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情形瞧得我这单身狗只想回避,结果在康妮的笑骂声中又折了回来,拿着银质的刀叉切了一下肉,发现里面还有血水。
小米儿害羞得都快要哭了,瞧见康妮过来,赶忙抱住了她的胳膊,说师姐……
这王童是青城派的传承,讲究的是一个轻灵诡异,阵符结合,用剑也多走轻灵飘逸,狠辣刁钻的路线,与他交起手来,能够给我许多的实战经验,最重要的是王童家学渊源,各种佛道儒巫之术都非常丰富。
小姑娘瞧见我直愣愣地打量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去,从嗓子眼里憋出了两个字来:“爸爸……”
再有一个,我这一段时间以来都在路上奔波忙碌,根本静不下心来想事情,而此刻每一次瞧见那桌子上画框里面女孩儿的脸,我的心就变得格外宁静起来。
康妮骂了我一声“土包子”,倒也没让我亲自动手,端着我的盘子去返工,我是知道其中蹊跷的,说康妮你可背地里给我的牛排吐口水啊,我鼻子属狗的,闻得出来。
我瞧见两人吃得有滋有味,苦笑着说道:“你煎牛排的锅子在哪里,我自己去弄熟吧。”
啊……
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激动得语无伦次:“小、小米、米儿……真的是你?”
我连忙伸手阻拦,说打住,我懂了,你别炫耀……
我说有没有熟的?
我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然而越是如此,我越能够感受得到自己与那www.hetushu.com些顶级高手之间的差距。
康妮白了我一眼,说童童说七成熟的牛肉是最好吃的,又鲜又嫩。
康妮忍不住乐了,说我还就吐了,你有本事饿着。
王童说当然不错,基本上戴上去之后,取都取不下来,只有依靠特殊的药水卸妆,方才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不过使用过程比较繁琐。
怎么办?
荆门黄家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总感觉怪怪的呢?
即便从修为和身手的层面来讲他并不如我,但是每一次与他交手,我的收获都会很大。
王童嘿嘿笑,说追女孩子嘛,可不得花点儿心思,你说对吧?
我在西熊苗寨的日子过得挺舒心的,一来王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总是有各种奇思妙想和有趣儿的事情发生。
我瞧见外面天色黑了下来,便问王童,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龙脉守护这儿,轩辕内经我日日都有修行,提炼出了另外一条道路来,从欧洲回来,吸收的龙脉之气在龙脉社稷图中存留,使得我能够毫无障碍地使用逸仙刀。
不过这些事情我都藏在了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苦笑着对王童说道:“也就是说,我现在啥事儿不干,只要过去自首,就能够成为亿万富翁咯?”
我说我看过暴走漫画——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儿?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出了什么事情进了炮局里去,一待三五年,出来再见到自hetushu•com己女儿一样,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满口子地感谢,这时康妮过来叫我们吃饭了,两人便跟着来到了餐厅处,发现桌子上居然摆了三个盘子,上面是一大块煎牛排,旁边还倒着一杯红酒,中间摆着蜡烛。
王童说理论上是这样子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命来花这个钱而已。
不管是一千万还是一亿,如果达不到目的,那就是丢人,最终成全的,只能是我的名声。
王童说这不是过来跟她师父蛇婆婆约一下时间么,如果差不多的话,我通知我老爹过来谈婚事,看看该怎么办;王明,我结婚你可得来啊……
到达西熊苗寨的第五天夜里,我修行完毕,靠在床头发呆,突然间门外传来敲门声。
王童说两个人能不能相处吧,看缘分;相处下来能不能长久呢,看手段和性格。反正我们现在都挺了解的,她知道我的长短,我知道她的深浅……
叩叩叩、叩叩叩……
王童说虽然咱康妮跟普通的女孩子不一样,但女人天性里面追求浪漫的因子还是存在的,只要你用心,世上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
呃?
我摆了摆手,说没啥,瞧见他脸色红润,忍不住问道:“那啥,你和康妮处得怎么样?”
小米儿,正是小米儿?
她为什么平白无故地送我扇子呢?
王童愣了一下,说啊,我也没说什么啊?
我瞧见她的眉目之间长得很像前女友米儿,然而当初我离开的时和_图_书候,她才多大了,一转眼居然就长这么高了,人也抽条了,像个漂漂亮亮的幺妹儿,让我都不敢相认,此刻听到她的声音,心里面立刻欢喜得快要炸开了。
在那些人的面前,我是几乎没有什么反手余地的,即便是有着逸仙刀,也是如此。
这是?
我听这情圣说的那般笃定,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想起了梦里面的那一个女孩儿来。
斩人诀我练得越发犀利。
这父女两人站在门口门外,都有些手足无措,又想靠近,又害怕刺到对方,好在这个时候康妮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我师父说要见你一面,找你过去呢……”
南海一脉的传承,南海降魔录我已经练得纯熟,体内的那头癞蛤蟆早已被炼化,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和玄武金刚劫被我练得炉火纯青,其余手段也烂熟于心,南海剑技经过陆左的提纯之后,也有都有模有样。
这件事情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许久,入江湖这么久,我已经走到了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境地来,而如果突破这瓶颈,才是值得我深思的关键。
作为江湖上享誉盛名的第一大世家,名声和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我是荆门黄家的话事人,这种事情肯定是悄悄地干,或者派最厉害的高手,或者瞅准时机一拥而上,哪里会大张旗鼓地在黑市里面悬赏花红?
照康妮的说法,她师兄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她,却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和-图-书小姑娘呢,又有情又有意,简直就是完美。
我说有用么?
这个时候,我再回头审视起自己,却又重新获得了许多的感悟。
瞧见小米儿一下子长这么大了,我也有些手足无措,她若是两三岁,我当然是一把抱住,举过头顶,又亲又抱,表示亲热,然而她现在都长成一水灵灵的小姑娘了,我却反而有些不知道如何办。
那么问题来了,她送我扇子是什么意思?
王童说我来了都好几天了,这两天去外面办点事情,买了点儿东西,刚刚回来,听康妮说你来了,就过来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在睡觉,打扰哈。
王童哈哈笑,说那也是,虽说修行者清高,不过生活在这世间,总得解决这吃喝拉撒的事情,也得操心那柴米油盐酱醋茶,难免会有歹心者。对了,王明,我认识一个专门做人皮面具的家族,祖上是民国时期大名鼎鼎的千面人,你若是有需求,回头我帮你求一两张来,你看如何?
王童说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帮你问去。
我说来是没问题,不过我这亿万负翁得带个面具,要不然非给你的婚礼闹黄了不可。
我大为心动,关心地问道:“效果好不好?”
我想起这个问题,脑子里顿时就是一片混乱,浑浑噩噩的,后来饭桌上聊什么我都快忘记了。
这一句师姐叫得又娇又嗲,康妮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说哎哟,我的小师妹又长个儿了,真的好快啊,你现在多高了啊?和图书
这动静自然不会是康妮或者王童闹出来的,所以我才会疑惑,没想到那声音却停了一下,然后继续敲门。
接下来几日,我和王童都在等蛇婆婆的回归,而这段时间里,我们两人便会凑在一起切磋。
康妮离开之后,我便指着这一桌子的东西,说这都是你弄出来的?
我说繁琐不怕啊,脑袋上顶着一个亿呢,我这睡觉都感觉有些不稳。
小米儿听到我的称呼,更是羞怯了,头低得更下去了,点了点头,说嗯。
当时我愣了好一会儿,瞧见这小姑娘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梳着小辫,穿着一件苗家自己染的蓝色土布衣服。大冬天的,她穿的是短衫短袖,露出白藕一般细嫩的小胳膊来,一对眼睛忽闪忽闪,黑黝黝的,纯净明亮得让人动容。
这声音很小,就好像猫爪一样,我愣了一下,这才问道:“谁啊?”
听到这话,连我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来了。
火焰狻猊随时等待交租。
我心中一动,跳下床,然后走到门口来,把门一打开,却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正站在门口,有些羞涩地看着我。
我说还行是啥意思?
王童嘿嘿笑了一下,说还行。
他就好像是一个移动的知识储备库,博览群书,有什么疑惑的地方,找他问一下,他便能够讲出这个名称的来历、典故和出现在什么典藏的多少页里面。
这不是荆门黄家的风格。
这一手让人震惊,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有一个“钱钟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