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二章 程程妹子

浓白的雾色之中,伸出了一只手来,小玉儿开口对我们说道:“把手给我,我们手牵手,离开这一片沙滩;小心了,这里的空间依旧不稳定,只有过了沙滩,才会好一些,不要乱跑。”
绿衣女子跪倒,额头触地,说我终日活得浑浑噩噩,今日醒来,心中欢喜,还请姐姐帮忙赐名。
我劝解道:“生命皆是平等,化解才是王道,打打杀杀,会造成执念的。”
这一路上并不是很太平,其间经常能够瞧见古怪的漩涡和违反常理的巨大凹陷,一看就知道是空间碎片作用于海洋之中的表现;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千奇百怪的海兽,在一个古怪礁石附近,我们甚至能瞧见一个有着巨大身体的章鱼,那满是吸盘的触手露出海面上来的,几乎有十几米的长度。
静越师太心有不忿地说道:“要不是她,我们的船工就不会死去,而我也是被她的毒针所伤,到现在都没有能够恢复,这账怎么算?”
小玉儿不以为杵,说你现在不适应,而等到以后,你就会庆幸此时此刻能够碰上我;生命是如此的奇妙,命运同样如此,开心一点,你现在只是被黑舍利迷惑到了心志,而等到我摧毁了它的时候,你的一切就会都恢复正常了。
那儿便是蛩崖尖,因为我能隐隐瞧见了一座足有两三百米高的山崖,在岛中间的位置。
我回过头来,疑惑地问道:“程程妹子?”
然而牢骚归牢骚,被小玉儿眼睛一http://m.hetushu•com瞪,她却不得不低头应是。
这样的玩意儿,若是留在水下,当真是有些骇人听闻。
从这边的蛇岛再往前,又碰到了大大小小的几个岛屿,不过我们都没有再靠近,而是直奔蛩崖尖。
也正是这样,我们才能够瞧见这岛屿的轮廓。
而静越师太听到,也下意识地呸了一口,说哼,狐狸精。
一恢复视线,王小欠赶忙把小手收回了去,还下意识地打量了我一眼,脸颊边有一抹绯红;我为了避免尴尬,故意装作看不见,也不动声色地放开了小玉儿的手。
回过神来的我不由多了几分警戒。
王小欠的小手柔软温热,倒是正常。
我说这是……
沙滩柔软,那沙子细腻柔和,踩在上面,有一种沙沙的细响,让人听得凭空生出一种昏昏欲睡的情绪来。
我伸手抓住了小玉儿的手,她的手软中带硬,冰冰凉凉的,像玉,而我这边伸出手来的时候,两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王小欠抓住了我的手。
王小欠在旁边说道:“应该是程程妹子。”
静越师太的冷漠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在我看来,即便是船夫,人家跟着你跑到这个鬼地方来,而且还失去了性命,于情于理,都得帮人家收个尸,免得被蛇虫侵食才对。
呃……
我没有说话了,只是看向了小玉儿。
我下意识地朝着静越师太望了过去,心中不由得琢磨——这个www.hetushu.com风韵犹存、徐娘半老的女尼姑,难道真的是个老处女……
不过对于这些小玉儿却能避则避,不能避开,她便出手解决,一路上血腥无比,惊险万分,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岛屿。
其实小青这名字挺不错的,不过希望她日后上岸,在暑假的时候千万不要看湘湖卫视,要万一碰到重播神剧《新白娘子传奇》的话,会不会有一种真相大白的感觉呢?
就在众人呼吸低沉的时候,小玉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集中精神,保持呼吸,不要被外物干扰……”
绿衣女子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地说你若是平白无故多一老妈子,你觉得好不好?
到达了岛屿边缘,也瞧见了我们乘坐而来的那头大蜘蛛尸体,小玉儿没有再押送绿衣女子。
随即她又抓住了自己师父,如此形成了一个手拉手的队形。
为此绿衣女子还在男子的身边划了几个圈儿。
王小欠说对啊,说是黄养鬼的侄女,她姐姐的女儿,你难道不知道么?
砰!
如此一路走,差不多两百多米的沙滩终于走过,前面的浓雾散去,露出了茂密的林子来。
所谓蛇岛,看起来真的就是这绿衣女子的地盘。
她把绿衣女子放坐在了地上,然后蹲在她面前,开口说道:“你且在这岛上停留一会儿,我回来的时候,带你离开,以后的路,我带你,可好?”
绿衣女子满面潮红,一对眼睛不再变得和-图-书那般血海深红,反而亮晶晶的,就好像面前的不再是小玉儿,而是等待许久的情郎一般。
仅仅是一个沙滩,就有这般古怪,不知道这岛屿之中,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凶状呢?
小玉儿看了她一眼,说你既然身穿青衣,便叫小青吧?
我这边刚刚一放开,她便向前走了十几米,然后蹲在了地上。
小玉儿处理完了青衣女子,便带着我们上了那大蜘蛛儿的身体,然后跃入水中,朝着左前方的海域行去。
登陆蛩崖尖的过程十分曲折,小玉儿在水中绕了好长的一段路,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让人捉摸不定,而海面上的浓雾则越来越深,伸出手去,甚至能够感受到宛如实质一般顺滑的雾气来。
如此穿过了密林,来到了岛边的礁石地区,一路上不断有密密麻麻的长蛇出现,有的甚至是一窝一窝的,彼此绞在一块儿,滑腻腻的皮肤在月光下闪烁着让人浑身发寒的光芒,然而却没有一条会贸然上前而来,攻击我们。
听到摧毁黑舍利,绿衣女子的双眼一下子就变得火一样的红,滑嫩的脸上满是青筋抽动,语气变得格外怪异:“龙修罗会杀了你们的,龙修罗……”
听到她的话,我们都下意识地点头。
处理完这些之后,小玉儿押送着绿衣女子,朝着我们刚才登岛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想到这里,对这个长相比王小欠还多了几分妖艳俏丽的女子,下意识地保持了几分敬畏之心,一直落在了队伍的和-图-书最后面。
行于大海之上时,静越师太回望岸边挥手的小青姑娘,忍不住开口说道:“这等妖孽,杀了最了事,何必姑息养奸?”
你还好意思提那船工啊?
我听过,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凝气,方才摆脱了那种昏昏欲睡的境况来。
小玉儿滴过了精血,开口说道:“你天性纯良,只是被那黑舍利迷惑了心智。现如今我屏蔽你与它之间的联系,恢复自我,三日之内,我便回返而来,到了那个时候,我把你带离此处,日后你便随我修行。”
她显然对这个名字十分喜欢。
这少女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能够让黄养鬼如此?
您老人家一句“耽误时间”,就什么也不管了,这样真的好么?
绿衣女子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娇喘似的呻吟声来,听得我骨头一阵酥麻,下意识地弯了一下腰。
这岛外附近一片迷糊,可视距离甚至不到两米,不过这薄雾基本上集中于下方,上面的雾气反倒是淡一些。
我走过去,瞧见这儿有一连串的脚印,走向了密林深处去。
小玉儿知道我的心思,拍了拍绿衣女子的肩膀,说既然如此,那这人便由你来处理吧,给人家好生安葬了;如果他被你的这些蛇子蛇孙们动到半根毫毛,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印堂之上,鲜血一滴,迅速地渗入了皮肤下面,无数血丝由此扩散而去。
我心中吐槽着小玉儿的取名,而那青衣女子却满心欢喜,居然又磕了两个头来。
我心底里往下一沉,知m.hetushu.com道是那个跟着黄养鬼一起来的少女,而那黑舍利,则听说就是要给她的。
被威胁的绿意女子满脸不情愿,说人既然都已经死了,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
两三百米,听着似乎并不算高,然而如果是在一个岛屿之上,却又显得如此突兀不定。
我点头,说哦,是她啊,听是听过,但没有见过。
这话儿说出,我都懒得跟她再聊了。
人跟着你们过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连给人家收尸都不情不愿,天性淡薄如此,就不要发表意见了吧?
就在这一阵迷雾之中,我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震,却是到达了岸边来。
而她,难道是那蛇属成精?
小玉儿观察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在不久之前,有人从这里登陆进了林子里,看脚印,人应该挺多的,至于人数……太杂了,瞧不出来,但至少有六七个人以上——看这里,好厉害的脚印,隔了七八米才有一个,是个小孩儿!”
这大蜘蛛的身体差不多有一辆小汽车那般大,再加上张开的八条腿,就好像一竹筏似的,坐三个人也可以,毕竟这两个女人都不算重,大家只要坐得对称便行了。
她喃喃自语,而小玉儿则咬破了右手中指,将一滴血点在了绿衣女子的额头之上来。
蛇妖,小青——这是闹哪样,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有一种想要唱一曲“西湖的水、我的泪”的冲动呢?
我心中对这女人颇为腻歪,便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地感受着波涛不定的海面之下的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