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五章 慷慨赴难,视死如归

他是血族出身,见惯了表里不一的家伙,而且性情似乎也有些受到卡帕多西亚血统的影像,有些冷酷无情。
说完话,他们居然没有等我们先行,便直接冲向了前方的火桥之上去。
老鬼也跟着打量了一下周遭,对我说道:“将云陌阡留在这里,守着黄河大师他们吧,免得给人杀了个回马枪,给一窝端了去。”
事实上在老鬼眨眼的那一刹那,我就出了刀。
这儿与悬空寺那边的诸多建筑,只有一条三米宽的栈道相连,然而早在刚才的时候,这栈道就已经被人给破坏掉了,只有几处石头结构的地方还在保留着,而其他的则全部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而在一秒钟之后,无数血肉被黄河大师操控着,融入了那个巨大的“卍”之上。
能够隐身的法器?
把我们这一路带过来的法流便这般毫无预兆地死了去,满腔热血直喷天空,脑袋落地之后,顺着台阶跌落下来。
我们有些懵,不知道路途,而这个时候,一个矮壮和尚也从那边跳跃过来,瞧见我们停下脚步,也猜到了我们的问题,没有犹豫,大声喊道:“跟我来。”
“我宝勇……”
但是落下的过程中,居然没有人喊叫。
也在赌自己的反应。
凭空消失了么?
就在老鬼回头眨眼的那一刹那,空气中又是一阵影像浮动,从透明的空间之中浮出了一个上身赤裸、纹满了白灰色图纹的男子来,而他的手中,是一把黑得和*图*书能够融入夜色的弯刀。
不但血液不同,这些罗刹恶鬼也仿佛野兽一般,除了刚才对那双角罗刹发出了“阿刹河”的欢呼之外,基本上都是野兽一般的嘶吼。
相比这些百战存生的僧人来说,我和老鬼这种经历过欧洲镀金之旅回归的老江湖就显得轻松许多,我还需要借助三两节点向前跳跃,而老鬼那家伙却直接飞檐走壁,在那山壁之上行走如飞。
因为我们感觉到了一丝诡异。
这个时候,黄河大师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
我心中一惊,以为他也不行了,没有再站在门口拦人,而是往前冲了过去,想要将他给扶住,然而这个时候黄河大师身边的那个宝善小和尚却朝着我喊道:“太师叔祖让各位去大雄宝殿,务必保住黑舍利。”
他们纵身于空中,双脚在山壁之上蹬了几下,落在了节点之上,然后又奋力先前攀岩而去。
双方骤然之间拼了一记,那黑影朝着紧闭的大门跌落而去,然后下一秒居然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儿跟前的大理石台阶都足足有十八级,高大的殿宇附着在山体之上,宛如奇迹般存在着。
我还有一些怜香惜玉,然而老鬼却从来不在意。
她们的鲜血是靛青色的。
“我法流……”
以身证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脚,他猛然回身,一个鞭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侧面踢中了那人的腰身。
他直接一捏那蠡龙爪,将这人头www.hetushu.com给掐了下来。
他们奋勇向前,谈笑赴死。
这是我看过最绚烂的焰火,它用血与肉,还有灵魂和信念,构建交织出了最为瑰丽的画面来。
我们跟着这个自报法号叫做法流的和尚往前冲去,一路上左冲右突,击杀了四五头罗刹恶鬼,又将三两个受了法江迷惑前来阻止我们的家伙给揍晕了之后,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嵌入山体的巨大佛殿来。
“我莫日根……”
我和老鬼脚步一顿,而这个时候,旁边冲来了十来个僧人,有五六十岁的白眉长者,也有十七八岁、嘴唇上还有些绒毛的少年郎,对我们说道:“我法溪……”
唰!
然而就在这家伙浮现的一瞬间,老鬼出手了。
妥了。
他在赌,赌对方的杀心。
然而那趴倒在地的无头尸身,还有嗤嗤往外喷射的鲜血,却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并非虚妄。
砰……
这些人里面,有受会能方丈信任的,也有受法江排挤的,有茗菁阁的,也有其他庵堂的……但在悬空寺生死存亡的这一刻,却都没有任何犹疑的站了出来。
这些玉面罗刹,虽然长得跟人类美女相似,但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按理说,他不应该回头。
慷慨赴寺难,视死忽如归。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逸仙刀抵达了他的心口。
老鬼错愕回头,与我对视的那一瞬间,突然眨了一下眼睛。
我们冲到近前来,瞧见刚才从和-图-书我们的包围中死命逃脱的那帮罗刹恶鬼毫无障碍地腾空而起,违反地心引力地向悬空寺内逃去,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刚才杀了法流的黑影虽然消失不见,隐没在了黑暗中,但你不可能把他当做不存在,而这般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别人,其实是并不算明智的。
众人一起高呼道:“愿为悬空寺的生死存亡,奉献性命,以身证道!”
有的是紫蓝色。
“我蒙根都拉克……”
各不相同。
在那一刻,尽管不是悬空寺的人,甚至对悬空寺还有一些不那么喜欢,但我却突然间生出了许多的感动来。
随着一人又一人的奉献和牺牲,那不知道从何处伸出来的深渊巨手,居然被活生生地阻拦在了缺口处,然后那些血肉化作一种凝固的晶体,将其牢牢封印。
哪儿是大雄宝殿?
我紧跟着老鬼冲到了大雄宝殿门前的平台之上,瞧见那大门紧闭,上面有金光浮动,周遭静寂无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们虽然出发得晚了一些,但是却第一个到达了第一处殿宇来。
有的人修为根本达不到,差之毫厘,直接跌落到了山崖底下去。
爆炸响起了十八声,死了整整十八个人。
不过老鬼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在诱敌。
瞧见同伴跌落山崖,但身后的人却没有任何畏惧。
怎么办?
这罗刹恶鬼死去之后,会有一层淡灰色的死气飘散,这些是维系它们存在的精神意志,就如同和-图-书人类的神魂一般,当我靠近的时候,被血刀给吸收。
在瞧见这凄惨场面的那一刹那,我的血液仿佛瞬间燃烧,怒意充斥在我的胸腔之中,让我有一种狂暴的杀人冲动。
战斗并没有结束,更大的危机在前面等待着我们。
宝善回答道:“太师叔祖入定了,在沟通我佛,封印这恶鬼之门,无须担心。”
这些突出点相隔七八米、十来米,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借力通过。
我左右一看,招呼道:“老鬼,我们走!”
你可以不认同悬空寺,但无法忽视它。
我同意了他的意见,两人朝着外面快速奔跑,来到了大殿跟前的一片石阶梯前。
刚刚落下,我就瞧见老鬼伸出蠡龙爪,将一个试图阻拦我们的玉面罗刹哈给揪住了脖子。
悬空寺到处都是火焰,然而此处却没有一丝火光。
“我宝智……”
噗!
这丝绸是透明的,然而盖在了他的下半身处,却能够将身子给隐去。
我这边愤怒无比,而老鬼却更加激进,人如幻影,直接就冲到了佛殿之前。
话音刚落,一个人头陡然飞扬而起。
血光在半空中乍现,那人没有任何反击能力,直接跌落在地,没有半点儿生息,而我和老鬼则在下一秒赶到了跟前,却见此人右手拿刀,而左手之上,居然有一匹柔软的丝绸。
铛!
那女人长得绝美,双眼呈现出海洋一般的深蓝色,然而一用力,浑身如白雪凝脂一般的皮肤却瞬间变得青黛,然后张开一排和_图_书又一排的细密利齿,想要咬老鬼。
我们冲到殿前的时候,瞧见那大殿门口处有交锋,法流心中焦急,人快速冲到殿门口,我突然间瞧见一道浮动的残影从黑暗中出现,陡然一惊,大声示警道:“小心啊!”
在冲了四五人出去之后,我和老鬼动了。
门关着,为什么?
我和老鬼对望一眼,突然间,周遭又浮现出了四道凌厉的刀风来。
得借助山壁的支点。
不为别的,就因为有这么一群有着执着和勇气的悬空寺人。
我甚至能够瞧见一个巨大的“卍”字在上面。
最后一声炸响结束之后,大殿之中一片滑腻的血腥,到处都浸润着鲜血,墙壁上、柱子上,还有人的身上,到处都是溅射的血液。
那刀很弯,宛如月亮。
里面有一种隐隐的力量,在保护着这建筑主体。
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没有贸然朝着那大门处靠近。
这家伙的身体十分柔软,即便是被踢中了,也能够在半空中转折过来,一个翻身,手似乎往虚空中一拉,人就要重新化作黑暗之中去。
这些老和尚是悬空寺的根基,每一个都不知道传承了悬空寺多少法门,然而此刻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性命给奉上了去。
啊!
他们怕自己心中的恐惧,传染到了别人,选择在恐惧中升华自己的灵魂,安静死去。
我惊讶,说黄河大师的身体怎么样?
两人脚踏实地,左右一打量,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焰,大火仿佛将一切都给吞没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