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七十四章 月圆之日

我如实回答,又讲起了小萝莉程程来。
确定好了计划之后,我们对这里进行了突袭,然而让人郁闷的事情是,庭院的确是荆门黄家的产业,而我们也的确找到了几个昨日参与拼斗的猎鹰,但是主要目标却都没有在。
我没有什么保留,悉数与他讲起,听完之后,布鱼说我得去打一个电话。
我愣了一下,仔细思索起他话里面的真意来。
布鱼离去之后,我出来说准备值班看监控,结果小玉儿和小青一致让我休息,毕竟我这一夜又是伤又是痛,精神实在不太好。
离开了这处据点之后,李总队对布鱼说他们已经在外围布控了,讲道理这人应该是逃不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庭院里面一定有密室或者是地道之类的东西,他们藏起来了。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并不多,两天后,布鱼那边接到了电话,便准备启程返回南方省,而临走之前,他还特意打电话与李总队沟通,安排好了一切,方才离开。
这些人堵住各个路口,而我们则来到了附近的一个二居室里。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这辈子,一直到死去的那一天起,都得偷偷摸摸地生存于黑暗之中,不敢享受片刻阳光,甚至还会连累朋友和家人,而荆门黄家则通过那些无辜之人的手,不断对我操控……
啊?
月圆之日。
布鱼说你若是被通缉,那么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体制中人,都得对你动手;而如果那些与你素无恩怨的人与你交和*图*书锋,你该怎么办?是一杀了之,还是会仓促逃离?
黄养鬼不见了,程程也不见了,剩下大小猫三两只,根本没啥用。
啊?
只是,我这师姐可是那什么软玉麒麟蛟化成人形的大妖,这人妖殊途,两人怎么可能结合在一起呢?
对啊,那些人对我下手,并不是因为痛恨我,而是因为尊重自己的职责,他们并不知道我与荆门黄家的恩怨,只知道要抓捕罪犯……
时间过了差不多七八天,我这边刚刚值晚班,与小青交接之后,心中气闷,离开了房间,来到外面的一条小街上面散步,然而越走越是急躁,觉得总有一股怨恨难消。
我说布鱼大哥,你别管我,我自有主张。
如此布置妥当之后,李总队便带人撤了。
布鱼抓着我的手,依旧认真地劝道:“你无所谓,但是有没有考虑过别人?”
这般一想,我满腔的怒火就平歇了下来,心中不由变得犹豫,说那该怎么办?
好在朱小柒会经常过来看我们,鼓舞士气,倒也没有那般无聊。
布鱼瞧了一眼李总队,那人一脸为难的样子,最后只有跟人家赔礼道歉,然后离开。
我冷冷一笑,说无所谓。
她们让我值白班,一会儿有什么事情,她们会叫我的。
的确,在我看来,那尊大神要比旁人多出许多分量,他若是能够出手帮忙的话,事情终究会变得好办许多。
除此之外,黄汉和猎鹰的人,也都有在此落脚。
www.hetushu.com知不觉,居然又到了月中。
这些人跟布鱼是老交情,他们愿意帮忙找人,已经是很不错了,但如果断了朋友的前程,这事儿他也挺为难的。
李总队是布鱼以前的朋友,有过业务往来的,双方都比较认可,要不然也不会这大半夜的出来帮忙寻人,经介绍,我得知这庭院里面正是荆门黄家的产业,黄养鬼之前落脚的,便正是此处。
一直走到深夜,不知不觉我来到一片水洼跟前来,突然间心中一动,往水里面一瞧,却见到那圆月如银盘。
至于人手,他恐怕不能提供。
小玉儿问那能不能强行搜查,又或者抓几个人出来拷问一下?
(本卷完)
得知了布鱼的想法,我表示理解,心中却暗自打定主意,准备进去掳走一两人出来拷问。
想到“月圆之日”这个词来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不妙,紧接着浑身开始燥热,皮肤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撕裂感,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一般。
我一愣,说什么意思?
李总队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个……
布鱼认可他的说法,并且打电话给朱小柒那边,让她提供人手。
听到布鱼说会请黑手双城介入,我的心中顿时就多出了几分笃定。
布鱼点头,说黄门郎年轻时风流成性,的确是有好几个外室,不过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这师姐和布鱼之间,似乎有着那么一点儿说不清道和-图-书不明的关系,一开始感觉好像有点儿像是那兄妹之情,后来又感觉仿佛牵扯到男女情愫上面来了。
朱小柒这边倒是十分配合,很快就将她手下比较值得信任的人都给派了过来,包括老赵和还在养伤的蒙飞,以及那个心有色胆的朱跃进。
我想起在海天佛国遗迹之中程程说起的话语,便转述出来,布鱼听到,大为震惊,又仔细问了一遍,然后让我将所有关于程程的信息都告诉他。
我同意了布鱼的意见,而布鱼则取和李总队交流了一下,那人告诉我们,他会提供技术支持,在这宅院的所有路口和周遭都安装监控,随时保持对这儿的监视。
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正准备组织人手突袭。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单身狗?
布鱼大概是清楚我心里面的想法,拉我到了角落里,低声说道:“王明,来日方长,罗马不是一天就堆成的,此事你若是太过于急促,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
我虽然有师父,但跟随的日子毕竟很短,许多修行上面的问题除了与老鬼沟通之外,都是自己在琢磨的,而小玉儿与我同宗同源,对南海一脉的功法最是熟悉,布鱼据说与白虎李景宗是同门,都出生于崂山派,对于许多道法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特别是他常年处于第一线,有着极为强悍的战斗力,往往说一句话,能够让我有着很大的收获。
布鱼低声解释道:“荆门黄家乃名门大户,朝中不但有人http://www.hetushu.com,而且还身居高位。且不说找不找得到人,就算是找到人了,但鬼鬼虽说欺骗了你们,却并没有违法犯罪,单纯因为私人恩怨而公器私用的话,他们很容易被人诟病,甚至会丢掉帽子的。”
房间里只剩下我、布鱼、小青和小玉儿,那小青和小玉儿在客厅里进行监控,而布鱼则带着我来到了休息室里,对我问起了与黄养鬼的交情和昨夜的交流情况来。
布鱼摇头,说你听我一句话——江湖仇杀,这事儿一无苦主、二来虚无,不会有任何人追责,上面也不愿意管,所以昨夜的事情,过了也就过了;但这件事情不同,它既然已经摆在台面上来了,你再动手,只怕会被人抓到阵脚,最终利用公权力对你通缉,让你寸步难行。
什么?
听到两人的关怀,我也不矫情,回到休息间里,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还睡着了。
毕竟这件事情呢,他只是为了还布鱼一个人情,又或者说拍一下他背后黑手双城的马屁,并没有向上面做报备,如果此时追究起来,就挺麻烦的。
布鱼早有想法,对我说道:“事已至此,当分两步走,第一就是继续在周遭布控,等待她们出现,再想办法;再有一个,那就是我会像我老大陈局长禀告,让他帮忙介入此事——毕竟鬼鬼在他的手下做过几年事,也有一些情分,现在她变成这个样子,总不至于撒手不管的。”
从衢山岛赶到市里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布鱼他们已经hetushu.com锁定了目标,是在一个老式庭院中。
我们的到来让布鱼十分高兴个,给我介绍了一下他身边的中年男子,说这是舟山的李总队。
当我说起小萝莉程程喊黄养鬼叫做“小姨”的时候,布鱼皱起了眉头来,说不对啊,我记得鬼鬼就只有一个哥哥,没有姐姐啊?
我冲到了那水洼里,然后低头一看,却瞧见一个浑身都是黑毛的狗头,正在往水里望去。
将下来的时间里,我基本上吃喝拉撒都在这两居室里,除了看守监控器之外,便是与其余人探讨修行上面的问题。
我不确定这个李总队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看他双目精纯,气势沉稳,便知道也是厉害角色,与其握手。
虽然这般想,但是我觉得布鱼这人温厚纯良,沉稳大气,如果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的话,我个人还是会表示祝福的。
他走的时候,是小玉儿送的。
至于小青,她虽然弱于这两人,甚至与我相当,但是剑走偏锋,话语犀利,也有许多可取之处。
庭院里有一个年近花甲的老管家一直在嚷嚷,问有没有搜查证,如果没有,这就算是私闯民宅,他们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哪里能够让人这般随意欺负?
我说你还记得上一次黄家大婚之事不,那个与门客结婚的黄家大小姐,不就说是黄门郎的私生女么?
布鱼走后,气氛似乎变得平静一些。
这儿被布置成了监控室,十五个监控头二十四小时对着那荆门黄家的庭院进行监控,而我们几人分别值班监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