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七章 握手言和

那湖面,只剩下阵阵涟漪。
王小欠催促道:“师伯,要走得赶紧走,不然那畜生跑远了……”
静怡师太与我们这边达成协议,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静越师太与我同门五十年,虽然她的脾气秉性有些暴烈,但对我却最是尊重;她刚刚身死,仇我却不能不报,众人且随我一同下去。”
然而两人周旋几个回合之后,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件事情。
小玉儿也望向了此间主持场面的静怡师太,说道:“对啊,到底还打不打?”
刚刚与其交手的我能够估摸出那棍子上面的质量来,没有两百斤也有三百斤。
是的,它不是人,而是一头浑身腥臭肮脏、带着森寒之气的大马猴子,这猴儿差不多有一米六左右的高度——或许还高一些,因为它的身子一直紧绷着,宛如一张弓——它如同人一般直立,脸上的毛发杂乱,黑乎乎的,但是一双眼睛,却有如烈焰一般通红。
陡然而来的一棒子,将所有的战斗都给中止了。
他提着护身刀,从另外一个方向,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噗……
它一个腾空,一人化两人,两人化四人,却是弄出了好几个幻影来。
有着逸仙刀在旁边策应,我终于摆脱了死亡阴影的笼罩。
小玉儿皱着眉头说道:“说打的是你们,说不打的也是你们,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静越师太死了,现如今能够镇得住场面的,也就只有她了。
打,那魔http://www.hetushu.com猿便逃之夭夭了;而不打,这一笔糊涂账怎么算?
静怡师太一声令下,那边的众人放开小玉儿,倏然收拢阵型,朝着这边戒备,而那刚刚从鳄鱼身上爬出来的王小欠也是歇斯底里地大声尖叫道:“师父!”
飕!
静怡师太的脸色数变,不过她到底不是怒莽的静越师太,很快就回过了神来,朝着我们这边拱手说道:“两位,刚才是我师妹有所得罪,瞧你们二人的手段,我也知道你们都有留手;现如今既然我师妹已经不幸遇难,不如我们便握手言和吧?”
这重量已经不是人所能够使弄得动的了,即便是修行者,拿是拿得起来,但是像它这般挥舞砸人,却完全不可能。
我从来没有此刻那般期待着十字军血刀能够恢复当日盛况,不说别的,至少我的这力量不会太过于吃亏。
而她们这边一挺住了,静怡师太手中的佛尘就开始发了威。
静怡师太走上前来,伸出了手。
虽然是偷袭,但是让静越师太一声话语都没有叫出来,就直接被敲死了去,这等的手段,着实是让人为之惊诧。
压箱绝技,最好还是得保持神秘。
说罢,她一个箭步,也跟着跳入了湖水里去,迅速消失。
小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与她紧紧相握,静怡师太这时开口说道:“当年之事,的确与你无关,而且这些年来,我也曾经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与世hetushu.com人相安无事,一心向善;咱们既然握手言和,我相信你的诺言,也希望我们之间,再无刀兵。”
静怡师太点头,重复道:“君子一诺,快马一鞭。”
魔猿在阵中左冲右突,那叫一个凶猛,然而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口中一声嗷嗷怪叫,没有待静怡师太发力,便腾空而起。
而它手中的那根棍子,并不是什么精铁所制,而是用陨铁一般的东西打磨而成,虽然粗糙,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极为厚重。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黑影手中的棒子陡然一转,却是转向了我这边。
我瞧见没我啥事儿,于是抽身后退,并且将逸仙刀给收了起来。
而那一棒之下,脑浆飞溅的场景,也让众人都为之胆战心惊。
就好像是那跳水的运动员一般,它入水的水花压得极低,如同一条银鱼一般地不见踪影。
她的坦然和大气赢得了小玉儿的尊重,我这便宜师姐并没有得理不饶人,而是拱手说道:“世间事,无外乎一个理字;刚才那魔猿,我之前也曾经遇见过两回,端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那守护此地的龙修罗,你们可得小心了。”
小玉儿点头,说如此便好。
我哪里能够让它得逞,口中念着法诀,斩人诀使出,划了一个大弯,又朝着它的后背刺去。
静怡师太坦然说道:“这件事情,是我慈航别院错了。”
静怡师太说此事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和图书收着又有何用?
这个黑影子根本不是人。
慈航别院的众人跳上了铜舟之上,然后静怡师太口中念咒,几秒钟之后,舟行入湖中心,开始旋转。
说罢,她带着慈航别院的众人来到了那湖边,却见她大袖一挥,竟然有一个青铜船模从里面飞出来,瞬间变大,化作一小舟。
她们的目标自然不是我,而是刚刚将静越师太敲死的这魔猿。
我这个时候已经爬了起来,手握着那血刀,瞧见此人宛如一道鬼魅幻影,倏然而至,手中的棒子砸落下来。我刚才瞧见他战静越师太的手段,完全就是凭着双臂之上的蛮力,一棒一棒敲得那静越师太没有半点儿脾气,自然不敢跟他硬拼,而是凭借着南海龟蛇技的灵活身法,与其周旋。
只不过那孙行者乃小说话本里面的神魔形象,而这头魁梧猿猴却是实打实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旁边一个中年妇人甲开口问道:“我们不是要守在这里等待么?”
再接着,那船带着青蒙蒙的光芒,居然沉入了水底去。
仔细想想,居然还真的有几分相像。
就在慈航别院众人都聚拢在了静怡师太身边的时候,小玉儿也跳到了我的身边来,双方再一次对峙,而就在此时,湖面上突然又有了动静,一只手伸出了那湖面来。
他原本就是准备偷袭我的,却没想到我的反应太过于机警,使得静越师太成了那替罪羔羊。
我笑了起来,说师姐你说这话儿不是磕m.hetushu.com碜我么,身为南海一脉,如果敢说水性差?
我说能不羡慕吗,人家那法器,啧啧啧,一帮人全部都给兜进里面去了,多好?
然而临近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来,望着这两边再次恢复僵持的众人,一脸错愕道:“什么个情况,到底还打不打?”
然而随后冒出来的,并非那魔猿,而是刚刚被我一记“黄狗撒尿”踹入湖里面去的白虎李景宗。
金光一现,那魔猿反应力超强,拿着棒子挡住了这飞刀,紧接着它好奇地猛然探手,似乎对逸仙刀十分感兴趣,想要抓到手中来。
这魔猿杀人逃逸,了无生息,然而旁边的慈航别院并没有立刻追击,而是纷纷朝着旁边脸色阴沉的静怡师太望了过去。
而即便是如此,也有不得不角力的时候,结果两相一碰撞,我顿时就是右手酸麻,半边膀子都感觉到一阵无力。
沉重。
这一幕让我格外错愕,没想到时间居然还有这般神奇的法器,小玉儿瞧见我眼珠子都恨不得掉出来,忍不住笑了,说你干嘛啊,能不能把嘴边的哈喇子擦掉?
白虎李景宗瞧见我们这边居然握手言和了,放下了心来,开口说道:“师太,静非师太和小薇姑娘还在下面,若是抽冷子被袭杀,恐怕事情有些不妙。”
几招之后,我撑不住了,那种“一力降十会”的恐怖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抵御的,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掐动剑诀,召唤出了逸仙刀。
静怡师太并不急着走,而m.hetushu.com是回过头来,看向了我们,说道:“我们准备下水,两位有何打算?”
我瞧见这猿猴使弄棍棒,朝我连番砸来的模样,心中莫名就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形象来。
孙悟空?
四大悍妇哪里见过这等手段,顿时就是一阵手忙脚乱,攻击的节奏被打乱了去,再回过神来,却见一抹淡然的影子,朝着那湖水之中扑腾了下去。
小玉儿打量着我,说我差点儿忘记问了,你水性如何?
所有人都瞧向了那里,而王小欠更是拔剑相向。
而这个时候,慈航别院的人也加入了战团来。
她说得郑重其事,而小玉儿则淡然自若地说道:“君子一诺,快马一鞭。”
一道破空之声,那逸仙刀从我额头的伤疤处陡然飞出,朝着这魔猿射去。
他三两下就爬到了岸上来,大声嚷嚷道:“我简直是瞎了眼啊,阁下到底是哪路豪雄,居然把我老李弄成这般模样?”
慈航别院的加入,极大地减轻了我许多的压力,特别是那四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她们手握判官笔,四人结阵,却是将那魔猿给紧紧围住了去,然后四人承担着那恐怖的棒子,虽然摇摇欲坠,却也是以柔克刚,勉力支撑着。
她之前参与对小玉儿的围剿时,并没有用尽全力,而此刻悲愤交加,那佛尘竟然化作了三千丝,如同迎风而动的垂柳,扩散在半空中,有如生命,朝着那魔猿缠绕而去。
我刚要说“同去”,旁边的小玉儿却说道:“你们请便,不要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