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十七章 桃花扇

我洗漱之后躺下,睡之前,拿着那折扇出来仔细打量,并且思索着这个女孩儿为什么会出现,她又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呢?
我在一瞬间就弄明白了一件事情,这折扇居然是一件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宝。
天?
仙骨,不是香菇。
我笑了,说师姐你只管问就是了,我何必隐瞒于你?
我下意识地转头望向了床头柜的方向,发现十字军血刀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玉儿说不管是不是,折扇既然在你的身上,我觉得你最好搞清楚它具体的功效是什么,免得生出许多祸患来。
这时朱小柒插话了,说你们还真别说,传闻茅山掌教陶晋鸿出山了,已然修成了地仙之果位,这事儿都传遍整个江湖了,有的人说陶晋鸿乃天下第一人,让许多道门看得羡慕又嫉妒呢。
小玉儿摸着这材质特殊的折扇,莹白如玉的大拇指在扇骨之上摩挲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双眸之中泛着异彩,说王明,这折扇你从哪里得来的?
很细微,然而却是栩栩如生。
那地方是小玉儿跟我确定的,观音跳是一处岛屿延长线,如果有什么不对,直接跳入海中便是了,退路很多,也不怕对方耍什么心眼。
我将意识延伸进了扇子里面去,发现里面的确是另有乾坤,只要我的意识存留,便能够将外界的东西挪移到里面去。
我有些激动,说师姐你知道?
小玉儿挠着头,说我对这种仙灵法宝接触和*图*书得并不算深,你既然能够打开,应该是有一些渊源的,如何把握,这个就看你自己咯。
我说那你的判断,是觉得那个女孩有可能是天人?
我回忆了一会儿,这才斟酌着说道:“一开始呢,我觉得只是一个招揽生意的普通商贩,没想到摊子上面的折扇给人的感觉都挺不错的,而我也是鬼使神差地拿到了这把折扇。讲到感觉,我觉得她对我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因为如果只要她泄露出半点儿杀心,我肯定是能够从幻境之中挣脱出来的。”
小玉儿说观棋烂柯,樵夫遇见的是仙人,而能够随手送出仙骨材质的法宝之人,我觉得应该也当得起这样的身份。
我把玩了许久,试了多次,回过神来,只见扇面上的图案又变化了,正面居然满面的桃花,开得灿烂,而背面则有一句题词,是唐伯虎的《桃花诗》,也就是那著名的“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小玉儿摇头,说地仙虽然沾染了一个“仙”字,但也是存留于人间,受到俗世沾染的人;地仙虽然得证果位,无论是修为还是意识,都远胜境界未到达者,但并非天下无敌,这世间还是有很多厉害角色存在的,不可能一家独大。
我一夜没有睡好,次日又与小玉儿协商许久,等到了晚上,没有带上朱小柒,骑着虎鲸前往普陀岛,半路上与小玉儿新交的姐http://www.hetushu•com妹小青汇合,然后直接前往普陀岛的观音跳。
对于这仙骨,我也是有那么一段记忆的。
朱小柒忍不住笑了,说小玉儿你说得真搞笑。
小玉儿点头,说能够那仙骨随手送人的,肯定不是什么山精野怪或者怨灵之类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这世间的确有很多不可思议、我们也不了解的事情,有没有仙人?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说,肯定没有,但在一个修行者看来,我们毕生追求的,不就是参透大道,得悟真果么?如果连这个都怀疑,那还修什么行,求什么道?”
小玉儿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是问你她整个人的气质是怎么样的。”
此事揭过,小玉儿、朱小柒打趣我两声,说莫非变成了董永,给那七仙女看上了?谈笑过后,说起正事,我讲起与黄养鬼见面的情形来,并且将约定的时间地点跟小玉儿做了供述。
我说扯远了,现如今是末法时代,灵气崩溃,万物霜天竞自由,自顾不暇,仙啊魔的,与我们无关。
我没想到她郑重其事的,却是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来。
小玉儿说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你也晓得,这世间许多修行者的晋升方向就是地仙;而地仙之上,还有天仙,在之上还有金仙,大罗金仙之类的级别……
我心中又一动,紧紧捏住了那折扇。
再一次听到“仙骨”之名的时候,我终于弄清楚了其中的意思来http://m.hetushu.com
不管行不行,也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越发觉得古怪,这桃花扇配我隔壁老王,再加上之前那个虎皮猫大人跟我说得命谶,越发的古怪起来。
小玉儿点头,说我问你,那个女孩子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子的?
解释完这个,她有告诉我们道:“所谓仙骨,顾名思义,就是仙人的骨头。”
小玉儿说对,境界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跨过了就跨过了,譬如我们妖属之于真龙,如何蜕化,这是一件很重要的问题。
桃花扇。
终于,观音跳的小亭子,出现在了我面前。
朱小柒一下子就笑了,说哦,我不知道了,是你的鱼哥哥吧?
此时天晴星朗,月亮皎洁,前方却是一阵迷茫。
我说她给我的感觉很好,人漂亮,恬静之中又带着几分活泼,人很纯净,笑容纯真,感觉没有太多的矫揉造作——大气,她给我的感觉堂堂正正的,大气得很,不像是什么鬼魂之属。
如果是这样,回头等没人了,我滴点儿鲜血试试?
小玉儿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世上有仙人没有?很多人会问,也有人会说有,但却从来没有见过——王明,我问你,你觉得有么?”
小玉儿点头,说那你觉得仙人是什么?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我不要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也是根据师父当年跟我讲解的野史逸闻里面挑了几句话来回答,说仙人就是m.hetushu.com得道的修行者,不过他们存在的方式,应该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得到的。
听我说完之后,小玉儿沉吟许久,然后问道:“王明,我问你,你得跟我说实话。”
小玉儿没有再深入谈起,而是告诉我道:“佛陀圆寂了,留下的骸骨叫做舍利子;而仙人也并非不死不灭,当超脱化道之后,剩下来的骨骸便叫做仙骨——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叫做仙骨的,至少地仙这种还带着肉体凡胎的存在是不行的,得证果位的天仙也不一定行,只有金仙之上,方才会留下仙骨。你想想,能够用仙骨做扇骨的人,会在乎这点事儿?”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流传上千年的逸仙刀来,这玩意据说也是仙人馈赠的,运行的机制应该差不多才对。
血滴落在了那如画江山的扇面上,就好像是水滴落入了湖面上一般,激起了一阵涟漪,随后扇面开始变得波纹浮动起来,那如画江山变得模糊,然后渐渐褪了下去,而接下来,则化作了一个虚无的空间。
我瞧见她似乎知道些什么,便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仙灵法宝?
小玉儿说你听说过观棋烂柯的故事么?
晚上有事儿,必须打起精神来,我与两人说过之后,回到了老赵帮我安排的房间。
想着想着,我心中一动,便坐直了身子,然后血刀挑破了右手中指,有鲜血涌出,滴落在了那扇面之上。
我不得不将下午发生的那事儿又重新给她讲了一遍。
我直勾勾的盯着扇和*图*书面,心中一动,刚刚用来挑破中指的血刀突然间出现在了扇面里来。
小玉儿主要还是问起了黄养鬼的态度和表现来,又问起当初与我交往的细节。
我说你说的是传说典故吧,现如今这末法时代,难道也有真的?
我说多多少少听过一些民间传说,怎么,我这事儿跟烂柯还有关系?
两人相互咯吱起来,一片笑闹声,让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小玉儿摇头说道:“我也只是试一试,他毕竟很忙,不一定能够过来……”
听完之后,她揉着脑袋说道:“一个人能够做到这般前后不一,看似大奸大恶,实在不然;王明,我比较同意你的看法,如果黄养鬼真的如同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冷漠,你当初绝对不可能与她相处得那般融洽;不过此时需要一定证据,这个我不行,不过好在有一个人挺有研究的……”
之后这折扇没有再变化,终于是定下了型来。
我一头雾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可别卖关子了。
小玉儿瞪了她一眼,说什么我的鱼哥哥,你好歹也是负责几千人大集团的公司老总了,能不能稳重一点儿?
我下午的那个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中了幻术,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不过大概的过程还是能够了解的。
我说怎么弄清楚?
我说是谁?
这简直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下一秒,血刀又出现在了床头柜上。
朱小柒伸手抱住了小玉儿,说哎哟,我管的人再多,在你面前,还不是姐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