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七章 临时突袭,身居悬壁

满都拉图大概是刚得到消息,满心愤怒,说吴法你带这么多人来我这儿干嘛?
我和老鬼背地里分析了一下,觉得满都拉图虽然是前任方丈的得意弟子,但那毕竟是过去式了。
所以我们还是开着窗户。
旁人劝说道:“也许传言是假的呢,你看这也不是没有搜到人么?”
他说得斩钉截铁,旁人也不敢忤逆他,对着旁边呼喝道:“听到没有,还愣着干什么,挖地三尺去!”
至于我们,到时候只要听到警钟,及时赶到就行了,而如果是悬空寺这边已经制止了,最好不要露面。
我和老鬼两人落在了这房间凸出悬崖的那部分,一人抓着一根木头椽子,吊在半空中,脚下却是那万丈深渊,黑乎乎的夜里,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来。
在听到敲门声的那一刻,我们都明白了这事儿的严重性来,不过因为之前就对此事有过预案,所以大家也都没有犹豫,瞎眼老头就像一张纸片一般朝着窗口这边飘荡了过来,而随着他离开窗口的那一瞬间,我和老鬼也都跳出了窗外,将双手攀在了悬空的窗檐处。
而我比较关心一点,那就是黄养鬼的踪迹。
我和老鬼吊在这悬空的楼台处,知道回不去了,而这个地方也并非什么死角,如果有人从下面经过的话,很容易能够瞧见我们的,只是这悬空寺处处耳目,满都拉图的房间待不了我,我们又能去哪儿呢?
在一片沉寂之http://www•hetushu•com中,门外有轻轻的叩门声响了起来。
其实想一想,这悬空寺也犯了早年间国有企业体制僵化的毛病,若是真的出现点儿什么问题,也怪不得谁,反而是历史的必然趋势。
见过了会空禅师之后,满都拉图就没有再往这儿带人了。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倒是得以清闲。
这种寒冷让人有些难以抵御,即便是修行者,也会不自然地抖腿。
反正我是不心疼。
毕竟带外人进悬空寺,这事儿可大可小,如果真正追求起来,还是有一点儿麻烦的。
门外的人,既不是小沙弥,也不是满都拉图,因为他们敲的,不是“三长一短”那约定好的信号。
我们没有太多的犹豫,直接跟着瞎眼老头就走,在黑暗中如此一阵曲折,最后却离开了寺内,跳下了山壁,攀岩而下,经过一段光滑的山壁,最后来到了一处悬立在高空之上的孔巢之中。
这些凿刻在悬崖之上的山洞有许多个,路过其中一个的时候,我能够瞧见有简陋的薄皮棺材在里面。
这悬崖之上,一共有三百多个孔洞,除了许多高僧前辈的遗骸之外,还有许多苦行僧,也都住在这里。
有个年轻一些的声音说道:“阁主让我在这里看着,一有情况,立刻汇报……”
况且现如今当家的人,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满都拉图大发雷霆,然而m.hetushu.com那人却根本不害怕。
说着话,一群人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人闯了进来,瞧见这一屋子的人,不由得恼怒道:“吴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小沙弥是他的心腹,先前挑着瞎眼老头那篮筐子的就是他,是满都拉图十分信任的人。
如此我们在悬空寺待了一天,这一天中满都拉图除了晚上回来睡觉之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房间里,倒是叫了一个小沙弥过来给我们送饭。
当听到门外这动静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老鬼,又或者在角落里打坐的瞎眼老头,都在同一时间集中起了精神来,齐刷刷地朝着门口望了过去。
我们这边刚刚离开,门口那儿就传来了一声“咔嚓”的声响。
上面传来了一个人低沉的声音:“没找到?”
呃……
门锁给强制扭坏了。
而会空禅师属于资格极老的长老,他在悬空寺这么多年来,手底下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人物,影响力也足够,由他出面联络,总比我们要好上许多。
吴法和尚语气阴沉地说道:“今天那帮老家伙有些异常,到处乱跑,这里面很明显就有猫腻在里面,既然线人说有人潜入了悬空寺,而且走的还是他满都拉图的路子,那肯定就有问题;茗菁阁作为悬空寺的保卫机构,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打脸,如果不把他们给找出来,我的颜面何存?”
我一听,下意识地望向了老鬼,http://m.hetushu•com而老鬼也是一脸错愕的表情,他显然也听出来了,说话的这人,正好是之前与我们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吴法和尚。
当然,这事儿对于我和老鬼来说,倒也还算是不错,毕竟我体内有一头火焰狻猊,给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温暖;至于老鬼,身体里面的血液都是冰凉的,对于这样的寒冷,倒也没有那么介意。
如此又等了许久,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外面的天色变暗了,山谷中因为冬天的缘故,刮起了飕飕的冷风,让人觉得浑身发抖,有一种刺骨的寒冷。
会能方丈经营悬空寺这么多年,不说将悬空寺弄成铁桶一般,至少也将前任方丈的影响力降到了最低,而满都拉图在悬空寺的影响力估计也不会太大,愿意信任的人里面,除了这位老态龙钟的会空禅师之外,并无他人。
而这个地方,曾经就是当年会净禅师点化和传授他的地方。
吴法和尚说放屁,这大冷天的,有谁会开着窗户啊?满都拉图会开?拉倒吧,我告诉你们,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得把那人给找出来,要不然你们都别休息了……
就在我们的心情有些烦躁的时候,突然间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然后有人伸手拧了一下门锁。
这个时候,我的心悬在了半空中,祈祷着这人不要往下看,因为只要他稍微留意一下,就能够瞧见有人倒吊在那悬空的木头椽子之下。
我们得确定黄养鬼到底是中了邪www.hetushu.com,还是本身的意志使然;再有一个,那就是不管如何,都得逼问出我师父的下落。
冷!
吴法冷笑,说满都拉图你别跟我横,实话告诉你,你手下那小子已经在我手里了,我弄不了你,还治不了他?再过两天,你就狂不了多少了,回头你估计连饭都做不了,只有去管茅厕了,哼……
那边的人愣了一下,犹豫地说道:“道理都懂,不过咱们这悬空寺里有好多禁地,我们是没有职权进入的,怎么可能做到挖地三尺呢?”
说话的正是瞎眼老头,他乃蝙蝠化身,对于悬空寺这样的地形倒是如鱼得水。
有人回应他道:“没有找到,要么就是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假的,要么就是那几人很警觉,在我们过来之前就逃走了。”
他说罢,扬长而去,但还留着人在这房间里。
上面的吴法和尚走了两步,整个木制建筑被他庞大的体重压迫,吱呀作响,停顿了几秒钟,他开口说道:“这事儿我立刻去跟法江师兄汇报,争取得到他的支持吧。”
如果按照这个计划,黄养鬼到时候肯定会出现的,而如果她一出现的话,我们的目标是争取在悬空寺拿下她之前,将其给擒获了去。
下方是黑乎乎的深渊,那人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躲在这儿。
紧接着有人冲到了窗边,往外望了过去。
一直来到角落处的那个洞口,瞎眼老头让我们撕开门口的纸符封印,进到里面去之后,他方才告诉我们,这里是悬空和-图-书寺的墓葬区,许多僧人在人生即将进入最后关头的时刻,就会来到这一片地方。
满都拉图不确定这帮人查到了什么,对那留在这里的人问道:“你干嘛?”
茗菁阁负责的,是悬空寺的保卫事务,也就是说,这位吴法和尚就是悬空寺这个组织机构的保卫科长。
只有真正把握住黄养鬼,我才能够继续接下来的事情。
吴法大概是在打量来人,停了一两秒钟,然后开口说道:“哎呀,满都拉图啊?”
不过讲起了我和老鬼其实也挺无语的,此番前来悬空寺,我们虽然为的就是那黄养鬼,但对悬空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结果最后还得像老鼠一般蹲在这儿,不敢有太多的动静。
尽管心中疑惑,不过我和老鬼还是借力跳到了房间下方的一处走廊上来,刚刚落了脚,角落里就传来了一个声音:“跟我来。”
而瞎眼老头也无动于衷。
小沙弥代满都拉图转告我们,说事情已经在秘密进行了,有几名长老被调动了起来,专门盯着好几处可能的地方,一旦有什么变故,立刻就敲响警钟,绝对不会让那帮人得逞的。
我担忧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发生,那人虽然往下瞧了一眼,但并没有仔细看。
有的人几年都没有出去过外面。
想想都挺冤的,不过这个也没有办法,悬空寺不管再破落,人家也是有着正常的体制,凡事都得讲究程序。
不好,出事儿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们感觉会空禅师的安排挺周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