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三章 双角鬼将,极度深寒

他在尝试引导这力量,将那缺口封印,但那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使得他有些难以为继。
整个空间的温度突然间降低了好几度,而那梁柱之上,居然凭空多出一大片的霜寒来。
只有腰间。
这两人是高手,刚才对于稳住阵脚也起到了巨大的贡献,此刻瞧见这敌人凶悍,身后无数罗刹疯狂沸腾,却也起了心思,提着棍子,就朝着前方冲去。
几秒钟之后,那玩意终于露出了一个脑袋来,却是一个头上双角的玉面罗刹,随后她双手攀住了那梁柱,往外攀爬而出。
吼!
那些丑面罗刹纷纷挥爪抵挡,然而没有一个例外,全数都齐腰分离。
别问我为什么不是身首分离——我就算是想,我也得够得着啊?
老鬼出手如电,又用蠡龙爪的爪子将一个玉面罗刹的脖子抹断,忍不住兴奋地喊道:“好法器!”
即便悬空寺有好多渣滓小人,即便是人心不古,即便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对,但悬空寺就是悬空寺。
萨拉丁之刃的血光消失了,然而血刀仍在。
我凝目望去,摇头说道:“还是我来吧。”
每一秒钟都有人倒下,每一秒钟都有鲜血在肆意流淌。
之所以认出对方是男性,不但是因为对方长得又高大,又丑陋,而且关键的一点,是那话儿很长。
这才是宽宏正大的佛音,这才是传达真善美的所在。
当我听到黄河大师的招呼时,我的身边已经躺下了十余个和*图*书罗刹恶鬼,这里面有男有女,基本上都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没有参与其中的悬空寺僧人,也纷纷朝着这边围了过来,有的修为很低,有的甚至都不会练气,却随手操着各种可以拿到的东西,或者是烛台,或者是僧棍,或者是一截断肢,都簇拥在了黄河大师组织的法阵之外。
有一种五彩光芒,从黄河大师的眉心处传递而来,经过加持而扩散,让人感觉在这天地之外,有巨大的佛陀在倾注精力,遥遥注视着此间,恢弘的气息随着那佛经传递而来。
我冲到他们跟前的时候,瞧见两人的身子变得如同黑色水晶一般,居然瞬间被玻璃化了。
尊严,值得用死亡去捍卫。
黄河大师刚才瘫软在地,动弹不得,虽然那些靛青色的宝石给拔出了,却依然还是没有能够恢复太多。
我虽然不至于跳起来打人家的膝盖,但最舒服的角度,却是腰间。
我知道那女人不简单,高声喊道:“别上,等我……”
而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的诵经声,第一次压过了那不知道从那儿传来的喊杀和靡靡之音。
不但在,而且我感觉到了当初在海天佛国遗址时同样的死气,从这些死去的罗刹恶鬼身上飘散出来,被血刀所吸收了去。
此刻正是萨拉丁之刃的气息结束的那一瞬间,在刚才激烈的战斗中,我将里面储存的诸多怒气给用得差不多了,但是这最后一道,却是最为锋利的一下和图书
我比寻常更凶猛。
而在回刀的空隙,我瞧见了老鬼的出手。
但在这样的危机之中,他却站了起来。
这我忍不了,有什么可以骄傲的,还有意无意露出来?
我这时方才知晓这帮恶鬼居然也会说话。
我能够感觉得出这双角罗刹的恐怖,知道这世间对她越是排斥,就证明她身体里携带的力量越发强大,只可惜黄河大师怒目圆睁,却也没有能够将她给阻止。
我猛然一挥刀,口中大叫道:“归你了。”
时间紧迫,老鬼也来不及推却,套在了右手上。
瞧见这些还勉强活着的腰斩者,那些玉面罗刹却仿佛疯了一般,张着宛如昆虫口器的嘴巴,露出利齿来,面色凶恶,好不畏死地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双角罗刹的身边六米外,有两个手持铁棍的僧人,这两个也是茗菁阁的人员,不过在大是大非之前,却反转了阵营,护翼起了这边。
听到招呼之后,我倏然回防,用的步伐,却正是蛇婆婆传授给我的无相步,此法暗合八卦九宫的至理,人少还不觉得,那场面一旦混乱,人在其中穿梭,就好像鬼魅一般,贴身而过,充满了无限的刺激。
老鬼杀得兴起,随手抄了过来,瞧了一眼,问道:“啥?”
我回头瞧了一眼黄河大师,他的眉目紧闭,仿佛人已经进入了空灵状态。
他们要用性命来护翼这法阵,也是护卫悬空寺的尊严。
我心中一横,却是冷然笑了http://m.hetushu.com,猛然一捏左手,高喝道:“火焰狻猊,交房租了!”
如此锐利,无坚不摧。
杀!
阿刹河、阿刹河、阿刹河……
血刀能够被这些气息所温养。
我说蠡龙爪,是真龙软骨熔浆所制,荆门黄家的黄汉那儿弄来的,你戴上,正好练练手艺。
一秒钟之后,我出现在了黄河大师的阵前,而这个时候罗刹恶鬼这边也因为那帮人的拼死阻拦来了火气。
这些诵经声盘旋在半空之中,竟然化作了无数金色的符文,然后围堵在了那横梁之上的缺口处,随着这些经文的密集,那缺口变得越来越小,好像有无数的网交织在那儿,让里面的罗刹恶鬼变得越来越难出。
作为一个延续了千年的佛门圣宗,他们有着自己的骄傲。
围堵在缺口处的那些佛经符文疯狂拦截,然而却给那东西硬生生地往外闯了出来。
老鬼听到,也不推迟,让我守住阵脚,而他却直接冲入了罗刹恶鬼之中,如猛虎冲入狼群,掀起那腥风血雨,左冲右突之间,竟然无一合之将。
刀尖之上的起舞。
我们瞧见那双角罗刹落地之后,半蹲在地上,大殿的青砖之上,居然也浮现出大片的冰霜来。
我瞧见他的双手如电,不断在这些罗刹身上拍打,突然间心中一动,从桃花扇中摸出了从黄汉那儿捡来的蠡龙爪,扔给了他:“接着!”
他们却到底还是太冲动,没有听我的话,而下一秒,这两人的和图书身形突然间就停住了,一动也不动。
然而这个时候的他们却是最为脆弱的,那些罗刹恶鬼感知到了惧怕,便拼死也要摧毁这里的一切。
敌焰嚣张,连老鬼都不得不逼退回来。
老鬼展现出了吸收了两位卡帕多西亚的心脏之后,他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说罢,我不由分说,直接往前冲,老鬼瞧见,也不阻拦,而是往后退守,将这边的阵势给稳住了来。
欢呼声不绝于耳,而我也知道,定然是对面感觉到这边的压力,派了大将前来稳住这桥头堡,好将封印解散,涌来更多的凶兵狂魔。
一道锋芒。
萨拉丁之刃最后一刻的辉煌,铸就了一刀十断,这样的情形让场内都为之一惊,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正好有一个丑面罗刹从正前方冲了过来,老鬼猛然一弯手,然后向前一掏弄,前面那身高三米的罗刹恶鬼身子突然就是一僵,然后被老鬼伸进了腹部,猛然一扯,竟然有血淋淋的肠子洒落出来。
简洁、明了、致命,这就是他的战斗方式。
那个叫做宝善的小和尚将他给搀扶着,而在他的身边,有着那二十多个年纪一大把的老和尚簇拥着,这些人有的跌坐,有的横躺,有的金鸡独立,有的弯下铁板桥,造型各种古怪,然后口中念念不休。
简单的说,他喜欢上了最有效率解决对手的手段。
佛也有真怒,僧人也是人,也有血、有肉、有骨气。
他们集齐了五名身高腿长的丑面罗刹m•hetushu.com
而那双角罗刹抬起头来,看向我的时候,我感受到一种极度深寒的气温,朝着我这边也急速蔓延过来。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在黄河大师的号召下凝聚在了一起,然而组成法阵的这些人,很显然才是悬空寺真正的战力所在,至于那些守卫在外面的,却都不是厉害角色。
当这个身披黑色鳞甲、手握黑色战刀的双角罗刹从梁柱上跳下来的时候,无数的罗刹恶鬼在欢呼。
成百的罗刹恶鬼朝着他们扑了过来,而这些和尚却是面不改色。
要死了么?
紧握手中血刀,我朝着前方猛然一下劈去。
好恐怖的气息。
下一秒,哐啷一声,他们虽然碎成了无数冰块。
眼看着黄河大师他们即将成功,缺口处突然间传来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一刀逼退了好几头玉面罗刹,仰头望去,却见到一对金色双角从缺口处努力往外爬出来。
较量还在继续,不过局势已经开始朝着我们的这边倾斜过来。
老鬼知道事情不能拖,对我说道:“老王,你稳住阵脚,我去对付她!”
它们口中高呼:“阿刹河……”
云陌阡和老鬼加入了这边的战斗,我们三人在人群之中,形成了最为坚实的防线,伤亡在迅速降低。
他们虽然拥有着视死如归的勇气,却到底还是有些难以抵挡这些罗刹恶鬼的攻击。
他的风格在回国之后,有了许多变化,最关键的就是没有再追求极致的速度,而是采取了速度与力量结合的中间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