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四章 荆门黄家,阴魂不散

得到这个回复,我就安心了,在我看来,能够在武口调动得了那些灰色中山装的人不多,仔细想一想,荆门和武口同属于鄂北省,估计得到消息、过来拿我的人,正是荆门黄家的那帮九头鸟。
我说你在家里不挺好的么,写写字,练练画,休养生息,再练点儿功,多悠闲啊,别人求都求不来。
我正喝茶呢,结果茶没喝好,给这一句话呛得不行,问什么情况,我就算是私奔,也不会跟你这一大坨肥肉啊?
这时老管家过来,帮我们沏了一壶清茶。
我告诉他有仇家来找我,我先撤了。
那人方才没有再理我,而是回过了头去,而这时又有一个描眉画眼的年轻女人推开了门来,他们齐刷刷地转过头去,更没理我。
黄胖子说少来,听说你搭上了舟山那边的一白富美,钱财不是小事?
从胃部里散发出来的酒精味道让人闻着很不舒服,那两人立刻嫌弃的表情,没有再将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而是朝着卫生间里面走去。
次日我抵达了梁溪,与黄胖子联系之后,直接前往了他位于太湖边上的那个小院子里去,赶到的时候,黄胖子正在无聊地画避火图,我倒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技能,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看得面红耳热的,果真有唐伯虎之风。
刚刚走到楼梯口,瞧见这儿站着好几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家伙,大部分体型彪悍,一脸阴霾,瞧见我推门而出,下意识m.hetushu.com地打量了一下我,刚要说话,我却一下子先发制人了:“搞什么啊,你们那个单位的,酒店的?我要投诉你们……”
“警察!”
我出门之后,没有回包间,而是径直走到了电梯那边去。
你堂堂五星级饭店,正在营业时间的黄金期,你告诉我电梯检修,这特么不是在逗我么?
这两人的眼神刁钻歹毒,我出门的一瞬间,立刻扫量了一下我,就好像能够看进我的骨子里去一样。
黄胖子说快差不多了,我觉得他们下一个儿的目标,极有可能是西北悬空寺,至于是不是,我这里还得等几份情报,你在我这儿歇两天,事情就清楚了。
黄胖子一脸哀怨,说给拘禁这大半年了,整个人都快要废了,现在别的念头没有,就一个想法,那就是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就想出去晃荡一下,要不然真的憋疯了。
这兄弟盛情难却,我也推辞不得,没办法,便与他多喝了几杯酒,然后当天歇在了这里。
梁京很快就回了,告诉我放心,他和郭家不会告诉他们任何事情。
我一路下到了一楼,大堂处打量了一下,发现的确多了一些装扮不对劲儿的人,这时我感觉到手机在震动,掏出来一看,瞧见是梁京打过来的。
我把昨日遭遇的事情说给黄胖子听,他听了哈哈大笑,说荆门黄家是有点儿病急乱投医了,居然动用了公权,这事儿可是犯忌讳的和*图*书,如此一来,我觉得他们也是有点儿狗急跳墙了;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荆门黄家的底蕴还是很强的,几个不出世的长老,听说实力都很强,即便不如天下十大,但是媲美个茅山长老什么的,也还是有的,而如果黄门双杰任何一人出手,只怕你的问题就严重了。
我拍了拍兜里,说有个毛用,我还不照样是穷得叮当响,要是没有你的周济,只怕我连坐火车的钱都没有。
不过回想起来,其实也对,在收刮民脂民膏这条道路上,房地产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电梯检修?
活脱脱一房地产商。
我故意变换了口音,弄了点儿港普,然后装作醉酒的样子,那几人打量了一下我,大概感觉不是目标,没有与一个醉鬼多作纠缠,让开了路来。
两人聊了一会儿,我说讲正事,黄养鬼那事儿,你查得怎么样了?
我关了机,然后坐在出租车后排那儿仔细想,突然间灵光一闪。
他举在了我的面前来,我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甩了过去,口中骂骂咧咧地说道:“条子了不起?老子是纳税人知道不?知道老子的企业一个月纳多少税么?没有我们交的这些税,谁能养你们这些废物?”
我中途换了三次车,赶到了武口高铁站,然后补票前往金陵。
我这儿酒意朦胧,才没睡下多久,突然间听到院子外传来一阵动静,趴窗头一看,却瞧见那老管家在门外,跟一大堆的人在交涉和图书着。
这回我方才将手机打开了来,发了一个短信给梁京。
呃……
而我用的证件,是朱小柒之前帮我弄的另外一套身份证。
我这边刚刚一出来,就有两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人走了进来。
黄胖子说黄天望身居大内,出来的时间少,估计找不到你,但那黄公望乃邪灵左使,行踪飘忽不定,若是真的找来,你最好还是多个心眼。
不过我并没有惊慌,而是装作是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打了一个满满的饱嗝。
刚刚抵达电梯这儿,结果服务生上前拦住了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们的电梯正在检修,请您稍等一会儿好么?
我心里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绝对是有人在针对,而目标不用猜,估计应该就是我头顶上的那一亿元悬赏花红。
难道这件事情,跟荆门黄家有什么关系么?
上了车,我也没有太多松懈,行了差不多一公里左右,我便下了车,然后在街道附近一阵转折,又打了一辆车。
没有犹豫,我直接把手机给关了,然后就这般光明正大地离开了酒店。
我擦,想起来了,那个什么翔林地产的张总,叫做张波的,莫非就是荆门黄家大小姐的那个女婿?
黄胖子一幅图画完之后,方才歇笔,让我评判一番,我连忙拒绝,说才疏学浅,真的瞧不出什么艺术价值来。
问题应该就出现在这里,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印象里那家伙应该是荆门黄家的一打手才对,没和-图-书想到居然摇身一变,又成了什么翔林地产的张总了。
而即便如此,我也是骂骂咧咧,毫不罢休的样子,有个年轻一点儿的受不住刺激,从兜里摸出了一个证件来。
我说不会吧,他们不会这么不要脸吧?
能够爬到那个位置,郭书记就不是什么软弱之人,应该也够荆门黄家喝一壶的。
有了这结果,我也放了心,当天准备离开,结果黄胖子一力挽留,还说要与我不醉不休。
我见状,没有再闹,而是扶着楼梯往下走。
什么情况?
对于危险,我有一种莫名的警戒。
毕竟荆门黄家是名门望族,人郭家也并非随意碾压之辈,俗话说得好,“破家县令,灭门知府”,那荆门黄家即便在朝中有些势力,也绝对有反对者,他们这回做得有些越界了,还指望人家卑躬屈膝?
对了,对了,那回跟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黄家大小姐结婚的,名字就叫做张波,婚礼我都参加了呢。
我说人家要杀我,我能不反抗?
老管家离开之后,黄胖子憋了半天,突然说了一句话:“老王,我们私奔吧?”
我说我倒是想跟你换,可是荆门黄家追得我满世界到处乱跑,我能停下来么?
想通了这里面的曲折,我也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并不担心郭家会出卖我什么。
黄胖子哈哈大笑,说不用你谈什么艺术价值,就问你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感受如何?
黄胖子冷笑,说表面上荆门黄家是江湖第一世和*图*书家,不过他们这地位是怎么来的,别人不知道,你能不知道?
我下意识地认同,说对,明面上的脸皮要,私底下,唉……
我所有的好心情在这一刻都没了,点了点头,说好,然后转身走向了楼梯那儿去。
我憋了半天,方才说道:“嗯……还不错,不过我更中意日本的。”
荆门黄家为了维持它江湖第一世家的排场和威风,自然少不了得赚这份钱,而人张波也不可能一直当打手,做这种一手搭银行、一手搭买家的生意,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理。
说到这里,黄胖子笑了,说你丫在舟山那边,差点儿将荆门黄家一整队的猎鹰给灭了不说,还将人贴身保镖、猎鹰的头头黄汉给弄死了,可以啊?
黄胖子说脑袋上顶着一亿悬赏的感觉怎么样?
我叨逼叨、叨逼叨,年轻人气得想要打我了,然而旁边一个稍微老成持重一些的男人却拦住了他,说小徐,你跟一醉鬼较什么劲儿?
刚刚出门,不远处有出租车,在几个灰色中山装狐疑的目光注视下,我打车离开。
几个小时之后,那帮人在武口满世界搜寻我的时候,我早已坐上了北上的高铁。
黄胖子苦笑,说要不然我们换一下?
我本来想要返回包厢里面的,结果在下一秒,立刻决定回到了卫生间,在格子间里立刻换了一身行头,然后使用南海龟蛇技将自己的脸型变换,变得老去许多,又弄了一个假发,身高也缩了几寸,憋得紧紧,这才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