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七十三章 夜闯慈航别院

他瞧见我,也是吓了一大跳,说啊,你怎么没死?
此番商量过后,布鱼独自离开,去找人盘查黄养鬼的消息,而我们则径直前往了衢山岛。
就在这时,门口走出来一人,说道:“八爷……”
白虎将手伸出,将我拦住,说兄弟,佩服归佩服,但我受人供奉,就得尽职尽责,你若是要硬闯,我就算是拼死,也得将你给拦住。
小玉儿和小青的身份比较尴尬,所以我是一人找上门去的。
当确定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感觉快要晕厥了去。口中满是苦涩的血腥味。
听到两人劝我,我知道自己不管是怨恨还是自责,都无济于事,强打着精神说道:“我知道了,不管我师父到底有没有死,此事的关键,还是在黄养鬼的身上……”
我瞧见他伸出的右手,五指之上尽是老茧,知道应该是练外家功夫的,寻常人若是被他拿捏一下,只怕就好像是被铁砂拍中一般。
如此一番奔波,等我们到达衢山岛观音山附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的时间。
我说你若不信,可以与我交手试一试。
大门被打开半扇,露出了一张睡眼惺忪的老脸来,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斜着眼睛看了我一下,说你有病吧?
那一刀,将老头精铁打造的旱烟杆子给斩断了去,紧接着我冲入他的跟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将其顶在了砖墙上面去。
小玉儿指着鲲鹏石说道:“www.hetushu.com剑妖师叔既然可以寄身于鲲鹏石中,自然也可以藏于别处——你之前不是说黄养鬼抱怨剑妖师叔从来没有教过她任何法门,心中一直引以为憾事么?她说不定将剑妖师叔的魂魄给导了出来,逼问着功法呢。布鱼哥,你说对吧?”
邦邦邦、邦邦邦……
我说不可能,黄养鬼与你慈航别院有交易,怎么可能就这般离开么?
我瞧见有熟人,便没有再难为那门房大爷,将他给推开,回过神来,收起刀,冷然说道:“怎么,你觉得我是活不了了怎么的?”
老头嘴唇微张,胡子一抖,说你谁啊,静怡师太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白虎说你找她干嘛?
白虎失声喊道:“怎么可能?”
大概是瞧见我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阴郁,小玉儿出言安慰我道:“或许剑妖师叔并没有死。”
白虎的耳朵很尖,竟然能够听到这声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你看吧?”
他将那根精铁烟杆耍弄了一个花式,然后朝着我兜头砸来。
我说完话,使劲儿咬着嘴唇,鲜血弥漫于唇间。
老头瞧见我来意不善,便冷笑了起来,说想见静怡师太啊,那好,来、来,大爷试你两手,先看看你的本事……
我说当真?
她,怎么可以,弑师?
我的心中充满了自责,如丧考妣,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死一样的灰败,旁边的几人都瞧出来了和-图-书,布鱼走上前一步,拉着我的胳膊问道:“怎么了?”
我心中存着一大股怒火,表情阴郁地说道:“我找静怡师太,或者能够说上话的人。”
我的表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说不行,我得进去查一下才行。
我面无表情地指着自己的鼻子。
白虎说你和她不是也有交易,她怎么不在你那里待着?
我想了想,说趁她没有走远,我想截住她。
白虎先是左右打量了一下,这才嘿声笑道:“说句实话,我是觉得你应该活不了。”
就在这气氛有些僵硬的时候,突然间我的手机响了。
其实在感觉黄养鬼变得如此冷漠的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可能会有这么一个结局,然而刚才一番缠战,根本没有容我查探的时间,这会儿想起来,满脑子都是杀人的念头。
小玉儿看着我,说你有什么打算么?
我当初怎么会蠢到将寄托着师父残魂的鲲鹏石,给这个恶毒的女人呢?
那女人既然跟慈航别院有合作,那我们准备去找那尼姑庵的人。
海天佛国破碎之后,慈航别院离开了普陀岛那个伤心之地,却又没有别处可去,于是便在衢山岛的观音山附近落了脚,起初是搭了十几个茅屋,而随着时间发展,这儿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建筑群落。
我说什么人可以想见就能见?
白虎说你我虽然没啥交情,而且还打过一架,但你的为人和胆识,我还是挺佩服的,没有和-图-书必要骗你。
白虎也叹道:“跟你做敌人,简直是嫌命太长了……”
我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他,然后将血刀重新收回了鞘中。
老头瞧见我表现得如此不善,不由得挑眉说道:“瞧你模样,便知道也是修行者,江湖中人,但叫你晓得,虽说我慈航别院有些没落,但也不是你们这些江湖小杂鱼能够惹的。你大爷我当年混迹江湖的时候,别人瞧见,莫不竖着大拇指,叫一声八爷——今天八爷就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听到这人的声音,老头慌里慌张地喊道:“虎爷,虎爷,有人强冲山门呢,你快救我啊!”
我师父的残魂,并不在里面。
我说我过来找黄养鬼。
我说道:“希望以后见面,不要是敌人。”
布鱼点头,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我们道:“我有一个朋友,她就是神魂投胎转世,现如今活得好好的,你不要放弃希望。”
白虎有些头疼地说道:“王明,这里面的事情呢,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你来我们这儿找黄养鬼,是找错方向了——她拿到黑舍利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据我所知,她应该去了市里面,甚至有可能历经离开舟山了……”
我强卓镇定,然而一开口却快要哭了起来:“那婆娘将我鲲鹏石里面师父的残魂给抹去了……”
他这一下颇为厉害,倒是显露出了他的不凡来,看得出来慈航别院虽然破落了,但是守门的人也是精挑细选的。
白虎和_图_书猛然一惊,说怎么会?谁杀的?
我一愣,说啊?
我转过头去,瞧见来人竟然是白虎李景宗。
小玉儿看向了布鱼,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我与鬼鬼是多年的同事,虽然她后来离开了有关部门,但彼此的情谊都还在,今天听到你们的话语,我觉得她有可能中了谋算,这事儿,我可以帮你们点小忙。
那人哪里想得到我会骤然发力,下意识地就慌乱了,还想那断了的精铁烟杆来戳我,却被我用血刀架住了脖子,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现在有资格了么?”
若是往日,我或许也就跟他心平气和地聊一下,毕竟别的不说,人家的年纪摆在这里,多少也得尊重一下老人。
我万万没有想到,最坏的情况居然真的就发生了——黄养鬼居然真的这么大胆,将我师父的残魂给扼杀了去。
老头给吓得半死,慌忙说道:“有、有,你等等,我这就去叫人……”
我瞧了差不多好几分钟,里面才有人应了一声,说谁呀,这大半夜的?
我说南海一脉,王明,前来拜访。
我走到门口,然后敲了敲门环。
不过我精通十三层大散手,哪里能够让他逞了威风?
白虎汗颜,摸着鼻子说道:“我还是算了,之前就不是对手,现在更不想与你为敌——对了,王明,你和我慈航别院之间的事情已经讲清楚了,这打上门来,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那人也是个不错的练家子,和_图_书人在空中,一个倒翻,落下来之后,从腰间摸出了一根精铁烟杆,怒声说道:“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真当我边八爷是好惹的对吧?”
我说黄汉死了。
我赶到的时候,这儿一片昏暗,只有大院门口处的两个大灯笼格外显眼。
当下我也是一拨一带,然后将此人一个过肩摔,直接甩向了那边的石阶边儿过去。
毕竟这是门面。
我说为什么?
我心底里的痛,不及身体的万分之一。
从兜里将这用防水袋包裹的手机拿出来,接通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朱小柒的话语:“余先生叫我帮忙通知你,说人在舟山,他正在缩小范围,让你有时间的话,赶紧过来。”
小玉儿的猜测并没有错,鲲鹏石之内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冷笑一声,然后将血刀缓缓拔出,而白虎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却寸步不让。
我说好,你来吧。
白虎说黄汉那家伙的厉害,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而他身边还有那么多的猎鹰,我知道你厉害,但却应该不是那帮人的对手——怎么,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是么?”
然而此刻我的心情烦躁至极,却陡然间从桃花扇中取出了血刀,朝前猛然一斩。
人年纪大了,就显得有些唠叨,那人说了一大通之后,方才动手,五指微张,朝着我当胸推来。
我眯着眼睛,然后说道:“这家伙不地道,拿个假东西来骗我,这事儿我若不跟她掰扯清楚,我就不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