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七章 六黑舍利,同学噩闻

随后蛇婆婆沉思一下,又递给了我一个小册子,告诉我这里面是一门身法,名曰镇压麻栗山无相步,能够感应旁人的神出鬼没,从而应对的手段,让我仔细研读,或许能够对付那个叫做程程的小姑娘。
对于这件事情,王童的父亲最终还是乐见其成的,因为蛇婆婆与他青城派是世交,最早可以推溯到他师父青城三老去。
他留了自己秘书的电话号码给我。
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才有人接通,“喂”了一声,我听着这女声有些陌生,说你好,请问是你打我电话么?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我的事情,他还是挺热心的,说立刻找慈元阁那边去问一下,回头有了消息,再告诉我。
这一下我顿时就凝重了起来,郑重其事地接过来,再一次拱手,表达感谢。
毕竟是生死兄弟,黄胖子对我真的是没话说。
之所以还有这般过场,也是对女方的一种尊重而已。
她告诉我,说我跟她讲起那慈航别院藏于佛像之内的黑舍利,目前能够知晓的,除了那一颗之外,还有五处。
我南海一脉中手段繁杂,那南海龟蛇技便涉及到扭曲脸上肌肉,达到易容的目的,不过此时颇费精力,需得时时提防,稍不注意就崩了,而且在高手眼里也不是那般保险,所以我还是蛮期待王童所说那神奇的人皮面具。
还是如程程口中所说的那个杀父仇人呢?
那女人焦急地说道:“你好,我是http://www.hetushu•com郭晓燕的妹妹,她和梁哥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你能过来一趟么?”
电话那边的黄胖子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父亲离去之后,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传回来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般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也着实是让人有些头疼。
王童父亲在西熊苗寨待了两天,基本上都是在和蛇婆婆谈事情,差不多将儿子和康妮的婚事谈定下来,决定在三个月之后把婚事给办了,然后是彩礼人情之类的事情,这个双方倒也并不在乎,很快就谈得妥当了。
我点了点头,心中释疑,不过却也不敢小觑那老人。
不过我也知道暂时的分离是为了最好的团聚,小米儿才跟蛇婆婆学了多久,就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虽然我很想整天跟她待在一块儿,却也知道她跟着蛇婆婆才是最为理智的。
此人在宗教总局任职多年,是个老资格,现如今主管西南局的一应事务,与黑手双城一般,都是有关部门的边疆重臣。
王童告诉我,说他师父曾经冒险冲击过一次瓶颈,结果没有过去,使得容颜别寻常人要衰老许多,实际上他父亲也只有五十多岁而已。
我有点儿头疼。
王朋日理万机,事务繁忙得很,所以这边谈定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去,临走前还特意找了我一回,谈及了我身上的悬赏花红和荆门黄家的恩怨,告诉我要小心和图书一点,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找他。
如何操作,如何行咒,如何提炼,她说得清楚,最后弄出了一小纸包的黑褐色粉末来,递给我防身。
不以成败论英雄,这是其一;再一个,人现在能够坐在西南局魁首的位置上,那就是实打实的实力。
王童的父亲叫做王朋,与我的姓名很相近,听起来就好像是两兄弟似的,不过他可是青城山顶尖高手梦回子的高徒,出道多年,就连黑手双城都是他推荐进入了的宗教局,算得上是他的领路人。
到了后面,我才知道她并不是虚荣爱炫耀,而是对我有着一种深沉的关心。
其实我能够感觉得到,这王童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偏偏就将康妮这么一个小辣椒给降伏得妥妥的,两人早有夫妻之实,婚事是尘埃落定了的。
这一次见面之后,蛇婆婆便带着小米儿离开,临走之时,那小妮子十分不舍,还流出了眼泪来,弄得我心里面酸酸的。
我自从被王童提醒荆门黄家加了价钱,提升到一亿悬赏的时候,对自己的身份就挺敏感的,也没有承认,而是皱着眉头说道:“你有什么事么?”
我听闻,有些犹豫地问道:“婆婆,你的意思是?”
小姑娘还挺爱炫耀的,特地找了一个蜈蚣窝来,弄了十二条尺寸几乎一般的铁背斑斓大蜈蚣,让后当着我的面炮制蜈毒粉。
我能够感受到这位老人的亲切,也知道他这是在隐和_图_书晦地表达了支持,心中十分感动。
至于她们的目的,我则有些摸不准。
此事是王朋与她知晓的,她这里也提供给我。
如果两家能够结交秦晋之好,这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如果蛇婆婆猜测得没错的话,黄养鬼和程程,应该会对这些道场的黑舍利下手。
我在镇子上找了一家小食店,点了一锅酸辣猪大肠,一边祭奠五脏庙,一边给黄胖子打电话。
黄门郎,还是那个神秘的少女程程?
所以我对着她好是一顿劝,又作了许多承诺,说经常回来看她,小姑娘才转辈为喜,撅着小嘴在我脸上印了一下。
趁着王童父亲去密室里与蛇婆婆详谈,我说出了心中的疑问,问王童怎么感觉他父亲比我想象中的苍老。
那女人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来,赶忙问我道:“你是王明?”
黑舍利乃邪性之物,能够迷乱人的心智,让人产生恶念,从而获得力量,这东西是准备给谁用的呢?
我听闻,躬身到地,表达了感谢。
蛇婆婆和小米儿离去之后,我也没有再在西熊苗寨待着了,与康妮说了一声,回头又去看了一回罗大叔,然后离开了麻栗山。
不过当我见到王童父亲的时候,只是瞧见一个满脸慈祥、略微有些苍老的半老头子,头发斑白,人倒是挺矍铄的,也有领导干部的气势,神采奕奕。
另外她不再随意乱吃东西,以前抓到脏兮兮的野老鼠就往嘴巴里面塞和_图_书这事儿,再也不会发生了。
当然,她也将用法、功效和解蛊的手段都说与我知晓。
他为人也亲切,与我见面的时候握手,还告诉我听王童说起过我,让我以后跟王童多多亲近,彼此扶持。
所以王童的父亲即便事务再繁忙,也还是在第二天匆匆赶了过来。
不但如此,她还用稚声稚气的话语,跟我讲解了许多防治蛊毒的手段和办法,以及一些解那寻常蛊毒的手段,都一股脑儿地跟我讲起来。
出山之前,我想起自己头顶上扛着的亿元大赏,不得不找了一条小溪,给自己稍微梳洗打扮了一下。
别人这几日都在忙着,而我则一下子闲了下来,便整日都跟小米儿待在一块儿。
她在尽己所能地提醒着我,希望我能够平平安安的。
蛇婆婆告诉我,说一颗黑舍利看似很强,然而佛法镇压那么多年,到底还是不成气候,虽然不知道荆门黄家找那东西有什么目的或者企图,但如果她们想要成事,估计会打其他黑舍利的注意,你若是想要找寻那人踪迹,或许可以自己斟酌。
王童跟蛇婆婆初步谈过之后,感觉到这位老婆婆对自己还算是比较满意,于是立刻去罗大叔家,用那家用座机拨打了电话,请他父亲务必在百忙之中,抽出点空儿,过来跟蛇婆婆将婚事给最终敲定下来。
出了大山,来到麻栗场镇,手机信号就恢复了。
我将从蛇婆婆那里得到的消息讲给他听,让他帮我查一www.hetushu.com下另外那五家道场的消息。
我这边打过电话,才发现手机里有好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号码,一看归属地却是鄂北省的武口,我觉得应该不是什么诈骗电话,便回了过去。
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的,王朋和王童这边一走,蛇婆婆也准备离开了,临走之前,她再一次召见了我,跟我谈起了一件事情来。
这算是给我的一个小礼物。
当时我心里面的那个满足劲儿,简直是没法提了。
这五处地方,都收藏着那邪佛的黑舍利,不过一般人都无从知晓,即便是当地寺庙,也仅仅只有部分人能够晓得,普通的弟子根本无从得知。
一处为晋西五台山,一处为西川峨眉山,一处为皖省九华山,再加上之前的浙东普陀山,此为佛教四大名山;而另外还有两处,一是青城山上的泰安寺,另外一处则是西北悬空寺。
而再一次与小米儿相处下来,我发现她不仅仅只是长高了,而且跟以前也有了许多的变化,比如对这山林十分熟悉,不管是什么植物,她瞧一眼都能够分辨出品种和长势来。
他这般焦急,我感觉估计是康妮给逼的。
这父女两人是打断骨头连着筋,血脉相融,除了最开始见面的尴尬之外,接下来的相处倒也是水乳交融,西熊苗寨外面的整个麻栗山都留下了我和小米儿的脚印,我们在山里面四处玩儿,打猎、采野果,小米儿不断奔跑,有天晚上我们还在外面露营,玩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