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四章 前尘往事说清楚

我被人给耍了,心中气恼,下意识想要追上前去,结果却被小玉儿给一把拉住。
小玉儿抬起头来,说怎么,你怕了?
小玉儿捏了捏手,说道:“我师父在我身上付诸心血的时候,曾经告诉我,说我修行的,乃天下间最厉害一脉的传承;正是如此,就得有睥睨天下的勇者之心,即便是一时遭受挫折,也不能颓废怯弱,要勇于拔剑而向,相信自己是最强者之一。”
虽然隔得有一定的距离,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那边的几个人里面,其中一个,就是静越师太。
小玉儿点头,说对,怎么,对妖属有歧视?
荆门黄家的人,下了遗址?
她在感应水气和风向。
这些利箭,宛如暴雨一般倾盆而下,没有半点儿停歇之意。
那大坑黑沉沉的,不知道有多深,也不知道坑底下到底有些什么玩意。
她手中的青锋往前猛然一挥,却见一道剑痕倏然而上,在我的前方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大坑陡然出现。
小玉儿伸出了三只手指来,说三人,一人在这儿接应,故布疑阵,一人在远处的高地上放箭,还有一人在中程打暗器——慈航别院的手段偏于佛家无色境,莲花生出,最是绚烂,不过威力倒也还是有欠考量,本来想通过突袭对我们造成伤害,没想到你竟然这般警戒,而那个射箭的人被我反手伤到了,不得已,才退下的。
我有些抵受不住了,然而这个时候,小玉儿却站了出来http://m.hetushu.com
我说你的本体,是那软玉麒麟蛟?
话是这般说,我的信心陡然增强了许多,刚才还在为静越师太的暗算而懊恼,觉得不应该把她们送过来,给敌人平添实力,但此刻却没有那般痛苦了。
这才是南海剑法的真谛,只可惜我想要琢磨得到,不知道猴年马月……
不过我却知道,如果我掉了下去,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紧紧捏着血刀,不断地喘气,然后望向了旁边的小玉儿,无奈地笑了笑。
一个古怪的符文出现在了我的跟前,紧接着我耳边突然响起了静越师太的声音:“……何必下去找什么遗失的宝藏啊?山下那个女的,真的就是软玉麒麟蛟,我看得没错,一定就是她。我们过去,把她给捉住,煮熬了身子,一定会功力大增的。当初斋主没做成的事情,今日我们就做了,一是报仇,二是提升自己,何乐而不为?”
我满心感激,说行,那我可赖着你了。
我说拉倒吧,我就是上了天,你不还是南海剑魔的徒弟,不还是我的师姐?我师父南海剑妖也是个大妖怪,我要是敢说这样一句话,可不得给我师父用锥子给戳死啊?
我摇头,说怕倒不是怕,只是觉得人多了,一时半会儿有点儿棘手而已。
我说我传承虽然完整,但在师父跟前的日子却少,虽然知晓其中变化,但是却使不出师姐您的这味道来。
m•hetushu•com小欠说道:“师父,人家也没有害你啥啊,反而救了你几回,你怎么能这样?”
该来的,终究会来,虽然我觉得救了静越师太挺后悔的,但人王小欠姑娘本质上还是挺好的。
我说里面应该没有黄养鬼,她的手段,我应该是知道的。
两人商定妥当,便不再掩饰身形,跳下了崖间,朝着湖边快速走去,十几秒钟之后,我们来到了湖边,小玉儿朗声说道:“静越师太,你若是觉得当年之事,怪我小玉儿的话,不妨上前来,我们好生掰扯一番,也让我了解一下,你为什么会这般委屈……”
小玉儿笑了,说也对哦,你师父也是个妖怪哟,哈哈……
我们是从一处断崖口爬上去的,绕了一个大圈子,我那便宜师姐的身手好过我太多,足尖轻点,人在九十度的悬崖之上如履平地,而我则不得不借助着凸起的岩石,最后无力可借的时候,还得她帮忙。
我说刚才有几个人来着,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到处都是箭羽,我一时半会儿瞧不清楚。
那湖泊不算大,差不多也就一个游泳池一般,而在湖边的西面,则有好几个人在那里守着。
这座山峰说大不大,说小却绝对不能算是小,四周都是路径,只是需要些许手段才行。
小玉儿平静地说道:“暗处与明处,在这个时候,意义并不大;即便是没有人引路,这蛩崖尖上水气最充裕的地方,想必就是直通海底遗迹m•hetushu•com的泉眼,我们自己找过去就是了。”
静越师太激动地说道:“静怡师姐,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呢?”
我们上来得很快,小玉儿将右手食指放入檀口之中,沾了点儿唾沫,然后放在了半空之中。
这样的气势,竟然给予了我一种再一次瞧见一字剑时的情形来。
两人再次出发了,不过没有沿着这条路走。
我跟着小玉儿在半山腰的林子里快速穿行,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才接近了那个地方,走到一处悬崖凸起处,我们俯身望去,却见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不远处有一个静谧的小湖。
当年在川西小刀寨里面,一字剑便是以这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慨然气势出场的,一剑而过之处,竟然无一人胆敢大声说话,噤若寒蝉。
静越师太语气铿锵地说道:“王小欠,我告诉你,当年的慈航别院,你知道有多风光么?斋主一人,可跻身天下十大行列,手握天下第一剑阵,背靠海天佛国,人才济济,财力雄厚,雄心万丈,想要在这世间搏一份功名,却不曾想竟然一战而败,不但斋主身死,而且整个海天佛国都为之崩溃,变成了这般模样来——这仇恨,其实区区小恩小惠,就能够抵消得了的?”
王小欠哑口无言,而旁边另外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则开口劝道:“静越,当年的是非对错,其实早有公认了,那邪灵教有错,黑手双城也逃脱不得关系,但咱们斋主,也是罪魁祸首。落得现在和-图-书这般田地,也是别院咎由自取,不必如此执着。”
小玉儿说你也别着急,回头我有空了,好好带一下你。
“救我?”
我说你刚才的那剑法,可是南海一脉的?
小玉儿别看人单纯善良,但不傻,皱眉凝视前方,说穷寇莫追,刚才那个老尼姑跟这边的人有过联络,他们早知道我们的到来了,指不定前面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们呢,还是小心为妙。
唰!
不行,不能让他们拿到黑舍利,不然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她在人群中挥着手,似乎在大声说些什么。
就那般死了,还真有些可惜。
静怡师太说道:“难道不是?”
几秒钟之后,她指着东边的方向说道:“在那里,我们走。”
静越师太大声说不,然后又试图劝解起众人来,结果旁人纷纷摇头,旁边一个男人开口说道:“我们人员失散,静非师太和吴小薇陪着荆门黄家的人下了遗址,现在无人,还是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我说那些家伙怎么办?
一道宛如瀑布般的气墙从无中生有,停留在了我和她的面前,紧接着她手中的青锋陡出,朝着前方猛然一划,一道切破空间的炸响陡然出现,有人一声惨叫,向后跌去,而另外几人则手脚不停,将手中的明器暗器悉数打出,然后在那箭雨的掩护下,退向了后面去。
山风吹来,我们能够闻到很浓重的血腥之气。
我瞧见这便宜师姐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说怎么办,要不要追过去?和*图*书
她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认识我……”
回过神来的我才发现就这一眨眼的功夫,静越师太、王小欠以及在这儿伏击的那一帮人朝后逃走,转身就没有了身影。
的确,小玉儿平素里看着,真正就是一隔壁女生范的软妹子,又甜又清纯,然而刚才那几招剑法一使将出来,顿时就感觉周遭炁场一阵浮动,好像她变成了这天地之间的掌控者一般。
我看向了小玉儿,而她则朝着我点了点头。
这师姐弟联络完了感情之后,回到了现实中来,望着前方黑蒙蒙的山峰,我并无担忧地说道:“师姐,现如今咱们两人皆以曝光,如何能够找到黄养鬼?”
静越师太的话语充斥在我的耳边,而剑光过后,是咻咻的利箭声,扑面而来。
我挠了挠头,说我这师伯洗脑的功夫,倒是挺强的。
小玉儿点头,说对,南海剑法最重气势,越是身逢剧变,越是不能惊慌,要强势、要刚,不管遇到什么人,要相信自己手中的剑,能够斩破这天地——你应该晓得吧?
就在我竖着耳朵倾听,试图从风中传来的杂音之中听到些什么的时候,小玉儿在我的跟前划了一个圈儿,然后轻轻一点。
小玉儿说也没有那个什么程程,使箭的人我知道,应该是慈航别院的山门护法白虎李景宗,这个家伙出身崂山派,刚才使出来的,是崂山派的奇门道法“三头六臂术”,故而能够这般箭雨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