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六章 蛩崖尖的由来

按理说朱小柒算是舟山的地头蛇,然而比起慈航别院的广阔交游,却似乎又差了一些。
我沉默了一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去,一定要去。”
我说既然这样,难道就没有人组织过调查么?
我说你觉得哪种比较有可能?
我说那黄养鬼为什么还要去那儿呢?
老赵说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慈航别院下了死力气,引来的这几位山门护法,可是个个英豪啊。
当然,感慨归感慨,朱小柒却还是比较坚定的,微微一笑道:“慈航别院这些年卧薪尝胆,处心积虑,心里的图谋很大;这一次他们既然出招了,我倒也不在乎——老赵,立刻安排人手,我们也出海。”
我说你觉得呢?
我点了点头,说我晓得,如果有啥事,我第一个上就是了。
天地之间一片静谧,只有我们这儿的灯光,连着漫天星光在闪烁。
老赵点头道:“对,静怡、静越和静非三位是慈航别院老一辈之中的中坚力量,吴小薇、王小欠两人是四小凤之中修为的佼佼者,特别是吴小薇,听闻有当年冥河鬼母之风范;至于这两个山门护法……”
小玉儿开口说道:“蛩崖尖那个地方,是个诡地,里面有一个大秘密,我觉得这帮人如果获得了什么东西,我师叔可就危险了。”
朱小柒说可不是,说真的,我真的只是搭戏,论手段,我可不行啊……
迷蒙之hetushu•com间,突然有人低声喊道:“到了,到蛩崖尖附近海域了……”
朱小柒说慈航别院自从没落之后,倒是变得越来越像魅族一门了,即当婊子,又立牌坊,白虎倒也不说,狂猪倒是耗子落进了米缸里,过得舒爽得很。
我猛然心惊,说为什么会危险?
朱小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想必你也知道了慈航别院破落的前因后果,她们之前曾经在普陀山一个叫做海天佛国的秘境之中修行,后来这洞天福地被邪灵教打破了,空间碎裂,无数空间碎片散落在了大海之中,稳定的空间几经翻转,最后在普陀以东的某一带海域形成了一个极度不稳定的空间地带。那一带的中心,便叫做蛩崖尖。”
老赵一脸郁闷,说小柒姐,就咱们这草台班子,过去能干嘛?
朱小柒叹了一口气,说慈航别院天生就是江湖门派,只要拉得下脸面架子来,咱们还真的是斗不过她们;好在我们弄得是实业,上面又有人罩着,这些年才勉强在夹缝之中存活下来啊……
我说还真的是两难之局,就不能在路上截杀对方么?
朱小柒说最稳重的办法就是不要跟着去蛩崖尖,而是在衢山附近等待她们返航归来就是了,不过只怕她们一旦回来,慈航别院插手,你未必能够近得了黄养鬼的身;而如果跟着去哪里,凶险莫测啊……
今天若不是那个神秘的“鱼和_图_书哥哥”出面,只怕就连朱小柒也不得脱身啊。
我说失踪的弥勒?
她略带埋怨的话语让小玉儿微微一笑,双手撑在了会议桌的桌面上,小玉儿坚定地重复道:“一定要去的。”
朱小柒深吸了一口气,说不得了啊,慈航别院这是准备倾巢而出了?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个滑溜溜的贼,见风使舵的本事挺强的,跟我攀谈三两句,便有了那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说着话,又是一声响,老赵拿起了手机来,盯着看了一下,抬头说道:“小马搞清楚了出海的人了,静怡师太、静越师太、静非师太三人,另外四小凤的吴小薇、王小欠也跟着陪同,还有慈航别院新近招揽的山门护法白虎李景宗和猪狂秦小胖,都有跟着;而黄养鬼这边,她一个,那个小女孩儿一个,另外还有一人,蒙着人皮脸,叫做追风。”
我瞧见朱小柒这一脸的惊悸,不由得好奇起来,说这个蛩崖尖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怎么你一副见鬼的表情?
朱小柒说咋没调查呢?宗教局联合有关部门过来了,而且还进行过定性,说这里是一个空间极为不稳定的区域,深入其中,很容易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给的建议,是最好绕行,不要深入其中。
我苦笑,说没办法啊,小玉儿说得对,那蛩崖尖凶险,若是那帮人遇到什么事情,留在了那里,又或者迷失在了时空乱流之中的话和图书,我去哪里找我师父?
呃,他的意见是不要过去啊?
朱小柒犹豫了一下,说道:“人需精锐,不需多,你、我,还有蒙飞,另外把我那远房堂叔给叫上,免得他没事乱张扬——另外再安排几个开船的就是了。”
这也难怪,如果我决定赶过去的话,他定然要安排船只和人手,如此一来,他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朱小柒看着我,说你决定了?
朱小柒点头,说相当恐怖,据说在海底沉得有整个海天佛国,而周遭几十海里一片迷雾,方向感混乱迷失,一不小心进入,很容易迷路,更容易消失无踪;这些年来陆陆续续失踪了几十条船,被称作东海之上的百慕大。
我说那儿很恐怖?
叮铃……
啊?
这老赵弄不清楚我跟朱小柒的关系,但能够感受到她对我的态度,而且朱小柒全力发动手下参与此事,也是为了帮助我,不敢怠慢,恭敬地说道:“我在舟山二十年,蛩崖尖是什么样的凶地,比谁都清楚,一般来讲,属于阎罗地府,去了就出不来……”
朱小柒摇头,说别人不知道,但我却晓得弥勒已然死了,是被黑手双城亲手杀死的,这点毫无疑问。
老赵在旁边补充道:“当地部门也做过了一些警示,在外围海域附近弄了许多浮标和岛屿标识,基本上已经没有人敢踏足那一片海域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看得出来,充满迷雾啊。
朱小柒说你怎么想和-图-书
结果朱小柒毫不犹豫地点出了我的身份,他顿时就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一副悻悻的表情。
她的一番话儿说得我立刻下了决定,豁然站了起来,说得了,走。
我们都回过头来,望向了突然开口说话的小玉儿,而朱小柒更是欣喜地过去把她扶起来,说你醒来了?明明就知道自己酒量丁点儿大,还没事喝那么多酒。
朱小柒说蛩崖尖虽然恐怖,但一直有关于它的传说,听说有人在那里的某一块礁石上捡到一箱箱的宝玉珍珠和古董,也有人见到过慈航别院的修行法典。不但如此,听闻那片海域之下某一个地方,还有整个海天佛国的所有建筑和遗产、宝藏,如果能够将其打捞,这将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件;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有的邪灵较极端分子传言当时战死在此处的头目弥勒并没有死,或许还躲在某一个海底洞穴中养伤……
朱小柒犹豫了一下,说道:“论财富,荆门黄家还瞧不上慈航别院的那点儿破烂;论修行典籍,荆门黄家自有一套法门;我觉得……”
我盘腿在船尾,开始了自己的修行。
老赵有些迟疑地说道:“都安排谁?”
船行于海上,一路向东走去,不知不觉便到了深夜。
朱小柒说可是虎狼猪犬四大护法之二?
蛩崖尖既然如此凶险,能不去,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
小玉儿说道:“实不相瞒,那个地方我其实是去过的,好多地方都连m.hetushu•com我都不敢去,更是碰到一些恐怖的生物,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那里面一定有很大的秘密,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古怪——如果他们勘破了那秘密,我们未必能够再战胜;而如果没有,在那个地方遇害了,那鲲鹏石落在茫茫海域里,又该怎么找寻呢?”
朱小柒哈哈一笑,指着我和小玉儿说道:“老赵你也别紧张,我们过去呢,是帮这两位搭戏的,他们师姐弟才是正主儿。”
老赵将信将疑地出去安排事儿了,我则有些担忧地说道:“小柒姐,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帮人,听着好像挺厉害的。”
老赵点头说对,这白虎是李景宗是崂山叛徒,崂山双璧无缺道长的大徒弟,一手崂山道法好是了得;而那狂猪秦小胖则是白云观的出身,一样是犯戒出来的——别人说慈航别院的山门护法,是酒色财气,那白虎说的是气,狂猪则是色。
如此在这儿等了半个小时,老赵便安排好了船只和人员,船是一艘改装过的快速渔艇,掌舵的是一个对这片海域最是熟悉的老师傅,而那个普陀迷佛朱跃进瞧见我,还挺客气的,屁颠屁颠过来跟我握手。
朱小柒哈哈一笑,说茫茫大海,四处皆是坦途,你说截杀就截杀?
我回头望了一下旁边的老赵,说不知道赵老哥有什么提议?
朱小柒问道:“为什么呢?”
她说得几多感慨,而我想起今天砸车一事,也是有一些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