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五章 静越的道理

那家伙是个骄傲角色,瞧见我朝他扑来,脸上浮现出了一缕冷笑。
拔出了护身短刀,白虎厉喝道:“当真觉得老子是个软柿子了,对吧?那就让你瞧一瞧,我白虎可不是吃干饭的角色!”
而在这两头巨兽跟前的,总共有八个人,静越师太和王小欠我是认识的,另外还有一个身穿软甲、披头散发的魁梧男子。
静越师太冷然而笑,说巧舌如簧,果然还是个吃人的妖怪吧?
比起王小欠这种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子,和静越师太这种还有几分姿色的半老徐年来说,这几个中年女人则是膀大腰圆,个顶个儿可比那彪形大汉还要强壮数分。
眼看着就要跟这一帮人对上,突然间有一个身影浮现在了我的身前,然后轻描淡写地挥出了一剑。
我抱着刀,站在了小玉儿的身后。
我施展那南海龟蛇技的步伐,宛如醉汉一般,在人群之中不断游走,很快在小玉儿的帮助下,离开了这边的纠缠,扑到了白虎的跟前来。
他说的果然没错,虽然箭技厉害,但他别的,可也不差。
这是一把法剑,不知道祭炼了多久的岁月,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香火。
静怡师太是个真正能够压得住场子的高手,凝目朝着这边放眼望来,几秒钟之后,她开口说道:“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西边的悬崖吧?”
静越师太说那当然。
静越师太气势很足,对着我们扬声说道:“不管你们怎么溜上来的,和*图*书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如此,倒也省得我们下山去找你们了。”
小玉儿熟视无睹,平静地说道:“明白了,原来在你的眼里,暴力能够解决一切;事情能讲理就讲理,讲不了理,就动手杀人,杀了那有理的人,你就有理了,是么?”
静越师太恨声说道:“巧舌如簧的妖怪,待我将你给擒下,抽筋扒皮,看你还有什么囫囵话儿要说……”
这些人个顶个都是罕有的高手,静越师太的底气十足,骤然瞧见我们出现在此处,先是一惊,紧接着便凝然笑了起来,对着那个老尼姑说道:“静怡师姐,看起来你在山下的布置并不怎么样啊,居然让人悄无声息地就溜了上来。”
“起开!”
这个时候那个魁梧男子已经弯弓搭箭,朝着我们这边瞄了过来。
事实是血淋淋的,静越师太恼羞成怒,怒声吼道:“少胡口狡辩,你这妖孽,还说什么从无迫害?这茫茫大海之中,被你吃掉的生灵不知道有多少,那打渔的渔夫更不知凡几,你好意思说自己从来没有伤过任何人么?”
小玉儿说为何?
我与这些人快速接近,而白虎也停下了手中的弓。
静怡师太依旧还是不开口。
此人的箭我刚才已经是有领教过了,然而那一次是一片黑茫茫的情况之下,而现在月光如水,正好能够瞧得分明,却见此人的手在一瞬间和-图-书猛然挥舞,仿佛变成了三双,三只手张弓,三只手搭箭,便朝着这边骤然射来过来。
我不想在与人拼命的时候,给人抽冷子射一箭,所以就必须先解决掉这个家伙。
然而我冲出了十几米,便被那四个妇人给拦住了去,她们手中的判官笔摇曳着古怪的光芒,朝着空处指点,竟然使得周遭空气一片泥泞,让人有些东倒西歪,十分难行。
说话的是小玉儿,她三两剑就将静越师太给避开了去,然后一力承接住了这四个妇人的攻击,给我留出了一丝空隙来。
月光下,静越师太的脸上满是骄横,然而小玉儿却是个讲道理的人,淡然开口说道:“我还是想问一下,当年之事,我有什么错么?”
在我身后,王小欠遥遥望着我,并不出手,而静怡师太则死死盯住了在人群之中拼斗的小玉儿。
她作先锋,缠住小玉儿,而另外四个中年妇人朝着我这边缠来,再有静怡师太和王小欠居中,白虎在远处搭弓策应,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小玉儿摇头,说不敢,但我从来不伤害无辜之人。
攻击最先到达的,并非静越师太,也不是这四个妇人的判官笔,而是那个魁梧壮汉的利箭。
我们潜入附近,然后便突然现身,小玉儿这般朗声一说,那原本还在慷慨激昂地劝说旁人的静越师太顿时就是一阵语塞,错愕地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他箭法虽然高超,但是战www•hetushu.com场却是变幻莫测,没有特别的机会,很容易误伤自己人,在这样优势明显的情况下,他也不愿意犯错。
这人应该便是白虎李景宗,也就是崂山宗无缺道长的大弟子。
小玉儿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还是不明白,我在海中,对人类从无迫害,反而尽己所能地帮助别人,结果却被你慈航别院诱惑而来,然后抓住,百般折腾。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受害者,当年之事,若不是你们慈航别院斋主的野心,也不会闹成这样,结果你却理直气壮地将大帽子扣到了我的头上来。我真的很想问,凭什么?”
小玉儿说举世之间,讲究的是一个理字,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你觉得你有理?
静越师太愤然喊道:“你居然还好意思问,若不是你当做引子,我慈航别院如何落到这副田地?海天佛国,又如何会破碎成这般?”
到底年轻啊……
小玉儿的剑法高超,我是甘拜下风、自愧不如,所以并没有担心太多,左右一打量,发现静越师太如此骄傲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很显然,她们觉得白虎足以应付我这个名不见经传儿的小角色。
这两头巨兽明显就是已经死掉了,刚才迎风飘散而来的血腥之气,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他旁边是一个有着白色眉毛的老尼姑,比起静越师太这种徐娘半老的女人来说,她算得上是一个老太太,满脸的皱纹和松弛的皮http://www.hetushu•com肤,显示了她在这世间,经历了太多的岁月。
他拉着弓,问向了静怡师太:“师太,怎么着,你倒是开口啊?”
除了这个老尼姑,旁边还有四个分别穿着红橙黄绿不同颜色的中年女人。
我横剑去挡羽箭,而这个时候小玉儿却是已经和静越师太撞到了一起,两人手中的长剑骤然交缠。
静怡师太黑着脸,不说话。
每一根判官笔的尖端,都有鲜血沾染,散发着一股恶臭。
她们应该是慈航别院之中的骨干,虽无靓丽容颜和出凡手段,却也是慈航别院能够立足的根基。
你不知道,你面前站着的,可是隔壁老王么?
她一发话,那四个体型魁梧的妇人立刻冲了出来,她们手中并不是剑,而是一根青铜判官笔。
为了表达尊敬,就暂且将其称作甲、乙、丙、丁吧……
眼看着白虎提到向我冲了过来,我的嘴角也忍不住地往上翘。
毕竟我没有像小玉儿那般轻灵飘逸的身法。
在我的心中,这种在远处放暗箭的家伙,才是最大的威胁。
静越师太却等不住了,将手中的剑扬了起来,朝着前方猛然冲去,而在她向前两步的时候,静怡师太终于发话了:“动手吧,尽量别伤到人……”
她拔出了手中的剑,这是一把铁剑,上面纹着梵文无数,暗夜之中,有幽幽光芒发散而出。
小玉儿认真地说道:“我并非迂腐之人,别人要杀我,要取我身体和妖丹,百般刁难,我难道会举hetushu.com手欢迎么?这种人,杀了也就杀了,但我的双手之上,从来没有沾过无辜者的鲜血,而这一点,你敢坦然么?”
他手中的护身短刀宛如一抹电光,朝着我的脖子处抹来。
我躲避开了几支临体羽箭,陡然拔出了长刀,然后朝着那个一直在射箭的白虎冲了过去。
很显然,她也觉得如果让那白虎肆意妄为地射箭补漏,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她们才更能代表慈航别院的现在和未来。
不过他却一直搭着箭,死死地瞄住了我。
王小欠心有不安,冲着她那有些发狂的师父说道:“师父,这个事情,能不能好好说……”
紧接着四人准备将我围住,让我陷入这如网一般的法阵之中来。
他这手段,看着好像是幻影,然而实际上又如真实一般,着实怪异。
静越师太怒声喝道:“我乃堂堂佛门中人,平日里礼佛静心,传扬功德,岂是你这狂暴狡诈的妖怪所能够比的?”
静越师太没有理会她,而是回过头来,冲着静怡师太喊道:“师姐,这妖怪最擅长迷惑人的心智,别听她扯了,动手吧?”
不过,我如何能够让对方小瞧?
这人的背上有一张大弓,除此之外,旁边立着两张弯弓。
这一片小湖旁边,有两头巨兽的尸体,一头像是条海豚,不过体型却大上了十几倍,仿佛一个小山丘,而另外一边,则是一条七八米长的巨大鳄鱼,不过与寻常鳄鱼所不同的,是它有着六条腿,三角形宛如毒蛇一般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