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六章 人形蜡烛,并非人类

我俯身,将那块隐身斗篷给拿在了手里。
那一朵火焰,就如同白莲花似的,充满了圣洁的气息。
如果说之前的那一击是蓄谋已久的话,这一刀就有些气急败坏了。
叮叮当当……
我知道对方是凭借着那匹能够遮掩身子的丝绸在作隐身,徘徊于我的身周,想要等候刺杀我的时机出现,于是将大部分的精力集中在了炁场感知上来,却发现四周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我又扔在了一旁。
啊……
那人告诉我就是一种法阵,一旦启动之后,大雄宝殿便不准进出,永远隔绝三个月,因为有着虚空佛陀的力量支撑,所以世间罕有能够打破者。
瞧见安静的大雄宝殿,众人也是一阵惊讶,有人瞧见了正在与人厮打的老鬼,慌忙跑过去帮忙,结果还没有开口,突然间整个身子都在瞬间化作了漫天血雨。
我这边以一己之力,抵住了三人的进攻,血刀在虚空之中,与人打成一团,而老鬼却只盯准了一人。
轰……
而在我的眼中,他却还躺在地上。
一刀斩下,我结束了他的痛苦。
铛、铛、铛、铛……
火焰迅速吞噬了他大半的身体,剧烈的火焰灼烧着身体,发出了焦臭的糊味来。
如此一来之前的事情就说得通了,黄养鬼身边的这些人,连脸都不肯露出来,不是因为别的。
什么情况?
有杀手离开了我的这边,跑到台阶下面去了。
他似乎也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没有再退http://m.hetushu.com缩,而是硬着头皮,准备与我拼个你死我活。
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飞速拼杀,几乎每一秒钟都有无数回合的交锋生成,在这样高强度的较量之中,对方显然也是没有了机会再一次藏匿起身形来。
我并没有太多绅士风度,还等着对方将火给灭了去,又或者我的风度是对人的,这种藏在暗处随时准备对你发动攻击的家伙,我是从来不会讲什么道理的。
下一秒,烈焰陡然升起的时候,他想要将这团被火焰吞噬了的绸缎给丢弃时,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他深吸一口气,朝前猛然一跃。
按理说这也是一个办法。
这火焰与那隐身斗篷的材质,有着天然的粘合性。
在凶猛的攻势之下,我不动声色地再一次催动了火焰狻猊,弄出了第二朵火莲来。
也就是说,像他一般能够在视觉和气场之上屏蔽隐身的家伙,还有六个。
并非火焰狻猊的火莲太过厉害,而是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易燃了。
老鬼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间感觉到左侧方向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劲道。
贪婪成了他死亡的直接原因。
那就是黄养鬼。
我走到了刚才那个被我用逸仙刀捅死的家伙跟前来,用足尖一挑,将那隐身斗篷给揪在了手里,感觉如丝一般的顺滑,就好像是非常高级的那种丝绸睡衣。
这家伙此刻已经将隐身斗篷收了起来,与我奋力交手,然和_图_书而那玩意到底还是在他的身上,大概是有一些舍不得这般厉害的法器,他并没有选择立刻丢弃,而是转身想跑。
他们一击之后,感觉到不对劲,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沓。
而在此之前,那家伙已经对赶来的僧人造成了一死一伤的战果。
那人的喉咙里迸发出一丝嘶吼,我低头一看,瞧见被火焰吞没的脸庞,居然并不是人。
我将这一匹隐身斗篷收入桃花扇中,而这个时候老鬼也将另外一人给找了出来,并且给予了击毙。
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火焰狻猊回归了左手掌心之后,此刻却是再一次发挥作用,一股火焰从我的掌心陡然升起,然后朝前飘飞而去。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能够藏匿身形的家伙,就是黄养鬼带在身边的那七个人。
它一出现,立刻就像水下闻到了鲜血的食人鱼,自己就循着轨迹,朝着那人的身上扑了过去。
几乎不用相互提醒,我和老鬼就在同一时间出手了。
同伴突然的死亡让这些满腔热血跑来的僧人大为心惊,而老鬼则在下面喊道:“靠拢成团,不要落单,敌方有人能够隐身,不要给他们机会……”
来自于火焰狻猊萃取的烈焰,在一瞬间,与神秘人的隐身斗篷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火焰在一瞬间就将他给吞噬了去,而下一秒,又一道劲风冲着我的脖子处斩了过来。
此时周围又是一片寂静,唯有台阶下的翻http://www•hetushu•com滚搏斗声传来。
老鬼扑走了一个,还有三个家伙留在了我的身边。
炁场的感知之中,依旧没有任何的波动,就连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那一位,也骤然消失了。
这家伙在别人的眼中,或许已经是了不得的人物,需要费尽一切手段将其压倒,但是我的心中,有且只有一个最终的敌人。
可惜问题在于,他忘记了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合,也忘记了旁边有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对手。
不过想想也是,世间哪有尽善尽美的东西?
葫芦娃么?
当然,这些人里面,并不包括我。
我犯了一种想当然的态度,就是第一个出现的家伙是人类,便以为所有的家伙都是一般,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说道。
我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听到一声巨响,眼前的大雄宝殿突然间就垮塌了下来,地动山摇。
几乎在瞬间,我就想明白了,对方身上涂着的那些白色图纹,定然是某种符箓,正是这些符箓,隔绝了我对于炁场的探知。
老鬼带着其余的僧人走到了这大殿跟前来,有一个看上去年纪得有五十多的僧人打量这场景,不由得一愣,说啊,他们居然将的大雄宝殿的弥勒金钟罩放了下来,事情已经坏到这个地步了么?
那是真龙的传承。
并不是说此人的修为比西北第一刀厉害,而是因为潜藏在黑暗虚空之中的关系,这种骤然而出的攻击手段,充满了无数的未知和神秘,让人有和-图-书一种难以为敌的恐惧。
啊……
他应该是想要介入老鬼的战斗,结果顺手将悬空寺的僧人给宰了。
对,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长着狗脑袋的家伙。
这些是刚才与我们一起,从千窟壁大殿那儿一路赶过来的悬空寺帮手,此刻他们也终于是赶到了现场。
我这边左右打量,而此时大雄宝殿的台阶之下,走来了七八人。
将这两人给弄死之后,我没有再管他们,任由火焰熊熊燃烧,而我则来到了第一个家伙的跟前,发现这家伙虽然是人,但长得十分奇怪,是个光头,皮肤很黑,但又不是非洲黑哥们儿,反而像是藏区那边的人。
而我则提着血刀,倏然上前,将对方给牢牢的缠住。
不过这东西,我也还是收着吧,说不定哪天生了兴致,想要偷看妹子洗澡呢……呃,咳咳,错了,需要秘密潜入呢?
既然显露了身形,我就不给你再次遁入虚空的机会。
对方总共有七个这般的隐身之人,便有五个分布在了这大雄宝殿之外,显然黄养鬼也应该就在这附近,又或者说她应该在那大雄宝殿之中。
他将一个家伙从虚无之中扑了出来,两人在大雄宝殿最上面一级台阶的平台前翻滚着,然后你争我夺,翻到到了下面去。
我问什么是弥勒金钟罩?
哈……
是妖么,还是什么?
他有些慌张了,脚步不稳,下意识地想要滚地,将火焰给熄灭了去。
而即便如此,这一刀的水准相当的高。
因为逸仙刀随时http://www.hetushu.com准备着。
而在下一秒,大雄宝殿的跟前,终于出现了第一缕的火光,并不是这朵火莲花,而是一个浑身都是烈焰的人。
这玩意单论性能,属性简直是牛波伊至极,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怕火。
我感觉即便是比起西北第一刀,都并不逊色。
对方显然是被刚才那骤然而起的烈焰给吓坏了,正是因为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方才如此不顾性命地发动了进攻。
我当下就是一阵冷汗冒出,回头瞧了另外一位,发现对方虽然烧得血肉模糊,一片焦炭,却也能够瞧得出那骨架,并非人类。
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我的左手往前平平一推。
因为我的师父在她的手上。
不要给我机会,因为你给了,即将面对的,那就只能是死亡,别无其它。
我一愣,说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上三个月?
也就是说,这帮人是处于双隐形的状态。
只是在大敌未露面的情况下,我有如何能够与他舍命相搏呢?
这飞刀在刚才赶路的时候,已经被我收入了眉心处,而此刻却又在陡然之间迸射出来,与对方志在必得的亡命一搏相斗一场,然后陡然盘旋而上,升在了半空之中。
我突然间想起了之前跟瞎眼老头的交流之中,他孙女曾经告诉过我,当初黄养鬼路过加油站的时候,身边有七个很古怪的人,全身都用黑色袍子给遮掩着,不但没有吃饭,而且连脸都没有露出来过。
我曾经的师姐,也是我现在最重要的目标。
究竟有多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