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七章 法江逞凶,妙音飞剑

此刻的法江一脸鲜血,左臂似乎被什么人给伤到了,有点儿不自然的垂落。
铛!
我瞧见身边的僧人一脸错愕,不断摇头,难以置信地说道:“天啊,不可能,这些人是不可能破坏得了弥勒金钟罩的,不知道其中秘密的人,如何能够破解虚空我佛的力量呢?”
他是悬空寺反对势力的代表,也是在此之前与我们有过秘密接触的长老,威望很高,也是悬空寺里的中坚人物。
黄养鬼哈哈一笑,说你这个蠢货,女人是最善变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飞剑!
大雄宝殿之外,望着那轰然垮塌下来的建筑,众人都为之一惊。
老鬼在旁边一直听着我们的交谈,话说到这里,他一步上前,拦住了我。
老鬼与黄养鬼对上,而旁边的那个小女孩儿程程就瞄上了我。
相比于黑舍利的丢失,会空禅师显然更加痛心悬空寺的损毁,那大雄宝殿这千年以来,不知道倾注了多少悬空寺僧人的心血,居然在此刻被毁去。
之前的时候,她只是刚刚接触此物,故而并没有怎么研究,而此刻再次拿在手里的时候,利剑刺出的一瞬间,我突然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道琴声。
她居然能够将这一场战斗化作了一次古乐的演奏来,总是让人在激烈的交手之中不自然的放松下戒备。
我抬头一看,瞧见这玩意跟她以前的鞭子并非一种,这九节骨鞭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野兽骨骼,晶莹如玉,上面带着和图书一种诡异的黑色光芒,宛如火焰一般,让人心生恐惧。
法江当真是个忠犬,没有任何犹豫,举起手中的禅杖,就朝着我们这边砸了过来。
千年基业,毁于一旦。
对方凶猛,上前就是一阵狂揍,我往后退了两步,没有跟这家伙的重兵器正面强攻,而在法江的押阵之下,其余人并不恋战,准备从侧翼撤离。
除了黄养鬼,她身边还有那个少女程程,另外还有两个长相丑陋、宛如老鼠一般的汉子,一个一米八,一个一米五,身上和之前的那几个隐身人一般,都涂着灰白色的图纹,十分诡异。
我估计刚才的那个弥勒金钟罩,便是他释放的。
黄养鬼哈哈一笑,说想擒下我?下辈子吧。
说好的三个月呢,咋这会儿就撑不住,变成了如今模样?
只是,这荆门黄家虽然强势无比,但给人的感觉,总有一些走了歧途,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心服。
百年大劫。
我眯眼望去,却见轰然而起的烟尘之中,有几道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而发出这怒吼的,却正是之前与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会空禅师。
正是有着他的运筹帷幄,才使得荆门黄家在这几十年内,大放异彩。
重建不知何年月。
她提前动手,人若幻影一般,倏然就杀将上来,人未至,那九节骨鞭就已经在半空中一阵炸响,紧接着甩下。
别的不说,现如今的悬空寺,整个寺院都陷入到了一片的火海www•hetushu.com之中。
我一开始有点儿中招,也是极力稳住了心神,方才用血刀挡住了这一击。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如此说来,你是准备在你我之间,不死不休咯?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人跟着冲了出来,我眯眼望去,却见是几个老和尚,会空禅师和瞎眼老头都在里面。
呃……
谁知道这江湖之上,别的宗门之中,是否还有荆门黄家的卧底?
这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只可惜问题在于这金钟罩并没有能够将凶手给封锁在里面,反而是连自家的大雄宝殿都给轰垮了去。
说句实话,我刚才也是为之一愣,犹豫了两秒钟,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愤怒至极的怒吼:“妖女,放下黑舍利,别跑!”
你叫人别跑,别人就不跑了?
黄养鬼冷冷说道:“死了,被我弄死了,你我既然为敌,你认为我会将他囫囵个儿地还给你,好让你增添实力么?笑话……”
黄养鬼一行人冲出了大雄宝殿,正好跟我们撞到了一起。
世间还有比这事儿更加奇葩的么?
我若不是凭借着蛇婆婆传授的无相步不断变换身位,避开她犀利诡异的攻击,只怕在见面的几个回合之中,就被她给秒杀了去。
瞎眼老头也一直紧盯着这儿,与我们形成了夹包之势。
法江在一瞬间就冲了上来,扬起手中的禅杖,直接就砸到了我的脸上来。
或者是轻扫琴弦,又或者是箫声呜呜、m.hetushu•com笛声幽咽、琵琶起舞……
怎么回事呢?
他就是黄养鬼在悬空寺的内线。
尽管之前我与她之间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情分,但她的出手却是丝毫不留情面,仿佛蛇一般的冰冷,让人莫名畏惧。
这两个女人都是火爆脾气,擅长先发制人,她脚步微动,人便在刹那之间出现在了我的左边,然后朝着我的左肋刺了一剑。
然而现实终究是太残酷,法江不但没有领导悬空寺走向辉煌,反而是将其毁灭。
会空禅师宛如猛虎一般,从烟尘之中冲了出来,立刻直奔法江这边,而有了他的分担,我和老鬼则立刻拦住了黄养鬼这边。
她这把剑是海天佛国的至宝,名曰妙音剑。
这琴声微微一动,仿佛能够撩拨我的心灵一般,让我有些恍然。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平静地问道:“如果是内部人呢?”
她总是能够在瞬间变动身位,然后从出现在我各个方位之上,以一种诡异莫名的角度刺剑而来,而让人为之动容的,是她每刺出一剑,那妙音剑就仿佛能够拨动炁场的变化,出现种种乐声。
不过我也能够从这件事情里面,感受到了荆门黄家的软实力,当真是有些让人惊讶。
什么情况?
黄养鬼。
他的话音未落,却见烟尘之中冲出来的几个人里面,当先的那一个,居然是悬空寺的临时住持法江。
看得出来,能够成为江湖第一世家,荆门黄家靠的并不仅仅只是黄氏双雄和-图-书的威名,也不仅仅是猎鹰的狠辣手段,更重要的,是那位一直隐藏在幕后的黄门郎。
僧人摇头,说内部人?这怎么可能?
黄养鬼是用鞭子的高手,这九节骨鞭宛如她的另外一只手似的,在半空之中变了道,然后像一条怪蟒,朝着老鬼的侧面游动而来。
黄养鬼整个过程显得无比轻松,有如闲庭信步一般,并没有为悬空寺的毁灭担上任何的心理负担。
这妙音剑与程程诡异莫名的身法配合下,表现出了逆天的战斗力来。
紧接着,那妙音剑居然腾空而起,穿刺了空间。
双方对拼一记之后,程程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进攻。
而跟在他身后的,却正是我们此番前来的主要目标。
这事儿当真是无比讽刺,谁也没有想到,一个被悬空寺方丈所认可的得意弟子,并且担当着方丈闭关之后悬空寺负责人位置的他,居然是一个卧底。
这禅杖的顶端分作四面,每一面都有金环三两个,猛然一挥,立刻叮当作响,发出一种古怪节奏的响动,让人莫名就有一些心神摇曳,显然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
尽管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法江与这帮人的同时出现,却表明了一件事情。
我没有出刀,反而是老鬼直接冲上前方,蠡龙爪探出,试图抓住那鞭子。
除了大雄宝殿,整个悬空寺都陷入了一片火光和浓烟之中。
她并不意外我和老鬼的出现,显然是从法江那儿接到了消息,双方的目光在半m.hetushu.com空中交织的一刹那,她指着法江喊道:“挡住他们。”
会空禅师瞧见法江在对着我们这边逞凶,不由得一阵心血恼怒,狂吼道:“法江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居然将我悬空寺传承千年的大雄宝殿给毁了,老衲今日就要代你那管教不严的师父,清理门户……”
这样的修为,着实已经让人侧目相看了,难怪黄河大师还天真地幻想着法江能够带领悬空寺重新走向辉煌。
被拦住之后,她停住脚步,眯眼打量了我们一眼,冷冷说道:“没想到你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早知道上一次就应该把你杀掉才对……”
双方在短瞬之间拼斗十数招之后,程程这才发现了我的难缠,没有任何预兆,瞬间拉开了距离。
黄养鬼冷然笑道:“你杀了黄养天,又杀了黄汉,我荆门黄家的威名因为你而名声扫地,你觉得我们还有别的可能么?”
我冷冷一笑,说居然在交易中欺骗于我,拿一个空了的鲲鹏石与我交换黑舍利,我亲爱的师姐,你这样做,良心不会感到不安么?
我说废话少说,我师父在哪里?
而就在这一下,她刺出了那一剑。
老鬼平静地说道:“多说无益,擒下他再说吧。”
这两帮人刚才应该是有过一场大战,双方互有损伤。
能够被立成临时住持,法江别的不说,个人的修为必将是在悬空寺排名顶尖的,黄河大师乃上一代的传功长老,又静修几十年的岁月,然而却只能够跟此人打一个平手。