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四章 权势让人迷醉

国字脸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儿并不是联合治安的重点单位,设备和仪器落后,也很正常,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发生。”
朱小柒咳了咳,算是清嗓子,然后对国字脸说道:“廖所,事情呢,我们也基本上讲清楚了,相关证据,监控里面都可以调出来,这事儿我们占了理。要不然这样,我们两边都稍微有点儿耐心,等一下好么?”
他这般不软不硬地话语,将两边都给刺了一下。
车子离开酒店,走在外面繁华的大道上,我满心感慨,说你们到底打电话给了谁啊,这么牛波伊?
我继续说道:“鲍荃亮说这是他的地头,也就是说,你们是他的手下,对么?”
国字脸皱眉,说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公务。
就在这个时候,鲍荃亮气势汹汹地冲到了辉腾的跟前来,抬手就往驾驶室的车门这儿猛然拍来,大声喊道:“下车,下车!”
旁边一个国字脸的中年警察一本正经地说道:“鲍先生,你反应的情况我已经清楚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回所里面解决吧,这里人太多了。”
朱小柒说那你们平时是怎么联系的?你敢说你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他用了点儿狠劲,即便是这低调奢华的大众辉腾还算皮实,还是感觉车子一阵抖。
小玉儿酒醉,睡意朦胧,然而听到朱小柒调侃一般地说起了“鱼哥哥”,小脸儿顿时就是一红,晕晕乎乎地忸怩道:“你知道的,我平日里又不用hetushu.com手机,哪里有他的电话?”
我有些诧异,往后视镜看去,却见鲍荃亮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愁苦起来,而这个时候国字脸的手机也响了,他接通,开口说道:“喂,你好,徐书记啊,是,我是志国……”
国字脸走到我旁边,还朝我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道:“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国字脸又不是面人儿,怎么可能没脾气?
很显然,国字脸也挺腻味这事儿的,一边是著名的浙东四害之一,父辈位高权重,另一边则是舟山本土的著名实业家,两边都有背景,就他变成了夹心饼干,两头受气。
接下来的情况让人跌掉眼镜,嚣张跋扈的鲍荃亮态度居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给我们赔礼道歉,就连赔车的事情都半点儿不谈,而国字脸也没有再要求我们去所里面调查,而是让开了路,让我们离开了去。
不过说句实话,这龟孙子在我们面前嚣张跋扈,然而在他面前,就乖得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恨不得胸口带上一小红花儿。
我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
愣头青一脸不爽,说你特么一老款帕萨特,真当老子乡巴佬呢?
我指着一脸通红的鲍荃亮,说是不是酒驾,你找仪器给他吹一口就知道了,不行去医院抽血也可以知道;至于别的,这地下停车场里到处都是监控,你们调看一下,也能够清楚……
众人都散去,车边反而变得冷清起来。m.hetushu.com
他的色厉内茬让我忍不住笑,对国字脸说道:“这是他的地头?”
这时朱小柒的电话响了,她接过来听了一会儿,回头对我笑道:“你说得对,该来的,终究会来。”
他就好像是准备烧香拜佛一样宁静,深吸一口气,方才接通道:“唉,爸,我在啊,在舟山呢,对、对……我跟你说,我被人欺负了,真的……”
鲍荃亮瞧见这情况,不由得一愣,赶忙转了过来,冲着国字脸说道:“廖志国,你什么意思,别人虚张声势地说两句话,你就心虚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呃?
我回头望了一眼朱小柒,才知道是小玉儿刚才打的那一个电话开始发力了。
鲍荃亮趾高气扬地说道:“朱小柒,有你着急的时候。”
小玉儿仿佛犹豫了一下,还是交待:“记倒是记得……”
我指着鲍荃亮,说这个人喝多了酒、然后恶意开车撞人,并且肆意攻击他人;这种事情,你不管,结果他一个电话就把你们这一票人给叫过来了,对付我一个见义勇为者,我看不出你那一点在秉公执法。
我皱着眉头,正要说话,然而这个时候却听到鲍荃亮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啊,你说什么?”
他冷冷盯着鲍荃亮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有本事,你就去,我等着呢……”
这个鱼哥哥,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般牛?
我看着后视镜,说玉师姐,是谁啊,赶紧跟我分享一下,我刚才差hetushu•com点儿吓跪了,这也太牛了吧?
我摇下车窗,平静地盯着这人,正要说话,这时突然听到鲍荃亮指着后排的小玉儿厉声喝道:“你在干什么?打电话?是准备求救兵么,你觉得在这地头,有谁能够帮得了你?”
他又指着我,对旁边的警察说道:“就是这个家伙,携带管制刀具,随意行凶不说,而且还威胁我的人身安全;再有,这家伙居然把我的车给掀翻了,我的法拉利458啊,458知道不?就给这家伙给毁了,修都修不了了……”
他无言地收回了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小玉儿拍了拍朱小柒的肩膀,说他问这个二世祖叫啥名字,父亲是哪一位?
这事儿搁谁的心里面也发堵。
朱小柒跟她调笑一番,然后说道:“王明,你别开心,经过刚才的事情一闹,估计你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了,小心传到荆门黄家那里去。”
旁人或许并无感觉,然而我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平静地说道:“有的证据就摆在面前,但如果你们不认,我也没有办法。或许你会告诉我说监控头坏了,又或者电脑不行,回头将监视器画面给删掉,接下来的剧情,会不会是这样?”
旁边立刻有人转身离开了去。
朱小柒刻意低声,完了之后小玉儿又说了几句话之后,挂掉了电话,把手机丢给了朱小柒,说道:“他说会给他们这边政法委打个电话问一下的,没什么大事。”
朱小柒回头低声说道:和*图*书“人叫做鲍荃亮,他父亲是……”
国字脸有些恼了,说你是准备抗拒执法,对吧?
我尴尬症犯了,忍不住好心提醒道:“大兄弟,人这叫做辉腾,高配两百多万呢,咱最好温柔一点好么?”
不过我即便是满腹疑问,这会儿倒也没办法问出口。
这位国字脸倒也罢了,居然还能够直接打电话到鲍荃亮的老爹那里去,这才几分钟时间啊,这势力,有点儿恐怖啊?
被鲍荃亮这般一吼,国字脸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不冷不淡地说道:“催什么催?我们办事情也是有程序和章法的,并不是某一个人的私兵,也不是谁打个招呼,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旁边有两个愣头青一脸不爽地伸手过来拽车门,说道:“下来,下来!”
小玉儿满脸羞红,支支吾吾,说就一朋友。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车后面走去,我隐约听到两句,仿佛是在给那国字脸上眼药呢。
国字脸眉头一掀,朝旁边不动声色地使了一个颜色。
国字脸点了带年头,算是认可了,回过头去,瞧见一帮等待命令的手下,板着脸说道:“都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干活?”
朱小柒:“……”
他倒是个处理问题的行家,一挥手,手下分出几拨来,有人去保护现场,有人驱赶围观群众,还有人走到了这边门开。
旁边的朱小柒平静地吐出了几个字来:“别乱拍,拍坏了你赔不起……”
她说罢,将车窗摇了下来,平静地说http://m•hetushu.com道:“鲍荃亮,把你的脏爪子拿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朱小柒将手机丢到了后面去,说得,你赶紧打电话,叫猴子请救兵过来,我先拖延一下这个小东西……
朱小柒哈哈一下,说这个得问小玉儿才行。
我洒然一笑,说该来终究会来的。
话还没有说完,鲍荃亮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先是一愣,拿出来一看,脸色顿时就变得一阵肃穆来。
愣头青:“……”
国字脸大概是认识驾驶室上坐着的朱小柒,并没有敢得罪,只是板着脸,公事公办地说道:“先生,我们是过来调查你打砸抢的恶性暴力事件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公务,至于这些有的没的,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的……”
鲍荃亮听到,眉头一跳,怒气冲冲地骂道:“政法委,你以为你老爹是省长呢?廖所,你还愣着干嘛?”
怎么了?
我说那你也觉得这小子没有喝酒咯?
鲍荃亮脸一下子就变得铁青起来,咬牙说道:“组织?信不信老子回头就让你们组织给你开了去……”
国字脸眯着眼睛说道:“你说他酒驾,开车撞人,然后袭击你们,证据呢?”
国字脸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跟我们回所里面走一趟,把事情经过讲清楚就是了,不要留在这里影响别人的正常营业。”
这话儿说得有些诛心了,那国字脸眉头皱起,说道:“鲍公子,廖某人这位置,是组织上面决定的,不是谁说不行,就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