磨了一下,感觉不认识,便随意地点了带你头,然后找位置坐下去,而我与朱小柒也彼此落座。
朱小柒迎了上来,伸手与我相握,亲切地微笑道:“本以为先生会晚一些呢。”
说真的,我有些诧异了,这姑娘看起来清清爽爽,打扮得体,看样子并不像是从女子监狱里面放出来的饥荒贼啊,咋吃得这般爽利?
听到这恭维,我连忙道不敢,然后说道:“我听说了朱小姐的事情,觉得你是位明事理的奇女子,方才敢过来一见的。”
我这一声话语说出,旁边正在胡吃海嚼的小玉儿却是惊得筷子都掉了去,抬起头来,鼓着满是饭菜的腮帮子,满目惊讶地说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朱小柒挥了挥手,说无妨,你身份敏感,本该如此,倒是我私底下调查这事儿,做得不妥。不过先生在被我点出之后,还安之若素、不慌不忙,倒是颇有大将之风http://www.hetushu.com
朱小柒哈哈一笑,说我们彼此都估计错误了,看得出来,咱们还是需要加深了解彼此才行呢……
我说既然喝了这杯酒,我便当朱小姐是朋友了,冒昧开口。
我沉吟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荆门黄家有一女,名叫做黄养鬼,朱小姐可知?”
我苦笑,说我以为我会早一些。
朱小柒又说道:“王先生找到我这儿来,肯定是有事儿要办,还请明示,我看看能不能帮。”
小玉儿?
我挠着头说道:“都是名声所毁,我本人还是蛮正直的。”
朱小柒一愣,说道:“啊,对了,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我倒是忘记你的来由了——你难道是从荆门黄家出来的?”
我不知道自己这名头到底咋样,但是知道经过荆门黄家的人推波助澜,估计晓得的人不少。
我这边刚一落座,那朱小柒便笑了起来,说我昨天还在琢磨着到底是那位过江猛龙在舟山戏水,没想到居然是最近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隔壁老王啊;荆门黄家在江湖上横行甚久,怕他的人多,敢挑头抗争的人却没有几个,别的不论,但这一点,你算得上是一条好汉子——此间暂无酒,小柒以茶代之,敬王先生一杯。
我有些惊讶对方的表现,不知祸福,犹豫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南海一脉传到我师父那一辈,却有四人最是出名,分别是妖、魔、鬼、怪——这是说得顺了,其实那南海剑魔是这一辈的大师兄,不知道玉儿姑娘是如何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