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章 高级内鬼,绝望审判

我束手就擒没意见,但这句话确实惹恼了我。
他拿着一个包袱,气呼呼地扔在了地上,大声宣布道:“昨天我们对满都拉图进行了隔离审问,不问不知道,一问这才知晓,这厮在外人的迷惑下,居然准备在饭菜里面下毒,要毒死我们所有人,好方便他们行事——如此丧心病狂,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们被押到场下,法江趾高气扬地来到了众人跟前,指着我们,然后喊道:“就在前天,悬空寺有人将这三人藏在菜筐之中,运进了寺院里面,随后联系对会能方丈不满的某些人物,准备盗取我们悬空寺的财物,并且准备在饭菜里面下毒,将我悬空寺众人给毒死,好方便行事,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铛、铛、铛……
法江的脸色阴沉,手一挥,喊道:“把他们给捆了。”
盗窃财物,饭菜下毒?
立刻有人喊道:“法江师兄,将他给擒下来,送过去领取花红,那一个亿是不是都归了我们悬空寺?”
此刻的满都拉图比初见之时更加佝偻了,他全身鲜血淋漓,全部都是触目惊心的鞭痕,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不知道吃了多少刑罚。
如果是真的,那么法江此种行为倒也是可以解释的;然而如果是假的,那么他这般打了鸡血一般的慷慨激昂,又是为了哪般?
这两人的话也代表了一部分悬空寺僧人的心声,立刻有不少人为之附和。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结果,黄河大师满怀屈辱和_图_书地说道:“是不是准备将我也给一起绑了呢?”
老鬼一说,我也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而就在此时,寺内突然又传来了洪亮的钟声来。
啊?
立刻有人一把将瞎眼老头儿推到,然后一拥而上,将他给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
悬空寺说到底,也是一个吃斋念佛、慈悲为怀的佛门重地,不管法江这人到底什么情况,我相信大部分僧人应该都是有着自己的判断力在。
法江的表情冰冷,一挥手,立刻有人又押来了一个人。
这位之前还在称赞法江的道德高僧此刻也是一脸懵逼状态,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率先走出了离风洞,而其余人则将被捆得严严实实、一点儿都动弹不得的我们给抬出了洞穴,我望着远处有些发呆的黄河大师,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望了过去,却见那人居然是满都拉图。
尽管佛门中人不求财,但是也是有一些财务概念的,知道一个亿到底能够买多少东西。
黄河大师的心中还在怀疑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法江口中所说的话语,到底是真是假。
他偏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黄养鬼联系的人,应该就是这个法江。”
说罢,他手一挥,喝道:“带走。”
光头哥哥们,你们到底是大德高僧,还是人云亦云的可怜虫啊?
呃……
此刻其实已经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刻,我不清楚被会空禅http://www.hetushu.com师委托看守几处要点的人员是否也离开了,不过在寺内大部分人员朝着千窟壁这边集合的当下,应该也正是黄养鬼出动的时间。
如此惨状的满都拉图被人推到跟前来,随后茗菁阁的主事吴法大和尚也出现。
他高声喊道:“我投降!”
反正他最终只要将全部的责任往我们这边推来,事情就可以解决了,何乐而不为。
来到离风洞门口,有人用绳子将我给挂着,然后往上面拉去。
这个问题浮现在我们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随着法江带人冲入其中,突然间老鬼举起了双手来。
法江说道:“这些都是胆大包天、恣意妄为的狂徒,不用这能够限制对方修为的捆仙索,要是给他们挣脱了去,那又该如何办?”
瞧见这绳索,黄河大师忍不住说道:“捆仙索,有必要么?”
他居然选择了最不应该的方式,而随着他放弃抵抗,我也高举起了双手来,高声说道:“我也投降!”
就在一片惊疑声中,我和老鬼的束手就擒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已经有人做好了战斗准备,就连黄河大师和瞎眼老头都面临着人生抉择,然而我们却坦荡地投降了。
这儿是通向千窟壁的一处通道,大殿主体构建于悬崖陡壁之上,一小半在外面,另外一部分则掏空了山体,能够容纳四五百人在此念经,显得气势恢宏。
如此过了许久,突然间,满都拉图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抬起头来,m.hetushu.com厉声吼道:“想要通过引魂术让我说假话,你休想——众位,法江勾结外人,盗取黑舍利,就在此时,你们小心啊……”
嗬!
说罢,他指着瞎眼老头说道:“来人,将这妖怪也给绑了。”
我和老鬼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一下子就猜到了对方的动机,然而黄河大师和瞎眼老头却当局者迷,被法江极具煽动力的话语给迷惑了,一时间却是有些不知如何选择。
又是一阵惊叹,而这个时候,终于有人质疑了,说法江师兄,我悬空寺乃佛门重地,此等江湖之事,千万需要谨慎,不要妄为啊……
我傲然而立,淡然说道:“我这双膝盖,跪祖宗跪父母,跪师长,除此之外,不跪任何人,你也不例外。”
“如敢反抗,格杀勿论!”
一开始这声音还只有几个,没想到一会儿之后,气氛一下子就狂热起来,一大部分人开始举起了双手来,高声吼道:“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啊?
然后他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召集了全寺之力,并且在此时,又召集全寺的僧人过来这里擒拿我们,悬空寺的保卫部门茗菁阁也几乎全部出动,如果说是用来对付我们,这简直就是牛刀杀鸡。
众人纷纷惊叹,有的目瞪口呆,有的义愤填膺,还有人不愿意相信,而这时吴法大和尚将满都拉图口中的带子解开,然后怒声吼道:“你们听听他自己说。”
被解开带子的满都拉图趴在地上,开口缓慢说道:“我承和图书认,我有罪,我……”
当我们到达的时候,这殿宇之中已经集齐了许多人,往下一望,到处都是滑溜溜的光头。
怎么三两句话,就将你们煽动得跟打了鸡血一样?
为什么我们潜入悬空寺,就变成了这么大的罪过?
这一声拖了许久,仿佛快要断气了一般。
阴险……
人悬于半空之中,望着黑茫茫的悬崖之下,我突然间生出了一点儿恐惧,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有人动了一些手脚,将我给弄掉下去,我可不就是给活活摔死了?
我说得小心,而黄河大师仿佛在走神一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等我想要再说一句的时候,却给人用布团堵住了嘴,带出了洞外去。
他歇斯底里地大吼,吴法见状,一脚踩在他的背上,不让他再说话。
我们筹谋了那么久,不能够让他得逞。
我的手脚被捆,嘴巴被一条恶心的抹布给堵住了去,说不出话来,瞧见老鬼和瞎眼老头,也都是如此,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老鬼却突然明白了。
说话间,从洞外冲出一对穿着黑衣僧袍的和尚来,个个膀大腰圆,冲到我们的跟前来,将我们的双手反扣,然后用一种极为极为坚韧的绳索将我们给捆住了去。
不过这担心最终还是没有发生,我们三人被押到了千窟壁之上的一处大殿上来。
啊……
怎么办?
对方能够知道我的头上顶着一个亿的花红,还断然否认没有人在打黑舍利的主意,从这一点上来看,和-图-书就已经十分蹊跷了。
法江点头说道:“对,那悬赏说的是此人太过于凶顽,生死勿论。”
这栽赃陷害,也太无耻了吧……
这是在劝说,而又有人说道:“为何堵住他们嘴巴,不给自辩的机会?这两人我们不知道,但王东来在西北的名声极好,什么血案,为何我不知晓?”
以退为进。
啊?
但如果说是声东击西,引开众人的注意力,事情就变得可以理解多了。
这事儿实在是让人错愕,法江也是愣了半天,然后厉声说道:“跪下。”
这般豪迈激烈的话语说出来,让人真的是有些不知所措,随后贯彻了整个悬空寺的钟声响了起来,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下意识地望向了黄河大师去。
我心中愤怒,而这时有几人在角落里开始煽动起来,低声吼道:“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头顶上有着一个亿的悬赏花红,这人到底做了多少恶事,才会变得如此?
而在这样的气氛下,法江继续说道:“另外,我得告诉一下大家这三人的身份——这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北蝠妖王东来,这些年来不知道犯下了多少血案,尸骸累累;这两人,一人叫做王明、一人叫做老鬼,大家可能不熟悉,但这两人在东边可是大大有名,无恶不作,残忍至极,在江湖上的悬赏,已经超过了一个亿!”
法江这回倒是规矩,拱手说道:“弟子不敢,不过有请师叔祖上那千窟壁的大殿,听一听公审,看看这帮家伙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