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九章 黑舍利

与朱小柒谈过话之后,我把猪狂交接给他们,然后带着这一头大蜘蛛下了海。
小玉儿听到,身形如箭,一下子就冲到了跟前去。
不过这玩意并没有对我们这边留守的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一来留守此处的朱小柒、老赵、蒙飞和朱跃进都是有些真本事的,再一个大家依托着船只,倒也还算安全。
我说你们过来干嘛的?
我走到跟前,说啥情况?
猪狂赶忙说道:“我真不知道,我半路跌落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儿。”
我说少特么废话,问你话,你答就是了。
船老大也不敢再补船了,而是哆嗦着嘴皮说道:“我、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这里是不祥之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猪狂赔着笑说道:“哥,她们那帮女人之间,肯定还是有私底下的利益交易的,不过你拿这些秘辛来为难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其实也是临时被抓到船上来的,在此之前,我可还在跟双修伴侣做运动呢……”
这蜘蛛最终给小玉儿给击毙了,瘫倒在地,浓黑腥臭的汁液流淌在地上,让人闻到,有些头晕。
小玉儿拿着在癞皮没有什么办法,拍了他两巴掌,结果好像是吓晕去了一般,只有无奈地朝着我看了过来。
我说白云观谁的徒弟啊?
猪狂盯了我一眼,说不对,你不是黄养鬼那御姐的师弟——如果你是,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猪狂说你别看我m.hetushu.com长得不咋地,但是我的活儿挺好,整个慈航别院,想跟我做双修伴侣的,没有一半,也有……呃,哥,我错了,不提这事儿了,好吧?
我说你慈航别院几乎倾巢而出,奔赴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来,就是为了一孩子,这话儿你觉得我能信?
我说如果有人吸收了这黑舍利,将会如何?
一说起这个,我心里也是一阵咯噔,左右一看,却瞧见了那头蜘蛛的身体,不由得笑了,说这玩意拿来当一浮漂,或许管用。
两人行了几里路,瞧见附近有一个岛屿之上,却有亮光。
我说甭说了,我实话跟你讲,我是黄养鬼的师弟,过来找她谈点儿事情的,结果他们说她跟着你们出了海,跑这儿来了——告诉我,你们大部队的人马呢?
小玉儿懵懂无知,说那话儿是啥啊?
一开始的时候猪狂并没有把这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放在眼里,随手拨弄过去,结果被一把按倒在地上,挣扎无果之后,干脆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地说道:“呜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猪狂说也不知道啊,半路的时候,我们遇到海兽袭击,我给颠儿下来了,落到了海里,一路挣扎呢。
我说哦,从小玉儿接过了那大胖子来,先是对着他满是板油的大胖脸扇了好几个大耳刮子,发现这小子居然忍得住,不由得好笑起来。
猪狂肥脸一哆嗦,说我错了,m.hetushu•com哥,他们是过来找寻蛩崖尖下面海天佛国遗址的,听说是有一座佛像的身体里面,有一颗黑舍利,这玩意对那个小孩儿帮助很大。
呃,真没听说过,不过那又咋样?我张口就来,说哦,凌云子啊,人挺不错的啊,白云观里面,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怎么着,给他做徒弟,你委屈?
我说未必,现如今情况紧急,我想尽早赶到蛩崖尖去。
小玉儿吓得赶紧回过头去,一边警戒四周,一边问道:“你好端端的,脱他裤子干嘛?”
我说你不信啊?
一句话说完,他便闭着眼睛,开始了装死。
不过最终出手拦住了他的,却是小玉儿。
猪狂点头,说对,就是那个跟一小鬼儿一般阴森的小屁孩子。
我说没看过红楼梦么?以前曹雪芹怕被和谐,就把这东西写成了那话儿……
猪狂一拍大腿,坐了起来,说嗨,你早说啊,闹这么久,原来是自家人。
我扬起了还是虎血的血刀,高高举起,这个时候那胖子却终于醒了,慌忙举着手说道:“哥、哥、哥,我读过,我读过红楼梦……”
猪狂说自然是在蛩崖尖那里。
我的刀尖滑落到了他的胯下去,安在了那话儿上面,说我说是,就是,这个时候,我没有必要骗你;不过我整个人耐心有限,你再这样跟我兜圈儿,我保不准恼怒了,给你来个“一剪梅”,你最好还是相信我。
它的爪子尖锐如刀,m.hetushu.com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冒出来的,我瞧见它身体上面那一根根又粗又黑的毛发,心里一阵直打鼓。
猪狂咽了一下口水,说倒不是不信,只是感觉那样像冰块一样的师姐,跟你气质有点儿不搭。
猪狂说您圣明,我是装的。
他瞧见我双眼之间有精光乍现,不敢在胡诌,而我则将他给擒住,从他裤子上撕了几块布条,将手从后面捆了起来。
这家伙满满的都是套路啊,跟我学鸵鸟?
凌云子?
我说你别给个杆子顺着爬啊,问你话儿呢。
我用刀尖指着他的那一张肥猪脸,说就你这熊样,也好意思跟我说个人魅力?
我说哦,哪位女施主愿意跟你做双修伴侣啊?
我奇怪了,说你丫不是昏迷过去了么,咋又爬起来了呢?
猪狂说凌云子,不知道您听说过么?
小玉儿摇头,说小时候家里穷,没怎么读过书。
朱小柒回头望了一下快要疯了的船老大,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我开口说道:“这样吧,还是我和小玉儿过去,你们在这儿坚守着,一边修船,一边准备接应我们——人多眼杂,少了反而方便,再说了,你们的水性,未必能够游过去。”
猪狂小心翼翼地举起大拇哥儿,说您圣明。
我说那怎么现在又不装了呢?
猪狂尴尬地笑了笑,说对,白云观。
我说酒色财气,这个猪狂占的是色,机会难得,我得将这家伙的那话儿给剪了去,免得他以后去祸m.hetushu.com害广大的妇女同胞。
我赶到这边来的时候,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不过这玩意的出现,也使得船老大和另外两名船工处于崩溃状态。
我没有二话,对着小玉儿说道:“且回避一下,我脱他裤子了。”
朱小柒沉吟一番,说的确有这样的传说,说海天佛国的存在,其实是为了镇压一颗黑舍利子,而那颗黑舍利子,火烧不尽、锤砸不碎,不死不休,据说是历史上一个湮灭了的邪佛。那人曾经是佛教系统之中的大能者,最后由佛入了魔,被释迦摩尼禁锢,最终由降龙罗汉连同其余十七罗汉降服,焚烧殆尽之后,剩下九颗黑舍利,摧毁不灭,无奈,只有分放九处道场,香火镇压。
这玩意长得巨大,黝黑的甲壳之处闪烁着油光,身子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是移动的房子。
猪狂一脸讨好,说哥,别看我人长得不咋样,但我活儿好啊!
他反复不断地啰嗦着,试图说服任何一人。
我说那你告诉我,哪儿能够找到我师姐?
小玉儿说不知道,没动静了。
然而我们都没有理他,当着猪狂的面,我又转述了他刚才告诉我的一切给众人知晓。
猪狂小心翼翼地说道:“啊,那御姐真的是你师姐来着?”
猪狂有着京都人特有的油滑,赔着笑说道:“哪能呢,是我师父不要我了。”
猪狂说我再装,你老人家给我来那么一刀,咱以后混迹江湖,可就没有半点儿乐趣了——哥、哥,和图书放下刀,你放心,弟弟我跟你发誓,我这些年来行走江湖,虽然风流无数,但绝对没有勉强过任何女性同胞的意志,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个人魅力的……
我说那你们过来的目的地在哪儿呢?
刚才那些食人鲳和箭鱼如果还算是能够接受的话,这一只巨大的蜘蛛,就是在有些恐怖了。
若是碰到一二心软的人,或许就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不过他这两下子准备在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我面前耍弄,就真的感觉是有一些活够了的。
小玉儿在前面拉伸,我在蜘蛛的身体上站立,眯眼观察周遭。
我和小玉儿把猪狂押送回去,刚刚走到这边沙滩,就听到有拼搏声。
我说干就干,三两下将这位的皮带给解了下来,然后猛然一扯,把裤子都给褪下。
我说是黄养鬼带的那个小孩儿?
猪狂秦小胖听到我的话语,转身就跑,然而他历经无数磨难,体能早已磨光,此刻已经是勉力而为,哪里能够逃脱得了我的手掌心?
我说犯了色戒?
朱小柒耸了耸肩膀,说这玩意对于寻常人来说,就跟毒药一般,谁会去受着罪过?
我一挥手,说别跟我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搞得咱好像很熟的样子——你白云观的出身?
我也不慢,押着猪狂往前冲,赶到这边沙滩上的时候,瞧见这边的地上有头小汽车一般大小的八爪人面蜘蛛。
小玉儿也点头,说我也是。
朱小柒诧异,说那海水里可有食人鱼,你准备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