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章 亿万悬赏,隔壁老王

我苦笑,说我至于那么猥琐么?
康妮呸了我一口,说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
我指着那画片上面,站在中间那个笑容清纯的女子,问道:“这个人是谁?”
康妮哈哈一笑,说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见过她呢?
康妮挠着头,说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事情变得越发的古怪了。
又或者,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关联……
康妮冷笑,说那弥勒是个天生邪恶的坏蛋,他哪里能够听小观音的话?结果小观音真就自刎了,而生机灭绝的小观音居然化作了一个黑色的能量漩涡,将我大师兄努尔,还有出身茅山宗的张大明白都给扯入了里面去,生死未知。
康妮说可不是?那件事情发生之后,陈黑手自愿下野,亲自将我大师兄的旧物送回,后山的那个衣冠冢就是那个时候立起来的。我师父最喜欢我大师兄了,当时也是伤心欲绝,没想到过了小半年,师父居然收到了大师兄的托梦,原来两人之间曾经有一种修炼精神的功法,叫做尊玉功,能够互传心思,这才知道了他后来的境况,却是流落到了奇异的世界里去,而他和小观音则成了相依为命的好友……
我双眼瞪得滚圆,过了好久,方才问道:“荆门黄家挂的单?”
康妮说就是那个弥勒。
康妮说那你也别流哈喇子在上面,知道不?
我点和*图*书头,说好,而这时她居然要将那两个相框给收走,我慌忙拦住她,说别啊,留在这里呗,我没事多看看。
我摇了摇头,说不,不是的。
我忍不住惊叹一声,说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变故?
听到康妮的讲解,我也总算是明白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不过心中依旧还是有一些疑惑,说康妮,我向毛主席保证,那天我瞧见的人,真的跟这个小观音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她本人。
她指着那个长得像台湾女星林志玲的长腿美女说道:“我觉得倒是有可能的,你看她眼神,是不是在看我师兄?”
康妮说这东西宝贵着呢,是我大师兄留下来的唯一念想,你弄坏了怎么办?
我摸着鼻子说道:“小观音?弥勒?这名字取得有些古怪啊,难不成他们师父叫做如来佛祖不成……啊,弥勒?等等,你说的是弥勒?”
那是我记忆中入行以来,睡得最香的一觉,没有任何担忧和苦痛,也没有忧愁,脑子里处于一种极度的宁静之中,一直到房门被人敲响,好几声之后,我方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且口水还流了一脸。
鬼魂?
呃,我似乎做了一个美梦,但梦是什么,刚才还记得,现在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说这人我最近刚刚见过,不过情况有些特别,说才会问你。
我听得入神,说然后呢?
听到我的话语,康妮自然是一脸惊讶hetushu•com,说那扇子呢,你带在身上么?拿来看看。
康妮眼眉儿弯弯,笑着说道:“对,弥勒。”
康妮说道:“当初弥勒在黄河出海口引发蝗灾,并且篡改龙脉,结果与黑手双城遭遇,双方大打出手,当时我大师兄就在陈黑手下面做事,而小观音则知道自己师兄做的事情如果成功的话,必将生灵涂炭,于是以死相谏……”
渐渐地,旁边三人被我给忽视了,只剩下最中间的那个女孩儿,低眉笑眼,仿佛在跟我说:“先生,来看看我们家的扇子咯?”
康妮摇了摇头,说不,这就是她的名字,而她的背景你听了,估计会更加惊讶。
……
我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来,说不定就是碰到了鬼呢?
门依旧还在敲,我过去将门给打开,却瞧见居然不是康妮,而是之前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王童。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康妮的讲述,心中悠然神往,觉得那样的日子,比起现在的尔虞我诈来说,反倒舒服许多。
王童也很惊讶,说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他瞧见我很高兴,伸手与我相握,说王明兄,外面都传疯了,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
尽管我笃定地认为送我桃花扇的,就是康妮口中的小观音,但她却并不这么认为。
康妮说那你干嘛这么问?
康妮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将相框给放倒,平放在了桌面上,然后说道:“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么?是不是瞧http://www.hetushu.com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眼馋了?”
这图像不是你师父画出来的么,又不是照片,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呢?
康妮摇头,说不对,小观音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死了,且不说她不能够从那个世界回来,就算能,也只能是以鬼魂的形势出现。
康妮这才离开,而我则坐在桌子前,下巴磕着桌面,然后双眼死死地盯着那相框里面的图画。
是因为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我才会记忆这么深刻么?还是人送了我一把仙骨制作的桃花扇,我才会如此呢?
我说我真不知道啊,到底什么事?
我说那边很苦么?
“兄最近会有大难临头,这折扇能够救你一命,且留着,日后有缘再见。”
康妮嘿嘿一笑,然后介绍道:“小观音来自东南亚一带,不过她却是天人——什么是天人?传说中诞生于三十三轻灵之天的生灵,生下来就有神力,不死不灭,也就是我们传说中的仙人——不过她最早出现的时候,身份却是东南亚巨擘山中老人的徒弟,而山中老人还有另外一个徒弟,名字则叫做弥勒。”
扇子掉落在半空的时候,我顺手抄起来,苦笑道:“现在你信了吧?”
关于桃花扇的事情,我并不打算说给康妮听的,毕竟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有些蹊跷,说了她也未必信,然而瞧见她一副不善的表情,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在浙东省的舟山市一处市hetushu.com集里逛街,突然间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愣了一下,说这是什么名字?外号么?
“看吧,我就说你拿不走,还吹牛,羞不羞?”
康妮一下子就给我镇住了,打量了许久,想要接过来,结果手指一触,却根本拿捏不住。
我说就是那个据说曾经执掌过邪灵教、后来在舟山海天佛国一役之中死掉的弥勒?
我摸了摸鼻子,说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呢……
“这扇子你若是能够打开,送你又如何?”
康妮盯了我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说好吧,我告诉你,她叫做小观音。
她听过我的讲述,一拿过来,立刻就想要打开折扇,结果自然是没有办法弄开,尝试了好几次之后,她气呼呼地递给了我,说你来试一试。
我说你说出来吓吓我吧。
康妮让我在房间里好好待着,她要做功课了,让我没事别打扰她。
呃?
“废话,怎么会是香菇?”
康妮把相框又翻转了过来,然后告诉我道:“小观音和我大师兄,就像兄妹之间的感情,你别亵渎——倒是这个女子……”
我说现在你能够跟我讲一下,这个女孩儿是谁了么?
因为激动,我的声音都有点儿变调了,康妮并没有听清楚,愣了一下,说啊?
我将桃花扇给取了出来,递给了康妮。
只是,到底什么样的美梦,能够让我流哈喇子呢?
康妮说据我所知,他们占据了一块很大的森林,然后结交了一个弱小的种族,那www•hetushu.com些小精灵对他们很好,而他们就留在那里保护那一片领地,与所有觊觎森林的人进行厮杀,可辛苦了……
康妮说谁知道,也许是那儿的土著吧?
我也不与她争,甚至都懒得说服她。
康妮呸了我一口,说你可别扯了,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来去,我师兄早就回来了,何必在那里日日受苦?
另一个世界?
我说当时不是去了三人么,这个女人又是怎么来的?
王童嘿然笑道:“不然呢?”
王童轻轻咳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你现在已经是江湖上的第一号通缉犯,花红是一亿人民币……”
康妮瞧见我一脸较真的表情,皱起了眉头来,说实话跟你讲,这张画是我大师兄与我师父传梦的时候,我师父绘制的,他身边这几人都跟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你觉得你有可能见到她么?
啊?
我简单地讲起了当日之事,包括后来我找人帮着鉴定桃花扇,又说起我滴血认主之事,一一讲述而来。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见?
我心中一动,问道:“好友?难道不是女友?”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传疯了?
不想不知道,这一回忆起来,却发现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了心头。
不知不觉间,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古怪的错觉中去,到后来我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我说:“就是那个弥勒?”
我拿过来,“啪”的一声,折扇打开了来,露出了那桃花扇面。
我说我保准不碰。
呃,土著有这么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