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三章 瞎眼老头,悬空渊源

我不愿意跟老头儿在他孙女这件事情上面扯,便问道:“老丈,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
我点头,说对,有的,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南海一脉呢,上一代便有妖、魔、鬼、怪四位前辈。
瞎眼老头说道:“诚然,如果我不做提醒,偷摸离开的话,或许他们会因为不忿,而将注意力集中在两位的身上,给我争取了逃脱的时间,但我王东来得悬空寺高僧点化,成就人形之后,一直心向我佛,绝对不能做出违心的事情,更何况几位救了我性命,我又如何能够欺瞒你们?”
瞎眼老头听到,大为可惜,然后又问道:“不知道两位的仇家是谁?”
瞎眼老头一愣,说世间还真的有不计较出身,连妖都并入的宗门?
啊?
瞎眼老头抬起头来,“看”了老鬼一眼,这才说道:“小哥倒是好眼光,不过也不是我不反抗,只是那缘法金钵里面的光芒,对我太为克制,一照在我的身上,我所有的修为立刻被束缚住了,根本施展不得;本来我也可以搏命的,后来一想,我起于悬空阁,死于悬空阁,或许是宿命……”
被我们拒绝了好意,瞎眼老头儿叹了一口气,说几位既然看不上小老儿的家业,那我真的是无以为报了。
这时老鬼突然插话说道:“既然这般危险,你为何又要告诉我们呢?”
说着话儿,她像小鸟一般轻快地跑进了屋子里去,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话:“全凭爷爷你http://m.hetushu•com做主。”
胖妞说对,前天的时候,她们刚来,不过不是两人,总共有十一个,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为首的,旁边那小女孩儿是她侄女,另外还有两个司机,其余七人很奇怪,全部都用黑袍子罩着,连脸都没有露出来,也不出来吃饭……
我抬腿赞叹,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同行吧?
瞎眼老头笑了,说你刚才也瞧出来了,我乃蝙蝠化妖,这眼睛对于我来说,就如同你们人类的阑尾一样,没了也就没了,没有什么妨碍,而且我一瞎眼老头,旁人也不会太过于留意我便是。
别看这五个人不多,但是却涵盖了西北这一片的黑白两道,看来我们是能得罪的人,都给得罪完了。
瞎眼老头说我是妖,与人终究不同,生来便受歧视,您二位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想必也是名门而出,为何会不介意我妖怪的身份呢?
我摆了摆手,说我们要你这加油站做什么?你要走,便将这里留给你孙女吧,她人也大了,守在这儿,到时候再招一个能干的女婿,一切就齐活儿了……
我心中惊喜,看着她那张油腻腻的肥脸,说果真?
呃……
老鬼说那什么吴法禅师,可不是什么好鸟。
瞎眼老头说道:“对,上一代的悬空寺会净禅师怜我修行百年,却无法脱去妖身,便点化于我,说我身上有业火束缚,若是想成就人形,必将舍弃掉身上的某处东m.hetushu.com西,最后我自戳双眼,终于得以成功。”
瞎眼老头叹了一口气,说这五人在西北的势力颇大,领头那个你也知道了,叫做荒野大镖客,这人另外还有一个绰号,叫做寸草不生,做的是那杀人越货的生意,是最为有名的悍匪;与你拼斗的那刀客其实是宁夏马家的人,原本叫做马一毛,后来叛出了马家,自立门户,改成了毛一马,此人的刀法出众,号称当今西北第一刀……
旁边的老鬼突然插嘴说道:“其实你的修为,远比刚才那帮人要高得多,然而面对着那吴法禅师的束缚,你却根本不反抗?”
我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之前未曾表明,现如今跟你讲也没有关系,我和我师兄出自于南海一脉,而南海一脉则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宗门,门下不管种族与来历,只看人品——我师父叫做南海剑妖,他便也是一名大妖,所以对你,我并不会感觉有太多不同。”
我奇怪,说你居然知道?
瞎眼老头说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我曾经跟会净禅师修行过五年时间,虽然悬空阁并不承认我,但我依然将自己当做是悬空寺的弟子。
我倒也没有太多隐瞒,坦然说来,又形容起了黄养鬼和程程的长相。
我和老鬼相对无言,愣了半天,方才惊恐地拱手说道:“这、这个,老丈啊,省省吧,我们都是有家有口的www.hetushu.com人,都成家了,不敢耽误您孙女的前程和幸福啊……”
会不会也到过这里?
毕竟人家有超声波。
这时那瞎眼老头方才说道:“你说她们要去悬空阁?”
随后我们没有久留,收拾了一下东西,而瞎眼老头这儿则开出了一个改造的房车来,然后把加油站和招待所都给关闭上锁,并且贴下公告,准备妥当之后,四人两车便开始启动,深夜离开了这地方,朝着西边一路行驶而去。
瞎眼老头叹息了一声,说会净禅师圆寂之后,悬空寺的确是已经偏离了原来的方向,不过即便如此,它还是悬空寺,现如今悬空寺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点头,说对。
我们正发愁找不到地方呢,这会有一带路党,自然高兴。
我苦笑,说可能见不了。
几人聊得高兴,瞎眼老头突然问了一句话,说他们对几位十分好奇,小老儿也有个问题,不知道当不当问。
谈到这个,瞎眼老头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搓着手说道:“说到这个,不是小老儿吹嘘,我这孙女,小老儿养了十八年,不但人品端正,而且身强体壮,一女人能当三个男人使,关键是屁股大好生养,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我倒是觉得两位乃人中龙凤,不如考虑一下?”
听到我和老鬼的话语,瞎眼老头一脸遗憾,说啊,怎么会这样啊,年轻人,结婚那么早干嘛,一点选择余地都没有。
开玩笑,我们真的只是路过,准备前往http://m.hetushu.com悬空寺那边去的,要这个破加油站和旅馆又算怎么回事?
还好我随口报了一个丹东绝代双饼的诨号,要是这帮人知道我们是那江湖上炙手可热的悬赏花红,只怕当时的眼睛就要红了。
瞎眼老头浑身一震,脸色惊讶地喊道:“你是说摩柯难邪佛的黑舍利?”
我说你的眼睛是自己戳瞎的啊,怎么可以这么狠?
呃,怎么说着说着就招孙女婿了啊?
说起来,我和老鬼凑在一块儿,还真的是惹祸精啊,惹完了荆门黄家,又过来惹了这么大一片。
因为这个地方是长途公路的一处站点,附近很难再找到别的落脚点,不想露宿野外的话,住在这儿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瞎眼老头说另外几人也不能小觑,那大和尚是悬空寺茗菁阁的吴法禅师,名门出身,德高望重;还有那杜宇峰杜老二是宗教西北局的三把手的公子,家学传承;最后一个被切去尾指的,是翻天大盗种老七——他的手段倒还好,可种家有八兄弟,个个豪雄,祖上传承自宋代军阀种家,若是与其结仇,只怕……
我心中期待,讲完之后,下意识地瞧了瞎眼老头一眼,他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躲进招待所里面的胖妞又跑了出来,高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瞎眼老头点头说道:“两位的目的,是找寻那叫做黄养鬼的女子,而我的目的,则是护得悬空阁的周全,此事并不冲突,能够同行,实属小老儿的愿望。”
那么和*图*书黄养鬼和程程去悬空阁,会不会也走这条路呢?
虽然我们不是丹东的,但可都是施恩不图报的活雷锋。
旁边的魁梧少女听到顿时就是一阵娇羞,出声说道:“哎呀,爷爷,你说什么呢,人家还想再陪您老人家几年呢……”
我说你讲便是。
而对于他的提议,我和老鬼都表示了拒绝。
他问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们去悬空阁干嘛呢?
他惊讶,说为何?
瞎眼老头脸上一下子就好像有了光,激动地说道:“小哥,我、我能见见你师父么?”
我听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说啊,你得到了悬空寺的点化?
听到他的解说,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所以如此详细,其实是因为我心存着一点儿侥幸。
瞎眼老头儿的一对眼珠子是白色的,宛如死鱼眼珠子,不过一想到他是那蝙蝠成精,我便知道瞎眼对他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我说老丈你可听说过黑舍利?
我说我擦,这些人的来头不小啊?
我说我师父因为一件事情,最终只剩下了一缕残魂,而这缕残魂也都给我丢了,我和我师兄之所以千里迢迢赶到这西北来,就是听说仇家准备前往悬空寺,我们想碰碰运气,过去看能不能将我师父那缕残魂给找回来……
路上,我们开着九十年代的音乐,听着“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我问老鬼说道:“你觉得,回头把这老头儿介绍进咱们南海一脉,会不会很有趣?”
我哈哈一下,说如此极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