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二章 且打且谈,给你面子

铛!
他说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他说的三位,是我、老鬼和突然出现的云陌阡。
我说有误会么?这位兄弟,进门啥话也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刀,我说队长别开枪,他说管你特么是谁,你今天遇上了,就该死——都这样了,你叫我咋办?
我说人话当妖也挺不容易的,又没有伤害过谁,一直积德行善,做得比特么人都强,你干嘛非要捉人家呢?
荒野大镖客说在下在东北那疙瘩也有一些好朋友,葫芦岛无影刀红英,大连鬼影子,还有长白山王莽咱都认识,不知道两位可曾晓得?
轰!
我拱手,说在下饼日天。
我坦然说道:“对,我们两人,正是威震丹东的绝代双饼——他是葱花饼,我是鸡蛋煎饼。”
荒野大镖客沉默了,他感受到了我的坚决,知道如果自己等人强行再起争端的话,大家可就不是现在这般耍耍嘴皮子了。
她继承了云陌阡的知性秀美,却又多出了几分矫健的英气来,将那胖大和尚给拦住。
深吸了一口气,八字胡朝着我和老鬼拱手,然后说道:“在下荒野大镖客济沧海,见过两位。”
一刀锋芒。
两人短时间内交了十几个回合,而老鬼这一下,却是袖里藏掌,出现得十分突然,有一种陡然爆发的态势,那八字胡不得不硬着头皮硬拼一下。
不过若直接说,只怕被拆穿,心思一转,硬着头皮说道:“我出来混,管他有的没的,你别扯这和_图_书些没用的,到底想说个啥?”
近身交击,这对于魔偶来说才是最擅长的方式,而大和尚显然并不喜欢,他往后退了两步,惊呼一声道:“这么凶?”
荒野大镖客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说两位的名字倒是挺别致的,而且还都有一个字……
荒野大镖客说丹东,那两位就是混东北那一片的咯?
荒野大镖客说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这里有误会。
他话音未落,老鬼便向前猛然拍了一掌。
而这一下,毛一马连站立都变得困难,而是一个滚地葫芦,在地上翻腾了好几圈,方才重新爬了起来。
我揪着那癞痢头的肩膀,把他往前一抛,那八字胡当真不含糊,从靴子上拔出一把尖刀,直接将癞痢头的左手尾指切下,然后放在了地上。
八字胡和毛一马一前一后,相继落败之后,立刻凑到了一块儿来。
我说这也就是我们绝代双饼,要是旁人,岂不是就给说杀就杀了?
又多出来的一人,却正是被Kim改造成云陌阡模样的魔偶。
他和身边的几个同伴用眼神交流了几个回合之后,拱手说道:“行,今天我济沧海给两位的面儿,请把我兄弟交还给我,咱们就此别过。”
我和老鬼都是点到为止,并没有上前与众人搏命,但凡聪明一点儿的,都应该晓得我们当真就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并没有特别针对他们的意思。
那就是快、准、狠。
和图书胖大和尚眼看着胜利在望,结果居然被一小姑娘给拦住,没有二话,甚至连出言提醒一声都没有,便直接一掌拍了过去。
我明明说的是江东啊?口误了还是咋地?不过这并不重要,谎言嘛,我脑子一转,说对,咋地了?
老鬼眼睛一转,说在下黄小饼。
并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实际上如果我趁势杀出去的话,只怕毛一马会更加狼狈,甚至还有可能受伤。
老头儿离开了那悬空寺法宝的照耀,恢复了人形,被自家孙女一阵摇晃,刚缓过来的一口气差点儿又给晃没了。
荒野大镖客显得十分豁达,跟我商量,说一只手你看怎么样?
荒野大镖客说人妖殊途,哪来那么多道理可讲?
荒野大镖客凝视着我,说当真不行?
紧接着,门外传来一阵轰鸣,这五人却是开着两辆厚实的越野车离开。
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我想到他对我的帮助,其实比我的威胁更加大,所以才没有那般凶猛。
那得动刀子,得出人命了。
说话间,八字胡也大声喊了起来:“我操、我操,这个穿燕尾服的家伙,我也扛不住了……”
他这般说,估计是因为觉得精瘦刀客在他们这些人里面,近身搏击应该是最为强悍的,没想到听到这话儿,那毛一马却是惊声喊道:“别指望我了,这小子的手段古怪,我恐怕扛不住了。”
我说我这人吧,就爱讲道理——他若是做了坏事,不用你们,我直和图书接将将他给料理了;而如果你们只是想要人家的妖丹,为了私利,那这事儿在我这里就过不去。
缺一不可。
我说丹东了么?
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除了刚才那个癞痢头之外,这帮人跟我们其实没有太多的恩怨,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不想一照面就跟人家结下死仇。
荒野大镖客拱手,表示感谢:“谢饼日天大爷厚恩。”
毛一马避无可避,唯有将阔口刀横档在了自己的胸口处,双方再一次火速相撞,而这一回他没有能够再将我给挡住,而是被我用极为强势的刀势,给一下子劈飞了去。
我没有趁胜追击。
我说你就说你想咋样。
荒野大镖客的脾气一下子就变得好了起来,说两位,江湖规矩,我们做错了,回头在附近最好的酒楼给两位摆一桌,任打任罚,你们看咋样?
就好像是杨过领悟到了黯然销魂掌的真谛,而此刻,我也是把握到了这一刀的精髓。
以前老鬼的交手特点,讲究的是一个快,这是契合了他血族的身份,身子轻灵,快如一道旋风,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荒野大镖客说我这兄弟性子急,我在这里给两位道歉了。
然而在欧洲之行过后,特别是吸收了两位卡帕多西亚的心脏之后,他身体里蕴含的血族力量,却是已经到达了一种巅峰状态,即便是没有变身,在力量上,也足以压制住那八字胡。
他这边抵挡不住老鬼施加的强大压力,而我这边和_图_书在一阵激烈交锋之后,也终于出手了。
我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西北汉子的彪悍,为了不跌份,开口说道:“算了,不至于,一根手指就行了,长个教训。”
这样的情况,的确是让人诧异,不过却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
我打量了地上那昏迷过去的癞痢头一眼,说可以,不过他杀我的这事儿,你怎么说?
肉掌交击,结果竟然出现了宛如雷霆轰鸣的响声来,那八字胡浑身一震,往后退了五步,气息翻腾,压制不住,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我擦,玩这么大?
随着这帮人的离开,那体型魁梧的妹子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扑到了那瞎眼老头的跟前来,大声呼喊道:“爷爷,爷爷……”
我说一口唾沫一个钉,我话儿就说在这里,诸位看着办。
他招呼的,是正在与我厮杀缠斗的那精瘦刀客。
这话儿噎得对方顿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半天之后,他终于开口说道:“两位,江湖规矩,我照足样的做了,但你们若仍是不依不饶,这可就有点儿没意思了。两位这是艺高人胆大,欺负咱西北无人是吧?”
癞痢头固然是痛醒了,哇哇大叫,而其余人则扶着他,一步一步的后退,最后离开了院子。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在那孙女的搀扶下,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弯腰躬身,感谢道:“小老儿王东来,感谢三位的救命之恩……”
大和尚的这一掌也是排山倒海,呼啸而来,气势汹汹到了极点,不www•hetushu.com过这对于死物魔偶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但见云陌阡身子一侧,人便缠住了大和尚的胳膊,然后立刻近身缠打。
这女人凶,让他有些意外,回身招呼道:“毛一马,这女人有点儿古怪,你来对付?”
得,我们两个用的,都是黄胖子的名号。
我说我馋那一顿饭么?
荒野大镖客说我的意思呢,就是这事儿两位给我一个面子,别管这事了,行不?
这一招脱胎于南海剑技,最终在陆左的喂招下成型,而最近这段时间,我见过不少高手用剑,无论是同门同宗的小玉儿,还是那早已不混江湖的快剑马六,都曾经就这一招,有过精彩表现,而如今我在与这西北刀客毛一马的较量下,面临着死亡的强大威胁,将自己的诸多技法给完美融合在了一起来,化繁为简,终于得到了自己的感悟。
老鬼抱着胳膊,不说话,我则摆了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若不是你品性端良,我们也不会出这个头。
这时他们才发觉到,自己不但没有能够占到人数上的优势,而且连本事和修为,都已经处于了下风。
与魁梧少女交手的杜老二也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抽身后撤,四人并肩而立,朝着我们戒备而对。
瞎眼老头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太多感谢的话语,说多了无味,小老儿既然被人盯上了,这地方是待不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加油站和旅馆,不如就送给两位吧?”
大和尚大为诧异,说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