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章 车上偶遇,昔日同学

旅程无聊,我便听梁京跟我瞎扯,聊着聊着,他突然问道:“对了,你知道向馨蓝在做什么不?”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挺好的,只可惜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离一本线差了几分,结果上了本省的静海大学,而梁京正好是我的同班同学。
若说钱,只要我想,自然会有人送到我的手上来。
换句话说,在学校的时候梁京是风云人物,而我呢?
梁京。
梁京扶了一下黑框眼镜,然后给我们介绍:“对,这是我的大学同学,王明;王明,这是我女朋友,郭晓燕。”
我点头,没有问什么事情,没想到那郭晓燕却开口问道:“王明,你这走南闯北混江湖的,不知道对那些事情懂不懂?又或者有没有类似的朋友?”
我闷声说道:“呃,她说得倒也没有什么错,从她的角度来说,我的确是一个混蛋。”
我犹豫了一下,说到时候看吧,我不一定有空。
就算是你想要低调处事,然而事情却从不会就此停下来。
我说哎呀,不错哦,公务员,铁饭碗,旱涝保收,外快多多,说不定过两年就混个处长局长的,到时候可就威风了。
而说到权,当时黑手双城出言招揽我的时候,只要我是点了头,被说副处级,正处级说不定也能够满足得了。
梁京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说句实话,王明,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参加。到时候若是能够旧情复燃的话,这辈子都用不着和-图-书奋斗呢,你说呢?”
梁京矜持地说道:“去年就毕业了,后来参加了国考,现在在江阴省交通厅工作。”
略过这尴尬的话题,我问他坐到哪里,干嘛去?
那个时候,我专心地修行,然后自食其力,过着最为简单质朴的生活。
梁京说不过自己女友,又看向我道:“王明,敢情你说的小生意,是走村窜巷,给人算命?”
我笑了,说你怎么会觉得我懂呢?
我做的啊,都是杀人越货呃勾当啊,这怎么讲?
至少这几个月以来,荆门黄家拿我也是没有太多办法。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毕业之后在金陵那边一家汽车零配件的公司里面实习,后来去了南方,在江城一家德资企业里面厮混日子;现在出来了,自己做点儿小生意。”
我哈哈一笑,然后含糊地说道:“这个嘛,倒是认识几个朋友,你是想说你奶奶出的事,跟那方面有关?”
因为我每一天的成长,都很迅速,快得让这些人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不知不觉,那个曾经被追得到处乱窜的家伙,居然已经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不过虽说如此,但梁京跟我一直都不在一挂的,他属于学霸类型的,跟我这种整天浑浑噩噩的学渣没得比,年年拿奖学金不说,我记得他好像还是学生会干部——对了,大三那年好像还担任了我们系的学生会副会长……
啊?
我估计扔人和_图_书群里面都没有人记得。
我说到时候一定帮忙。
郭晓燕留了我电话,说王明,如果到时候我真的需要的话,给你打电话啊。
梁京不太敢确认,一直到我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颗心方才落了下来,与我重重地摇了摇手,说嗨,我刚才一直盯着你呢,就觉得像,只是感觉你跟学校的时候比起来,变化太大了,我都差点儿不太敢认你了。
梁京在一旁有些不满地说道:“晓燕你好歹也是京都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也信这个?”
郭晓燕说就是那种阴阳算命,渡劫堪舆之类的……
骤然听到别人叫我名字,我第一反应是警觉地捏起拳头,下意识地朝那人望了过去,却发现那人居然是我的大学同学。
呃……
我有些心虚地摸着鼻子说道:“说起我什么?”
梁京忍不住笑了,说她说你是个混蛋。
梁京有点儿兴奋,说哎呀,没想到坐个动车都能够碰到同学,咱们可真是有缘啊;对了,王明,你毕业之后,去了哪儿啊,现在在哪里发财呢?
一入江湖深似海。
我伸手,说郭小姐你好。
若是以前,我听到这些,说不定心里面就憋屈了,莫名的自卑。
来到了这个三省交界的地方,望着那熟悉的山道,我的心情莫名就激动了起来。
到了湘湖省,我又转成汽车,一路周折,终于到了麻栗山。
郭晓燕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的时候,家里面请过一位先生http://www.hetushu.com,现在想起了,他当时的气质,跟你倒是挺像的。
动车上的偶遇让这一路的行程变得不再那么无聊起来,我们一路聊着,他们到了武口站下了,而我则继续前行,抵达了湘湖。
这话儿我以前曾经听说过,不以为然,然而真正进入到了这个行当里面来的时候,才发现它说的就是真理,因为你只要深陷其中,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烦心事折腾你。
我说有么,我感觉你倒是没怎么变,还是那样的年轻帅气、温文尔雅。
不过这些事情我现在听起来,却是心不在焉,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我犹豫了一下,苦笑着说道:“走南闯北,到处跑码头混江湖的,糊口饭吃而已,什么都做,却不大;不说我了,对了,我记得你后来考了金陵大学的研究生,现在应该也毕业了吧?”
郭晓燕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敬而远之,有的东西你没有办法解释,却又真实存在,那就抱着暂且相信的态度,这也是哲学里面的内容啊?
荆门黄家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需要仰视的存在,然而它并非没有漏洞。
梁京眼睛一亮,说啊,你都做什么生意呢,说来听听?
我尴尬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毕业之后就很少有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梁京摇头,说怎么会?你还记得尤芷不,就向馨蓝她们宿舍那个,人现在是静海市团委副书记,副处级了呢;还有秦健那小子http://www•hetushu.com,现在在彭城的开发区那边办公室当一副主任,虽说级别不高,但却是实打实的土霸王……
听到我的话语,梁京的脸上颇有荣幸,不过还是矜持地说道:“哪里,我就是个办事员而已。”
梁京说你不会是怕见向馨蓝吧?
好像是吧,我的记忆不太深了,毕竟那个时候对这些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我闭目静思,突然间旁边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嘿,王明?
他告诉我说去鄂北省的省会武口,郭晓燕她奶奶出了点事儿,他请假陪着过去看一看。
我尴尬地挠头,说怎么会?
我这时才注意道靠过道的最外面那个女士,瞧见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裙,OL女郎装扮,人长得挺不错的,最重要的是瞧这身板儿,不穿高跟鞋都有一米七,十足的模特身材。
不过不熟悉归不熟悉,同学见面,该有的热情还是有的,我取下了墨镜来,伸出手去说道:“梁京,好久没有见了,怎么这么巧?”
说着话,旁边有一女士插话道:“梁京,你同学?”
动车上,戴着一个大墨镜的我闭目养神,默默地想着心思。
他跟我讲起了那些同学的去处和下落来,什么这个同学的家里面有多少背景,那个又谈了个什么女友,家里面又是如何。
只可惜,想要解决这事儿,就绕不开一个庞然大物,也就是别人口中的江湖第一世家。
所以这些世俗之事,对我来说只不过是那过眼云烟罢了。
还是和*图*书跟随着蛇婆婆离开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梁京突然问道:“对了,上次向馨蓝跟我说起,说回头准备组织一个同学聚会,让离开学校几年的大家重新聚一下,你要不要来?”
郭晓燕点头说是,据说是被鬼缠身了,家里面也是到处找路子呢。
好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我都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呢。
毕竟人家混得挺不错的,咱还辛辛苦苦在南方打工挣钱,却连房都买不起,说起来真可怜。
我说能够进省机关里面工作,已经算很厉害了,我们这拨同学里面,就属你最有出息了。
我哈哈一笑,说没有,只是认识几个江湖朋友而已。
我真的有些心累了,想着处理完黄养鬼和我师父这件事情之后,回头找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又或者青山绿水、竹林小筑一般的地方隐居下来。
梁京故作不爽地说道:“堂堂系花给你小子泡上,结果你来一个毕业之后说分手,说起来真的让人不爽啊——跟你说罢,向馨蓝她父亲的公司上市了,现在是省里面有名的大企业家,她现在在她父亲公司里当项目经理呢,上个月还来过我们交通厅谈项目,见到我的时候,可还聊起了你……”
那美女微笑,露出六颗洁白的牙齿,矜持地与我轻轻一搭,然后说道:“王明你好。”
还有谁居然是一富二代,现在开的都是百万豪车……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哪些事情?
那才是我所想要的日子。
她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