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七十二章 布鱼,布鱼

我觉得倘若他是对我有敌意的话,只怕那一掌就要落在了我的后背之上来。
血刀没有任何阻碍地穿过了他的胸口,将这人捅了一个对穿。
不过我到底还是配合着将长刀前伸,朝着黄汉的胸口刺去。
师父,你在么?
布鱼左右一看,对我们说道:“此地不宜久了,说不定她们还会杀一个回马枪来,我们先离开这里。”
这人的步伐有些名堂,竟然能够料敌预先,出其不意,让所有的人都没有防备。
我在之前的战斗中费劲了精神,不但精疲力竭,而且被程程一指点爆的尸体冲击到,受了些内伤,有些疼痛难耐;而小青帮我们应付好几个猎鹰,多多少少也都受了些伤。并不比我好过许多。
啊……
上岸之后,小玉儿过来帮我检查伤势,瞧见我身上好多口子,混合着旁人的鲜血,着实有些恐怖,这时布鱼拿了一颗丹药过来,说此乃小还丹,养精益气的,你且服下。
这水性,该得有多强啊?
而随着她的离开,猎鹰也没有太多的抵抗意志,纷纷抽身逃离,而那个光头男人并不阻拦,使得有七八人带着各种伤势离开,而小青想要追击,却给小玉儿给叫住了去。
我正揣摩着此人到底是个什么角色的时候,小玉儿却有些羞敛地上前,朝着那人招呼道:“布鱼哥,没想到你还亲自过来了……”
布鱼走近跟前来,指着旁边的人说道:“这些人,应该是荆门黄www.hetushu.com家的地下力量猎鹰,私底下欠的血债无数,死了也活该——小柒电话里语焉不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跟他们交上手呢?”
我感觉到一股劲风浮现,下意识地举刀防备,却发现她并没有靠到近前来,而是对我说道:“王明,小姨让我给你带句话。”
那人便有这般强大的气势,而我在旁边瞧着,心中也是一阵气血沸腾,手中的血刀再一次解封,气势如虹,又跟着砍翻了好几人。
经历过了漫长的战斗,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我都有了大幅度地下降,这一刀对黄汉并不具有任何威胁,然而此一时彼一时,黄汉被那人一掌拍在了身上之后,整个人一阵狂震,身子不由自主地先前跌落而去。
啊?
这一招才是最为致命的,它直接将张牙舞爪的黄汉给戳破,如同戳一只饱满圆润的气球一般。
只是,她还有什么话儿没有说起呢?
小玉儿看向我,说你认识陈大哥?
周身的伤势也没有那般痛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的是,当他们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却都慢了一步。
能够加入这个团体来,这帮猎鹰都是一定程度的强者,这才是最为恐怖的,然而在这个光头男人的跟前,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那根精钢长棍总是出其不意地捅出,将人给打得飞起。
这是一个光头。
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又见http://m.hetushu•com面了。
那人也不忌讳,将脸上的面罩摘下,我浑身就是一阵僵直。
不管我如何想象,都猜测不到这人,居然就是当初在麻栗山那儿拦住我们的光头大汉,也就是黑手双城座下的大将布鱼。
布鱼说你们谈了什么?
黄汉死了,没有任何言语留下来,双目因为脑袋被捅破而凸出,十分狰狞。
毕竟这玩意对我挺克制的,留给荆门黄家,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小玉儿一脸诧异,说怎么,你们认识么?
出手伤了黄汉之后,那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从旁人的手中抢过一根精钢长棍,开始在猎鹰之中厮杀起来。
小玉儿提醒我道:“他们既然如此卑劣,你得检查一下交换的东西。”
敌人退散,留下来的全是死尸,而我们之所以能够大获全胜,全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光头男人。
我没有矫情,拿过来吞服,但觉入口即化,一股暖流从食道滑落胃中,然后朝着全身经脉游动而去,不一会儿,浑身暖洋洋的。
怨咒气息?是什么啊,难道是小米儿的蛊胎诅咒?还是啥……
布鱼一脸认真地说道:“工作是工作,总还是有一些闲暇时间的。你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么?”
随着这光头男人的加入,场中的局势陡然变化,原本将我们给团团围住的猎鹰被追得满地乱跑,主持战斗的领导人黄汉被我http://m•hetushu•com两刀插死,而与小玉儿一直在游斗的程程也瞧见不妙了,她没有继续与小玉儿交手,而是一扭身,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他穿着一身短打劲装,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勾勒出全身强健的肌肉来,而与猎鹰一般,他同样带着一京剧面孔的面具,是黑脸。
好在这时间并不算长,小玉儿和布鱼随意找了附近一个荒岛,而我们也上了岸边。
想起黄养鬼,我心中黯然,简单说起了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怨和刚才的交易,听得布鱼直皱眉头。
我点头,说对。
想必她就是朱小柒口中的鱼哥哥吧?没想到小玉儿与他竟然还有这等渊源。
一秒钟之后,我拉出了血刀,将前来救援的其它猎鹰给挡开去,这才来得及打量这个援手。
他居然能够紧紧跟着小玉儿,游刃有余。
我知道她指的是黑手双城陈志程,点头,说认识,之前闯了一些祸事,全靠他帮忙周旋,方才没有折腾进监狱里面去。
他这怒发贲张的模样,扔在猎鹰的人群之中,都瞧不出太多的异常来。
完了之后,他对我说道:“我与鬼鬼共事好几年时间,她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恢复了精神,下海洗了一个澡,海水将伤口处弄得火辣辣的疼,回到岸边,我行了一遍气,方才找到众人,却瞧见小玉儿在于布鱼说些什么,那光头男人的脸色十分难看。
小玉m.hetushu.com儿抬起头来,笑道:“布鱼哥,我先给你介绍两个人。这是小青,我刚刚认识的姐妹;这是我师弟王明……”
什么?
一棍在手,天下我有。
我们在海中巡游,小玉儿和布鱼远远地在前面领航,而我则和小青坐在虎鲸之上。
噗!
强烈的痛楚让黄汉一下子就变得暴躁起来,一对护臂猛然挥起,朝着我的脑袋上砸落而来。
我过去的时候,小玉儿指着我说道:“王明应该最是清楚,你不放问一问他。”
这个曾经追得我乱跑的强者,此刻却死得如此憋屈。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只怕她口中的小姨,就是我曾经的师姐黄养鬼吧?
小玉儿低头说道:“我主要是怕你工作太忙……”
我说回来有段时间了。
我低头,身子一矮,让过了他这垂死的攻击,然后左手食指一勾,逸仙刀破空而来,插进了黄汉高高鼓起的太阳穴上面。
真的,我觉得我已经看见了那踏浪而来之人,黄汉必然也瞧见了,其余的猎鹰也不可能视若无物。
那男人完全没有刚才出现的凛然威势,反而是露出了憨厚笑容来,将手中的棍子扔开,然后摸着头笑道:“我最近手头没啥事儿,接到小柒的电话,知道你这边有点儿状况,就寻思过来瞧一下,没想到竟然这般危险,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联系我呢?”
差不多弄完之后,小玉儿吹了一个唿哨,那头虎鲸便出现在了海边,我过去,骑上了虎鲸,而http://m.hetushu.com随后小青也上了来,我心想着虎鲸之上坐四个人,会不会有些吃力,没想到布鱼和小玉儿竟然没有上来,而是潜入水中,在前面先行。
我横刀而立,说你讲。
然而他终究不是猎鹰,而是猎鹰终结者。
程程说道:“你身上有一股怨咒气息,曾经被人给镇压了去,而她刚才顺手,帮你解开了,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快活的人生,哈、哈……”
布鱼微笑,说之前有过一面之缘,不过王明跟我老大认识,所以我倒也还是挺熟悉的。
小玉儿笑了,说世间之事,居然这般奇妙,转来转去,却都是一个圈子的。
小姨是谁?
却见她出现在了几十米之外的小亭那边,然后几个纵身,人就真的离去了。
我一听,立刻就心慌了,拿出了鲲鹏石来,然后放在手掌之上感应。
几乎在一瞬间,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当下我们也是收拾现场,我想起一事,跑过去,从黄汉尸体上面将那一对蠡龙爪给收进了桃花扇中。
布鱼走到我跟前来,说刚才黄养鬼有来过?
小玉儿的水下功夫我是亲眼所见的,可比这虎鲸厉害许多,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光头大汉布鱼。
布鱼朝小青温和地点了点头,然后挥手阻止她的介绍,冲我笑道:“王明,你好啊,是刚从欧洲回来么?”
我愣了一下神,结果那小萝莉身子一晃,人却消失在了黑暗中,紧接着我听到小玉儿一声呐喊:“休走!”
小玉儿像小媳妇一样点头:“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