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七章 海上惊魂

就好像金属钠扔进了水杯里面去一般。
船停住了,我还听到有吵闹声,便抬腿往前面走去,走到船头,我这才发现是老赵跟船老大在大声说话。
那是一种很密集的感觉,砰砰作响,我们赶忙跑到右边来,结果我刚一过去,就感觉到有一个黑影迎面而来,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感觉寒风扑面。
这回却是震惊。
小玉儿她能行么?
听到船老大的声音,我站起了身来,放目望去,却见周遭一片迷雾飘散,将前面的海域给封锁了去,往前一看,却见那儿有一大片的浮标,上面用荧光字写着:“危险区域,敬请绕行!”
船老大苦苦哀求,说赵总,七小姐,你们也得为我考虑考虑,我老孟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帮子人都靠我来养活呢,如果死在了这个鬼地方,他们可都怎么办?
行进在这一片海域之中,不但是船老大,我们所有人都全神戒备着,生怕出现了什么变故,应付不急。
朱跃进不以为然:“嘿嘿,食色性也,这个是人生本能嘛……”
船进入了蛩崖尖海域,一开始的时候还未曾感觉,然而行进了几里路,便能够感觉到周遭的炁场变化来。
蒙飞说可以啊,回头我送你一个游泳圈,你好好游啊;虽然这茫茫大海的,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还是祝你一路顺风。
他正沉醉在美好的幻想里面,却给朱小柒一巴掌拍在了胳膊上,火辣辣地疼,人都给惊到了:“你、你干嘛啊?http://m•hetushu•com
船老大说我也是蠢,以为你们就是想过来打一下晃,没想到还真想进去——算我倒霉,回头把钱还给你们就是了。
我亲眼瞧见平静的海面上突然间凹下去七八米,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凹形来,又亲眼瞧见破空的响声,将波涛斩成了十几片。
船老大有些不屑,说你给我什么方向?
这话儿说得,旁人都不敢搭话了,只有朱小柒没好气地说道:“堂叔不是我说你,不要每天都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好吧?你要有需求,自己花钱就是了?”
呃……
几秒钟之后,她出现在了二十几米远的地方,然后举起了手来。
朱小柒说当着你大侄女的面,说这些事情,你不觉得可耻么?
朱跃进嘿嘿笑道:“花钱哪有这个味儿?想一想这些傲上天的妹子,如果能够臣服在我的胯下……”
刚才听到朱小柒鼓吹小玉儿乃天下水战高手之中数一数二之人,我的心中还有些狐疑,然而此刻却再无疑虑。
这咬合力果真惊人。
他还是满脑子疑惑呢,结果就瞧见小玉儿在船板上面一个箭步,紧接着身子如同一道银鱼似的,一跃而下,钻入了水中去。
这个时候小玉儿站了出来,她对船老大说道:“你别急,一会儿开进去的时候,照着我给的方向走,问题就不会大。”
老赵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说那出发之前,发给你的安家费,你也没有说不收啊?
这些http://m.hetushu.com炁场并非我们平日里所身处的空间那般,犹如三角架一般稳定,反而是因为混入了许多不稳定的部分,使得有的地方宛如死水一滩,有的地方却又如煮沸的水一般不断翻腾。
朱跃进流着口水说道:“我听说慈航别院的四小凤里,有两个过来了?吴小薇和王小欠,那都是天姿国色,人间罕有的绝色呢,你说如果咱们碰到,落到了咱的手上,我是不是可以嘿嘿嘿……”
我不再说话了,而旁边的蒙飞则低声说道:“这个船老大有点儿不可靠啊,在这个时候还跟我们讨价还价……”
大约行了半个小时,海面刚刚平静下来,突然间我们又感觉到船身右侧被什么东西撞击。
我两根手指捻着此物,结果它使劲儿摆动尾巴,晃动身体,劲儿相当的大。
老赵说道:“人早我们几个小时过来的,早就进里面去了。”
走到船舷边的我们又陆续碰见十几条这样凶猛的大头鱼,而我则满心忧郁地望着船头方向,想着如果在水里碰到这玩意,可该怎么办?
砰!
而这些又都是不一定的,它处于不断转变和流动之中,有的地方明明感觉什么都没有,结果任何的一丝异动,都能够引起剧烈的变化。
船老大说送不送死我不知道,反正我认识那么多的船老大,就没有一个能够去而复返的,这些年来,死在蛩崖尖的船老大都能够组成一个战斗排了。这个是常识,我懂。
她的手上有http://m.hetushu.com一根绳索,连着这边的船。
这鱼儿十分古怪,夸张到极点的脑袋占据了大半个身子,坚硬而丑陋,张开嘴来的时候,里面锐利而不规则的密齿看得人浑身发寒。
小玉儿摇头,说不,这儿离蛩崖尖,还有十多里。
船老大说赵总你到底什么意思?
老赵在劝船老大,结果瞧见这老东西油盐不进,顿时就火了,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么说,你是准备临阵逃脱了?”
啪!
老鬼算什么?
我连忙问:“到蛩崖尖了么?”
船老大说不是,你准备让我游回去不成?
我抬起腿,朝着这玩意使劲儿踩了下去,终于将其碾碎,而我也感觉得到,这玩意的颅骨宛如钢铁一般坚韧。
好强!
小玉儿引导着船只走进迷雾,而船老大则小心翼翼地开动着船只,我几个折回了船尾出来,我有些担忧地说道:“小玉儿可以么?”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蒙飞终于开了口:“老孟,不是我说你,做人不能太言而无信了。你也知道的,朱家平日里待你们不薄,这些年来有吃有喝的,从来没有让谁饿着过,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讲诚信。诚信,这事儿对大家都很重要,你要是这个时候准备回去,我不拦你,不过船你不能开走。”
那玩意使劲儿摆动着尾巴,然后落入水中,而这个时候船老大老孟大声吼道:“不行了,船身进水了……”
噔、噔、噔……
老赵说好大的口气,hetushu•com不过你觉得我们朱家的钱好拿,也好退么?
这回事那船老大不肯走了。
这个老赵全名叫做赵晨林,听蒙飞叫他,还有一英文名,叫做Charles,是个意志坚定、很有执行力的人,之前因为担心而对朱小柒进行过劝谏,然而一旦确定了目标之后,却又显得非常的执着。
听闻这句话,我顿时就燃起了几分豪情来。
天下第一中国式血族?
我一记拈花指,避开了尖锐之处,回手一抄,却见到是一条四五斤重的大鱼。
这南海剑魔不出手则矣,一出手便是这个天下第一,那个天下第一,这样真的好么?
船老大浑身一阵僵直,瞧见我们这一圈面无表情的人,月光洒落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肃杀之气,顿时就是一哆嗦,说得了,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走走走!
朱小柒得意地说道:“如果说十年之前,天下间的水战高手之中,茅山宗的徐修眉、洞庭湖的鱼头帮主和宗教总局的布鱼道人可争天下第一水战高手的话,现如今的小玉儿,也绝对能够名列其中。”
他是这一片海域里最熟悉水情的船头,既然熟悉,自然知道这一片海域的危险,蛩崖尖一带被称为“死亡海域”,基本上是有去无回,一想到这个,他满腹的雄心却都给浇灭,烟消云散了去。
众人皆无语,而我则双手扶在了船舷上,静静望着前面在水中沉浮的小玉儿,却见她一开始的时候在水中破开波浪,并且不断举手示意,而到了后来,却www•hetushu.com是凭借着那一根绳索,忽东忽西,几乎拉拽着船身而行。
他退让了,然而一回味起来,越发感觉憋屈,回过头去,嘴里却咕哝了一声:“操!”
老赵在旁边叹气,说算了,并不是没个人都有慷慨赴死的勇气;他人虽然龟毛了一些,但却绝对是整个舟山海域里面手艺最好的船老大之一,对这一带的水文地理也很熟悉,我们想要活着回去,还是得靠他。
船身进水了,不止一处,好几条剑鱼刺入了船身,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蒙蒙的轮廓。
哗啦啦……
呃……
船老大又咕哝了:“我操!”
撞击船身右侧的,就是这玩意。
有人跳上了船来,却是小玉儿,朝我们招呼道:“先把船靠岸停下。”
旁边的朱跃进比较关心我们的对手:“嘿,你们不是说我们这次过来,是对付慈航别院的么,他们人呢?”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船老大全力加速,朝着前方突去,几分钟之后,避开了这个鱼群,然而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从船尾传来,又赶忙跑过去看。
我紧紧抓住,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地朝着甲板上猛然摔了下去。
天下第一水战高手?
我用的劲儿很大,那玩意跟甲板亲密接触,砸得弹了几下,结果还是没有死,无力地摆动着尾巴,牙齿还死死地咬着船面。
而这一切,似乎都显得毫无预兆。
老赵说你觉得我们这一帮子人,这大半夜的,是过来送死的?
一条长约两米的箭鱼插在了船身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