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四章 邪魔降临,以身证道

双方猛然撞在了一起。
我瞧见这边虽然气势如虹,但在汹涌的罗刹恶鬼面前却到底还是有些疲软,于是右手血刀,左手剑指,再加上一头火焰狻猊,也杀入了其中。
士气没有了,兵败便如山倒。
这些火光与我极为亲近,并不会侵蚀我的肌肤毛发,甚至连我的衣服都没有半点儿损伤,这使得我浑身仿佛加持了一层火焰护甲,而我也没有太多犹豫,持刀再上。
一直在等待机会的逸仙刀终于找准了那一缕空隙,陡然冒出,然后刺入了双角罗刹的后背处。
战斗最重要的,不是别的,而是一口气。
它们终于感觉得到,可能胜利的天平已经朝着另外的方向倾斜了,而断了兵源之后的它们,恐怕未必能够扛得了太久。
啊……
砰、砰、砰……
吼……
黄河大师领导的法阵经文不断,那些具象化的金色符文大部分顶住了缺口,还有一部分配合着反攻,充斥在了大殿之中,四处飞扬,而有着这些金色符文的加持,悬空寺众人变得异常勇猛,反而是罗刹这边,然而无比地虚弱了起来。
这种恐惧,是从生物链中由上而下的威压,发自灵魂的屈服。
比起她的同胞来说,这位头上双角的玉面罗刹似乎更高一些,足足有两米左右,再加上一个几十公分的双角,还有那贴身的角质鳞甲,气势恐怖。
这畜生庞大的身子堵住了寒潮侵入,那冒着滚滚浓烟的身子散发出了强大的热hetushu.com力来。
尽管没有半分纠葛,但我也不愿意这些活生生的人相继死掉,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我宁愿付之于性命的兄弟。
壮哉,悬空寺!
没有母狻猊生小狻猊,每一头火焰狻猊都是真龙与狮子交配而生出来的神兽,它们的身上,天然自带着某种无形的威压。
而即便如此,在火焰狻猊的帮助下,我还是拦截住了大部分的罗刹恶鬼,手中的血刀没有一秒钟停下,而那些靛青色的鲜血则染湿了整个地面,四周都是无数倒伏的尸体。
双角罗刹逃离,然而我却不能走,因为大殿之内还有上百头凶恶罗刹,我若是走了,老鬼这边稍微有些什么闪失,只怕问题可就大了。
激烈的战斗中,我将自己的刀技发挥得酣畅淋漓,经过了西北第一刀毛一马的提纯之后,我的刀法兼备了凶猛与轻灵,整个人宛如雕花的匠人,有着一种有死无生的状态。
那位看起来牛气冲天的双角罗刹在陡然发威之后,居然被我给克制住了。
逸仙刀。
而火焰狻猊瞧见,猛然一吼,从后面跳了下来,喷出一团火,把那金色的血液给燃烧起来,立刻悬空而浮,化作十几朵手掌般大的莲台,将那双角罗刹给围绕住。
这黑色战刀应该使用某种巨兽的骨头磨制而成,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弯度来,上面居然还挂满了冉冉的黑色火焰。
“休走!”
海天一色。
好在我之前斩杀了http://www•hetushu•com不少罗刹,血刀吸收了足够的死气,使得我能够咬牙顶住,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火焰狻猊腾空而起,陡然扑到了这双角罗刹的身后去。
我知道这东西的恐怖,所以没有等待什么时机,而是将手中的血刀猛然一抖,发出恐怖的呼啸声,然后从火焰狻猊的身边冲将而去。
惊涛骇浪。
专业不对口。
孤鹜齐飞。
她瞧见我冲了过来,没有再使出那能够让人玻璃化的寒劲,却扬起了手中那一把黑色战刀。
而在兵源无法补充的此刻,老鬼终于发挥了极为强大的战力,他在云陌阡的协助下,带着悬空寺一帮僧人,开始吹起了反攻的号角。
一刀锋芒……
它们之前之所以悍不畏死,是因为坚信自己能够获得胜利。
而反攻的核心,便落在了老鬼的身上。
不但如此,而且还落入了下风。
对方的兵势威重,然而我却心中毫无畏惧。
风起云涌。
无法形容这只手有多巨大,限于缺口的宽度,它是一种类似于三维到四维的影像。
寒潮骤止,而那双角罗刹的脸上也露出了惊疑之色来。
我的身体直接被烈焰吞噬,紧接着肌肤之上,腾然冒出了冉冉的火光来。
众人齐呼:“阿弥陀佛!”
双方大战,四周一片风起云涌,而随着我与双角罗刹的缠斗,黄河大师也加重了手段,将那缺口给大致封堵住,双角罗刹成为了最后一个出来的恶鬼,在此之后,便m•hetushu•com在也没有一人能够从那缺口爬出。
那些罗刹虽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地疯狂高呼,但在火焰狻猊面前,却到底有一点儿恐惧。
黄河大师这个时候也将修为攀升至了顶峰,怒吼道:“邪魔降临,以身证道。”
整个世界的意志,仿佛都在阻止它的侵入。
趁你病,要你命。
噗……
我心中狂喜,催动无相步,准备直接将对方拿下,却没想到受伤之后的双角罗刹没有再与我较劲,而是身子一晃,人便已经退出了大殿之外。
这手掌仿佛能够涵盖整个天空,但是却受到了无比庞大的阻力。
我怒声吼道,与火焰狻猊一起冲出了殿外,来到了外面的石阶之下,却见那双角罗刹身形如电,足尖轻点,人在那被烧得只剩下残骸的栈道上面快速奔行,冲进了悬空寺里面去。
每一声炸响,都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瞧见这场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凭借着这样精干务实的南海刀技,再加上护身火焰,以及火焰狻猊的骚扰,使得我与那双角罗刹堪堪战得平手。
要困死她了!
我这边正好堵住了门口,使得压力最大的,却是在我这里。
火焰狻猊沉寂许久,在听到我的招呼声之后,陡然一声嘶吼,从我的左手掌心处陡然跳跃了出来。
然而我还有一招杀手锏。
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失败了,只怕这整个佛殿之中的人,估计都要死去。
这帮恶鬼本来指望着www•hetushu•com双角罗刹能够带领它们走向胜利,然而最终却陷入了失望。
战斗仿佛已经到了尾声,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不甘的厉吼,从佛殿大梁缺口处传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而随着这一站,一个又一个的老和尚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炸开,那血肉交缠在一起,涌向了缺口处。
鲜血乍现,那东西居然与同族不一样,流出的,却是如同金子一般鲜艳的血液,宛如金浆乍现。
我没有跟着走,而是折身回来,正好赶上了悬空寺的大反攻,那些罗刹与老鬼带领的众人交击在了一起。
这种怒吼直入灵魂之中,我忍不住地一阵哆嗦,下意识地朝着火焰狻猊靠近了去,抬头一看,却见那缺口处,居然伸出了一只黑色大手来。
罗刹恶鬼这一边看着人潮汹涌,二十来头丑面罗刹,上百头的玉面罗刹,个个凶猛。
就是此刻!
战斗在持续,而在火焰狻猊的帮助下,我越打越顺,身上被加持的火焰甲胄居然有半米长,在这样的胁迫下,即便是双角罗刹,也不得不步步后退。
然而与这样的东西交手,逸仙刀无论是落点,还是杀气,似乎都欠了那么一点儿意思。
火焰狻猊一声怒吼,口中有滚滚浓烟喷出,而浓烟的内里,是极度灼热的金色火焰,正所谓相生相克,那双角罗刹浑身冰寒,出现之时连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为之急速降低,但面对着这火焰狻猊,却又正好被克制,不得不往旁边躲m.hetushu.com闪,让开了烈焰。
斩人诀,不是斩魔决。
罗刹纷纷而上,而将这阿刹河分离开来,独自面对着我和火焰狻猊。
火焰狻猊是龙之子。
但是此刻,就连它们最为崇拜的阿刹河都落败逃遁,那还有什么可以坚持的呢?
不过这从虚空之中传递而来的巨手却还是坚定地一点一点探了出来,它每往前方递进一分,便有一个老和尚怒吼着,整个身子炸开,化作了漫天血肉。
这是一种关于信心的较量。
意想之中的艰难并没有发生,这帮罗刹居然胆怯了,它们并没有交缠战斗的意志,大部分居然一触即溃,然后纷纷朝着佛殿之外狂奔而去。
血刀与那黑色战刀陡然相撞,我感觉到了一种强大到让人难以抵御的力量狂涌而来,半边膀子都为之一麻。
配上了蠡龙爪的老鬼,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人往前冲,挡我者死,在他的带动下,那些罗刹开始步步后退了。
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想要堵住那缺口,阻拦那黑色巨手。
然而当双角罗刹逃离的那一刻,它们就已经注定败局。
就在我这连绵不断的正面交锋之中,逸仙刀却也并没有停歇下来,它宛如绝世的刺客,总在半空之中盘旋萦绕,一旦找到合适的机会和角度,便会陡然间爆发,在斩人诀的操控下,朝着对方的弱点落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的悬空寺已然处处都是烈焰,到处都是浓烟,俨然一派末日景象。
而对方一退,立刻就有破绽露出。
逸仙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